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44章 提高

前方高能
     周先生的目光陰沉,只有扶著他的周雪莉才知道,此時周先生心里有多憤怒。

    他的身體緊繃,大腿不住的抖,對于狼一等人的逆反他怒不可遏,在敲擊箱子時力道略重。

    其他人大氣也不敢喘,強行克制著喘息,氣氛一下降到冰點。

    在其他人正感無助又恐慌的時候,周先生即將要再次喊出‘狼一’的名字時,可能是周先生敲擊箱子的動作提醒了狼一,他擦著匕首的動作一頓,抬起頭來,喊了一聲:

    “周先生,”他踢了踢被他扔在腳邊的手電筒,那手電筒沒關,被他一踢光線亂轉,所到之處被照射到的人忙不迭的轉過頭,一臉不安之色。

    “這些水、食物您如果說要,當然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黑暗中,狼一垂著頭,汗水順著他臉頰往下淌,在下巴處聚集,‘滴滴答答’的從他分開的雙腿間滴到地上,很快將他面前的那一小塊巖石打濕一片。

    “這些都是兄弟們一路背過來的,但是其他人為什么要分?”

    這些工人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累贅,現在連背負物資這樣的用處都已經失去,活著只會拖他們后腿而已。

    他語氣中意思被工人們聽了出來,這些人害怕被丟下,已經發出不安的啜泣聲:

    “狼先生……”

    狼一站起了身來,高大結實的身材帶給許多坐在地上的人一定的壓迫力,他目光巡視著周圍,居高臨下的道:

    “沒有食物!沒有飲用水!能不能活得下來,看你們自己!”

    他走了兩步,那厚實的軍靴踩在石地上,發出可怕的‘嗒嗒’的響聲,極具威脅性。

    “周先生,您對這些廢物太仁慈。我們的人需要食物與水,才能保證您的安全與性命。”

    他說完這話之后,周先生瞇了瞇眼睛,最終選擇默認了他的意思。

    其他人一聽沒有食物與水,頓時就慌了。

    從昨天到現在,不少人幾乎沒怎么吃喝,中途就是休息了一會兒,很快又被意外所打斷,到了現在又累又餓了。

    不能填飽肚子,明日翻山越嶺恐怕根本沒有體力。

    “周先生。”

    一個工人帶著些哭音,哀求道:

    “我們是跟著您一起上島來的,您不能不管我們。”

    “對啊,周先生,我們都在聽您的話,在瀑布那里,我們可是聽周小姐的話,一起推著您上來的。”

    “周先生,我們有錯會改的,求您不要這樣……”

    “周先生……”

    周先生沒有出聲,其他人又急又氣,卻為了生存,不得不低頭哀求。

    七號看著這一幕,眼中露出嘲諷之色。

    島上遠離文明,弱肉強食的規則,不再只發生于不開化的動物群里。

    他們沒有錯,如果有,也是錯在他們太弱小而已。

    島上惡劣的環境、即將被放棄的恐懼,令這群男人放棄了自尊在哭泣。

    周先生與狼一等人達成了共識,狼一別了一下頭,示意保鏢們分出一部份水與食物。

    這樣的結果雖然與周先生一開始想像的不同,但事已至此,他暫時并沒有其他辦法能制裁這些雇傭兵了。

    “您可要將東西保管好了。”

    狼一將東西裝進一個背包里,遞過來時周雪莉伸手去接,還沒碰到背包帶子,狼一卻又將手伸了回去,說了一句之后,周先生眼中閃過一道陰鷙,隨即笑道:

    “當然了。”

    食物并不多,周雪莉留下自己與周先生的份量之后,其他的則分了一部份給嚴教授等人。

    這些科學家還有作用,是不能出事的。

    眾人餓了一天,

    又累又渴,再加上這食物又來之不易,到手之后撕開了就開始吃喝。

    ‘咂咂’的咀嚼聲里,其他餓著肚子的人未免更加的難受。

    一號與三號找了個地方席地而坐,也拿出了包里的食物與水在喝,宋青小則站在懸崖一側,側身而站,目光落到樹林深處。

    “你說,周先生為什么不找我們要食物?”

