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79章 已晚

前方高能
     第一百七十八章 已晚

    心臟似是要撞破胸腔跳出來似的,急如暴風驟雨。

    電梯門以一種極其磨人的速度緩緩打開,宋青小后背繃緊,手握匕首橫在胸前,接連數次深呼吸,才硬著頭皮,強迫自己看向電梯門。

    她不知道電梯門打開之后,會看到什么樣的情景,也不知道這座實驗室內,有沒有自己擔憂的那個霸占了半座小島的生物存在。

    這一刻宋青小腦海里閃過許多的東西,未知而產生想像,想像帶來恐懼,那種感覺,實在難以用言語精準的概括。

    隨著電梯門搖搖晃晃滑往一側,大量陰寒的空氣從電梯的縫隙涌了進來。

    可能是實驗室的位置位于小島腹地,那種冷如綿里藏針,帶著陰森森的感覺,使人皮膚受到刺激,汗毛直立。

    這些冷空氣里夾雜著一股古怪刺鼻的味道,宋青小情不自禁皺了皺鼻子,那頭七號臉上的神情已經由驚懼、謹慎化為一種難以掩飾的松快之色。

    她恰巧站在電梯門打開的那一側,應該是先看到了電梯外的情景。

    從七號臉上的神情,可以猜得出實驗室內暫時沒有什么危險的東西。

    十來秒后,電梯門終于打開,長生科技的真正面貌,緩緩展現在宋青小面前。

    電梯內昏暗的光線照了出去,將地面的瓷磚拉出一條長長的光影。

    與之前宋青小看到過的長生科技凌亂而又臟破的大堂相比,這里無疑干凈了許多。

    出了電梯之后,是一間以玻璃門隔出來的地方,玻璃門后是數步階梯,階梯之下,就是一間開闊異常的實驗室。

    哪怕宋青小在進入實驗室之前,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真正看到實驗室的一剎那,卻仍被周氏當年的投資所震驚。

    整座小島內腹仿佛都已經被挖空,從回音、風響及觸目一望無際的幽深,可以猜得出這實驗室極大。

    宋青小視線所及之內的過方,空高至少十米以上,顯得恢弘而大氣。

    興許是因為廢棄多年,電源的線路有些出了問題,亦或是實驗室與大堂的電閘并不共用的緣故,地下實驗室的大燈并沒有亮起。

    從電梯內透出的燈光隱約可以看見,實驗室內部裝了各式各樣的柜子、玻璃器皿及研究儀器。

    一扇扇玻璃將諾大的實驗室隔成無數個分區,因為光線昏暗的緣故,遠處看不大真切,給人一種這實驗室仿佛無邊無際的樣子。

    這里非常的靜,靜到連宋青小刻意壓抑后的呼吸都清晰可聞。

    幾縷發絲垂落到她臉頰處,隨著她吐出的熱氣而被吹得輕輕的擺動,她捻起這幾縷頭發,手起刀落將其削短,以免影響自己。

    兩人在電梯內站了一會兒,緩緩出了電梯。

    在踏上實驗室地磚的一剎那,哪怕宋青小及七號都本能放輕了腳步,但依舊發出了小小的‘咔’的一聲回音。

    她們人出來之后,電梯門發出刺耳的聲響緩緩開始合攏,那電梯內的光亮一點一點被擋住,宋青小的眼前慢慢開始暗了下去。

    七號強忍著想去將電梯門按開的沖動,不著痕跡的拉開了與宋青小之間的距離,摸出了包里的手電筒,有了光線之后才開始打量起周圍的環境。

    這應該是一間小小的休息室,旁邊掛了一排排防護衣,一側有休息的沙發,冰箱、飲水機等物也是一應俱全。

    宋青小從這些東西的存在,可以想像得到,當年長生科技仍在投入使用時,進入這里的科研人員恐怕是要先換衣物,再進入實驗室內部。

    那些防護衣原本是白色,但多年未使用,

    已經蒙塵微微變色。

    七號手指捻起衣物的一角輕輕一搓,那布料在她手上化為粉塵。

    宋青小進入實驗室后,不敢大意,調動精神力,神識將這休息室覆蓋,出現在她精神力籠罩范圍內的,除了她與七號之外,還有一個看不見的‘三號’不遠不近的跟在她身側將近三米遠的距離。

    除此之外,她并沒有感應到其他活動生物的存在,這無疑是令宋青小大大的松了口氣。

    確定了這一小塊范圍暫時的安全之后,她不再像之前躡手躡腳的樣子,反倒自在了許多。

    “先找找實驗室出去的路。”宋青小壓低了聲音開口,這空曠的空間內,過份的安靜,她開口說話時,帶起幽幽回音。

    七號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瞇了瞇眼睛,‘唔’的一聲算是應承。

    “那門怎么開啟?”

