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9章 求生

前方高能
     宋青小邁步出了電梯,向裝著三具尸體的擔架走了過去,電梯門‘哐哐’的響著關上了,聲音在空曠的二樓顯得尤為刺耳,想必一、三樓都應該聽到了。

    胡醫生的身體偏瘦,被擺在三具尸身的最上頭,安置他們的護士膽小,在抬他們上擔架時,下意識的將他們以臉朝下的方式擺著。

    視線內的時間已經倒計時到:08:56:09,還有不到九個小時,任務就要結束了。

    初步判斷,眼鏡男殺人極大可能是用毒,且具有大范圍攻擊的效果,令人防不勝防。

    最令宋青小擔憂的不止是毒,二樓出事后,她下樓時保安老黃還沒死,她記得老黃嘴里除了斷斷續續在喊救命之外,還喊著:“有……”

    有什么東西,他當時已經無力再說了,但最后咽氣時,吐出的一個字是‘槍’。

    醫院是有槍的,持槍大漢當時進入場景,殺死周醫生后,槍支被繳,他自己也被擒住,宋青小記得,自己還打過這把槍主意的。

    最終這槍被劉以荀等人鎖了起來,由保安老黃看管,鑰匙則應該是在幾個醫生手中輪轉。

    交到歐醫生手上時,當晚四號突擊殺人,歐醫生也在當晚出事,鑰匙也應該在那一晚失蹤。

    事后醫院提高了警惕,臨時擒住了眼鏡男,當時大家防備心與警覺性隨著死亡人數的增加,空前絕后的提高,宋青小一直就再也沒找到過機會打聽槍的下落。

    今晚老黃死時嘴里說的話,讓宋青小猜測,怕是當時眼鏡男殺了歐醫生,拿到鎖槍的鑰匙,從老黃身上把槍搶走了。

    有用毒殺人的本事,又有槍在手,眼鏡男的底牌比起宋青小也是不遑多讓的,如果不多加布置,可能宋青小會反栽一個跟斗。

    這樣的情況下,為了活命,便不得不做一些必要的準備了。

    宋青小在原地站了半晌,才終于從口袋里取出口罩戴上,以防止稍后眼鏡男利用空氣下毒,為自己爭取時間,一面硬著頭皮伸手去捉胡醫生的手。

    她有這樣的念頭,也是跟當時的四號學的。

    四號當時想要伏擊她,拉了個保安藏在電梯內殺死了,保安的尸首最終將電梯門卡住,使電梯無法移動。

    她也準備有樣學樣,拉個尸體藏在電梯中,找到眼鏡男時,便將電梯門卡住,使電梯失去作用。

    四樓有醫護人員、保安及病人等大量目標,宋青小怕的就是自己沒把他纏住,最終讓他逮到空閑進電梯,溜了上四樓。

    醫院位于山上,三人死亡時又是凌晨的時候,溫度偏低,幾人才死了兩個小時左右,可尸體已經硬了。

    她其實也是處于一種極度的緊張狀態中,身體血液加速的流動及大量汗液的排出帶走了她體內的熱量,她的手不知是因為強忍的恐懼亦或是陰冷的環境而冰涼顫抖。

    但胡醫生的尸體,比她原本就涼的手,還要冰得多。

    那種感受,實在是難以用語言形容。

    死人的皮膚,隔著一層薄薄的衣服觸摸上去,都有一種干枯似蠟般的滑膩感覺。

    掌心下的手已經僵硬了,沒有跳動的脈博,宋青小剛一碰觸到,便下意識的將手甩開了。

    經歷過一次試煉,她的心理承受遠比一般人要高得多,可此時周圍寂靜無人,除了她的影子還在晃動之外,一切都是死氣沉沉的。

    醫院里的護士醫生會害怕,其實她也是怕的,不過因為她能忍,且求生的意志又大過一切,才勉強將那種不安壓制住。

    她不是第一次碰觸尸體,第一次試煉殺死矮胖中年男人后,她還處理過中年男人的尸體,

    但當時中年男人剛死不久,并不像此時的胡醫生的尸首,已經僵硬冰涼了。

    那種陰寒的冷如附骨之蛔,一沾上便甩不脫,從手心傳遞到四肢百骸之中,凍得她連腳趾頭都下意識的蜷縮起來了。

    心‘砰砰’的亂跳,像是要蹦出喉嚨口,任務的時間隨著‘嗒嗒嗒’的提示音在減少著,沒有時間留給她再緊張害怕了。

    她想要活著。

    她從第一次試煉那樣自相殘殺的環境下,奮力殺人,拼搏出一條生路,不是為了在這一次的試煉里給人送人頭的。

    她年紀還不大,她還沒過過一天像樣的生活,她才剛畢業,剛找到工作不久。

    她想要活著!

    這樣的念頭在她腦海里越植越深,她的呼吸逐漸平緩,紊亂的心跳也慢慢平靜下來了,宋青小的目光從慌亂到鎮定。

    她曾親手殺死過的劉以荀這段時間一直在她面前晃悠,她的心理承受能力隨著任務時間的流逝也在增加。

    面前的胡醫生只是死人罷了,害怕只是她內心深處的一些對她無益的懦弱的情緒罷了,她再次伸出手去抓胡醫生的胳膊,UU看書 .uukanshu.com 這一下就沒有再猶豫了。

    胡醫生看起來雖瘦,但卻有一米七幾,死人的身體遠比活著的時候更重。

    幸虧上一次試煉后,宋青小一直有意識的在加強鍛煉自己的身體,雖然吃力,但最終仍是將他從擔架上扛下來了。

    他尸身被翻轉過來之后,那張臉遠比剛死時,看上去更可怕了許多。

    宋青小背著他在身體,他直挺挺的維持著先前躺在擔架上的動作,像一個僵硬的石膏人偶。

    兩人的影子被燈光拖長,看上去就像是宋青小的身影要被胡醫生的影子所吞沒。

    她強忍著不自在,挪步走向電梯,按了一下按鈕,電梯一直停在二樓,并沒有動過,宋青小將尸體放了進去,靠著左側電梯墻壁放穩了,想了想,又趁著電梯門沒合攏時,快速出了電梯。

    擔架床上還有兩具尸首,二樓大部份的東西已經被搬走,但關押眼鏡男的一號病房內,還留了一些被褥等物。

    眼鏡男當時雖然是被劉以荀等人以有殺人嫌疑暫時關押,可醫院的人當時沒死這么多,劉以荀等人理智還在,知道警察沒有蓋棺定論不能直接就指認眼鏡男就是殺人兇手,當時大家只是想約束他的行動,防止醫院再有人死了,準備等信號一通之后,把他交給警察處理的。

    所以在關押他的一號病房中,仍為他準備了床單被套等物。

    她疾步進了一號病房,用力將床單抽了下來抱在懷中,走到擔架旁時,一把將單架上的兩具尸首蓋住,卻隱約只留了一點兒頭發及半只腿在外面,讓人一看便知這里面裝的是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