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8章 上島

前方高能
     暗淡的六邊形魔法陣的一角,隨著天空中最大的幾只蝙蝠被傘穿透射落,一下就亮起來了,上面一只黑色蝙蝠的剪影躍然其上。

    同時任務提示也發生了改變,由原本的:

    任務??完成:積分2000,改為:

    殺死變異生物:蝙蝠(任務進度:19%)。

    任務完成:積分2000。

    這一下意識海中的提示,令宋青小不由有些驚喜交加。

    她殺蝙蝠的舉動,不過是隨手為之罷了,這會兒的雨勢很大,天空中大部份飛旋的蝙蝠都被打落進大海中,卻唯獨剩了幾只仍在苦苦堅持著。

    這幾只剩余的蝙蝠體形遠比之前的大,肌肉發達,所以在這樣的暴風雨襲擊下還能勉強堅持著,她當時也不過是臨時意動,卻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收獲。

    從這一次進入試煉空間的任務場景到現在,任務提示一直沒有被觸發,她還以為這一次恐怕要上了島,有試煉者死亡才會開啟這一次正式的任務,哪知這會兒臨到快上島了,卻給了她這樣一個驚喜。

    其他試煉者也難掩喜色,顯然大家都已經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任務提示了。

    眾人相互看了一眼,這一下大家心里都放心了許多。

    隨著任務提示的明朗,不管之前任務有可能的選擇是什么,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大家只需要根據線索,殺死其他符合試煉空間要求的變異生物,使得那六邊形魔法陣盡數被點亮,到時就會開啟離開這個地方的陣門了。

    船上周先生并不知道這一刻試煉者們心中的想法,他還在聲嘶力竭的喊轉舵,試圖將船的速度降下來再說。

    風越吹越大,海浪一波一波的,‘轟隆隆’的雷聲里,仿佛船只都要被海水所吞沒。

    那浪頭打得極高,船在浪尖上一顛一簸。

    海水帶著海面漂浮的蝙蝠,有些直接打在船的邊沿,發出的震響聲不輸于雷鳴。

    此時船上的人要面臨的,除了是那些在人為干涉下基因變異后的動物之害外,還有眼前的天災了。

    雨下得更大,打在人身上‘啪啪’作響,令皮膚隱隱作痛。

    眾人各自抓緊了船上固定的扶手,以免在這樣的環境里摔傷了。

    ‘滋滋’的蝙蝠叫聲里,除了船艙內部仍有人膽顫心驚在喊‘救命’外,甲板上是沒有人敢說話的,大家各自找固定的東西住身形,祈禱這場暴風雨快停下。

    不知是周先生請來駕駛船只的海員技術過硬,還是眾人運氣不錯,船只在浪頭顛簸了十來分鐘后,雖然數次險象環生,卻仍在堅挺著。

    雷聲逐漸小了許多,這場急風驟雨來得快,似是去得也快。

    宋青小的手還死死的抓著船艙外一處固定的純鋼扶手,一點兒都不敢松懈的,船被海浪拋高后,‘轟’的一聲往下落。

    她身體也在這一沉浮中被騰空,再‘啪’的摔落下去,數次之后如果不是她身體素質不錯,恐怕此時骨頭都要散架了。

    旁邊周先生等人的表現也差不多,船艙內傳來‘哐哐鐺鐺’的物品摔落下地的響聲及眾人摔倒被拋高的聲響,但此時沒有誰敢貿然起身去查看。

    興許是下了一場暴雨的緣故,烏云散去些許,大家的眼睛習慣了眼前這黑暗的天色,隱約能看到一些遠處的影子了。

    令眾人忐忑不安的,是經過這一番折騰后,先前眾人視線中那隱約可見的海島陰影,已經越來越近了。

    無論周先生先前為了使船不要這么快靠岸做了多少努力,但在大自然的威脅面前,卻依舊失敗了。

    “照這樣下去,

    恐怕最多……”