    七號指著遠處緊閉的玻璃門,問了一聲:“這里電源應該沒有完全開啟,玻璃門沒有開關,裝了感應裝置,應該是自動門。”

    但她之前試著走過去,那門全無任何動靜,顯然是失去了感應功能。

    “找找看,這里有沒有電閘。”之前在大堂時雖然啟動了電源,但底下的實驗室燈光并沒有亮,宋青小猜測這恐怕是因為實驗室與大堂的電源各成一套體系的緣故。

    兩人就著七號手中握著的手電筒的光,在冰箱后面找到了電閘箱,將箱蓋打開之后,七號統統將那些拉下的閘又往上撥了上去。

    地底響起一陣通電之后的顫動,約三四秒鐘功夫后,休息室外的實驗室玻璃器皿及一些實驗槽內,‘噔噔噔’接二連三有星星點點的燈光亮起。

    這些亮起的燈光線微弱,散發著點點光明,使得實驗室內的光線有些朦朧。

    這些點點燈光透過一扇扇玻璃,映照出成百上千的影子,因為地方極大,給人一種無窮無盡的感覺,結合此時環境,不止看起來并不唯美,反倒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有了燈光,玻璃門上映出兩人模糊不清的影子,七號看了一眼,強忍內心的忐忑:

    “只找到了這一個閘門,全部打開了。”但只是一些柜子內的燈光亮起,頭頂能帶來強大光照的大燈沒亮,恐怕是線路已經出了問題。

    別說兩人都不擅長修理這些東西,就算是會修,當務之急也是先離開這里再說,沒有功夫去折騰。

    宋青小走到玻璃門前,那玻璃門仍緊閉,并沒有開啟,她退了開去,又走過去,那門仍無動靜。

    “怎么辦?”

    七號看她動靜,也跟著走了過來,她一動的時候,被宋青小精神力鎖定的三號也跟著走動了起來,三號顯然是打定了主意,要牢牢尾隨兩人。

    三號跟過來的一剎那,那本來沒有動的感應器卻仿佛接收到了感應,一直緊閉的玻璃門無聲的往兩旁滑開,露出了一個將近一米寬,能容兩人并列進入的縫隙。

    外頭的門打開,微弱的光線下,灰塵從外頭隨著空氣而灌入,在半空中浮沉。

    七號一見,頓時大喜。

    幾人相繼從這縫隙里通過,進入了實驗室內。

    剛一經過,那門便又無聲的合攏。

    七號正提步下臺階,宋青小心里一動,腳步一頓。

    “怎么?”七號看到她動作,不由挑了挑眉,問了一聲。

    “試試這門。”

    那門一關閉之后,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宋青小總覺得實驗室內異常陰森,她得給自己留一條退路才行。

    七號臉上露出不耐煩之色,“你管它這么多干什么?”

    宋青小也不理她,重新站到門前,那門這一次并沒有動靜,顯然這感應器在時間的腐蝕下,時靈時不靈。

    她舉起手里的匕首劃到了玻璃上,刃尖接觸到玻璃時,發出‘吱’的一聲刺耳聲響,聲音傳開,四面八方都傳來‘吱吱吱’的回音,隨即匕首的刃身輕易的沒入玻璃里,將玻璃穿透了過去。

    那玻璃被她劃出一個將近一米長的橫框,那聲音哪怕再低,但也讓聽的人異常不適,七號禁不住伸手按住了耳朵,目光里閃爍著陰沉:

    “你到底要干什么?”幽暗的環境折磨著她的意志,讓她逐漸有些沉不住氣,剝去了她掩飾的人格之外,露出些許真性情:

    “這里有沒有危險不好說,你現在發出動靜,怕我們死得不夠快吧?”

    “你如果不滿意,可以跟我分開行動,我并沒有拉著你!”

