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32章 繼續

前方高能
     幾人相繼走下坡坎,周先生靠著周雪莉,目光含笑望著一號等人身影,直到人已經走出四五米遠,那目光里的神色才陰沉了下來。

    周雪莉轉頭看他時,恰好捕捉到他眼中的陰霾,兩人交換了個心照不宣的神色,又各自露出笑容來。

    “你們相信,周先生手里,真的有十支可使人體質發生改變的藥物嗎?”

    試煉者這邊,西裝男最先沉不住氣,緩緩開口發問。

    二號溫和的拉了拉嘴角,這樣的動作似是牽動了他臉上的傷口,讓他顯出幾分滑稽之色:

    “你認為呢?”

    周先生說的話,大家心里都有各自的判斷,如果是以前,相互之間還能挑揀一些話說出來。

    但在試煉出現了第二個提示之后,眾人又各自防備,哪兒會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

    大家對這一點都心知肚明,二號說完話后,還下意識的看了宋青小一眼。

    宋青小似是并沒有察覺到其他人的神情,目光落到了遠處。

    茂密的水草隨風輕輕晃蕩,六號等人的尸體被埋藏在里面。

    周先生的話不能全信,藥劑的作用有沒有他所說的那么大,甚至有沒有什么后遺癥,也是一個疑問,否則為什么周先生自己不服用,反而大費周折,雇傭了一批人趕到島上來呢?

    但再多疑惑,此時都不是深究的時候,目前擺在眾人面前的難題,是如何消滅這群白螞蟻。

    宋青小倒不擔憂這群人會在之后消滅白色螞蟻的行動中動手偷襲,大家都是聰明人,目前任務提示也都十分明確了,七個試煉者,一方面要殺死六種變異生物,點亮六星芒的魔法陣,完成100%的進度;一方面則是需要想辦法將其余六個試煉者進行獻祭,勝利者獨得四千積分的獎勵。

    隨著六號意外喪命于變異生物之口,直接開啟了祭祀的進度,但任務并未明確提示,這樣的祭祀是需要六個人死于不同的變異生物之口,還是可以死在相同的變異生物之口。

    如果是死于不同的變異生物之口,六號一死,剩余的試煉者只剩了六個,等下如果在消滅白色螞蟻的過程中,有人再次出手,使得有試煉者白白死掉,這樣便會導致祭祀任務缺少一個名額,可能會影響任務最終的進度。

    沒有人愿意冒這樣的險,但六人彼此并不信任,有些丑話仍要說在前頭。

    四號西裝男眼珠轉了轉,落到了七號身上,雖然沒有開口,但大家對七號的警惕心是最大的。

    七號對四號目光心知肚明,卻裝著沒看到一般,問道:

    “這些螞蟻,要怎么弄?”

    試煉者身手都出眾,但面對螞蟻這種生物,卻又難以施展開來。

    一號眼睛眨了眨,想起先前二號的舉動。

    當時大家都逃命,他的方法與自己、三號、四號都不同。

    他是拿了支筆,畫出了一個火把的模樣,將這群白色螞蟻活活從身上燒掉的,這證明這群食人蟻無論基因怎么改變,始終是畏懼火光的。

    這個方法粗暴而簡單,且只要火勢一旦引燃起來,便能快速且有效的將這群螞蟻燒死。

    二號先前畫出來的火把還被他握在手中,如捏著一支武器似的,但火已經被他滅了,一號轉頭看他時,他很快就明白了一號的意圖。

    “火攻。”

    這個老辦法很快得到了試煉者們的贊同,在這樣的情況下,二號自然也只能少數服從多數。

    他這一次并沒有再拿出那支筆作畫,而是拿著火把,問了一聲:“誰有打火機?”

    宋青小聽他這話,心中閃過一絲疑惑。

    二號的異能,早在先前逃命時就已經曝露,他此時不以異能點火,反倒問這話,不知是因為異能使用的次數有限,還是故意示弱。

    七號故意看了二號一眼:

    “二號,你不能再畫了打火機了?”