    一個手緊緊抓著扶手的船員瞇著眼睛看了一眼遠處,正要開口說話,突然一道奇異的聲音響起來了。

    那聲音頗為奇怪,像是有什么東西劃分開了海水發出的聲響,還伴隨著一種類似于呼吸的聲音及海水的卷動。

    “噓。”

    周雪莉神情一整,比了個禁聲的手勢,那船員本能的閉上了嘴巴,一安靜下來,除了仍在‘淅淅瀝瀝’下著的雨水聲及呼救聲、殘余蝙蝠的爬動聲外,那奇異的聲響更清晰了,好似離船的方向越來越近了。

    那聲音給人的感覺不妙,仿佛是預示著新的危機又來了。

    這兩天時間,船上的人身心疲憊,昨天先是釣到怪魚,緊接著遇到海鳥群,然后遭遇了蝙蝠群的襲擊,再到這一場暴風雨。

    才剛沒消停多久,便好像又有東西過來了。

    這個時候,沒有人愿意站起身來去查探那是什么,許多人甚至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

    不少人靠船而坐,曲起雙膝,將頭埋在膝蓋處,嘴中念念有詞的。

    這大股海水流涌的聲音下,宋青小忍著心中發毛的感覺,本能的往海面望。

    海面上還漂浮著大量的蝙蝠,它們的數量太多,先前的狂風驟雨將它們吹散,看上去給人一種好似整個海面都鋪滿了蝙蝠的錯覺。

    暴風雨肆虐后的海面還不算平靜,宋青小忍著焦灼的感覺,目光在海平面轉了一圈,卻并沒有發現什么異樣之處。

    但心底那股受到壓迫的感覺卻并沒有消失,她感覺得到海底下有什么東西在攪起一圈一圈的暗流。

    她不死心的瞪大了眼往海面望,甚至試圖扶著扶手站起身,以便讓自己看得更清楚。

    其他幾個試煉者與她的想法也是差不多,但周圍看得并不大清楚,除了船上昏暗的燈光外,目光所到之處,都只能看得到個朦朧的大概罷了。

    眾人正感毛骨悚然之時,突然七號大聲的開口:

    “看那邊!”

    她的血統古怪,擁有變身的能力,所以在視力上比起其他試煉者應該是有一定優勢的,她說話的同時,伸手去指。

    可能是她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東西,此時聲音都有些變了,眾人下意識的順著她手勢去看,就看到黑暗中,一座小山似的龐然大物浮現出海面,張開了一張長滿鋸齒一般的血盆大口,呼嘯的海水往它嘴里流,海面漂浮著的蝙蝠尸首被它一口吞進腹中。

    哪怕是看得并不是十分真切,但光是瞧個大概,這情景也足以令人永生難忘了。

    這東西的真面目看得并不大清楚,可從它引起的動靜及那影子看來,絕對不是什么善茬。

    先前大家聽到的聲音,應該就是它在吞食的過程中,發出的響動。

    宋青小先前最擔憂的事,終于發生了。

    大量蝙蝠攻擊船只、人群,傷亡后流出來的血腥氣及掉進海中蝙蝠的尸首,終于引來了海洋的狩食者。

    它來得很快,每隔十數秒的功夫便潛出水面,每一次張口便形成一個小小的漩渦,將海面上的蝙蝠吞食殆盡,每一次出現時,離船的距離就更近一些了。

    “開船,開船!”

    七號臉色大變,突然大聲的喊:

    “轉舵,上島!”

    海洋上蝙蝠的數量雖多,但對這東西來說,恐怕只能算是一個開胃菜罷了,它真正的目標,恐怕是朝著船只而來的。

    周先生還被先前那陣疾風驟雨打得暈頭轉向的,他之前下過命令,為了延遲上島的時間,令船上操作船只的海員逆流行駛,船一直與風向保持著一種對抗,但這種對抗并沒有起很大作用,仍在被推往海岸的過程中。

    七號突然開口,令周先生等人摸不著頭腦,她來不及解釋,那股奇怪的聲音更近了。

    那座小山似的海中狩食者再次浮出水面時,目測離船的距離不過百來米遠,最多幾個沉浮間,就要追上船只了。

    “轉舵,上島,有東西追來了。”

