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41章 消化

前方高能
     但越是害怕,許多人越是喪失了往上攀爬的力氣。

    周雪莉喊的獎金雖然不少,但這錢也要有命去領。

    她喊完之后沒人理她,周雪莉慌亂之下又大聲的加價:

    “1000千萬!”

    “2000千萬!”‘嗡嗡’聲中,蟲群越靠越近,周雪莉聲嘶力竭喊完,見眾人不為所動,又往上再加了一個數字:

    “推周先生一把,誰搭了力,回程優先留位置!”

    重賞之下終于有了心動的人,一個工人騰出一只手去推周先生。

    一旦有了人先動,其他人也穩不住了,為了活命與錢,紛紛去幫忙,眾人相助之下,又有保鏢們出力,周先生很快順利的被送上崖頂。

    少了這個累贅之后,狼一等人及周雪莉的速度明顯要比先前快了些,幾個年輕的科學家相繼爬上崖頂之后,就只剩嚴教授及兩個工人落到后面而已。

    “拉我一把。”

    隊伍里其他人都已經先上了,落后的兩個工人頓時著了急。

    幾個年輕的學者蹲下身去拉嚴教授,他上了年紀,行動不是很敏捷的樣子,伸手要過來抓住學者的手時,手中一直提著的箱子沒有抓穩,一下掉落了下去。

    “啊……”嚴教授慌忙之下試圖伸手去撈,一個學者仰頭看了一眼,急得眼珠通紅:

    “不要了嚴老師!”

    蟲群已經飛了過來,離懸崖壁不足兩米的距離,再逗留下去,東西揀不到,可能還會丟了性命。

    嚴教授臉上露出痛心之色,最終仍咬牙顫巍著將手搭了上去。

    眾人齊力將他拉了上去,那箱子跌跌撞撞往下滾,差點兒砸中了下方正往上爬的一個工人。

    那工人察覺到有東西落下來時,本能的側身想躲,他抓的草藤在前面的人攀爬時就已經被抓扯過了,已經露出一半的根,本來就抓得不大穩,他再這一躲,只聽‘嚓嚓’兩聲響,緊接著是草根被撥出來時泥土‘唰唰’往下掉的聲音。

    工人臉上露出慌亂之色,連忙想要再次重新抓住東西穩定身形時,已經太晚了。

    他站立不穩之下直直往下掉落,那崖壁并不高,他爬了也就兩米多而已,摔下去也最多砸中草地,重新再爬起來就行。

    因此他雖然慌,卻并不十分畏懼。

    但他摔下去之后,接住他的并不是厚厚的草地,而是‘嗡嗡’的飛蟲群。

    ‘啊……’工人凄厲的慘叫聲中,蟲群迅速將其包圍,剩下的那人趁此良機,飛快的爬上崖頂。

    大量黑色的飛蟲將這人覆蓋,幾乎兩三秒功夫,他就已經沒了氣息。

    爬上懸崖的人僥幸揀回一條性命,都松了口氣。

    嚴教授回頭去看,那些黑色的飛蟲還在圍著掉落的工人打轉,他打了個哆嗦,臉色慘白,還心有余悸。

    他掉落的箱子滾在草叢中,異常醒目分明,他臉上露出遺憾之色,那里面應該裝著他之前采集的一些樣本,十分珍貴,可此時卻已經丟失。

    這樣的情況下,就算再是重賞,恐怕也不會有誰敢冒生命危機下去揀取的。

    其他人看到嚴教授失落的神情,也不知怎么安慰他。

    下方被黑色飛蟲叮咬的工人死狀與六號等人并不相同,他的尸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變形,仿佛眨眼功夫就腫脹了兩倍,形狀猙獰,那些蟲子并沒有從他尸體上離去,反倒有停駐在他身上安家扎營的意思。

    這樣一來,減弱了其他人被叮咬的危機,令活下來的人提起的心都放回了原地。

    周雪莉喘了兩口氣,強打精神喊了一聲:

    “先離開這里。”

    劫后余生的人大口喘息,

    仿佛要將先前被狼追逐時不敢喘氣的恐懼一股腦的發泄出來似的。

    七號突然說了一句:

    “你看那里。”

    她手指著水潭的方向,之前被包裹進薄膜里的四號,此時如同一個高溫下的蠟象般,竟然在薄膜里開始融化,這一會兒功夫,融得連五官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那樣的可怖情景,簡直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四號的尸身被包裹在半透明的薄膜中,在湍急水流的沖刷下,在潭水中央打著轉,一點一點的消融。

    眾人從上往下看,夕陽的余輝被懸崖壁擋住,下方的光線暗了不少,水潭黝黑深不見底,仿佛一張巨獸,張著嘴要將人吞噬進去。

    “這,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哪怕死的不是自己,但看到四號的死狀時,依舊有人打了個寒噤,不由喃喃自語: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回應他的,并不是周先生,而是同行到現在,僥幸活著的人:“惡魔島……”

    “這一定是惡魔島!”

    說話的人聲音輕顫,語氣卻十分篤定,周先生沒有出聲喝斥,就連保鏢、嚴教授等人,都沒有說話,仿佛默認了他的指認。

    “走吧。”

    周雪莉抹了把臉,極力吞了一口唾沫。

    這個動作她現在做出來都有些艱難,走了一天之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大家又累又餓,且口干舌燥,普通人都難以堅持,更別提她還扶著周先生這樣一個累贅。

    大家隨時精神緊繃,要不就處于逃命的時刻,顧不得吃喝與解決其他問題。

    她聲音沙啞了許多,原本美麗的臉龐此時狼狽不已,汗水在她臉上縱橫,將她凌亂的頭發貼在她臉頰上,她神情難掩疲憊,臉色慘白,嘴唇干裂,說話時嘴唇破裂開來,血珠直往外沁。

    之前在溪邊的時候,她只顧著照顧周先生,將周先生喂了食物與水,自己還沒來得及吃,就遇到了狼群突襲,倉皇逃跑到現在,周雪莉全靠意志力在堅持。

    太陽一點一點的西沉,那光影逐漸在消失,黑暗即將籠罩大地。

    隊伍里活著的人希望也隨著光線的暗淡直往下沉,所有人內心都被絕望、無助及惶恐不安支配。

    島上的惡魔在收割著人命,每一場隊員死亡的場景,都如修羅場,化為重重如山的壓力,壓在每一個人心里。

    前進不對,后退也不行。

    這個時候大家心中隱隱明白,應該是上了周先生的當。

    研究所的遺址不知道還有多遠的距離,就是周先生自己能不能活著撐到研究所,撥打求救電話,都是一個很難確定的問題。

    打不了求救電話,所有的人能不能活著出去,在這樣一個島上可以活多久,都是未知之數的。

    周雪莉在說完‘走’之后,沒有人再開口問她此地距離研究所還有多遠,也沒有人問她還有多久才能走出這片惡夢一般的樹林。

    回應她的只是一片沉默,及‘嘩啦啦’的水流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