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2章 到底

前方高能
     寸板頭與上了年紀的女人自己不說,卻理所當然的逼迫別人,七號將目標轉移之后,眾人又去看六號年輕男人。

    在大家目光的壓迫下,六號只得忍了怒火,勉強擠出一絲笑意:

    “我的另一個任務提示,是積分獎勵。”他沒好氣的說到這里,又去看宋青小:

    “五號,你呢?”

    “我也是。”

    宋青小學著先前上了年紀的女人的方法,點了一下頭。

    這個動作將六號氣得吐血,卻見她沒有要再張嘴的意思,只得禍水東引,又去看西裝男:

    “四號,你的另一個任務提示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嗎?”

    吸取了先前問宋青小話的教訓,六號年輕男人換了個問問題的方式。

    他直呼西裝男的進入試煉空間的順序編號,西裝男陰測測的看了他一眼,怒極反笑:

    “我的另一個任務提示也跟你們是一樣的。”他說到這里,見其他人眉頭都皺了起來,顯然對他這個回答不大滿意,便忍著怒氣,添了一句:

    “我的積分獎勵是2000,二號,你呢?”

    他問斯文學者,斯文學者看樣子倒是好脾氣,笑了笑后抿了下嘴唇。

    問題如擊鼓傳花傳到斯文學者這里,他顯然沒有能再接著甩鍋的人,只得回答道:

    “我的另一個任務提示有兩個問號,顯示完成才有2000積分。”

    這個臨時組成的試煉者聯盟關系薄弱,但宋青小此時幾乎可以篤定的是,大家這一次至少任務提示是相同了。

    “我也是。”

    她率先表態,其他人緊接著點頭。

    所有人都松了口氣,確定任務相同之后,至少明面上大家都是站在同一陣營了。

    “那太好了。”七號露出笑容,大家在同一陣營,自相殘殺的機率便小了許多,“剩下的問題,就是找周先生逼問島上的情形了。”

    “不要開心得太快。”

    宋青小潑她涼水:

    “大家同一陣營,不代表這次任務難度就低了。”

    反倒是因為試煉空間沒有在這次的任務場景里再增加難度,這本身就說明島上的危險程度可能是遠勝于試煉者之間相互的殘殺的。

    七號因為她這話,笑意一下僵到了臉上,剛飛揚起來的心又一下沉到谷底了。

    “怪魚的存在,你們也見識過了,島上的生物可能不比怪魚差到哪兒去的。”

    宋青小說到這里,七號便有些不服:

    “再怎么樣,我們齊心合力,未必便殺不死了。”她挑著眉,“還是因為先前的怪鳥群,把你唬住了。”

    她挑釁的話讓宋青小失笑了一聲,目光在她尚在淌血的手掌上停頓了片刻:

    “依我看,島上的危險,可并不一定是這些基因經過改造、變異的動物,及心懷殺意的周先生等人。”

    宋青小的話有些意味深長,其他幾個試煉者都沒明白她話中的意思,七號不耐煩與她打這樣的啞迷,直接就道:

    “我們既然現在需要齊心協力的合作,有什么樣的話不能明說,你這樣藏藏揶揶,有意思么?”

    她話說到這份上,大家也都與她意見相同,宋青小還沒有開口說話的時候,一直緊鎖著的船舷門終于傳來‘哐哐’的響動,顯然里面的人準備開門了。

    大家下意識的將頭轉往船艙處,宋青小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船艙門響了一陣之后,終于打開了,持著沖鋒槍的保鏢率先警惕的探出頭,在確定外面沒有危險生物的存在后,一腳邁出了艙門,隨即便看到了正聚集在甲板上的試煉者。

    那保鏢目光從幾人身上掃過,

    很快轉頭道:

    “沒有危險了,只有幾個工人在。”

    他喊完之后,不止是船艙里的周先生等人聽清楚了,就連一樓其他房間躲起來的被雇傭者也應該聽清楚了。

    這些被雇傭者雖然害怕,也想躲在房中不出,但先前發生的一切太過匪夷所思,許多人時常出海,這樣的魚和鳥都是見都沒見過,再結合宋青小之前問周先生的話,大家心里疑團都很多,想把事情早點全部弄清楚。

    開門聲紛紛響起,周先生在一群人的簇擁下,出現在船艙門口。

    周先生剛一露面,便看到了狼藉一片的甲板,皺起了眉頭。

    甲板上被鳥群抓啄得七零八落,船體許多地方都在海鳥尖硬的爪喙下被抓咬得變了形,遍地都是鳥糞,一股惡臭直沖人的鼻孔。

    周先生養尊處優,哪里經歷過這樣的情景,一會兒功夫便憋得面龐漲紅。

    見他這模樣,周雪莉從口袋中摸出一張疊得齊整的干凈手帕遞了過去,周先生連忙將手帕接過將嘴鼻捂住,才像是緩過氣來了。

    他的眼神有些陰沉,還沒上島,便經歷了這樣一層劫難,船體幾乎毀了小半,這令他的情緒有一瞬間的失控:

    “我說過。”

    他的神色森然,目光從幾個站到一起的試煉者身上掃過,最終落到了宋青小身上停頓住:

    “上船之后不要搞事,船現在還沒到島上,就已經毀成這個樣子,幸虧今天鳥群走了,如果再留的時間長一些,你有沒有想過那后果?”

    他手還抓著帕子掩唇,聲音從帕子里透出,有些悶悶的:

    “要是船毀了,我們要怎么回程呢?”

    實際上如果不是宋青小先前在與怪魚搏斗的過程中展現出非凡的武力值及冷靜,讓周先生有些摸不清她的底,恐怕這會兒根本話都不和她說,直接就動手了。UU看書 .uukanshu.com

    而試煉者們在看到這些跟在周先生身旁的保鏢拿出了這些殺傷力強大的槍支后,便更心生戒備了。

    這些保鏢帶這樣的槍支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為了對付島上的危險而準備的武器,一種就是為了事后殺人滅口。

    大家不約而同站得更近,相互交待了任務提示后,至少在對待場景中的人時,試煉者終于一致對外了。

    “究竟是我們回程,還是你們回程呢?”

    六號年輕男人沉不住氣,譏笑著問了一聲,他這樣的態度令周先生愣了一下,隨即聽出了他話中的意思后,這個心狠手辣的老狐貍連眼神都沒變過,直接就問: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有了其他試煉者的表面態度,無疑令六號年輕男人信心增漲了許多,開口質問:

    “周先生,你到底要帶我們去哪里,島上有什么,海里的魚、鳥的變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不跟我們說說,讓我們提前心中先有個底算了。”

    他說到這里,手搭到了已經變形往船體內凹陷的欄桿上,周先生注意到那經過特殊處理材質焊接而成的欄桿在他力氣推動下,緩緩回到原處。

    六號年輕男人露了這一手,周先生再看這一群聚在一起的人時,終于不再像是先前一樣平靜了:

    “你們到底是誰?”

    他問話時,目光銳利,轉頭去看旁邊的周雪莉。

    顯然六號展現出來的實力,及先前宋青小斬殺怪魚的一幕,已經證明周雪莉所說這些經由底下的特殊部門評估出來的人都看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