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0章 道出

前方高能
     宋青小個人的實力確實很強,如果論單打獨斗,恐怕七位試煉者中,她展現出來的武力值也是數一數二的。

    但她雙拳未必敵得過四手,眾人聯手之下,她總會敗下陣來。

    七號說完話后,笑嘻嘻的盯著宋青小看,等著她的回答。

    她外表年輕靚麗,一進入試煉表現出來的就是活潑外向的性格,當時才進入任務場景,也能厚著臉皮去向周雪莉搭訕,想要套出任務的一些線索來,此時由她開口說這話最適合不過,省了其他人很多的麻煩。

    大家其實都想知道七號問的問題答案,也期待著宋青小回答。

    七號打著什么主意,宋青小心知肚明。

    事實上不止七號心中有算盤,宋青小同樣也有自己的思量在。

    目前因為這一場上島前的意外之災,周先生的計謀至少已經有一半曝露了出來,從此人雇傭無權無勢,見識淺薄,存在感極低的窮人前往危機重重的島嶼,大概可以推算出此人心狠手辣。

    現在自己提前將他計劃打亂一部份,使周先生措手不及,必定會惹他不快。

    無論大家心里是怎么想的,船上始終是周先生的地盤。

    最重要的是他有錢、有人、有武器在,一旦他對自己懷恨在心,想向自己動手,在那群保鏢有槍的情況下,宋青小依舊忌憚。

    這個時候就需要試煉者至少要做出一個團結的表態,起碼在入島之前,大家要表現出相互抱團的目標,以讓周先生有所顧忌。

    只是宋青小心中雖然打著主意,卻并不準備簡單的就讓七號如愿以償。

    她要說出自己對于島上的一些猜測,那是要試煉者領她的情,而非領七號問話之情,這兩者之間是有一定區別。七號說完話后,她并沒有出聲,氣氛一下沉默了起來,這樣的氛圍下,大家的目光逐漸變了。

    七號原本氣定神閑,以為借眾人的力量給宋青小施壓,必定能逼她就范,哪知自己當眾提出這樣的問題,大家都表現出對這個答案的興趣了,宋青小卻依舊不說話,莫非她認為自己的實力能與眾人相抗衡,不準備將她所知道的情況說出來?

    想到這里,七號神情微微一變,她正準備再次開口,宋青小的目光落到了她臉上,似笑非笑的,仿佛她心里的那些小念頭在她面前無所遁形。

    七號心中一寒,還來不及做什么反應,宋青小已經將目光移開,落到了她一直托著的傷到的右手上面。

    那只手曾經在揮打怪魚的過程中受傷,她想起自己先前做過的不厚道的事,猜想宋青小是不是準備在此時跟自己秋后算賬了。

    一念及此,七號生出警惕之心,本能的將托著的手臂垂落了下來,那右手掌心傷口深可見骨,不動都痛,動了一下后哪怕她極力強忍,臉上也難免露出痛楚之色。

    “你手上的傷,我看看。”

    宋青小說話時,七號的手還在顫,臉上肌肉因為疼痛止不住的抽搐,額頭布滿薄汗。

    七號做夢都沒想到,她沒提兩人之前的過節,反倒提出要看自己的傷口來。

    她搞不懂宋青小心里的想法,躊躇著不知是該舉起手來,還是將手背到背后藏起來,拒絕她的提議。

    猶豫了許久,六號年輕男人、西裝男、斯文學者等眾人暫時組成的聯盟都在,就算宋青小想要對自己心懷不詭,想必也要掂量一番的。

    七號想到這里,強忍疼痛,顫巍巍的將手抬了起來:

    “我的傷,有什么好看的?”

    “有沒有好看的,得看了才知道。”

    七號的手才剛伸出來一些,

    便被宋青小一把將她指甲抓住,七號一被她捏住,下意識的就想將手往背后縮,但宋青小捏住她的力氣極大,她掙扎了兩下沒能掙扎掉,反倒撕扯到了傷口,那本來就被染得殷紅的紗布滲出了更多血液。

    “你要干什么?”