    七號說話時,下顎緊繃,她的話令不少人一下就有些崩潰了。

    這個時候大家都如驚弓之鳥,一點兒小動靜都足以令人嚇得魂不守舍,一聽還有東西過來,許多人都六神無主。

    “收拾一下該準備的東西,得上岸了。”

    宋青小也活動了一下手腳,大家心中其實都頗為忐忑,七號死死盯著水面,周先生等人已經慌成一團了:

    “儀器、藥物、地圖……”

    “槍支、炸藥……”

    他有些口齒不清的吩咐,其他人慌忙之下進入船艙中。

    船急急的轉舵,令宋青小覺得奇怪的,是在這樣慌亂的情況下,周先生也在周雪莉的攙扶下,進了船艙內部。

    經過先前風暴的吹打,船只當時聽到不少東西已經摔碎了,周先生作為這一次行動的組織者,受到眾人保護,照理來說,有什么東西也不需要他親自進艙去拿的。

    七號說得很清楚,已經有危險往船的這邊而來了,為了逃生,船在爭取往岸邊靠,這個時候周先生應該只需要吩咐其他人帶上該帶的東西便成了,有什么是需要他在這樣的情況下,親自進艙去取拿的?

    她還在思索著這個念頭,一直盯著海面的七號突然靠過來了,神情有些嚴肅:

    “來了。”

    宋青小心中一凜,將腦海里多余的雜念拋了出去,也順著七號的目光看了過去,果然就看到了那先前還在百十米開外的生物,此時已經離船很近了。

    幸虧有風的加持,船轉了一半過來,但這速度與那怪物的速度是無法相比的。

    應該是感知到離船只越來越近了,那龐然大物竟然連海面的蝙蝠也不吃了,直接潛入了水中,這一次將近有二、三十秒的時間沒有浮上水面。

    這樣的情況令眾人不喜反憂,大家心情直往下墜,周先生等人還在艙內并沒有出來,七號已經緊張得連呼吸都有些紊亂了。

    不管是不是身懷異能的試煉者,但大家的這點兒本事,在這樣的龐然大物面前,卻并沒有多少反抗的余地。

    “他們是不是躲起來了?以為躲得掉?”

    可能是為了緩解現場有些緊繃的氣氛,七號像是開玩笑一般,突然張口說了一句。

    宋青小沒有出聲,下一秒就聽到‘嘭’的一聲重響,像是有什么東西撞上了船艙底部,大力之下,竟然險些將船只頂出水面來了!

    ‘啊……’

    尖叫聲此起彼伏,這個時候工人們幾乎都已經慌了手腳。

    船在被頂起一截之后,又‘砰’的一聲重新落水,這一下震動令宋青小都手腳冰涼,根本難以開口。

    七號甚至手臂已經露出動物的形態了,牢牢將扶手捉住,那長長的指甲甚至將船艙都劃出一條印記來了。

    拜這一頂之賜,那原本還在緩慢轉圈的船落水之后一下就轉過來了。

    有了風速的加成,再加上船的速度已經開到最大了,行駛起來就如飛一般,一下就拉開了一些與那龐然大物的距離。

    船離島越來越近了,但那怪物并沒有放松,反倒也跟著加快了速度,第二次之后,‘鐺’的一聲巨響再次從船的尾部響起。

    如遭隕石損擊,船身重重一抖。

    船艙內接連有全副武裝的保鏢及船工出來,這個時候再留在船上,已經不是明智之舉了。

    緊接著重擊聲又接連響起,后半截船的尾部在海底被無形的東西頂了起來,那東西似是要將船頂翻,把船上的人抖進海中。

    “快點,快點……”

    六號年輕男人口中不停的念叨著,哪怕這樣并沒有作用。

    這樣密集的攻擊下,船是支持不了多長時間的,海島已經越來越近了,誰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海島,會成為大家一心想要趕緊到達的逃命場所。

