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6章 解釋

前方高能
     五號轉頭看了看周圍,病人們鬼哭狼嚎,護士們都被這情況嚇呆了,明顯不可能幫助他的。

    此時不像是在試煉空間中時,還有法子可以躲避,目前看來,大家都是一條繩上的蚱蜢,走到這樣的地步,不將事情解釋清楚,大家都會死。

    不是死在宋青小、六號的手上,就會死在試煉空間的規則之下。

    五號深呼了一口氣,抹了把臉,顫抖著一屁股歪坐在地,他先前為了躲避,一直跪趴在地上給病人當凳子騎,忍了這么長時間,其實早就已經不堪重荷了,只是強撐著一口氣而已。

    “給我兩分鐘的時間。”

    他舉起手,那張臉上虛汗不住往外淌,“讓我解釋解釋。”

    五號說到這里,還以眼角余光去看宋青小,她緊抿著嘴唇,垂下的劉海將眼睛擋住,讓人難以揣摩她的心緒。

    其實在試煉空間中時,五號一邊哭訴的時候,一邊也在利用這個機會正大光明打探別人的底,最開始的時候,他其實認為最棘手、最難以應付的是眼鏡男、四號紅鞭女及六號這個狠人。

    反倒是持槍大漢,看似強勢外露,實則不堪一擊,并沒有被他放在心里。

    幾個試煉者中,他認為威脅性并不大的其實是宋青小,五號進空間的時候,她抱著腿縮著腳坐在角落里,一看就知道是被持槍大漢威脅過,不發一語,卻讓人知道她驚魂未定。

    她的表現看起來像是有些惴惴不安,警惕的觀察每一個人,像是經歷過第一次空間試煉后僥幸活下來的幸運兒,沒有四號、六號的胸有成竹,沒有自己的膽小外露,也不像眼鏡男陰森森的,像是一個經歷了這種事情后普通人最平常的反應,看起來沒什么特長,也不值得人防備。

    這種人,五號認為就是這種試煉中的炮灰,給人墊底賺積分用的。

    她什么話也沒說,什么多余的動作也沒做,就給五號這樣一個感覺。

    哪知任務真正開始后,四號、眼鏡男接連死在她手中,五號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

    自己的偽裝太過形于色,反倒落了下乘,倒是宋青小扮豬吃老虎,是個比六號還要危險的人。

    “一開始的時候,我們一共有六個試煉者,任務開始后,應該是分為兩個陣營。”

    他怕宋青小不給他講話的機會,這個女人并不好惹,行事果斷,且聰明,自己藏在病人之中,就連同樣坐在附近的六號都沒想到,她卻一來就把自己揪出了。

    五號不敢再有所隱瞞,將自己分析的情況一五一十的托出:

    “因為我在收到任務,進入場景時,收到了兩個提示。”

    他顫巍巍的試探著伸出一只手,一邊還警惕的注意著宋青小的舉動,見她對自己的動作沒有多大反應,便膽子大了些,伸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后將那沾了水跡的手比出一個剪刀手的姿勢:“一個是成為醫生,一個是成為病人。”

    五號說話的時候,六號沒有出聲,宋青小也在等他解釋:

    “我接到的任務是保護民眾,這里有一個需求與被需求的關系。”

    六號聽到這里,有些不耐煩,“說人話!”

    “是!”他下意識的挺腰,臉上肉抖了抖:“就是說,有需求,才會有市場,如果沒有背地里想要殺害民眾的人,這些民眾又怎么稱得上要被保護呢?”他小心的開口,討好的去看宋青小的眼睛:“有殺人犯的存在,才有保護者,再加上任務陣營的選擇有兩種,那么此次試煉,不言而喻一定是兩個派系。”

    五號說到這里的時候,宋青小心中暗暗吃驚。

    這些道理,她也是在進入場景之后許久才想通的,五號這個人不聲不響,卻早早將情況摸清。

    “這些我們都清楚,如果你要說的是這些,恐怕保不住你的性命。”

    他實在是很聰明,且善于分析,這樣一個人留下來,將來再遇上,恐怕會吃他的虧。

    宋青小不著痕跡的動了動手指,但這個細微的舉動卻被一直盯著她,怕她發難的五號看在眼里,頓時更急:“我知道的,當然不止是這些,進了醫院之后,我也在觀察每一個人。六號在進醫院之后,曾偷襲過青小。”他頓了片刻,很快又道:“在當時的情況下,她自然不會愚蠢的殺人犯事,把自己弄到被動的局面,她當時在誘你入局,你被偷襲之后,懷恨在心,急于殺她,她會給你機會,確認你的陣營身份,再決定你們會是對手還是敵人。”

    在保護者處于被動的情況下,六號的所做所為顯然是聰明的。

    “后來四樓發生變故,六號先殺持槍的男人,四號入局,最后被解決。”

    五號當時不在四樓,卻能根據后來得知的線索,分析出當時的情況。

    宋青小聽到這里的時候,看了一眼六號,她并沒有反駁,顯然五號說的應該八九不離十。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被殺死的兩個狩獵者,四號、眼鏡,身份都是醫生呢?”

    他問了一句,六號皺了皺眉,五號接著又道:“除了宋,青小你之外,我跟六號都是病人,持槍的男人最開始的身份也是醫生。”

    “你想表達什么?”

    六號上前一步,他說了半晌,時間越來越緊迫,任務仍沒完成,大家不免都有些心浮氣燥的。

    “如果我的推測沒錯,任務一開始,設定的兩個陣營,狩獵者的心態選擇應該都是醫生,保護者的選擇都是病人。”他閉了閉眼睛,語氣急促:“青小的情況特殊,她身份是保護者,心態上卻一直處于狩獵者的狀態,所以她應該是選擇了醫護人員的身份,但因為她的任務原因,所以試煉空間在進入場景時,自動將她的身份改為護士,而非醫生。”

    “你的猜測是錯誤的。”

    六號不屑的撇了撇嘴:“但你有一點說對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持槍的男人確實是我殺的,殺死他后我積分被扣除了50,足以證明他的身份并不是狩獵者,而應該是我們同一陣營。”

    “這就是我要說的重點了。”

    六號說到這里的時候,五號終于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像是這一場談話終于進入了正題:

    “持槍的大漢確實一開始的身份是狩獵者,之所以他的身份有轉變,我懷疑是因為他從醫生,變成了病人,這才是我最終敢篤定的說出之前那些話的原因。”

    他閉了閉眼睛,用力將流進眼里的冷汗眨出去,再睜開眼時,說了一句令宋青小、六號都心中發沉的字句:

    “也就是說,這一次試煉,保護者、狩殺者的身份并不是固定的,而是隨時都有可能會隨突發的事件、不同的情況變化。”

    宋青小的神色逐漸凝重,五號接著又道:

    “六號應該是最清楚的,你殺了大漢的一瞬間,收到的提示肯定不僅止是保護民眾而已,興許,”他說到這里,手撐著地,本能的往宋青小的方向蠕動了一些,盡量拉開自己與六號之間的距離:

    “興許還有,‘殺死民眾,失敗抹殺’,‘任務完成:積分50’?”

    他話音一落的瞬間,六號的臉色逐漸開始陰沉,周圍的氣溫一降再降,五號哆嗦著再次靠近宋青小,這也是他先前在事情發生后,抱緊了宋青小的腿,而不敢離六號太近的真實原因。

    這一次的任務臨時接到的,并不一定是最終的任務目標,而隨時可能會因為某一個不經意間的選擇而改變原本任務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