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6章 梁子

前方高能
     宋青小將意識內的提示瀏覽完,將注意力轉到了甲板上。

    她與六號年輕男人的距離已經拉遠了,其他幾個正動手的試煉者也被場景中的人物出現分開。

    ‘咚咚咚’的一陣腳步聲響起,又有一群人估計是聽到了甲板外的響動,從船艙里出來。

    宋青小轉頭去看,這群剛出來的人約有十五六個,為首一個男人被一群男女擁護在中間,年約五旬,穿著白襯衣,戴著漁夫帽,身材高大,胡子花白,目光炯炯有神,將甲板上的眾人都掃了一眼。

    他身旁離得最近的一個身材苗條的年輕女郎在看了宋青小等人之后,踮起腳尖在這男人耳邊說了幾句,幾人距離隔得有些遠,再加上海上風大,船的發動機聲音又不小,女人說話的聲音又刻意壓低,哪怕宋青小集中精神力,也只隱約聽到她在說:

    “……雇傭來……尋找……實驗……”

    男人聽她說完,下巴點了點,跟他一起從船艙里出來的人便向宋青小等人圍了過來。

    這七八個男人身高都很高,從呼吸、身材及目光看來,這些人都非等閑之輩,最重要的是,在男人說話的時候,這幾人都擺出了戰斗的姿態。

    宋青小注意到有幾人手已經搭到了腰間,他們腰上的位置鼓了一處槍支的形狀起來。

    哪怕這些人沒有說話,但依舊令試煉者之間也意識到了情況的危險,先前眾人還相互防備、偷襲,此時一受到場景中的人物威脅,幾人互相之間交換了一個眼色,都不約而同的靠近了一點。

    “大家在同一條船上,都是為了一樣的目的,在事情辦妥之前,我不希望出任何意外。”

    男人伸出手來,警告著幾人:

    “不要再打鬧,誰要是再不聽話,在到達島上之前,我先將你們丟進大海里面。”

    他說到這里,目光挨個從船上的人臉上掃過,每個被他看到的人都下意識的別開了臉:

    “聽到了嗎?”他問話的時候,跟在他身旁幾個人大氣也不敢喘。

    “聽到了。”

    場景中先前制止打斗的幾個人率先點頭,緊接著宋青小等試煉者也跟著點頭,那男人才不耐煩的看了幾人一眼,點了點手指,那幾個將手搭在槍上的男人得到他命令后,才將手從腰上放了下來。

    男人警告完眾人后,又領著一群人回了船艙里面。

    宋青小聽到身旁有人夸張的松了口氣,她轉過頭,就看到七號伸手拍了拍胸,似是留意到她的視線,轉了頭過來瞇著眼看她:

    “好險。”

    六號年輕男人依舊神情陰鷙站在約離宋青小兩米開外,他手還握成拳,那條沾了血的領帶被他動作緩慢的取了下來,他毫不猶豫的重新又掛回了脖子上面。

    大家進入試煉空間后,資源稀薄,殺人的武器等除了就地取材之外,一切都需要以積分向試煉空間兌換。

    而在試煉的過程中,兌換系統并不打開,這個時候自身帶的每一樣東西都十分珍貴了,六號年輕男人脖子上的領帶必要時,興許可以勒死一個人,他當然不會輕易將其扔掉。

    六號年輕男人將受傷的手握成拳,放到眼前打量了一眼。

    這一會兒功夫,他手上的傷口血已經止住了,但依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口子來。

    那傷口并不深,只是皮肉裂開,上面又殘留著斑斑血跡,看上去便比實際的傷勢更嚴重的感覺。

    從兩人動手到現在,時間只過去一會兒,那血便已經止住,足以證明六號年輕男人的身體素質不差,極有可能與宋青小一樣,體質經過了強化。

    這一點從他先前出拳的速度與力道就看得出來,

    動作很快,出拳時還未接近,那拳風便已經先襲來。

    “你小心一點。”

    他受傷之后,顯然非常不痛快,哪怕經過先前的男人警告,沒有再動手,卻仍出言威脅。

    七號站在宋青小身側,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宋青小聽了男人的話,含笑抓了抓頭發:

    “我一向很小心的。”

    年輕男人聽她說完,冷笑了一聲,抓著傷手轉身離開。

    船艙里是之前那個男人的地盤,在沒弄清楚事情的情況下,試煉者并沒有冒然進入,年輕男人選了個人少的角落坐下來,他一走后,宋青小也靠著船舷坐了下去。

    令她覺得有些詫異的是,七號并沒有走,反倒也學著她一般,跟著盤腿在宋青小身旁坐了下來。

    “太陽好大,你有防曬霜嗎?”

