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9章 夜訪

前方高能
     這個不能走漏消息,可能是為了防止大家生出猜忌,也有可能是因為這項事情是見不得光的,極有可能是非法的生意。

    他除了雇傭人手進島之外,還額外帶了這么多身強體壯的保鏢護身,證明島上之行周先生看來都是有一定危險的。

    宋青小從以上這些線索,很快想到了意識海中那個類似于魔法封印陣的提示,再聯系到雪莉所說的,周先生名下的生物科技公司,研究生物基因的突破。

    又加上那些雇傭而來搬動物品的工人,數量不少,且都身強體壯的。

    到了這樣的地步,如果說宋青小仍猜不出來一些事情的苗頭,那是騙人而已。

    周先生的公司可能涉及非法的基因研究,并在沒有得到正規法律許可的情況下,十幾年前就進行了一批實驗,到如今實驗已經接近尾聲,周先生準備前去收獲實驗成果的。

    這種實驗有一定危險性,所以需要雇傭大量的人,同時因為不合法的緣故,所以周先生在挑選人手的方面,則以‘沒有見過世面’,家境貧困的窮人為主。

    自己在與雪莉提到周先生有些面熟時,雪莉當時才并不詫異,說了周先生身份。

    宋青小翻身起來,盤腿坐在床上,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她相信自己的直覺,尤其是這樣九死一生的試煉,稍有不慎,可能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因此越發仔細的將自己與雪莉的對話來回的回憶了數遍,從雪莉出了船艙,自己動了手腳扶她一把,順利與她搭上話開始,直到周先生出現,結束談話為止。

    每多回憶一次,她就越確定自己應該有什么重要的地方疏漏了,可思來想去,她都想不起到底有哪個地方被自己忽略了。

    雪莉的身份是曾受到周先生幫助的人,周先生的身份到此也幾乎可以看清,要做的事也已經明確,島上有一定危險性。

    這些情況宋青小都已經想到了,到底還有哪里不對勁兒?

    她還在埋頭苦思,突然耳邊傳來‘咚咚咚’的響聲。

    這聲音一下就將宋青小驚醒,令她抬起頭,門外似是有人在敲門。

    船上有噪音,再加上屋里空調出風口‘嗒、嗒’的水聲,宋青小之前又在專注的想事情,敲門聲響起第一下的時候,她坐著沒動。

    外面的人似是沒有聽到屋里的動靜,又抬手敲了幾下門板,‘咚咚咚’,這一次宋青小聽清楚了,并不是自己的幻覺。

    她維持著先前的坐姿,目光緊緊盯著門口,猜測著門外敲門的人的身份。

    此時船上正熱鬧,外面唱歌喝酒的人又多,這個時候誰會跑來敲門?是隨手試探屋內有沒有人,還是特意跑來找自己的。

    參與試煉的玩家的個人信息,在試煉空間里是沒有秘密的,她的姓名就被刻在了船上的門牌號上,甚至電子鎖還需要有她的指紋掃描才行。

    船上的人看樣子交集并不多,試煉者與場景中的人物在此之前是沒有交流的,除了周先生等雇傭者能將被雇傭者的名字、樣貌對上號外,就連試煉者之間,哪怕看到門牌號,在大家相互防備,并沒有報過真名實姓,彼此之間并不熟悉了解的情況下,也很難將名字與本人掛上勾的。

    莫非來的人是周先生或雪莉?

    她想到了先前的情景,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門外的人似是十分篤定她就在房間里,連著兩次敲門聲宋青小沒有回應之后,那門外的人并沒有離去,隔了十幾秒后,很有耐心的又敲了一次。

    看樣子不達目的是不會離去的。

    這種情況,

    讓宋青小否定了自己先前的猜測,如果周先生等人折返回來,懷疑她從雪莉口中探聽了一些不該知道的事,要找她,不會用這樣溫和的敲門方式,而應該更激進一些。

    宋青小伸腿下地,鋼絲床因為她這個動作發出‘吱嘎吱嘎’的響聲。

    她穿了拖鞋將門打開時,七號低垂著頭,正維持著舉手準備敲門的姿勢。

    “咦?”

    宋青小突然開門后,屋內的燈光泄了出去,將七號的臉照亮,她抬起頭時,臉上露出笑容,那眼睛笑得如兩彎月亮,十分討喜。

    “還想再敲一下,沒想到你就來開門了。”

    說話的時候,七號探頭往屋里看了一眼,每個人的房間布局應該都是一樣的,房屋很小,一眼就能看清,里面并沒有藏其他的人。

    宋青小的頭發微濕,已經換了衣服,看樣子是準備睡了。UU看書 .uukanshu.com

    七號很快將目光收了回去,笑瞇瞇的問了一句:

    “沒打擾你吧。”

    “有事嗎?”

    從七號說的話,就知道自己如果不開門,她是打算繼續再敲下去的,也就是說七號知道房間里有人,且特意來尋找自己的。

    要做到這一點可不容易,她至少得弄清楚其他人的身份,才能僅憑門牌上的名字認識自己。

    這不止是需要強大的觀察力、推理能力,還需要一定的交際手段才行。

    “想問你喝不喝東西而已。”

    七號似是并不在意宋青小的冷臉,繼續問了一聲,說話時將一直背在背后的手遞到宋青小面前,她手上握著一瓶礦泉水,應該是冰鎮過,還沒靠近宋青小,就已經令她感覺到瓶身上的寒意。

    她這性格,在宋青小參與的試煉遇到的試煉者中,都是十分罕見的,大家彼此防備,事關生死,很少有人能對其他參與試煉的競爭者笑臉相對,連假裝都懶得費那力氣。

    “不用了,謝謝。”宋青小拒絕了七號的‘好意’,她并不相信七號的來意只是為了問她喝不喝東西,就算是七號真是抱著這樣的目的而來,她也并不敢隨意接下七號的水并喝下去。

    她這樣坦然的防備倒使七號訕訕笑了一聲,眼珠轉了轉后,又問道:

    “對了,外面這么熱鬧,這么多人,你怎么就一個人回房了呢?”

    “想要早點兒休息。”

    被拒絕后,七號并沒有離去的意思,反倒靠在房門口,有與她長聊的意思:

    “這么早就睡多沒意思?難道明天有什么事要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