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0章 意料

前方高能
     在宋青小提到五號想要買鞭子時,六號的神色頗為平靜,像是這種情況,她早就料到了。

    一開始的時候,宋青小本來也猜測六號這一趟過來,應該與五號相似,可能也是為了長鞭而來。

    但今晚六號領她來吃飯的地方不大對頭,這里有高手。

    能請得起這樣的高手坐鎮,這樣的飯館,不會太普通。

    那長鞭是四號的,只是試煉空間里最低級的武器罷了,對新人來說,兌換鞭子的價格可能難以承擔,但隨著試煉次數的增加,這兌換鞭子的兩百積分便并不稀罕了。

    至少對宋青小來說,目前她第二次試煉后剩余的積分,也足以讓她兌換一根這樣的長鞭了。

    對六號這樣的人來說,能出入這樣的飯館,本身出身也不錯,一根鞭子她未必會十分看重。

    更何況她能在現實中找得出自己,未必不能在現實中找到其他的試煉者,普通人要想拿到空間的武器不容易,但對某些人來說,卻又并不是十分艱難的事。

    六號這一趟過來,可能看不上這根長鞭,反而會看中其他的東西。

    宋青小眼珠動了動,她身上有什么值得六號覬覦的?

    積分?

    不處于試煉空間里,殺人之后不知道積分能不能搶奪,她其實對于這個問題,也是感到十分好奇的。

    如果六號不是為了積分而來,那么還有一個可能,就是‘臨’字術了。

    六號曾經看到過自己使用‘臨’字術,且被自己的‘臨’字術控制過,術法的奇妙之處,不止是令宋青小感到激動,六號好奇,也是情理之中。

    可惜這兩樣東西,無論六號好奇哪一種,她是一樣都不能給的。

    宋青小在問話的時候,心里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哪知她話音一落,六號就撇了撇嘴角:

    “你可以放心,我想要的,不是鞭子。”

    桌面上燒的開水已經開了,沸騰的熱水沖頂得茶壺蓋子發出‘咕咕’的聲響,六號提水沖茶,裊裊的霧氣中,她眼皮垂搭著,那張臉龐在霧氣熏托下,顯出幾分疏離與冷漠:

    “我想要買的,是你那把匕首。”

    她如果提出‘臨’字術法、積分亦或是其他,都在宋青小的預料之中,但她卻偏偏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求,頓時令宋青小怔住了。

    這把匕首對于宋青小來說,意義非凡,這是殺她的兇器,也是使她進入試煉空間的一個關鍵,她要想憑這把匕首找出背后殺自己的人。

    六號一開口便提到了它,宋青小很快回過神,皺了下眉頭:

    “匕首不賣。”

    她斷然拒絕,六號倒水的動作頓了片刻,緊接著那‘嘩嘩’的水流聲又響了起來,她似是對宋青小的拒絕有些遺憾,宋青小注意到,她倒水的動作抖了抖,那熱水濺了兩滴到桌面上,又被她不著痕跡的以手肘抹去了。

    “真可惜。”

    她嘆了口氣,“不瞞你說,家學淵源,我從小習武,這樣一把近身作戰的匕首,實在很適合我。”

    宋青小沒有出聲,心里卻因為她的話而更加疑惑。

    從六號這段話里,不難聽出她透露的一些信息,家學淵源、從小習武,光這兩樣,便排除了帝國之內大部份的人了。

    她為了匕首,說出這樣一番話,可見匕首對她來說確實是十分重要了。

    但空間的武器里,兌換的項目中也有匕首這一選項,如她所說,真的近身作戰的匕首適合她,那她隨時可以兌換,沒必要大張旗鼓找到自己來買的。

    自己殺四號時,她躲在暗處,當時既然看見了自己使用秘術,必定也看到了被自己握住的匕首。

    六號沖著匕首來,甚至不提積分、秘術,可見匕首對她來說,興許比后兩者還要重要得多。

    她是認出了這匕首,還是認識與這匕首相關的人,甚至可能與殺自己的兇手有關呢?

    宋青小想到此處,渾身緊繃,藏在桌子底下的手被她握緊了,她抿了抿嘴角,氣氛一時之間有些緊繃。

    茶壺嘴里冒出來的熱氣帶著茶葉的清香,將兩人的神色都掩住了,屋外清風輕輕的吹,那編織的精美半垂草簾被吹得不住與雕欄碰撞,發出‘嗒嗒’的聲響。

    頭頂垂吊下來的燈也在風下輕輕晃蕩,那燈光移動中,將兩人身影左拉右扯。

    正在尷尬的時候,外面傳來了腳步聲,送菜的人過來了。

    飯館的人出現打破了這一場沉默,這一頓飯吃得宋青小心中疑惑重重,席間六號并沒有再提及匕首的事,而是安靜的埋頭用餐,仿佛從頭到尾并沒有提過想要買宋青小手中匕首的要求。

    用餐完后,兩人出來時,一輛黑色的車停在飯館門后,白天在警衛廳看到的老人正站在車旁等著。

    六號看到這情景,又看了看宋青小,似是有些歉疚:

    “實在對不起了,家仆擔憂,已經提前來接,不能送你回去了。”

    “沒關系。”

    宋青小搖了搖頭,五號、六號接連出現之后,意味著她平靜的生活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她有預感今晚可能會有什么不詳的事情發生,經歷過生死之后,她對于這種事情的感覺總是特別的敏銳。

    六號聽她這樣說,又仔細端詳她的臉色,卻從她臉上難以看出什么端倪,最終放棄了。

    老人看了宋青小一眼,將車門替她打開,六號伸出右手壓了一下裙角,突然轉頭,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那你路上小心了。”

    宋青小微笑著,點了點頭:

    “我一向都很小心。”

    六號聽了她這話,發出一聲清脆的笑聲,緊接著在老人的扶持下上了車。

    那老人隨即也跟上了車,車門關好后,前座的司機便發動了車輛,六號坐在車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透過特殊的玻璃車窗往外望。

    宋青小仍站在飯店的門口一動不動,燈光下她的背影被拉得很長,與周圍建筑的倒影相融合,與這清冷的夜景有種異樣和諧的感覺。

    她不是明艷動人的長相,卻不知怎么的,跟她相處越久,便越難忘記她的模樣。

    美麗出眾的皮相六號看得多了,但像宋青小這樣特別的,卻又很少。

    她想起了宋青小那雙眼睛,如平靜無波的水面,里面卻又藏著足以傷人的暗流。

    “您說,她察覺了沒有?”

    那一直沒有開口的老人也跟著六號的眼神往外看了一眼,六號撥了撥頭發,“察沒察覺,又如何?”

    她今晚請宋青小吃飯,本來就沒有給她拒絕的機會,她應該很清楚,自己查出了她的生平,查到了她的住處、工作場所,知道她有母親,她來不來結果都是一樣的。

    “如果她逃了,會不會將來記恨您?”

    老人說到此處,語氣一沉:

    “是個很有潛力的高手,如果這樣的人逃脫,可能將來會報復您的。”

    他今日跟宋青小打過照面,想起那雙眼睛,不知為什么,令老人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覺。

    他的目光落到六號受傷的肩頭:

    “您曾說過,這個人心思很深,心機也有,又有天份……”

    “不用擔憂了,”六號十分篤定的搖頭,又回頭去看窗外,車子已經開出很遠,繞了個彎,早就看不到宋青小了,可她依舊能感覺得到宋青小氣息的存在,那種感覺令六號隱隱有些不大舒服,她皺了下眉頭:

    “楚家不會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