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4章 開門

前方高能
     這個念頭竄進宋青小腦海中,頓時令她驚得汗毛倒立。

    宋家的房子位于西郊的混亂地帶,是屬于政府分配給貧民以低廉的價格租下的‘福利房’。

    這樣的房屋一般破舊非常,是屬于多年的危房沒有拆除,再次利用而已。

    西郊雖然時常發生打架斗毆及各種犯罪事件,但一般就是想要作案的,也很少挑這樣的‘福利房’下手,知道住在這樣破房子里的人,一般都撈不出來什么油水。

    宋青小的父親早年曾欠下大筆債務消失,但她雖然無力償還本金,可一直都照規矩盡量還利息,這也是她住西郊多年以來,宋家雖然時常有受人騷擾,卻始終兩母女能在此處活下來的重要原因。

    這些人一般白天過來潑漆鎖門,很少有半夜出現的。

    不知道這個時候出現在門外的是什么人,如果是平時倒也罷了,憑她如今的實力,真正在試煉空間中殺過人后,也未必會怕一些麻煩事。

    可偏偏是在她今晚強化體質之時,渾身劇痛之下根本連翻身都難,更別提做其他的事。

    ‘咚咚咚’的敲門聲傳來,這幾聲響后,周圍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安靜里,仿佛門外的人敲門之后也在聽門內的動靜。

    宋青小滿頭大汗,吃力的挪動自己的手臂,試圖去摸腰間的匕首。

    “有人嗎?”

    外面的人等了片刻,似是沒有聽到屋里的聲響,一個男人壓低了聲音問了一句。

    “像是沒有人。”

    另一個顫抖的男聲將話接了下去,外面鎖住的門被人推了推,那鎖在門上的鐵鏈被推動之下發出‘嘩嘩’的響聲,在夜里顯得份外刺耳。

    外面有兩個人!這兩人行事像是并沒有顧忌,這樣的夜晚推門也不怕將門里的人吵醒。

    “不可能,這里住了兩母女。”

    最先說話的男聲沉默了半晌之后,反駁道:“應該是睡了。”

    這兩句話后,外面再一次沉默了下去。

    宋青小極力動了動自己的胳膊與腿,外面沒有說話聲了,但這并沒有令她稍微心安一些。

    約五六分鐘后,她聽到了有人搬抬東西的聲響,一個沙啞的男聲在說道:“快點辦事兒。”

    隨著這男聲話音一落,像是擰蓋子的聲音傳來,一股淡淡的汽油味兒順著屋子縫隙鉆進了她鼻孔里。

    這幾分鐘的時間對于宋青小來說,渡日如年一般,身體中的痛感在逐漸散去,她吃力的動了下手指,感覺到身體里的力量在逐漸回歸,她靜躺了片刻,就聽門外那顫抖的男聲在道:

    “麥哥,真的沒問題嗎?”

    “有什么問題?”

    那被顫抖男聲稱為‘麥哥’的人聲音嘶啞的反問了一句:“這里住的是兩母女,欠了一屁股債,家里沒男人,殺死她們,就像踩死一只螞蟻。”他頓了一會兒,接著又道:“再說這是哪,這里是西郊,‘貧民區’,死人也是常有的事。”

    他在說這話的時候,屋里宋青小顫抖著伸手撐著床鋪,緩緩坐起身。

    “就是出了事,報了警,警衛也未必愿意在這個時候趕來的。等到明天一早有人趕來,這里沒燒成灰燼,就是挖得出來尸體,恐怕也認不出來人。”

    興許是認為屋里的人不足為懼,說話的男人這個時候多說了幾句:

    “就是認出來人了,這樣的案子,西郊多得是,警衛廳檔案部里,這種案子堆得像山似的,誰來管呢?”

    宋青小坐在床上,夜色下她一雙眼睛沉靜如水,將兩人的對話聽得分明,卻波瀾不驚。

    她并沒有急著出去料理門外的麻煩,

    而是握了握手掌,感受著身體奇妙的變化,隨著第四次強化,她的體質再一次進階,花出去的400積分化為比之前更為充沛的力量,蟄伏在她身體里。

    身體進入四階的提升改變后,她的神識似是再一次被拓展,精神力有了極大的增長。

    仿佛周圍的一切都覆蓋在自己的感知范圍內,她試探著從‘臨’字術的‘畫地為牢’術訣中得來的靈感,將這個‘困’守的范圍一再變大,不再拘束精神力形成領域,而是將其放開,把它們當成自己的感官、眼睛。

    她能‘看’到隔壁房間里,唐云仍抱著酒瓶在‘呼呼’大睡,她能‘聞’到空氣中若有似無的汽油味。

    精神力在此時被她運用到極致,依靠精神力的存在,她順著這汽油味兒,能‘看’到屋檐下躲著的兩個猥瑣的人影,她緩緩睜開了眼睛。

    宋青小覺得每一步踩在地上時的感覺,好像與以前又有些不同了。

    身體每一寸肌肉在她動起來的一瞬間,都跟著動了起來,讓她身體輕靈,每走一步踩在地上哪怕并非刻意收斂,也沒有發出聲音。UU看書www.uukanshu.com

    她拉開房門,外頭談話的兩人并沒有留意到這細微的聲響,她站在客廳的大門后時,從釘了木條的窗戶縫隙,她看到外頭兩個男人的陰影。

    如果是以前,她恐怕會嚇得瑟瑟發抖,不敢出聲。

    可此時她卻伸手拉住了大門的鎖柄,輕輕一擰。

    那鎖已經鎖了很長時間沒有開過了,自從宋家一直有人追債以來,大門被人從外面釘了細鐵鏈條,加上了鎖后,她跟唐云兩人進出時,是不走正門的。

    鎖上已經生了銹,她擰開時,那門鎖發出刺耳的‘吱嘎’聲。

    外面談話的兩個男人聽到這聲響時,愣了一愣。

    “誰?”

    那被稱為‘麥哥’的人有些警惕的問了一聲,宋青小將鎖打開,門被她拉開一條縫隙,月光從門口處灑落進來,門上的鐵鏈被拉扯發出‘嘩啦’的撞擊聲。

    地上堆積的塵埃被門推開了一些,在月光下浮動在半空里,宋青小將門拉開更多一些,手伸了出去,拉住一根細鐵鏈用力一扯!

    這些鐵鏈對原本的她來說,需要以鋒利的工具,用盡渾身力氣興許才能剪斷,可此時在她一只手拉扯下,卻應聲而斷,‘哐鐺’著落了下去,撞在門上發出‘鐺鐺鐺’的響聲。

    “打擾你們談話了嗎?”她拉開了門,看著外頭兩個驚詫無比的男人,兩人一個約三十出頭的年紀,一個約二十五六的樣子,其中年長的人手里挾著一根煙,年輕的男人手里拿著打火機。

    兩人看到宋青小出現的一剎那,瞪大了眼睛,仿佛還沒有從她突然開門的驚訝里回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