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51章 我去

前方高能
     第一百五十章 我去

    經歷了種種事件之后,眾人想要趕緊離開這座‘惡魔島’的心愿越發急迫。

    早些到達研究所,就意味著可能會早日回家。

    一頭是不確定什么時候會復返的惡狼,一面是可能會聯絡到外界的研究所,希望壓過了未知的恐懼,眾人此時越發想離開這里。

    “先走?”

    周雪莉反問了一聲,語氣里聽不出不快,反倒有絲正中下懷的欣喜感覺。

    “可是,天還沒亮,山上可能會有危險……”

    “留在此地,可能也有危險。”嚴教授不動聲色說了一句,幸存的一個工人便道:

    “那狼不知道什么時候可能會回來。”

    海邊風又大,這意味著血腥味兒會比眾人想像中的傳得要快得多。

    眾人都想趕緊離開,試煉者們也沒有反對,周雪莉順勢便同意了。

    營地內的帳篷好多都在先前的銀白色巨狼突襲中被毀壞了,這些東西既沉且又不方便,眾人便只揀了其他重要的東西帶走。

    氣氛沉默中透著一種壓抑的感覺,上山沒有路,只能靠隊伍的人強行開辟出一條道路了。

    山壁上長滿了野草,月光下隨著海風搖曳,發出‘西西索索’的聲音,草叢里一片漆黑,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暗藏其中。

    誰都不敢走在前頭,這個時候試煉者也是不敢托大的。

    推三阻四半天,周先生出面與狼一溝通,兩人竊竊私語一陣,最終由兩個保鏢走在最前面,宋青小、三號陪著狼一及另一個保鏢走在周先生左右兩側,一號與七號斷后。

    沒有山路的緣故,這一條翻山越嶺的路便顯得崎嶇而坎坷。

    海風吹灌過來時,將許多人的衣服、頭發吹得亂飄,似是要將人也吹走。

    為了穩住身形,許多人在上山的途中都下意識的以雙手先抓牢東西了,才敢提腳步。

    宋青小拽緊了草藤,每一腳踩下去時,都能聽到泥土‘刷刷刷’的往下掉落。

    她衣服被抓破,身上汗水沒停過,風一吹來,便感覺身上涼嗖嗖的,一股寒意從后背蔓延開來至四肢百骸。

    周圍傳來隊伍時的人隱忍的喘氣聲及心跳聲,不知過了多久,天色蒙蒙亮,熬過了最陡峭的一部份地勢之后,路就好走了許多。

    隨著東邊太陽慢慢升起,透出一絲曙光之后,不少人心頭那口憋著的氣逐漸松懈了許多。

    最幸運的是,大家一開始擔憂巨狼會去而復返及遇到危險,但在爬山的過程中,這擔憂的兩種情況都并沒有發生。

    天色完全大亮,宋青小估計已經過去兩三小時了,山頂終于快到了。

    疲憊不堪的眾人一見這情景,都不由自主的精神一振,下意識的加快了速度。

    山頂怪石嶙峋,被將近半人高的雜草所覆蓋著,大家爬了上來,盤腿而坐。這上面風比山下的平臺時還要大得多,不少人的衣服被吹得‘嗡嗡’作響。

    先上山的保鏢們強忍疲倦,在周圍粗略一掃,大概確定山頂上沒有危險生物的存在之后坐了下來,耗盡了體力爬上山來的人便順勢往地上一躺,除了大口喘息之外,好似連動彈一下手指頭的力氣也沒有了。

    幾個試煉者雖然也累,但比其他人要好了許多。

    四人分開坐在不同的方向,調整著自己的呼吸,拿出一些吃食往肚里塞,恢復著體力。

    周先生等人也開始分配剩余的食物,躺在草地上一動不動的人此時在聽到食物被撕開的包裝聲后,便覺得腸胃蠕動更加頻繁了。

    ‘吭哧吭哧’的喘息聲中,肚子餓了的‘咕咕’聲此起彼伏。

    糧食與水源的緊缺,使得昨晚上許多人本來就沒吃飽。

    一路逃命后體力大量的消耗,使得身體發出更大的抗議。

    “我不行了……”

    有人躺在草叢里‘哼唧’出聲,語氣里帶著自暴自棄:

    “我可能不能活著出去了。”

    他話音里帶著沮喪與哭音,這樣的話先是眾人沉默應對,緊接著有人細聲細氣的接了話茬:

    “我又餓又渴,再也走不動了。”

    “能不能給點吃的?”