    七號吃疼之下不由提高了聲音追問,宋青小把她手上裹著的紗布扯了下來,那紗布有些已經與干涸的鮮血粘到了一起,這一撕開七號簡直痛不欲生,嘴里發出慘叫,下意識的將另一只沒受傷的手舉起,擺出想要攻擊的姿勢。

    她的那只被宋青小握在手中受傷的手掌傷口一共有兩道,像是被利刃切割過一般,傷口因為時間的關系裂開,深可見骨,血一汪汪的往外涌,順著七號的指縫往下滴。

    “我們這一次的任務,可能麻煩了。”

    七號還在發怒,六號年輕男人、西裝男及斯文男等人都不知道宋青小執意要看七號傷口的原因,但因為幾人達成了聯盟的緣故,看到宋青小對七號做出這樣的舉動時,幾人都露出戒備及不滿之色。

    這個時候,宋青小神色一整,緩緩開口,大家就知道她接下來說的話,應該是要進入正題了。

    船艙兩側的房間內還傳來撞門的聲音,幾人站在被抓毀大半的海船甲板上,說著事情。

    每一次試煉的任務,對于試煉者來說都是九死一生,但宋青小此時說的話,卻并沒有人出聲諷刺并將她的話打斷的。

    “三天前,我倒真的打聽出了一點兒事,得知周先生要去的島,從航線來看,三天的時間就能抵達目的地。”

    她說出了這樣一個重要的消息,連疼痛之下倒吸涼氣的七號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盯著宋青小看。

    “那豈不是說,我們即將要到達目的地了?”

    說話的人聲音有些低沉,是從進入了試煉空間后,便一直沉默不語的寸板頭。

    周先生曾提到過即將到達小島,但并沒有提到到達島上的具體時間。

    “是的。”宋青小點了點頭,垂下上眼瞼,擋住了眼中一閃而過的暗芒:

    “并且我還知道了一個有意思的消息,周先生是個十分富有的人,名下有非常多的產業,但公司主體則是一間生物科技公司,此次進島,應該是收取實驗果實。”

    她抬起頭時,神情又恢復了平靜。

    周圍的人在消化她提供的消息,揣測著她話中的意思,宋青小又接著說下去:

    “根據周先生名下的主要產業是生物科技公司,我推測應該是有做一些實驗,開發新產品。”她抓了抓被海風吹亂的頭發,上了年紀的女人盯著她,以眼神無聲的催促她繼續說下去:

    “同時因為周先生對于要前往的目的地及其他一些關鍵信息保密,所以我懷疑這實驗是非正常的,甚至在試煉的世界中,屬于非法實驗。”

    她說到這里,頓了片刻,七號甚至忘了手上的巨痛,情不自禁的問:

    “然后呢?”

    “遠離人群,茫茫大海中的孤島,除了衛星搜索,沒有信號、沒有其他輪船出沒的地方,一場進行了十幾年的實驗,結合他公司的性質,再加上偷偷摸摸見不得人,我懷疑這一場實驗,是關于基因的改造或是使人類、動物產生變異。”

    宋青小說到這里,眾人終于理解她話中的意思,不由倒吸了一大口涼氣。

    ‘嘶’,七號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她想起中午時宋青小釣魚的舉動,想起先前跳上船的兇悍怪魚,把船上攪得翻天覆地,船上一個大漢被拖下水分尸,引來了那一群可怖的海鳥群,這一切的一切,都指示著宋青小的推測極有可能是真的。

    “你下午釣魚的舉動……”

    上了年紀的女人皺著眉,遲疑著開口:

    “是想確定這一點的?”

    “除了想確定這一點外,也是想看看,我們是不是真的離島更近。”如她先前跟周先生說的話一般,動物都有趨吉避兇的本能,面對危險,比人類更加敏銳。UU看書www.uukanshu.com

    這是大自然賦予它們的神奇感知力,讓這些弱小的生命能在危機來臨時可以逃生。

    “在中午的時候,應該是要臨近海島,這附近的海域可能受到感染,出現了那些兇悍的魚群,其他海域的海洋生物感知到危險,是不可能往這邊而來的。”

    所以當時她一無所獲,但船進入這片危險的海域后,卻接連有兇猛的魚群接連上鉤。

    “不知你們有沒有問過船上其他受雇傭者的身份。”

    宋青小說話時,去看七號,七號的交際能力在此次試煉者中是最出眾的,她能在第一天進入試煉場景后就摸得出來自己的名字,必定也能套得出來場景中受雇傭者人物的底。

    果不其然,她一說完這話,七號便接口道:

    “問過了,都是沿海一帶的村民,家里條件貧窮,每年靠替人出海捕魚為生,因為貧窮,很多人到了年紀都沒娶妻,大多沒什么見識,有力氣,有出海的經驗,卻沒什么心機。”

    她說完這些話,又補充了一句:

    “周先生雇傭他們時,答允了很豐厚的條件,據說這些錢足以保證這些人下半生衣食無憂,回去后能娶妻生子,但條件是要保密。”

    話雖然是這么說,但世界上根本沒有什么東西是真正的秘密,大家都懂得這個道理。

    七號說完之后,就見到宋青小微微一笑:

    “還真是巧了,我們的身份,也是窮困潦倒且沒什么見識的貧民,人口簡單,地位卑劣。”

    這意味著什么,眾人都心知肚明。

    周先生這是要搞事情,而且是搞大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