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26章 各顯

前方高能
     臉上劇痛傳來,手上摸到密密麻麻的東西,他抹開的內臟并沒有如他所愿的被扔落在地上,反倒順著他的鼻孔、嘴唇、眼睛、耳朵等地方開始往里鉆去。

    先是有些癢,緊接著便是一股劇烈的疼痛,如遭巨毒的馬蜂蟄咬,痛得讓人直打哆嗦。

    這些腐爛的碎沫內臟仿佛活過來似的,在他臉上、發梢中蠕動,噬咬著他裸露在外的皮膚,那些刺痛布成一張密密實實的大網,匯聚成難以忍耐的痛楚,令六號情不自禁的慘叫了一聲:

    “啊……”

    他拼命閉緊眼睛,鼻翼快速的抽搐,但這并沒有緩解他的痛楚,那些東西好似無孔不入,他伸手抹臉,卻并沒有使情況好許多。

    六號的眼皮火辣辣的痛,他沉重的身體‘砰’的一下摔落到草地上,滿地打了滾,不住的發出慘呼。

    與他同樣在慘叫的,還有先前與他一樣,被那些破碎的內臟澆到的工人、保鏢們!

    七號在得逞之后,迅速后退,她已經感覺到不對勁兒,為了迅速逃離,甚至不惜當眾曝露自己血統的秘密。

    她先前與宋青小一樣扔了背包,再加上她獸化之后,力量、速度與敏捷都非常人可比,七號身形化為殘影,很快一溜煙出現在人群之外,因此并沒有沾到那些血跡。

    但她聽到了六號撕心裂肺的慘叫,她站定之后眼中閃過快慰之色,再往六號等人站立的方向看去時,哪怕是已經預料到六號下場凄涼,但真正看到六號的慘狀時,依舊讓七號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那只死掉的鱷魚鱗甲在先前的爆破下已經四分五裂炸了開來,只剩一骨森然白骨。

    骨架上的肉已經被啃得很是干凈了,像是被特意處理過的模型似的。

    上面掛了幾絲腐爛的內臟,還在往下滴著黑黑綠綠的濃稠汁液,骨架下方鋪滿了一層白色蟲子,疊得極厚,像在綠茵地上鋪了一層白色的地毯似的。

    六號在被她撞出去的那一剎,恰好鱷魚的尸體被保鏢的子彈打穿,里面腐爛的內臟爆了開來,灑到了他身上。

    那些內臟之中,鑲裹著密密麻麻的白點,正不停的六號身上攀爬蠕動。

    六號年輕男人運氣十分不好,七號撞他出去時,他恰好倒在蟲堆里頭,那些蟲子順勢爬到他身體上,六號便如遭一層白雪覆蓋般,很快慘叫聲便響起來了。

    他不住的拍打著身上,幾乎看不出來他原本的面目。

    但這點兒掙扎在蟲子面前并不起作用,他手撐著地,搖搖晃晃想要起身,大股大股鮮血從他身上開始滾落。

    可血珠才剛沁出來的一剎那,那些蟲子便如聞到了至美的甘霖,很快便將這血跡覆蓋住了。

    “救我……”

    六號的聲音已經變了調,但依舊讓人聽得出他語氣中的恐慌與無助。

    他好不容易站了起身,身體掛滿了蟲子,整個人都像是已經有些不堪重負,他搖晃了兩下,身上的蟲子如他身上掉落的碎屑一般被抖落,但很快有更多的蟲子順著他腳踝往上攀爬,把這點兒空缺補上了。

    此時六號最后的底牌精神力的攻擊在這些成千上萬的蟲子面前絲毫不起作用,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哪怕七號恨他入骨,但聽他慘嚎連連,遭到這些蟲子噬咬的慘狀,也不由激靈靈打了個冷顫,抱緊了自己的胳膊。

    不止是六號慘叫倒霉,站在前面的幾個保鏢、最先領路的工人都遭殃了,那些蟲子爬得極快,成群結隊的,飛爆開來沾了人后便往人身上撲。

    “滾開!”