    草叢里躺著的工人開始哀求,“一點點吃的就行,我還想回家……”

    “給點吃的吧……”

    “周先生……”

    一旦有人開口央求,其他人接二連三的便哀求了起來。

    這個時候食物與水源顯得份外的珍貴,周先生自己都不夠,自然不可能分給其他人。

    哀求的聲音里夾雜著哭聲,周先生充耳未聞,那哭聲便顯出幾分惶恐與哀泣。

    聽得久了也煩,周雪莉不耐煩的站起身,正要喝斥,走了幾步之后卻像是發現了什么,突然瞇了瞇眼睛,喊了一句:

    “你們看。”

    她語氣里透著興奮,轉過頭的時候,看著周先生下意識的喊:

    “長生,我看到研究所了!”

    她這話一出,將所有人的希望之火瞬間點燃。

    先前還在哭嚎的眾人仿佛一下又被打滿了雞血,從草地上爬了起來。

    就連周先生也撐起上半身,調頭去看。

    大家跌跌撞撞的起身,往周雪莉所在的方向靠去,嘴里迭聲的問:

    “在哪里?”

    這個時候沒有什么比發現研究所這個消息更加的振奮人心了,宋青小與七號相互對望了一眼,琢磨了一番周雪莉嘴中喊出的名字,也跟著站起身。

    大家順著周雪莉手指的方向看下去,整片山坡被綠荊所覆蓋,山腰繚繞著層層云霧,一側是波瀾廣闊的碧藍大海,另一邊則是成蔭的綠林,一個破敗的白色建筑夾雜在其中,顯得份外醒目。

    如果不是身在場景任務中,這兩天的驚心動魄還映在眾人心頭,這樣的景致,恐怕許多人都會忍不住嘆息了,可此時大家卻在為了研究所的發現而歡呼。

    確認了研究所的位置,就仿佛找到了回家的道路。

    眾人不哭也不喊了,現在恨不能插上翅膀飛到研究所,打了電話,等著救援的人出現。

    可是宋青小心中卻越發感到緊迫,從山上的位置看下去,研究所的位置并不遠,最多半天路程,傍晚之前就能到達了。

    如周先生等人所說,打了急救電話之后,救援的飛機最多一天之內就能到達。

    這就意味著這一輪任務的時間,已經開始進入倒計時了。

    而任務現在才剛走到一半,需要獻祭的試煉者,剩了三個之多。

    大家看對方的眼神里帶了些摸不清道不明的東西,戰意在宋青小心中翻滾,她能感覺得出來,幾人之間彌漫著的那股山雨欲來的氣息了。

    “先下山,趕到研究所。”

    周先生在嚴教授的攙扶下,看到了研究所后當機立斷的吩咐。

    幾人將食物三兩下塞進嘴中,包裝袋被隨手扔到地面,緊接著被許多沒東西吃的人揀走。

    上面食物的殘渣被人舔食干凈,這個時候沒有人嘲笑這些饑餓的人群。

    研究所的出現激起了所有人生存的希望,誰都想多爭取一線生機,離開這個惡魔島上。

    但要下山的道路,遠比眾人想像的要艱險許多。

    之前上山的時候,地形便十分難走,下山便更加陡峭了。

    眾人視線之外,是一片斜直往下的草坡,草坡的邊沿長滿了長長的蘆葦,緊接著垂直往下是一片深不見底的懸崖。

    崖壁上長滿了荊棘,密密麻麻,要想徒手往下攀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大家臉上露出愁容,周雪莉也有些焦急,嚴教授小心翼翼走到草坡邊沿看了一眼,又折了回來,憂心忡忡提出一個建議:

    “雪莉,有沒有其他的路,還能再趕到研究所?”

    “這一條是最近,也是最好走的。”

    周雪莉搖了搖頭,咬了咬嘴角。

    “下山之后,就是直通研究所的路。如果換另一個方向,也要下山不說,同時只有從林子中繞過去,中間還隔了一條人工挖出來的河。”

    先不要說眾人上山不容易,下山更難。

    就光是退回密林這樣的意見,就已經令人不寒而栗。

    林中那只銀白色的巨狼的殺傷力,昨晚就已經令幸存者印象深刻,大家之所以連夜摸黑爬上山,就是為了躲狼的,現在又哪兒還敢再倒回去?

