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59章 兵不

前方高能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兵不

    那半截殘軀在宋青小的腳尖上蠕動著試圖收緊,森白的骨節處甚至血液都凝固干涸。

    這情景看得宋青小擰了擰眉梢,伸手去捉那蛇的七寸處。

    她手指還沒靠攏,斷蛇便仿佛感覺到了,身體緊緊貼在鞋面上,力道大得甚至將鞋面的帆布都壓得往下凹陷了一截。

    它緊咬著鞋尖的口一下松開,張嘴往宋青小的手咬來。

    宋青小哪里會被它咬中,跺了一下腳尖,使蛇昂起的頭顱撲咬了個空,隨即伸出指頭將它腦袋捏住。

    那蛇的身體冰涼滑膩,一旦捏住了它的蛇頭,無論它如果扭動掙扎,便再難對宋青小造成威脅了。

    它還張著嘴,‘咝咝’的吐舌,模樣雖小,卻猙獰兇惡。

    那蛇的半截斷肢還在不死心的想要纏在她手掌上,用力收緊,不住掙扎著。

    島上的生物基因遭到改變之后,生命力竟然如此頑固,宋青小看著這只小蛇,腦中靈光一閃,一個念頭便涌上心頭。

    她一手捏著蛇,一手拿起先前從箱子里取出來的那支藥劑,放到蛇頭邊比了比。

    透明的玻璃瓶里液體晃動,蛇的影子被映在玻璃瓶上晃動,那兩顆尖銳的毒牙寒光閃閃,份外醒目。

    那藥劑瓶的大小與這細蛇的蛇頭大小相差無比,她瞇了瞇眼睛,臉上露出不懷好意之色,

    一號、三號和七號都想要奪取這只箱子,既然他們想要,自己也該送他們一點兒禮物。

    七號數次三番不懷好意,一號、三號也非善類,來而不往非禮也。

    宋青小打定主意,一手抓著蛇,一手握著匕首,將刃尖貼著自己的手背,從蛇身下穿過。

    那蛇估計已經感覺到危險,原本緊纏著手背的身體一松,突然開始拼命的撲騰。

    它傷口處的血沫殘渣隨著它用力的掙扎開始四處飛濺,那身體如鞭,抽在手上倒是頗疼。

    如果不是宋青小用力將它捉穩,恐怕它這用力掙扎之下,早就脫手飛出。

    她握著匕首的手斜飛著削了出去,鋒利的刀刃將蛇的半截軀干再次削斷,僅留了她掐住的一個蛇頭在手。

    ‘咝’,那蛇嘴大力張合,且力道不容人小覷,如宋青小所料,那蛇頭被削了下來,卻仍未完全死透。

    她捏著蛇頭,將其放在銀色箱子內先前放置藥物的凹槽內。

    另一只手握著匕首,將蛇頭壓牢使它暫時無法彈跳反撲咬人,才緩緩松手,慢慢將箱子蓋上了。

    那箱子重新一合攏,便‘咔’的一聲自動上鎖。

    做完這一切后,宋青小看了一眼地上失了頭顱之后還在彈跳不止的半截斷蛇,一腳踩了上去并用力輾了輾,將這半截斷蛇輾為血泥,混在泥土中再也看不大清楚了,她才踢了些土將其掩住。

    取出來的藥物及注射器都頗為小巧,她將其藏進里面緊身T恤腰側的暗袋內。

    一切收拾妥當了,宋青小才站起身,她在這里耽擱的時間不短了,很有可能七號、一號等人就快要追過來了。

    她提著箱子,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選了個方向便開始往前走。

    而另一邊,七號意識到上了宋青小的當之后,心中既驚且怒,她化為獸形一路攀爬下滑,很快便看到山腰的棱側處哀嚎痛哭的周先生及抱著周先生一臉瘋狂的周雪莉了。

    七號的目光落到了周先生以往提著箱子的手腕,那里只剩光禿禿一截斷肢,手掌被人整個削去,留下白森森的斷骨。

    骨縫裂口處血液直往外涌,將周先生靠的崖壁染紅。

    箱子不見了蹤影,宋青小也不在附近,

    之前最擔憂的猜測變為現實,令七號心中一沉,當下心中怒火翻涌。

    “五號去哪了?”

    她身體靈活抓著荊棘藤往下跳,周先生眼睛通紅,聲音都因為疼痛而有些嘶啞了。

    失血過多加上劇痛令他臉部肌肉失控,他整個人如從水中撈出,渾渾噩噩的抬頭,目光失去了焦距,仿佛并沒有意識到七號靠近了。

    “五號去哪了?”

    七號這會兒也顧不得再跟周先生維持表面的交集,任務接近尾聲,周先生箱子里的東西如果真像他所說是能使人類克服基因弱點,往更高等級進化的藥物,這玩意兒極有可能會對任務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宋青小的實力已經夠強了,這個女人心思敏銳狡猾,細膩且又謹慎,身手還不俗。

    本身就已經是個十分難以對付的人了,一旦得到這樣的藥劑,使用之后便如虎添翼,更難對付。

    此次試煉原本一共七個人,試煉設定的內容本身就是六死一生的結局,宋青小得到助力,實力增強,其他幾人便都危險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一刻七號心中翻騰,急得要上火,她問第二句話時,手上尖銳的長指甲已經露了出來,大有周先生再不說話,便要送他去死的架勢。

    周雪莉胸脯起伏,瞇著眼睛看她,一手環著周先生,一面恨聲問:

    “你想干什么?”

    “她……”周先生哆嗦著張口,眼中流露出怨毒,他的面皮抽搐得厲害:

    “她搶走了,藥劑,嘶……”他每說一個字都咬著牙,仿佛用了極大的力道在克制著:

    “往下……”他從牙縫間吸氣,緩解劇痛:“跳了!”

    “哪個方向?”

    七號又問了一聲,語氣里已經帶了些急促。

    她雖然搶先下來,但一號與三號此時肯定已經追過來了,她并沒有時間浪費在與周先生問話的功夫上。

    這句話剛一問出口,頭頂便傳來‘撲涮涮’的泥土掉落的響聲,一團陰影從天而降,仿佛要將整片天空的光線全部擋住。

    七號本能的仰頭,便看到有道人影急速往下摔落,帶起大量急風,將她身上的毛發吹動。

    她瞇了下眼睛,再睜開時便只看到那人速度快得只剩一道殘影,飛快的從她面前掉落,七號只聽到一陣衣袂被風吹動時帶起的‘嘩嘩’聲響,還沒來得及看是誰,便聽周先生吃力的開口:

    “那邊……”

    他手指著一個方向,七號來不及說話,那往下掉的人已經‘哈哈’笑出聲來了:

    “謝了!”

    是一號!

    七號心中一沉,沒想到一號為了搶奪藥劑,這會兒連自身安危也不顧,放棄攀崖,直接就往下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