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17章 進程

前方高能
     六角星魔法陣目前已經亮起了兩處,剩余只剩四個角需要任務完成。

    但在欣喜之后,宋青小心里又隱隱感到有些不安。

    她注意到任務提示殺死變異生物的進度處,殺死了這群變異鱷魚之后,僅達到了32%。

    蝙蝠群圍攻船只被滅時,她記得很清楚,當時任務在提示殺死變異蝙蝠時,任務完成度分明是達到了19%。

    如今眾人齊心合力殺死了變異鱷魚群,任務的進度僅增添了13%而已。

    她目光落到了遠處,在先前變異鱷魚蹂躪之下,周先生帶上島的人手折損不少,四周全是殘肢斷臂,許多人逃跑不及,喪生于獸口之下,內臟灑了一地。

    在獸群沖撞、踩踏之下,那些尸體被踩得不成人群,現場充斥著濃郁的血腥味與人體開膛破腹后內臟特有的味道形成獨特的氣味兒直沖人的鼻腔,讓人胃中不住翻滾。

    血跡斑駁的地面上,幾只基因變異的鱷魚龐大的尸身顯得尤為醒目,宋青小數了數,約有七八具的樣子。

    基因改變之后,這些鱷魚雖說體形變大、殺傷力也驚人,但數量并不多,且最終死于槍口之下。

    除了普通人死傷不少,試煉者與經過訓練的保鏢們都完好無損。

    興許這就是在殺死了它們之后,任務進度僅完成了13%,甚至比不過殺死了蝙蝠的任務進度的原因。

    但想明白了這一點后,宋青小心中卻絲毫沒有感到歡喜,因為如果她的推測接近事實,那么證明提示的任務進度,應該是與變異生物對他們造成的威脅有關的。

    危險程度一般的,哪怕就是在殺死這些變異生物,點亮六角星的魔法陣,也能看到提示任務的進程,但是這進度也并不多。

    相反之下,如果危險程度高,對他們有一定威脅的變異生物,殺死之后任務進度便會更多一些。

    這樣一來,任務進度與變異生物的危險程度成正比,如果任務僅有能殺死六種變異生物的機會,要想把這任務進度填到百分之百的完成,接下來他們可能會遇到比這鱷魚更恐怖數倍的東西!

    宋青小想到此處,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場內惡心的味道直沖她的腦門,令她接連吞了好幾口唾沫,卻依舊壓不下這股惡心的感覺。

    解決了泥潭的危機后,劫后余生的眾人才癱軟在地上起不了身。

    不少人扶著地面在干嘔,幾乎要將五臟六腑全吐出來似的。

    保鏢們經歷過這一場意外,不敢松懈,全部提高了警惕,圍在臉色蒼白的周先生身側。

    “應該是鱷魚。”周雪莉有些干澀的聲音響起來了,她從始至終一直扶著周先生,沒有松開過,哪怕之前情況緊急,逃命的關鍵時刻她仍牢牢挽著周先生的手:

    “不過在資料中,這條島內河并沒有鱷魚生存的記載。”

    相比起其他駭得面無人色,又吐得翻天覆地的工人,周先生好歹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人。

    他雖然也被嚇得不輕,臉色慘白,但卻勉強保持著鎮定。

    他一只手與銀色的密碼箱拷在一起,由周雪莉扶持著找了塊石頭坐下去,另一只手則拿了帕子捂住口鼻,顯然現場刺鼻的味道對他造成了很大沖擊。

    周雪莉說話時,他側耳在聽,島上十幾年的時間沒有人為的干涉,再加上又遭到過實驗的污染,出現一些變異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他點了點頭,在周雪莉說完之后,目光轉了轉,落到了身后的宋青小等人身上。

    之前泥潭中出現變故時,他記得是這群人最開始注意到不對勁兒的,

    也正是因為他們率先的移動,才使得他在那一瞬間保持了警惕,來得及在保鏢的護持下離這些變異鱷魚群遠一些。

    “清點一下活下來的人數。”

    他甕聲甕氣的開口,并沒有指名道姓的讓誰去做這件事,他知道自己說完話后,總會有人按照他吩咐去行事。

    “宋小姐。”周先生的語氣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配上他慘白的臉色,仿佛每說一句話,他都在竭力的調整自己的呼吸,以避免自己突然昏厥了過去。

    被他點名之后,宋青小有些意外的挑了下眉,周先生喊完宋青小,調息了好一陣自己的呼吸,才開口道:

    “你能不能幫一下忙,保護一下嚴教授等人……”

    他費力的說完這話,捂著口鼻的手一下便滑落了下來,抖得十分厲害的樣子,手上的帕子他幾乎都像是要捏不緊了,輕飄飄的落到了他腿上去。

    周雪莉看到他這樣子,似是并不吃驚,面不改色的替他將帕子揀了起來,送回他手中,并拉著他的手重新捂到了他口鼻處。

    他的目光吃力的轉動了一下,落到了那群全副武裝的科學家們身上,UU看書 www.uukanshu. 顯然這應該就是他所提到的‘嚴教授等人’。

    “他們要采集一些,這些變異生物的基因,這對于我們的研究,可能會有很大幫助的。”他喘著氣說完這話,頓了好一會兒:

    “拜托你了。”

    現場的鱷魚群大多都已經被擊斃,事實上周先生提出這個建議,也不過是為了以防萬一。

    宋青小點了點頭,幾個科學家提著箱子,有些忐忑,又有些興奮的看她往場地中間走了過去。

    地上蒙了一層厚厚的血漿,踩上去時既有些粘腳又有些柔軟,每一腳陷下去,都萬分的滑膩,令人心理感覺十分不適。

    宋青小強忍著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先前離這邊很遠時,那種氣味兒便已經非常沖鼻,此時置身于其中,那種濃郁的血腥氣與器臟特有的味道更勝之前數倍不止。

    宋青小極力壓抑,才將那股反胃的感覺壓了下去。

    身后的科學家們也跟了上來,相比起宋青小心理上的不適,他們面臨這種場景時,反倒要更鎮定一些。

    “要哪一個?”宋青小指了指鱷魚的尸身,問了一句。

    不是她不愿意多說幾個字,而是她在張嘴的一剎那,這惡心的氣味兒便直沖她面門,她問完這句話,便緊緊的閉上了嘴。

    “這一具。”

    先前被周先生盯著看過的嚴教授有些興奮的指著最終被擊斃的變異鱷魚,將其作為了要提取基因的最終目標。

    這只鱷魚正是最早出現咬死了人的那一只,相較于其他鱷魚,它身軀龐大,生命力似是也要更頑強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