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4章 找人

前方高能
     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宋青小拿著塑料袋子,湊到鼻端聞了聞。

    袋子除了一股塑料特有的味道外,不知是不是原本就是醫院的東西,所以帶著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她將袋子折了起來,收進了自己的口袋中,將一樓徹底搜查過一次,在對五號充滿警惕之后,宋青小這一次更加小心謹慎了。

    一樓每個科室、房間的角落她都沒有放過,連大廳里擺放著的尸體,她都將每個裹尸袋拉開了。

    尸體已經擺放好幾天了,被放在裹尸袋中,味道并不好受,一時間熏得宋青小惡心想吐。

    她在歐醫生的尸體前站了片刻,歐醫生的臉已經變形微微膨脹浮腫,口鼻出現帶著大量黑紅血跡的泡沫。

    那失去了光澤的頭發卻梳得一絲不茍,宋青小將袋子的拉鏈往下拉,歐醫生的尸體露出來的地方越來越多,直到拉到胸口處,宋青小才暫時停止了。

    歐醫生的雙手擱在胸前,手掌已經變形了,周圍靜悄悄的,燈光下尸體上浮現出大面積的尸斑,看著異常可怖。

    宋青小盯著歐醫生看了半晌,注意到她交疊在胸前的掌心里似是擱了什么東西,她低頭仔細的去瞧,并拿著手中的鞭子去撥了撥。

    擺放在胸前的手因為這一點力道緩緩往下掉,摩挲著裹尸袋,發出‘沙沙’的響聲,最后‘咚’的一下落在墊子上不動了。

    這一點細微的聲響,在這個時候聽來無疑是令人遍體生寒的,但宋青小此時顧不得去緊張,歐醫生的手落下來后,她掌心里握著的東西掉下來了。

    那是一只以輸液管編織而成的小魚,活靈活現的,她隱約記得,在歐醫生死的當天,她躺著的檢查床上,也看到過這個東西。

    其他人未必會注意這個,當天夜里死的人太多,收拾尸體的人都慌慌張張的,未必會有人記得這個東西,還特地將其放到她手中,這絕對不是一個巧合。

    宋青小走到醫院的總服務臺,拉開里面的抽屜,從里面抽出一張紙巾,又拿了一個醫用長鑷子,將這只小魚夾了起來,以紙巾包裹著放進了口袋中,這才將裹尸袋重新拉上了。

    大廳中彌漫著一股尸首腐爛的味道,找了這么久,五號依舊不見下落,宋青小將目光轉向醫院鎖著的大門,外頭是一片小花園,供醫院里的人平時溜達放松所用。

    此時已經五點多了,醫院里燈火通明,就越發顯得外面漆黑,她的身影倒映在鎖著的玻璃門上,清冷、纖細,背脊卻挺得很直,帶著一種倔強與不服輸。

    開啟大門的鑰匙她有,張小玉曾給過她一串醫院的鑰匙,她找到貼著開大門的鑰匙,將玻璃門緩緩推開,外頭涼風一下就灌進來了,把那股醫院內的臭氣沖淡了許多。

    夜涼如水,今晚云層很厚,將月光、星光都牢牢擋住,使得天氣亮得比平日要晚了許多。

    她進入這一次的任務場景后,一直戰戰兢兢,這花園她還從來沒來過。

    花園里迎風送來草木特有的清新,泥土的氣息及花朵特有的芬芳,仿佛能將人心里積攢的抑郁盡數吹走。

    這花園并不大,宋青小將每個角落都看了一遍,前門與后門都上著鎖,五號并不在一樓。

    她準備再回醫院大樓檢查一下,臨走時,她轉頭看了一眼一叢倚著醫院高墻而長的花叢,那里花開得極好,香味兒就是從花叢中傳來的。

    進入任務的第一天,張小玉曾經跟她說過,那一叢花,是醫院里的人種下的。

    宋青小看了一眼之后,轉頭進了醫院大廳中。

    一樓沒人,

    眼鏡男與胡醫生的尸體仍相互依靠著擺在電梯中,將電梯占用。

    電梯門久開之后一直合不上,發出‘嘟、嘟’的刺耳警告。

    她從安全通道上樓,二樓也沒人,隔離的病區三重門一直緊鎖著,五號如果沒有飛天遁地之能,想必是無法離開的。

    宋青小并沒有急著檢查三樓,而是直接上了四樓,將整個四樓也搜索了一遍,時間已經倒數至:07:31:26。

    離任務結束,還有七個多小時了。

    天已經逐漸在亮了,隨著任務時間的臨近,一切情況對她只會越來越不利的。

    她從四樓下來,推開三樓安全通道的門時,坐在走廊里的劉以荀等人皆是情不自禁的重重一抖。

    宋青小抓著鞭子的身影出現在走廊的一側,轉頭過來的護士們看清是她之后,都長長的松了口氣,劉以荀的臉色比起之前,更加難看了許多。

    “發生什么事了?”

    她一過來,劉以荀就迫不及待的問。

    夜里太靜了,她下樓之后打破玻璃的聲響及與眼鏡男的打斗聲,都傳遞到了三樓,嚇得這里的人魂不守舍的,可是越是響動大,越是不敢有人下去看到底發生了什么。

    胡醫生等三人的死像陰影牢牢籠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對眼鏡男的畏懼使得每一個清醒著的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但越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想像卻更加折磨人,大家都擔憂,宋青小下去之后,如果也出了事,死在眼鏡男手中,接下來會被殺死的,是不是輪到這些人了?

    所以宋青小回來的時候,每個人都松了一口氣,劉以荀罕見的拉著嘴角,露出一個僵硬的笑容,忙不迭的問了一句,UU看書.uukanshu.com 周圍護士、保安都在看著宋青小,等她回答。

    她卻盯著六號,六號也在看她,兩人眼中都帶著警惕、防備之色。

    顯然眼鏡男死亡之后,守護者任務沒完成,導致這兩個關系原本就薄弱的‘同盟’之間,產生了一定的防備與隔閡。

    “賈躍死了。”

    她淡淡開口,這話一說完,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小聲歡呼:“真的嗎?”

    宋青小點了點頭:

    “可惜沒找到五號。”

    她這話劉以荀等人是聽不懂的,但六號卻是聽懂了,她皺了下眉頭,宋青小卻已經移開目光,不再盯著她看了。

    五號不在一樓、二樓,四樓也沒有他的蹤跡,他失蹤時,是趁亂躲起來的。

    這個人如果確實是狩殺者,又不傻的話,不可能在眼鏡男還活著時,四處逃竄躲閃的。

    狩殺者不知道能不能像保護者一樣結成同盟,但明顯宋青小之前殺死的兩個狩殺者都是分別行動,沒有合作的意圖。

    眼鏡男在被殺時,五號并沒有出現幫忙,證明他要么識時務躲起來了,要么他并不在現場。

    事實上,宋青小仔細琢磨過,今晚從事發之后,到醫院的醫生護士集體將病人喚醒,并安排坐在同一個地方這一段時間并不長,五號就是可以趁亂躲起來,但他應該也是躲不遠的。

    她的目光落在了挨擠著,坐著密密麻麻的病人們身上,到了現在,她已經沒有掩飾自己手中提著的長鞭了,劉以荀還在問:

    “賈躍怎么死的?你手上這個東西是怎么來的?剛剛樓底下發生這么多響聲,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