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11章 相互

前方高能
     “恐怕就是這樣的。”宋青小嘆了口氣,算是應承七號話中的意思了。

    大家又是一陣死寂。

    這一次的試煉相較于前兩次來說,其實難度已經大幅增加了,一座迷失的孤島,島上可能遍布基因變異的野獸。

    幸虧周先生早有預料,帶了充足的子彈,使大家在遇到危機時,也有反抗之力。

    但在有幫手的情況下,任務的條件卻又相當的苛刻。

    時間的不確定讓宋青小有些煩躁不安,那種緊迫像是頭上懸了一把死神的鐮刀,隨時隨地會落下來將人性命收割走。

    這會兒宋青小倒是開始懷念起上一次任務的時間限制了,雖說當時倒數五天的時間曾令她坐立難安,但相較之下,卻比如今這樣不確定來得要好。

    她推測這一次任務的時間,是以周先生通知的救援到了為主,在此之前,只要完成任務,離開這個場景,后續的事情便與試煉者無關了。

    而在此之前任務要是沒完成,哪怕試煉空間沒有強行規定時間限制,但周先生的人一到,為免消息外露,周先生必定是會選擇殺人滅口的。

    這樣一來,試煉者死于任務中,自然游戲就結束。

    除此之外,宋青小目光隱晦的落到了周先生坐的方向,他的身影被一群高大健壯的保鏢擋住,但她想起了周先生提著的那只銀亮的手提箱。

    先前七號在問的時候,她做出了三個推測,但不知為什么,宋青小卻總覺得手提箱里的東西,未必是她提到的那幾樣物品,至于到底是什么,現在還未必好說。

    她嘆了口氣,拉了一下背包帶子:

    “這一次任務我的提示已經有改變了,如果沒有意外,應該是要殺死島上六種變異生物。”

    其他人都不說話,默默的在消化著先前宋青小放出來的消息,她隔了一會兒,打破了這種沉默:

    “每死一種,點亮一個六角星魔法陣的角落。”

    她將話題換到任務上,其他人聽到這話,也輕松了許多,寸板頭甚至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笑容:

    “現在已經上島了,大家的任務應該是一樣的了吧?”

    幾個試煉者都接連點頭,確認無誤后,二號斯文學者笑道:

    “我的想法與五號一樣。”

    他先贊同了宋青小的觀點,緊接著才說:

    “這一次任務是個六角星芒的魔法陣,每死一種變異生物,就亮一個角落,等到六角星全部亮起來時,我想就是魔法陣被徹底點亮的時候。”神的試煉空間里,一切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凡事都不能以常理來推論,魔法陣這種玄幻的東西出現在二號的嘴里,卻沒有一個人去反駁:

    “一旦魔法陣點亮了,到時應該就是回去的時候。”

    “問題在于,這些變異生物怎么殺?”

    西裝男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六號年輕男人皺了一下眉頭。

    “一開始的時候,大家以為任務的契機是需要上島之后才觸發,但變異生物在昨天我們就發現了。”他提出一個關鍵性的問題,“昨天那群怪魚、海鳥,你們記得么?五號當時殺死過一只魚,但任務并沒有被激發,殺死蝙蝠后,提示才亮起來的。”

    這確實也是一個蹊蹺之處,二號斯文學者想了想,問道:

    “五號曾經說過,變異蝙蝠居住地點是在陰暗潮濕的巖洞、縫穴之中,代表著蝙蝠是島上的生物,而怪魚是海里的,不屬于海島。”

    這樣的猜測也與大家一開始對于任務需要在島上進行的分析是對得上的,三號女人沒說話,轉頭看了一下寸板問,問道:

    “一號,

    你認為呢?”

    “這也是有可能的,但當時你們還記得任務提示出現變化的時候,發生了什么事嗎?”

    他問出這一點,自然不是隨口一說。

    雖然先前他在提問大家的任務是否一致時,所有人都點頭,但試煉者疑心極重,一號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這群人中沒有混進與眾人做相反任務的試煉者,因此有心拿這個問題來考驗眾人的。

    他問完之后,大家瞬間就明白過來他問話的意圖,都神情微妙的點頭。

    既然眾人都了解他問話的原委了,一號索性轉了個身,目光在眾人身上溜了一圈后,落到了六號年輕男人身上,停頓了許久。

    他的目光恍若實質,給六號壓力重重。

    六號捂著一側臉,他的臉在先前偷襲七號不成的過程中,反被七號抓傷了,留下了深可見骨的傷口。

    此時血勉強止住,那半張臉卻已經腫得像豬頭,這使得六號神情陰鷙。

    一號此時又盯著他看,擺明是有些不相信他了,這是一個無言的信號。

    七個試煉者中,除了六號自己之外,其他六個人,至少有三個人對他不會懷有好意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得罪了宋青小,與她交過手,但宋青小是個硬桃子,并不好欺負。

    他偷襲過七號,試圖置七號于死地,可七號同樣不是個善茬,使他偷雞不成蝕把米,兩人之間結下了仇。

    現在一號也針對他,這一次任務,情況就對他很不利了。

    六號的身體這一瞬間有些緊繃,其他人是不會替他說話的,緊張之下,他的臉頰開始抽搐,那受傷的地方每被扯動一下,便鉆心的痛。

    最可怕的是,他感覺到傷口被扯到,好不容易止住的血又涌出來了。

    七號是被變異生物傷到過的人,可能是遭感染的,她的爪子也不知道有沒有毒。

    重重壓力之下,六號終于忍不住了,他正想開口說點兒什么,以證明自己的任務確實是與眾人一致的,但他還沒來得及張嘴,一號就已經把目光轉開了,落到斯文學者身上:

    “二號,你說呢?”

    “我記得,當時五號找周先生身邊的人借了傘,殺了一只蝙蝠。”

    斯文學者并不介意一號臨時將問題拋向了自己,而是好脾氣的笑了笑,把問題答了。

    他說這話,眾人都松了口氣點頭的同時,宋青小卻愈發警惕了。

    這些人不聲不響,但無論是六號偷襲七號不成,還是自己殺了蝙蝠導致任務提示變動都被這群人不動聲色的觀察在眼中。

    “那只蝙蝠有什么不同?”

    三號女人順勢便問了宋青小一句:“五號當時怎么想著要殺它?還是五號你得到的提示跟我們是不一樣的,知道殺哪一只,才能完成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