    被咬到的人聲音里有種強忍的痛楚,

    拍打聲、怒吼聲,及恐懼的大吼匯織到一起,卻被蟲子吞噬‘美食’時發出的‘沙沙’聲蓋過。

    那聲音聽得人毛骨悚然,宋青小也不由打了個哆嗦。

    哪怕已經站得很遠了,可看到這些人的慘況,她依舊不住的往后退。

    身旁人影一閃,先前本來與一號寸板頭并列站到一起的三號神秘的再次出現時,已經是在撤退的隊伍中。

    這個看起來話并不太多,且又沉默寡言的女人此時難掩狼狽之色,她出現的一剎那,臉上也爬了幾只白色的蟲子。

    蟲子爬過的地方,似是已經受傷了,殷紅的血跡順著她鼻梁骨往下涌。

    這個女人也是個狠角色,她臉頰抽搐,顯然被蟲子啃咬之后也是痛苦的,但她卻強忍著巨痛,伸手將這些蟲子從臉上捏了下來,用力便將這些蟲子掐死在掌心里頭。

    宋青小側頭過去看了一眼,那是兩三只螞蟻模樣的生物,但個頭遠比普通的螞蟻大得多,通體呈白色,哪怕頭身都已經被掐斷開來,但腿腳仍在掙扎著。

    三號女人僥幸揀回了一條命,還有些驚魂未定,她看了一眼旁邊的宋青小,自然知道自己剛剛情急之下已經曝露了自己一直隱藏的底牌了。

    但此時她顧不得許多,相比起六號等人,她已經十分幸運了。

    三號將失了腦袋之后仍在她掌心里爬著的白色螞蟻又用力掐了幾下,直到螞蟻在她指尖下被輾著一攤紅白相間的肉沫,她才冷哼一聲,拍了拍手,將螞蟻的尸體扔在地上了。

    活下來的人疾速后退,周先生駭得面無人色,幾乎是任由周雪莉將他拖著走了,一雙腳在地上拖逶出兩條長長的印記,直到退出十來米遠了,都是不敢喘一口氣的。

    嚴教授等人也十分狼狽,提著東西緊跟周先生身側。

    那些沾了蟲子的保鏢是不敢有人去救的,這些人身上的蟲子越爬越多,遭受著萬蟲噬咬的痛楚,還掙扎著想求救。

    槍支對于白色螞蟻這種生物不起作用之后,試煉者的體質、手段無疑要勝出許多。

    同樣受到了一些波及的一號、二號、四號等三人在意外發生的一剎那,強忍住劇痛,各自本能的遠離鱷魚的尸體處。

    這樣的舉動救了他們一條命,幾人各自散開,跑出離白色螞蟻堆聚集最密集之處了,才各自施展神通自救。

    一號手捏成印,嘴里飛快的念著:

    “堅如磐石,固!”

    他念出這幾個字的剎那,他身體之上,便像是蒙上了一層淺淡的金色,那些一直在他身上噬咬的蟲子,仿佛遭遇了銅墻鐵壁似的,再難啃咬得動。

    一號直到此時,才神情一松,伸手將頭上、身上爬著的白色螞蟻盡數揮落下來,用腳狠狠將其踩進泥中。

    他一朝脫困,并不敢托大,飛快的往周先生等人所在的方向靠攏,他過來的時候,身上的皮膚仍仿佛刷了一層金粉似的。

    宋青小清晰的聽到了他先前嘴里念的咒語,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她的內心深處并不像她表面表現出來的那般平靜,事實上一號所念的咒語,不是同道中人,恐怕并不清楚,只當他是擁有一門特殊的功夫罷了。

    但她想起了自己的‘臨’字術訣,‘臨’字術的咒語,從念出的方式上,與一號的咒語是有異曲同功之妙的,‘畫地為牢,困’,一號擁有的底牌,可能恰好是九字密令之中的一令。

    她第一次參與試煉,僥幸得到的不過是九字密令其中一個術訣罷了,這個術訣有多大作用,宋青小心中十分清楚。

    當一號靠攏過來,身上的金光尚未完全消退,她意識中的九字密令微微顫動,像是被一號身上的變化引起了共鳴。

    九字密令從她得到之后,便已經與她融為一體了,她感覺得到腦海中的九字密令在察覺到一號身上的金光時,有些‘歡喜’的表現,仿佛遇到了久違的朋友。

    精神力幾乎是不受她控制的外涌,直往一號身上‘撲’,像是一號身上有什么東西在吸引著它似的。UU看書 www.uukanshu.

    這一刻宋青小無比篤定,一號身上肯定有九字密令之一的術訣了。

    她心臟緊縮,隨即‘砰砰’快速的跳動,她聽到身體中血液因為興奮而‘汩汩’的快速流動,她強行壓下心底的悸動,刻意調整自己的呼吸,強行使波動的精神力平靜下來,腦海里九字密令的波動逐漸停止,宋青小抬起頭時,掩住了眼中的野心。

    一號身上的九字密令,她勢在必得!

    七號對于精神力的波動十分熟悉,宋青小精神力剛動的一剎那,她就已經察覺到了。

    但因為一號的到來,她并沒有懷疑到宋青小,注意到一號身上的異變時,她以為這精神力的波動是從一號身上傳來的,眼中露出謹慎之色。

    而另一邊二號也同時在自救,他如變戲法一般,從懷里摸出一支毛筆一樣的東西,開始握著筆桿在空中亂舞。

    如果不是此時場合不對,恐怕許多人看到這一幕,都要以為他在以生命搞笑了。

    但隨著一號落筆之后,一支火把模樣的東西開始在他面前成型,他飛快的提筆在火把上加上火焰的形狀,‘轟’的一聲火光燃了起來,下一刻二號舉著火把往自己身上燒了過去。

    他倒也是對自己狠得下手,這一燒之下,原本附在他身上的白色螞蟻被火光燒中,吃疼之下紛紛卷起身體往地上掉落。

    二號頭上沾了不少,這一燒之下,那一頭本來得體的頭發很快被燒得七零八落,但總算是將他危機解除,他松了口氣,也跟著一號的腳步,往大部隊的方向疾步趕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