    ‘砰砰’的撞擊聲絡繹不絕,有人已經開始念起禱告了,船內有人拖出一箱箱的物資,這些本來在周先生預想中,應該是到了海島后,有條不紊的再接連抬進島上的。

    “大家隨便拿一些。”

    一直跟隨在周先生身旁的周雪莉不知為何單獨出來了,她的表情有些狼狽,顯然先前海底怪物的撞擊,令她在船艙里走動時吃足了苦頭。

    “能帶得上的,都帶。”

    因為臨近上島,物資、干糧都是早就準備妥當了,箱子中裝的是一支支排列齊整的武器,彈夾等則準備齊全擺在一側。

    宋青小二話不說先背了一個裝了食物、水及醫藥用品的背包在身上,雖說她并不會射擊,但她仍拿了一支槍支在手上,這些東西不僅止是為了應付島上的危機,還有震懾同行的試煉者。

    ‘砰、砰砰砰’的撞擊聲同時響起,船在這樣密集的撞擊下,已經發出即將解體的‘吱嘎’聲了。

    周雪莉的神情有些凝重,眼里帶著焦急之色,緊望著越來越近的海島,幾秒功夫,她那張蒼白的臉就被汗水浸透,她舔了好幾下嘴唇,只聽‘咚’的一聲撞擊響聲里,船后部的一個地方‘哐鐺’著凹陷進去了。

    一些玻璃碎渣落入大海,海水被海里的怪物攪動,大片水花濺進船中。

    不知是不是發現這樣拍打船只的效果并不明顯,只聽‘嘩啦’一聲破水聲響起,那怪物似是鉆出了海水中,一聲尖銳的聲音響起來了。

    似是利刃劃在堅硬的物體表面的刺耳聲刮過,似是那怪物試圖張嘴將船只咬住,但應該是失敗了。

    可這一聲響令不少人都下意識的縮起了肩膀,試圖捂緊雙耳。

    “周先生……”

    周雪莉的臉更白了,大家都準備妥當了,除了船艙內一部份因為先前的大火升高后,將艙門焊住而無法出來的人群外,該出來的大家都出來了,周先生卻依舊不見下落。

    那怪物不知道在做什么,但這一下舉動卻推著船只前進了將近十來米遠的距離。

    海島更近了,大約只有百來米左右。

    “周先生……”

    周雪莉大聲的往船艙里喊了一聲,周先生并沒有回答她。

    而第二聲令人毛骨悚然的尖銳物刮過船體的聲音又響起來了,‘咔咔’的聲響里,船如離弦的箭飛快往前走。

    “它到底在干什么?”

    西裝男也學著周先生的保鏢一般,全副武裝,他內心深處怕是承受不了這種無形的恐懼感與壓力的,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但一時之間并沒有人說話,西裝男便試圖以粗口發泄這種惶恐:

    “特媽的,這怪物是不是想將我們送上島去?”

    “它不是想把我們送上島。”

    宋青小慘白著臉開口,她說話時,那聲音又響起來了,仔細分辨后,聽著像是船體都被刮出凹陷的痕跡了,因為大家都感覺得到,船內似是在進水,下半部份已經在開始往下沉的感覺,雖說在怪物這股力量加持下又往前推進了十來米遠的距離,但一旦這股沖力停下后,船的速度卻慢了許多。

    “它這可能是想要將船咬住,把我們拉回大海之中。”

    這茫茫大海,前后都沒有退路,一旦被拉回大海,會發生什么樣的事,大家都清楚。

    西裝男一聽這話,臉上的汗水更急了。

    眾人都如篩糠似的抖,有些大膽上前拿了裝備的船工甚至連手里握著的槍都要抓不緊了。

    大家再次聽到那可怖的刮蹭聲時,可能是因為受到宋青小的話影響,都越聽越覺得這聲音確實像是有東西在咬住船艙尾部,只是因為船只太大,一時不好下口,才發出那種聲音罷了。

    船離海島更近了,一向穩重的二號女人也忍不住開口:

    “應該還有四五十米遠的距離。”

    她話音一落,那咬擊聲又再次響起,船在這股力量推動下飛速往前進了十來米遠。

    還有三十多米……

    二十多米……

    “周先生……”