    二號的臉色瞬間便十分難看了,顯然七號的話正問到了痛處。

    大家心知肚明,七號也彎了彎嘴角,二號不能再將火重新添上,證明他的異能,也頗為雞肋。

    要么他等級低微,技能受限,許多東西他就是想畫,也是有心無力的。

    要么便是他的畫筆,也并非萬能,可以畫的東西也是有限的。

    得到這樣一個結果,證明二號的威脅力相較于其他人可能要弱上許多,在接下來遇到危險時,大家可能率先會先朝他動手。

    二號眼中露出陰狠之色,對七號的殺機一閃而過,卻并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

    四號聽了他這話,翻找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很幸運的從背包的一個密封的塑料袋里,找到幾件實用的野外求生工具了,里面除了有手電筒、軍刀等物之外,甚至值得人驚喜的,還有數瓶燃油及打火機、火柴等物放在里頭。

    因為包在密封的塑料袋里,落下海的時候里面的東西也沒有被海水浸濕。

    四號有些欣喜的拿出一只打火機,將火把點燃了,幾人靠近先前六號葬身之處,越走得近,眾人便下意識的腳步放輕了。

    那‘沙沙’聲已經停歇了,之前那股惡臭的味道,不知是不是隨著腐爛的鱷魚內臟被食人的白色螞蟻吞噬得差不多了的緣故,已經淡了許多。

    離發現食人蟻的地方越近,所有人的神情就越凝重,宋青小眼中閃過警惕之色,本能的離其他的試煉者遠了許多。

    另外幾人表現也大約相同,三號可能因為其異能的特殊性,顯得倒是鎮定不少,還伸手去撥了一下高過半腰的草叢,六號等人的尸體一下便出現在眾人面前了。

    此時說六號等人是具‘尸體’,已經不大準確了。

    因為它們不像是鱷魚,有堅硬的鱗甲,那群白色的螞蟻在捕捉到鱷魚時,應該放棄了從外殼入侵,而選擇由內臟入手,所以在一群人發現死掉的鱷魚尸體時,從外表看來,鱷魚并沒有大的傷口。

    在眾人退回去的短短二十來分鐘時間,六號等人身上的骨肉已經被啃噬一空,僅剩了一具具骨架擺在地上罷了。

    這些森白的骨架上密密麻麻附滿了螞蟻,恍惚一看,便仿佛六號等人的骨架相比起他們活著時的身形還要寬大了許多。

    那些螞蟻偶爾蠕動,便有不少爬在最外圍的螞蟻掉落,那模樣看得人毛骨悚然,雞皮疙瘩都要立起來了。

    一部份喜歡腐肉的蒼蠅還不肯死心,仍停落在鱷魚爆裂開來的皮甲各處。

    眾人看到四號的舉動,也分別從包里找到燃油,取了出來打開瓶塞后,往六號等人尸體的方向扔了過去。

    第一個瓶子扔過去時,‘哐’的一聲撞到了一具骨架上頭,里面的液體潑灑了出來,附近的螞蟻受到這意外的襲擊,又開始紛紛蠕動。

    一部份停蛀在鱷魚尸身上的蒼蠅受到驚嚇,‘嗡’的一聲振動著翅膀飛了起來,還在附近盤旋,不肯放棄到嘴的美味兒。

    這模樣看得幾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大家也不敢耽擱,依次將手里的燃油扔了出去,油潑濺得到處都是,幾人開始往后退,走出數米遠了,二號才拿起手中的火把,往幾人尸骨處扔了過去!

    火光一遇到油,便‘轟’的一下燃起來了,且頃刻功夫間便越燃越大,里面的螞蟻被燒得‘吱吱’作響。

    但因為這些螞蟻非同一般,個頭極大,且數量又不少的緣故,在大批白色螞蟻層層疊疊踩踏之下,不少燃著火的螞蟻被大量蟻群包裹,那火光才燃起來,竟然有要逐漸湮熄的架勢了。

    眾人一看這情景不大對頭,不敢停留,硬著頭皮往周先生等人所在的方向跑。

    但周先生準備的這油應該不是普通的燃油,約數秒功夫之后,只聽幾聲小小的爆炸聲,似是先前裝油的壺一下炸裂開來,‘轟轟’的聲響里,那原本被蟻群抑制的火光一下便竄得更高了,將那些來不及逃跑的蒼蠅群也卷入了火焰之中。

    火勢一下變得很大,蟻群開始爭先恐后的往外涌,不少帶著火光的白色螞蟻從水草的縫隙間迅速爬出,沒入草地之中。

    宋青小等人點了火飛快的跑回周先生等人所站立之處,遠處火焰越燃越大,焦糊的味道壓過了腐爛的味道,將幾具尸骨、白色的蟻群及腐爛的鱷魚鱗甲盡數包裹其中。

    眾人站在遠處的河堤上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幕,宋青小一直注意著自己腦海內的提示,好幾分鐘之后,腦海內的提示變了,六角星芒的魔法陣第三的個角落,一下亮起來了。

    殺死變異生物:蝙蝠、鱷魚、食人蟻(任務進度56%)。

    任務完成:積分2000.