    她穿著一件紅白條紋的短袖T恤,下半身配牛仔短褲,一頭劉耳短發,坐在宋青小身旁時,雙手環肩。

    雖然知道七號不可能是真的問她防曬霜,但宋青小聽到她這樣問話時,依舊不由生出啼笑皆非的感覺。

    “沒有。”

    大家進入試煉,命都不一定保得住,誰又有功夫會去準備這些東西?

    少女似是早就料到了她的答案,瞇著眼睛笑了起來,露出一對虎牙,手撐著地起身:

    “這樣啊,那我去問問他們好了。”

    她拍了拍屁股,向場景中先前出聲阻止試煉者打斗的幾個人走了過去,宋青小看到七號很快與這幾人搭上話,她問起‘防曬霜’,那幾人往船艙的方向指了一下。

    其他幾個試煉者冷眼旁觀著這一幕,也有人見到七號的舉動之后心中一動,也學著她與船艙上的人搭起話來。

    大家都知道,這樣的情況下誰先得到第一手資料,就對誰有利,自然想趁機與場景中的人物套個近乎,把情況套出來。

    但事情好像并不順利,除了七號問起‘防曬霜’這樣無關緊要的小事得到了這些人的指點外,六號年輕男人試圖在搭訕時,卻得到了眾人的冷臉。

    興許是因為試煉者進入場景后打斗的行為受到了男人的警告,使這幾人也差點兒遭受連累的緣故,使這幾人對試煉者都非常不滿,且將這種不滿已經表露到了臉上,到了后來大家分成幾撥團體,各自坐開。

    七號往船艙的方向走了過去,她人還沒靠近,便很快被船艙門口守著的人攔住,先前跟在男人身邊那個身材婀娜的女郎出來,七號露出笑容,比了個涂抹防曬霜的姿勢,被女人直言拒絕。

    吃了個閉門羹,七號泱泱的退了回來,也學著其他人一樣,找了個角落坐下。

    宋青小看到這一幕,便閉了閉眼。

    她體力、精神力在先前進入試煉空間時被人追殺的過程中有一定消耗,此時正好借著這個機會休息,將精力補回來。

    船舷的陰影為她擋住了一部份太陽的暴曬,海風吹拂之下,哪怕有六號年輕男人森然的眼神不時往她這邊看,但在眾目睽睽之下,年輕男人就是有氣也不敢貿然動手,宋青小睡了過去,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

    太陽已經要落下海平面,周圍的溫度隨著光線的昏暗也降了下來。

    船上傳來飯菜的香氣,宋青小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手腳,掃了一眼甲板上,試煉者中,斯文學者、西服男、六號、七號都不見了蹤影,留了她、寸板頭及上了年紀的女人在外面。

    睡了小半天的功夫,她臉曬得有些痛,不過精神卻養了回來。

    船艙里很快有人抬了大桶飯菜出來,甲板上的其他人都連忙站了過去,而消失的斯文學者幾人依舊不見出現,寸板頭、女人依舊坐著沒動。

    宋青小學著那幾人的樣子,也過去排在了隊伍里面,前面有人在小聲的抱怨:

    “都一樣是受雇于周先生,為什么他們在里面吃香的喝辣的,我們卻要在這外面吃大鍋的飯菜?”

    這樣一句簡單的抱怨,宋青小卻聽出了另一重意思來。

    也就是說,這一次試煉,不管是試煉者,還是眼前這群場景中的人物,都是同樣受雇于一個名叫周先生的人物。

    這個周先生,極有可能就是先前在大家打斗喧嘩時,出來制止眾人吵鬧,指揮得動那一群持槍大漢的老男人。

    如果宋青小猜測正確,那周先生曾經說過,即將要到達島上,證明這一趟目的,至少他是十分明確。

    雇傭了這么多人,可能他知道島上有什么樣未知的風險。

    而雇傭的人中,也分成兩等,一等應該更親近些,以先前跟在周先生身側的人為主,可以自由進出船艙,食物等級也不同。

    另一等就跟這群人一樣,活動范圍以甲板上為主,吃的飯菜也是大鍋菜。

    “有吃的就不錯了。”

    抱怨的人話音一落,另一人就小聲的笑了起來:

    “這一趟報酬豐厚,完了之后回去什么樣吃的買不回來?”

