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42章 希望

前方高能
     上島之后,周先生就是眾人心中絕對的權威,使得與他親近的周雪莉也地位非凡。

    她說完話后,第一次出現冷場的情景,周雪莉也難免有些不適應,皺了一下眉,看了看嚴教授、狼一及殘余活下來的幾個工人,最終將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等人身上,頓了片刻:

    “先離開森林。”

    太陽已經要落下去,天邊最后一絲余光都像是要被黑暗所吞噬,留在森林中不是個理智的決定。

    眾人雖然絕望,但也不愿就此坐以待斃,求生的欲望支撐下,許多人‘西西索索’起身。

    宋青小則有些遺憾的看了一眼懸崖下方的情景,四號的尸體已經被水里的東西融化得模糊不清,水潭里的那層浮在水面的半透明的活物應該是屬于水中生物基因變異。

    意識海中六星芒魔法陣還需要殺死三種變異生物才能完全點亮,任務的進度不過才完成了56%而已。

    如果能殺死這些水中的變異生物及消滅這些黑色的飛蟲群,試煉者的任務進度一下便能大大推進一截。

    可惜這些飛蟲古怪無比,又極其兇狠,工人死亡的慘狀讓所有懷著跟宋青小相同遺憾的其他三個試煉者不約而同的都打消了這個主意!

    宋青小想起今日在溪邊遇到狼群的襲擊,當時保鏢們殺死了三只巨大的灰狼,但試煉者的任務提示中并沒有狼的圖騰被點亮,這證明當時狼群極有可能并沒有被真正的清除干凈。

    當時應該還有狼躲在矮樹叢后面,并沒有現身。

    從之前三次任務被點亮的過程,宋青小大概能摸出一些任務的規則。

    要么殺死變異生物的頭領,要么便是將整個生物群盡數消滅,可能才會推動任務的進程。

    但殺死了三只狼后,試煉者的任務沒有半點兒異變,宋青小推測這隱藏起來的狼極有可能是頭領,且擁有不輸那三只狼的戰斗力。

    變異的基因、兇悍的獸性、且在異變的過程中,極有可能如嚴教授所說的,頭狼在這樣的環境下開始往更高的等級進化。

    它在當時的情況下,懂得明哲保身,說明它已經擁有了一定的智慧,沒有出現的原因,并不代表它畏懼,還有可能是它在尋找機會,再進行報復而已!

    一想到這里,宋青小覺得不寒而栗。

    她抬頭看了看下方,潭水幽深,下方‘嗡嗡’的蟲群契而不舍的圍著尸體打轉。

    不知是不是因為天色將暗的原因,遠處的樹林一眼望過去像是濃得化不開的一團陰影。

    她總覺得林中有一雙猩紅的眼睛,在冷冷的望著自己這邊的這群人。

    后背毛孔大張,冷汗從毛孔內沁出,將身上的衣裳沾濕,風一吹來便涼絲絲的,手臂上的雞皮疙瘩直往外竄,寒毛一根根毛立,她抓了抓胳膊,卻總是撫平不下去。

    那只狼可能會藏在每一個可以跟蹤并看到他們的角落,宋青小睜大雙眼,試圖找到這只狼所在的位置。

    但她的精神力并不能延伸出太遠的范圍,她屏息凝神的仔細去聽,也只聽到‘嘩啦啦’的流水、‘嗡嗡’的蟲子振動翅膀時發出的聲響及風吹過樹林時,樹梢枝葉相碰撞時發出的‘沙沙’聲。

    周圍的人臉上難掩疲憊,一支絕望而又飽經蹂躪的隊伍,一只隱在暗處,兇狠、怨毒且又擁有一定智慧,想要尋仇的頭狼,宋青小皺了皺眉。

    經歷了這一波危險之后,大家更加戰戰兢兢,不敢有絲毫大意。

    走路的時候,眾人也越發小心,怕不小心再踢到什么不該碰的東西。

    好在這一片樹林雖然大,但約二十分鐘后,

    眾人相繼還是走了出去。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周圍的路看不大清了,雖說黑暗中光亮可能會引來變異生物的注意,但人處于黑暗中總是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尤其是在這樣的小島上,黑暗給大家造成的心理陰影更是成倍的增加。

    這樣的情況下,不要說普通的工人,就連狼一等人也拿出了手電筒照路,有了光亮之后,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氣。

    大家雖然不說話,但卻發出難以壓抑的喘息聲,周雪莉的雙腿如灌了鉛般,每提起腳往前邁一步,都萬分的吃力。

    她一直拿著那個地圖,不時點亮看一下,難掩焦急之色。

    從那小瀑布的崖壁爬上來出了樹林之后,一陣夾雜著海腥氣的風吹來,吹得大汗淋漓的眾人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不少人下意識的抱緊了雙臂。

    這片樹林的出口是一大塊平整的巖石地,仿佛被大自然以鬼斧神工將其攔腰切去,切出來的一塊平臺,寸草不生,干凈無比。

    平臺的前面及右側都是懸崖峭壁,放眼望去,能看到夜色下一望無際的大海,及聽到海浪拍打在懸崖壁時發出的巨大聲響。

    眾人站了片刻,偶爾一波巨浪打過來時,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如同驚雷響在眾人耳邊,那滔天的巨浪拍打在崖壁上,震得這平臺都似是在顫抖一般,崖邊的碎石‘刷刷’往下掉,這股氣勢讓大家雙腿發軟,幾乎要站立不穩跪坐下去。

    而平臺的左側就是一片巍峨的山脈,黑暗中這山峰頂仿佛與天相接,高聳入云。

    后面是樹林,不可能原路退回,前方、右側是懸崖,下方看樣子是大海,也就是說眾人的路只剩入山這一條而已。

    但這會兒天色已晚,這個時候大家都又累、又餓、又乏,且心中充滿恐懼,此時入山,并不是一個明智之舉。

    大家下意識的去看周雪莉,周雪莉有些無奈:

    “要到達研究所,需要翻過這座山頭才行。”

    但是大部份的人臉色慘白,臉上寫滿驚惶不安與疲憊,顯然是難以再一股作氣翻過這山頭的。

    嚴教授等人癱坐在地上,張著嘴發出‘吼吼’的喘氣聲,如一尾尾缺水的魚。

    這樣的情況,怕是不可能再走得動了。

    周雪莉雖然勉強站立,但也不過是強弩之末,她有些無可奈何的道:

    “不如大家今晚先暫時在這里歇息,養好精神,明天天亮之后,再翻過這座山頭。”

    她手指著山的方向:

    “研究所就在那邊,到達山頂就能看到。”

    雖說大家對她的話是半信半疑,但不可否認的,不少人因為她這話又覺得看到了一線生機。

    ‘轟’的一聲巨浪再次拍打過來,懸崖發出‘嗡嗡’的回聲,地面好像都在顫抖,不少人嚇得蹲坐了下去,不敢爬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