    祭祀進度:1/6。

    任務完成:積分2000。

    可能是這些白色的食人蟻吞噬了六號鮮美的血肉,在殺死了這些食人蟻后,殺死變異生物的任務進度增加的百分比,遠比蝙蝠、鱷魚更多。

    六星芒魔法陣已經亮了一半了,這代表著她離‘回家’的路更近了一步,也同樣代表著,接下來的試煉更加兇險了。

    周先生準備再次起身上路,大家上島的時候天還沒亮,但中途因為接二連三遇到危險,耽擱的時間已經不少了。

    不少人一聽要繼續趕路,臉上都露出無可奈何的不情愿之色。

    “入夜之后,可能會比之前更危險的。”嚴教授看到了殘留的工人們臉上的抗拒,不由嘆了口氣:

    “我知道大家都很疲累了,但至少要到安全之所,才能稍微歇息片刻。”

    到了這樣的地步,就算周先生之前畫過一個大餅給眾人,可接二連三遇到危險之后,大部份的人都已經喪命了,現在嚴教授說的話說服力便小了許多。

    有人無可奈何的拉起背包,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島上還有安全的地方嗎?”

    這個問題問出口后,沒有人說話,誰都不敢跟他這樣保證,回應他的只有沉默。

    遠處的火仍在燃燒,雖說一號等人已經保證過那些白色的食人蟻大部份已經被燒死了,但先前六號等人死狀凄涼的情景還歷歷在目,不少人過去的時候,仍直打哆嗦。

    火已經將附近一些草藤點燃,燒得‘噼里啪啦’作響,大家還沒靠近火堆,便感覺到熱浪一波一波的襲來。

    地上不少在火燃起來后爬出來卻被燒得焦黑的螞蟻尸首,眾人繞到被蔓藤掩蓋的研究所排放管道的下方,仰頭看到那巨大的管道排放口,都長長的松了口氣。

    周先生臉上露出些許激動之色,狼一等人已經率先抓著藤蔓先爬上去了。

    其他人也不甘落后,UU看書 www.uukanshu. 周先生在保鏢們的推拉之下,也很快氣喘吁吁的爬了上去,有人將覆蓋在排放管道上的藤蔓抓開,那一直半遮半掩的現代化設施,才真正完全展示在大家面前了。

    周雪莉從背包里取出一個巴掌大小的電子儀器,遞到周先生面前,周先生將抓著銀色箱子的手挪了過去,伸出食指的指尖,輕輕往上一點。

    那電子屏幕被他點到之后閃了閃,仿佛一下解了鎖,瞬間便亮起來了,緊接著出現一幅地圖。

    地圖上一個紅點在不停的閃爍,周先生笑著解釋,

    “這是出發前,公司的老人們,根據當年的記憶,所繪畫出來的。”

    宋青小看了一眼,他接著又說:

    “不過先前不能確定我們所在的位置,現在找到方位之后,接下來要找到研究所,就簡單多了。”

    那電子屏幕已經完全變了起來,解鎖之后,周雪莉不知點了什么,標注著排放管道出口的那里,一個紅點亮起來了,這應該是代表眾人所在的地點。

    一條綠色的顯示線,蜿蜒著往上,指向另一角研究所的方向。

    從地圖上的標識看來,眾人所在的位置在屏幕的右下側,而研究所的方向則在左上角,如周先生最開始所說,幾乎要將從小島的中間橫穿而過。

    雖說現在有了地圖的輔助,大家不用如沒頭的蒼蠅般亂沖亂撞,但一進小島便遇到了如此多危險,實在是讓剩余的人對于接下來的行程并沒有多大把握。

    可惜現在并沒有了后退的路,不跟緊大部隊,被遺棄的后果眾人都清楚,事到如今也唯有硬著頭皮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