    他這樣一說,抱怨的人也轉怒為喜,跟著笑了起來。

    宋青小不動聲色,看前面幾人打好了飯菜站到一旁吃去了,她也學著幾人的模樣打了飯菜吃了起來。

    一直沒動的寸板頭與女人見到這樣的情景,也跟著起身過來排隊打飯。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甲板上的幾人開始相繼往船艙一側走。

    填飽肚子之后,宋青小也開始在船上轉了起來,準備先將環境熟悉。

    這海船極大,分為上下幾層。

    除了中間有人把守,供周先生等人進出之外,一樓兩側是小房間,上面寫著每人的名字及房間號牌,并不限制眾人走動,應該是供受雇傭的人歇息的地方了。

    宋青小從右側走過去,恰好就與之前一直消失的斯文學者迎面碰上。

    兩人碰面之后,相互都有些警惕,各自側身讓開一條路,并沒有打招呼。

    宋青小轉了一圈,終于在一樓的左側第五間找到了上面寫著自己名字的房間。

    門上了智能鎖,她將自己的手放在了掃描指紋的電腦識別系統上面,‘咔’的一聲開鎖聲傳來,門‘吱嘎’著一下就打開了。

    剛一開門,一股冷氣便撲面而來,里面沒開燈,漆黑一片,還夾雜著‘霍霍’的聲響,令人毛骨悚然。

    如果是白天的時候,這樣的冷氣恰到好處,但入夜之后,氣溫陡然降低,被這冷氣一吹,宋青小下意識打了個哆嗦,感覺身上汗毛都立了起來。

    屋內的黑遠比外面更甚,伸手不見五指,水浪擊拍船艙底部的沉悶聲傳來,如怪獸的低沉咆哮船,給這夜晚增添幾分陰森之感。

    宋青小伸手去摸屋內的墻壁,船內冷氣打得很足,她手一伸進去,仿佛比外面溫度還要低一些,她摸到了開關,‘啪’的一下將燈打開。

    與現代化的門鎖、功能強大的制冷系統截然相反的,UU看書www. 是房間內的裝飾布置,一看就已經過時老化。

    房間約五六平方米,擺放了一張鋼絲床,內部附帶了一個小型的衛生間。

    頭頂的裝飾吊頂已經斑駁脫漆,空調的出風口正往外送著肉眼可見的白色冷霧,頭頂垂吊下來的燈泡上蒙了一層灰,使得這看起來瓦數并不大的燈泡越發暗淡。

    宋青小進了房間,那冷氣太大,出風口的葉片已經凝結出了厚厚的冰霜,出風口的風扇葉受這冰霜影響,出風時才會發出先前令人感覺到古怪的‘霍霍’聲。

    她想在房間里找到關閉空調的開關,轉了一圈,在衛生間的門口找到了一個隱秘的電腦控制板。

    將溫度調高了一些后,空調出風口的力度小了一些,再加上門一打開后,冷氣爭先恐后往外跑,溫度很快便升了上來。

    隨著溫度的升高,出風口的葉片上凝結的冰霜開始慢慢化去,那些細小的冰晶化為水珠,以極其折磨人的速度‘滴、滴、答、答’的往下掉。

    衛生間以一道破舊的木門遮擋,那木門經過潮濕的腐朽,已經有些軟爛的感覺,手摸上去,仿佛指尖都掐進了木頭里面,一松開手上都能搓出殘余的碎屑。

    里面僅容一人洗漱,已經被刮花的洗手間半身鏡照出后面的墻壁,墻壁上被挖空了一塊約500500毫米的正方形嵌了玻璃,望出去能看到一望無際的大海。

    白天的時候還好,夜晚并不明亮的鏡前燈的光照下,宋青小站在鏡前的時候,透過模糊的鏡子,似是看到身后的大海外有什么東西張牙舞爪的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