    周雪莉臉上的焦急之色幾乎難以抑制了,她正準備轉頭再次進入船艙內部尋找周先生時,一直被她呼喚著的周先生終于出現了。

    他與同行的科學家一樣,提了一個小型的銀色工作密碼箱,里面不知裝了什么,他親自擰著,不假他人之手。

    ‘咔嚓’的響聲又來了,船尾這一次被抬高了約將近半米高,整只船已經前后傾斜十分嚴重,大家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兒,以為這一下已經被海中的生物咬實時,約三四秒后,那滑動的‘吱嘎’聲再次響起,船‘砰’的一聲落水,濺起大片水花,亦再次向前滑了十幾米遠,離岸邊只有十來米的距離了。

    那咬擊聲再次響起時,這一下船尾被咬合住,可能在先前的數次咬擊中,船體已經受創十分嚴重,這一下并沒有再滑脫。

    船尾被越舉越高,且往岸邊的方向滑動了數米左右,幾乎要立起來了,甲板上一些東西開始往下滑落,宋青小單手抓著把手,身體緊貼甲板,雙腳懸空,下方就是海島了。

    “我們數一二三,放手往下掉!”

    船在晃蕩著,被海底未露面的怪物咬穩之后,隱隱有要將它拖往深海的打算。

    這樣的情況下宋青小率先開口,大家點了點頭。

    “一……”

    “二……”

    “三!”

    她數到三時,所有人同時放手,宋青小雙腳曲起一蹬船板,帶著背包與手上抓的槍往下落。

    ‘撲通’的聲響里,眾人接連落在被水淹著的沙灘上,一些動作較慢的落在水稍深的地方,正拼命的帶著東西往這邊游。

    與此同時,船只在怪物的銜咬下,開始在往海洋的方向后退了。

    開始還很慢,估計是臨近海灘的原因,使那怪物施展不開來,緊接著速度就越來越快。

    “救命啊……”

    “救命……”

    船上喊‘救命’的聲音不斷,顯然這樣的情況下留在船艙上的人都已經察覺到不妙,叫得更凄涼、無助。

    但隨著龐大的海洋生物吃力的拖著船只進入海水較深的地方,那聲音便逐漸聽不清楚了。

    哪怕是逆風而行,UU看書 www.uukanshu 但約十來秒的功夫,船就已經離開海岸七八十米遠的距離,船后被拖出一條長長的浪花,仿佛是一條通往地府的不歸路。

    “幸虧跳得快。”

    有人一副劫后余生的語氣說著,并拼命的想往海岸上爬。

    海水拍岸的聲音里,‘救命’的聲音已經聽不到了,凌晨灰蒙蒙的光線里,船上還亮著燈光,如指明的燈塔,讓眾人都能清晰的看到,船已經吃水一半,恐怕過不了多久就要沉了。

    “他們是不是不能活了?”

    有人喘著粗氣,怯生生的問。

    船上留下來的人不少,畏懼蝙蝠使他們先前不敢出來,火燒起來后又封死了他們出來的路,此時應該是在劫難逃了。

    那些人數不少,加上船上的海員、受雇傭的工人,恐怕有十幾人之多。

    這樣多人命,卻可能在下一刻葬身于大海,隕命于獸口,這令不少才剛逃生的人都生出心有戚戚之感。

    “管不了那么多了!”

    周先生咬了咬牙,他身上帶著不少傷,是先前跳船時被刮蹭到的。

    他應該是養尊處優的人,但這樣的情況下,他忍住了疼痛,手上還提著那只他從船里帶出來的銀色密碼箱:

    “將附近的東西收一收,找能用的盡量帶上,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呆著,一切等天亮了再說!”

    周先生的聲音里帶著些顫抖,有畏懼、有壓迫,還夾雜著一絲小小的興奮在其中。

    幾個科學家應了一聲,保鏢們開始將落在海邊的一些物資收集起來,一部份在掉落時被沖進海中,但剩余這些應該也夠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