    隊伍里沒丟東西的,除了保鏢等人之外,還有四個試煉者。

    但周先生寧愿找狼一等人要食物,也并沒有向試煉者們開口,這就耐人尋味了。

    宋青小不用去琢磨,便猜得出來緣由。

    無非就是周先生敢向狼一開口,是因為他有底氣這樣做。

    他付得出來答允狼一等人的報酬,所以狼一等人為他所用;而他不找試煉者等人開口的原因,不過是因為他心中有鬼,所以他本能避免了向試煉者開口。

    周先生手中沒有能讓試煉者身體進化的研究成果,就算是有,恐怕也只夠他自己使用。

    他不過是撒了一個謊,恐怕試煉者們對此都是心知肚明的。

    七號心中如明鏡一般,還偏要想從自己口中探出一些消息,宋青小勾了勾嘴角,想起她今日為了示好,在爬上懸崖之后,向自己伸出來要拉自己的那一只手。

    當時情況危急,眾人急于逃命,恐怕七號自己都不會料到,在那樣的情形下,宋青小會注意到她的那個無心的舉動。

    她伸出來的是左手。

    進入這次的試煉場景好幾天了,宋青小與七號也打過幾次交道。

    七號一開始試圖給眾人留下天真、可愛且又無害的好印象,所以她頻頻與眾人打交道,主動跟宋青小打了好幾次招呼,使得宋青小對她的了解,遠比沉默寡言的一號、三號要多得多。

    她并非左撇子,昨日本能揮開怪魚時,情急之下用的也是右手。

    而她在試圖拉自己一把時,伸出來的卻是左手。

    這種情況,證明七號有意要掩試什么。

    但她有什么好隱瞞的?

    她的手在揮開怪魚時,掌心被切開流了血,這不是什么秘密,當時大家都看到了。

    除非……她的傷口出現什么不好的異變,成為她的弱點,令她不敢曝露。

    宋青小想起那些遭到感染之后,基因變異的魚了,七號身上,恐怕也出現異變的征兆了。

    她垂下眼眸,忍住了眼中的興奮之色。

    周先生等人在大口吃喝,咀嚼聲中夾雜著撕開食物包裝袋時的聲響,一些工人在‘咕咚咕咚’的吞咽著唾沫,還有人不死心的在小心的央求:

    “周先生,能不能給我們一口水喝?”

    “我們幾乎一天沒吃了。”

    “明天我們爬山,怕體力不夠……”

    “……”

    時間越久,那餓肚子的‘咕咕’聲便此起彼伏。

    有人忍不住餓,跪坐在周先生等人身側哀求。

    “你們如果真的餓,可以倒回去之前那里,揀回背包,就有食物了。”

    狼一在吞著面包的同時,頭也不抬的開口,他話一說完,眾人又是一陣沉默。

    一個年輕的學者拿了一塊餅干塞進嘴中,餅干掉了一截到他腿上,他還沒來得及做多余的動作,旁邊跪坐的工人便已經伸手將這塊碎屑揀了起來,塞進嘴中。

    那學者看到這一幕,愣了片刻,其他人臉上露出不屑之色。

    宋青小皺了一下眉頭,看到這一幕只覺得份外刺目。

    每個背包中準備的食物足夠一個人吃三天以上了,省著一點兒,也夠堅持四五天的。

    她從背包里拿出一袋壓縮餅干,扔進了那先前揀了碎屑的工人手中。

    ‘啪’的一聲,那工人捧著這餅干時,還有些不知所措。

    “趕緊分著吃了。”

    她冷著臉,面無表情的開口:

    “收拾準備完,得商議守夜的事了。”

    “啊……”那工人愣了片刻,回過神來之后反應過來她說了什么,連忙便雙手將這餅干死死抱住,“哦哦。”

    周先生咀嚼食物的動作一頓,就連狼一也抬起了頭。

    一號與三號意味不明,那工人似是怕宋青小反悔,飛快的將餅干撕開了。

    其他人圍了過來討要,現場一下便吵鬧了起來。

    七號接連打量了宋青小好幾眼,眼中帶著不解之色。

    她進入試煉好幾天,自認對其他試煉者多少是有一定了解的。

    一號與三號老成持重,警惕心強,不易接觸。

    二號心有城府,表面親和,實則心中小算盤極多。

    四號與六號看似大大咧咧,兩人性格都倨傲,年輕氣盛,哪怕再隱藏,可那種自恃實力的得意卻根本壓制不住他們內心深處的狂妄。

    唯有宋青小,一開始的時候七號就對她是最警惕的。

    據說她進入空間之時,頗為狼狽,似是被人追殺,進來之后不久,就被六號將她當時坐的位置搶了。

    面對六號的刁難,她二話不說便起身挪開了。

    四號提起這事兒時,一臉不屑之色,但事實證明,宋青小并非他想像中貪生怕死之輩,不過是因為當時在試煉空間,跟六號相爭并沒有好處,只會曝露實力,增加她在試煉中的危險罷了。