    更不要提周雪莉說到的,挖出來的河。

    從上島之后,大家聽到河時,都沒什么好印象的。

    除了一開始的鱷魚巢,造成了大批量人的死亡外,昨晚四號被河里不知名的生物吞食、消化的情景還如惡夢一般浮現在眾人心頭。

    “就算拋開這些因素,從那邊走,花費的時間至少需要三天以上了。”

    周雪莉說到這里,又補充了一句:

    “這還不包括遇到危險的情況。”

    也就是說,一旦遇到變異生物,這樣的時間會增加更多。

    現在食物、水源異常緊缺,不要說再多耽擱三天以上時間。

    如果可以,大家是一刻都不想再在這個地方停留下去了。

    她說完之后,嚴教授自己也清楚這個方法不可取,剩余的一條路便唯有從這里下山了。

    但要下山不容易,眾人簡單商議了一下,狼一提出了一個建議:

    “我們身上應該都還有安全繩。”

    當時準備的物資里,安全繩索每個背包里都是有的,大家在離開山腳時,帳篷雖然被舍棄,但安全繩索卻是留下來了。

    安全繩一共有十條,每條的長度三米,拼接起來之后,一共有三十米長。

    這些繩子是周先生令人準備,材料相當結實,負重兩三人不成問題。

    眾人依次而下,先在半山腰找個地方落腳,剩余的下山的方法,之后再說。

    這個提議雖然不是特別好,但除此之外,大家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了。

    可在誰先下這個問題上,眾人又有分歧了。

    工人們心里清楚得很,這樣的情況,十有八九是保鏢分成兩撥,一撥人先下去查探下面的情況,確認無誤了,周先生一撥人肯定是要先下的。

    緊接著再是剩下的保鏢,他們可能會被留在最后。

    但有生存的希望,哪怕是留在最后,眾人也心滿意足了。

    最有問題的,反倒是四個試煉者了。

    隨著任務時間的臨近,大家誰也不信誰,誰先下去,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周先生等人還在商議怎么下去,四個試煉者不約而同的選了個角落站定,七號笑瞇瞇的道:

    “我們之間,誰先下去?”

    確定了方案之后,周先生手里還有一個‘進化藥’的在吊著試煉者。

    周先生不會平白拋出這樣一個誘餌,肯定會讓試煉者們物盡其用。

    保鏢只剩了四個,剩的都是精銳,再折損任何一個,對周先生之后的行程充滿的危機就更大了。

    這樣的情況下,他肯定會要求有一個身手出眾的試煉者同行,以保證保鏢們的安全的。

    如果大家都沒有想離開隊伍的心思,誰先下去,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

    現在眾人誰都不信任誰,越是臨近時間點的重要關頭,大家都恨不能給對方施冷箭,以圖消弱對手實力,UU看書 .uukanshu 增加自己生存機率。

    誰先拉著繩子下去,并不敢保證上面的人不會喪心病狂做些什么。

    一號瞇著眼睛,當沒聽到七號的話,擺明了他不會做第一個下山的人。

    三號更不可能答應了,她才被宋青小暗算過,后背受了傷,不敢保證爬到一半時,會不會有人割斷繩索。

    到了這樣的地步,大家對周先生及普通人的性命是并不在意的,大家都只會渴望第一時間完成任務。

    幾人還在商議,周先生那頭已經在開始招呼了:

    “趙先生、宋小姐……”

    狼一等人在拼接安全繩,準備下山,周先生在周雪莉的扶持下,緩緩往四個試煉者所在的方向走:

    “我們決定釣繩下去,但下面是個什么情況,并不太清楚,現在狼一、狼二、狼六準備先下去查看,確認沒有危險之后,會放消息上來。”他先解釋了一番,緊接著含著笑意說出了自己過來的目的:

    “不過他們三人,恐怕人數上有不足,能不能請你們也出一個人,幫忙跟著下去,遇到危險,也能相互援助呢?”

    他話音一落,目光便從一號、三號、七號及宋青小幾人臉上掃過,等著他們給自己一個答復。

    “趙先生?”

    他沒得到一號的回復,又依次點了三號及七號的名,最后目光落到宋青小身上:

    “宋小姐?”

    “我去吧。”

    出乎其他人意料之外的,宋青小在被周先生點名之后,竟然點了點頭,應允了周先生的請求。

    一號與三號本能的對望一眼,眼中露出晦暗莫名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