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9章 制定

前方高能
     先前一番死里逃生之后,大家的力氣仿佛都在瞬間耗光,坐在海水里,任由浪潮的推力一波波將人往岸上送。

    宋青小仰天躺在沙灘上,下半身泡在水里,雨還沒停,打在她身上‘啪啪’作響。

    她這會兒是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了,連臉都懶得抬手去擦,先前發生的一切太過驚心動魄,無論是殺蝙蝠時的精神高度集中,還是先前的逃生都讓她體力消耗不少。

    稍后還要上島,島上的兇險不比大海上少,她盡可能的抽時間休息,想為自己爭取一些生機。

    其他試煉者與她的想法也差不多,保鏢、海員都在聽周先生的話,揀取掉落在大海中的一部份物資。

    “剛剛,剛剛那個是……”

    有工人顫聲的開口,問道:“是什么東西?”

    沒有人能回答他的話,海面上一片漆黑,已經看不到丁點兒光亮,顯然那怪物已經將船拖入大海,海上的人自然兇多吉少。

    有人先是輕聲的抽泣,緊接著這啜泣聲化為嚎啕大哭,無法控制了。

    “閉嘴!”

    ‘哇哇’的大哭聲里,周先生臉色鐵青,壓低了聲音喝斥了一下。

    但在這樣絕望的氛圍里,眾人的情緒都沉浸在絕望中,根本沒有人聽他說話。

    “我說了,閉嘴!”

    周先生原本就很煩燥,這一趟出海之行并沒有他想像中的順利,還沒上島,一船人便折損了不少。

    現在再聽人哭哭啼啼,喝斥了還不聽,他壓抑著的情緒一下就爆發了:

    “誰再哭,我弄死他!”

    他大聲的吼道,聲音壓過了哭唧唧的工人,聲音傳揚開來,黑暗中島上茂密的林子里傳來陣陣空曠的回音響:

    “哭……哭……哭……弄死他……他……”

    這回音使人毛骨悚然,先前啼哭不止的工人都被嚇到了,噤聲半晌。

    等到回音停止之后,這工人才怒了。

    興許是這一天一夜經歷的事情太多,先前死里逃生的經歷及目睹同伴葬身獸口的場景令他的情緒一下崩潰了,他‘霍’的一下想站起身與周先生說話,但不知是在海水里泡得太久,下半身太沉了,還是因為緊張之下渾身乏力,他第一下試圖起身時,卻站了一半,又‘嘩’一下坐回了水中,濺起了大量水花。

    這人抹了把臉,紅著眼道:

    “你憑什么不準我們哭?憑什么殺人?”事情到了現在,船上人員的矛盾一下便激化了:

    “來海島是你讓我們來的,現在死人了,你沒給個說法,連哭一下你都要管。”他大聲的嚷嚷:

    “他們說了,”他轉頭看了看,想要找出幾個試煉者:

    “你做的是非法實驗,才會有這些危險的動物出現,我們要舉報你的!”

    此時宋青小就是沒看到周先生的臉,但也猜得到他的表情必定是萬分難看,心中殺機凜然了。

    緊張的氣氛一觸即發,周雪莉端著槍站在周先生身側,忠于他的保鏢也回到他身旁。

    “好了,現在說這些干什么?”

    到了這樣的時候這些人還在想著鬧矛盾,令幾個試煉者都有些心浮氣躁。

    在這樣的環境影響下,很難讓人不受影響。

    寸板頭從水中坐起身來:

    “是不是忘了這是什么地方?這么大聲的吵吵?是不是嫌自己命大?”

    “周先生。”

    周雪莉也轉頭開口:“如果出事見血,可能會有動物聞腥而來。”

    雙方都投鼠忌器,聽了周雪莉的話,對峙一陣之后本能的都各自收手了。

    “這下船沒了,回去怎么搞?”

    有工人突然想起一件事兒,

    開口問道。

    這話一說出口,先前還緩和的氣氛,一下又有些僵。

    這里是一座孤島,好幾天前,海上就已經沒有了信號。

    最近幾天也并沒有碰到過過往的船只路人,等待有人救援的可能性太小了。

    想到這一點,大家不免又有些絕望。

    “這一點倒是不用擔憂。”

    先前被勸得情緒平靜下來的周先生開口說道:

    “島上是我十三年前廢棄的實驗場所,當時建立了實驗中心,用了最好的材料。”

    他提到這一點時,語氣有些驕傲:

    “我相信,哪怕是經過十三年的時間,應該也是可以使用的。”他喘了兩口氣,又道:

    “那里有連接衛星的信號,可以與外界聯絡,目前我們要做的,就是等到天亮之后,前往實驗基地,聯系我的人前來救援就行了。”

    周先生的話無異于黑暗之中給了這群絕望的人一線曙光,就連周雪莉也精神一振,更別提那些被他成功震住的工人了。

    眾人臉上面露喜色,周先生接著又道:

    “聯絡上后,最遲只需要七八天時光,我們就能離開這個地方。UU看書 www.uukanshu ”他說到這里,轉頭去‘看’周圍的人。

    事實上此時天還沒亮,周圍黑漆漆的,黑暗之中眾人哪怕眼睛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環境,但最多也就看到人的影子及所在地罷了,是看不清大家此時的表情與細微的動作的。

    哪怕周先生轉頭的舉動,也是透過拍岸的海浪及‘淅淅瀝瀝’的雨聲里,他轉過腦袋時摩擦著衣領發出的聲音才讓人猜測到。

    “不過在此之前,你們老老實實聽話,回去的船上自然有你們的位置。如果不聽話的人,自然就要自己想辦法!”

    他話里的恐嚇之意,眾人都聽出來了。

    之前與他爭吵的工人也不敢再鬧了,有了生存的希望之后,眾人也不再像先前一樣頹廢等死了,倒是宋青小留意到周先生話中的意思,他提到了一個‘最遲七八天’的期限。

    不知道他有沒有撒謊,這一點并不好判斷。

    目前人心惶惶,經歷過先前種種的工人早就已經不是能用金錢可以打發的。

    就算是事后有錢拿,但也要有命去花,所以感覺受到生命威脅的工人在這樣的情況下興許會造反,給周先生惹來麻煩。

    結合種種顧慮,他極有可能撒謊,想個方法將工人們先暫時安撫了。

    而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么證明這一次任務也是有時間上限的。

    也就是說,從上島之后,任務的時間最遲就是八天了。

    她抿了抿嘴角,也喘了兩口氣從水中坐了起來,周先生看這群人老實了不少,心中滿意:

    “目前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等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