    在后來場景里她的表現也確實證明了這一點,進入場景后,六號偷襲她時并沒有得到絲毫的好處,反倒偷雞不成蝕把米,被她反傷了。

    這樣一個人有實力,且又能忍,遠比六號可怕得多。

    她心思縝密,能從周雪莉口中套話,率先發現任務的不對勁兒之處。

    七個試煉者里,七號對宋青小是最好奇的,

    六號死前,她似是有未卜先知的本領,先行躲了。

    四號陰她后,她從變異巨狼口中順利逃脫,有仇報仇。

    殺四號時,她并不心慈手軟,果斷無比。

    這樣一個人,此時卻看到這些螻蟻一般的人在哀求,她卻將食物分出去了。

    七號忍不住想笑,事實上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咧了咧嘴角。

    這個人到底是什么樣的人?

    如果現在誰跟七號說進入神的試煉空間中還有善良的好人,恐怕七號大牙都是要笑掉的。

    宋青小是不是好人?先前死了這么多人,她可眼睛都沒眨的。

    就算是一開始有好人,怕是也早死在最初的淘汰試煉中了。

    心慈手軟的好人,是活不到現在的。

    七號心中冷笑,惡狠狠的垂下了頭。

    幾個工人分了這一袋餅干,雖然說不能完全填飽肚子,但有一點兒吃的,總比完全餓著要好得多。

    宋青小又扔了瓶水過去,大家心中五味澄雜的吃完了,周先生已經準備吩咐人先將帳篷搭起來再說。

    食物雖然緊缺,但帳篷倒是有多的,不過這片平臺是一塊巨大的巖石,沒辦法固定營釘,只得將帳蓬搭到山腳下。

    那里土地柔軟得多,背靠山脈,海風也比這邊要小一些。

    吃喝完的工人有些感激的沖著宋青小笑:

    “宋小姐,晚上我們輪流替您守夜。”

    他們自覺吃了宋青小的食物,也有意要想為她做點兒事做報答。

    宋青小聽了這話,搖了搖頭:

    “只靠你們守夜恐怕是不行的。”

    正坐在一旁歇息的周先生聽她說完,本能的轉過了頭:

    “我想他們說得對,趕了一天的路,是應該好好養足精神。”

    畢竟山里有什么變異生物的存在,大家都不清楚。

    現在四個試煉者、五個保鏢才是隊伍里實力最強的人,遇到危險時,他們最靠得住,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說,他們都應該養足精神才對。

    至于普通的人,在面對變異生物時并沒有多大用處,守一下夜也是應該盡的責。

    他理所當然的態度讓那說話的工人笑容滯了滯,但并沒有反駁。

    顯然大家此時心中已經將人劃為三六九等了,工人默認了周先生的分配,宋青小卻忍不住笑了:

    “周先生,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你不會以為,今晚大家都可以高枕無憂的睡覺吧?”

    她話里的意思令周先生一下表情就有些不對勁兒了: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今晚恐怕是沒有辦法好好睡覺的。”

    她說到這里,周先生問了一句:

    “為什么?”

    “今天在溪邊遇到那幾只狼的突襲,你們不會忘了吧?”宋青小說道。

    周先生開始還以為她會說什么話,一聽她提起這事兒,頓時便笑了:

    “原來你是擔憂這事兒,當時那些變異狼已經死在狼一他們手中了,不用擔憂。”

    “只是打死了三只。”宋青小糾正了他的說法,周先生笑容一滯,有些不敢置信:

    “你的意思,是懷疑當時還有狼躲在矮樹叢中?”

    “不是懷疑。”

    當時幾只狼沖出來,打死三只后,如果這群狼被殺死完,哪怕不殺死,但受了可能會致命的傷害,任務也應該有提示的。

    但任務提示并沒有變,就肯定當時矮樹叢后還有狼躲著。

    不過這種事沒法跟周先生說,她只提到這只狼可能會尋仇,大家晚上睡覺時,最好提高警覺。

    可周先生聽她提到這事兒時,顯然并不如何相信她的‘直覺’,但因為她實力的緣故,周先生自認為還是要給她幾分臉面,因此讓周雪莉著手安排晚上值夜的人手,并看了宋青小一眼,特意強調:

    “宋小姐說了,可能會有危險,一定要多注意防范的。”

    他說到這里,還問了一句:

    “你們聽到了沒有?”

    狼一等人點了點頭:

    “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