    宋青小做著手上的動作,將七號的話頂了回去。

    七號滯了滯,臉上閃過一道殺機。

    到了這樣的地步,七號是不可能跟宋青小分頭行動的,這一點兩人都心知肚明。

    實驗室的倒塌,幾個試煉者被逼進入實驗室這樣一個密封空間,從某一方面來說正合七號之意。

    三個幸運者中,七號認為宋青小這個人狡猾無比,心思深沉,相比起神出鬼沒的三號,她無疑要更難對付一些。

    七號不擔憂三號的異能,因為正如宋青小所料,七號當日在船上受了怪魚一擊,身體已經開始發生變異。

    三號也受過巨狼襲擊,兩人此時恐怕都急切的想完成任務,回到現實世界里,解決身體的異樣。

    唯有宋青小沒受傷,她并不急切,所以在這樣的時刻,她還能求穩。

    三號與七號目的一致,都想立刻置對方于死地,所以是恨不能將幾個試煉者盯死在自己眼皮下,方便動手腳的,分開是不可能。

    倒是宋青小是最不安定的因子,一旦讓她脫離了自己的視線,七號要想再將她找出來,并不容易。

    她哪能容許這樣的情況發生?因此宋青小給了她一個釘子碰,七號哪怕再不滿,也唯有將這口氣強忍下去。

    目前七號不敢百分之百說能打得過她,又不能各走各的,她唯有站在原地,忍著滿心的抑郁看著宋青小在玻璃上劃出一個巨大的長方形。

    那被劃開的玻璃一推便能倒,哪怕門的感應裝置出了問題,到時遇到危險,退出來時也不至于慌手慌腳的。

    做完了這一切,宋青小才跟著七號等人下了階梯。

    實驗室內的一些桌子上被收得干干凈凈,一些資料柜內都被搬空,只剩下臺面上一些實驗器材而已。

    里面擺著大大小小的玻璃實驗槽,跟當初在船上時看到的周先生那間臨時設立的實驗室有些相似。

    但唯一不同的是,周先生船上實驗室的玻璃槽內,裝著各式各樣的動物標本,但這些實驗槽內卻空空如也。

    “看來長生科技撤走之時,將實驗品也搬走了。”

    七號湊近一個圓柱形實驗槽看了一眼,感嘆了一聲。

    那實驗槽內裝著大大小小的線,密密麻麻纏繞在一起,如一團絞在一起的蛇。

    里面的燈柱散發著微光,將七號的臉照得陰森森的。

    “那未必。”

    宋青小放開了精神力,目光落到那些桌子上,三號不緊不慢的跟在她身后,保持著一個適合偷襲的距離。

    她顯然還沒有放棄要重創宋青小的心,宋青小垂下眼皮,掩住了眼中的殺意。

    七號開口時,她漫不經心的回了一句,“應該還留了一些,否則島上的異變是怎么來的?”

    她這話一說完,七號便也收了臉上的感嘆,往遠處看了一眼。

    這實驗室目前實在看不出大小,星星點點的燈光一直延續很遠,讓人一眼望不到盡頭,直到最末端與黑暗融為一體。

    “你們說……”七號眼珠一轉,突然又開口:

    “周先生拿著進化藥劑,為什么不注射,非要趕往實驗室?是不是實驗室里,還留了什么東西,與這進化藥劑相關的?”

    她這個問題倒是問到了點子上,但她真正要對話的人應該是三號,而非自己。

    宋青小裝著沒有聽到她的話,彎腰去摸那桌子。

    桌上蒙了一層灰,幽暗的環境下,被她一抹便拉出來一個新鮮的印子。

    這里除了灰塵,不像有生物造訪過的痕跡,實驗室遺棄之后,也沒有被破壞,依舊維持著當時周氏的科研人員撤退的樣子。

    “箱子里的藥,要注射可能還需要一定條件的,三號,你拿在手里,又有什么用呢?”

    七號看著宋青小的動作,自言自語。

    “出來吧,我們合作,先一起出去。你的異能支撐不了多久的,你跟了我們一路,也應該聽到了我跟五號之前的對話,知道這里有危險,為什么不留點兒實力?”

    她的聲音在室內響起,回應她的是一陣她自己的回音。

    宋青小徑直往前走,這里的研究成果已經被搬空了,幾分鐘以后,幾人已經將這間實驗室轉完,沒有發現其他生物的痕跡。

    長生科技的實驗室以階梯的方式分隔出每間不同的研究區域,每轉完一層,便下數步階梯,進入新的實驗室。

    約兩刻鐘后,宋青小幾人已經遠離之前下樓時的電梯,應該已經深入了小島腹地。

    到了現在,試煉者并沒有找到離開實驗室的路線,仿佛還越陷越深的樣子。

    宋青小在心里大概算了算,從先前走到現在,哪怕因為謹慎的緣故,她們走得并不慢,但這實驗室之大,已經毋庸置疑。

    七號仍在喋喋不休,打破這滿室靜寂,為這陰森的環境帶來幾分人氣,但同時也帶來雜音,打擾了她從聲音判斷環境。

    ‘咚……咚……’

    “三號,出來吧,你異能……”七號還在說話,有什么古怪的聲響被她說話的聲音壓了下去。

    像是有東西碰到了玻璃,發出微弱的撞擊聲,聲音透過空礦的實驗室遠遠傳來,若隱似無的。

    宋青小神色一變,仔細去聽,之前那撞擊聲又好似她極度緊張之下產生的錯覺,她傾耳聽了半晌,只聽到七號唧唧喳喳的說話聲而已。

    她停下腳步,屏住呼吸,約十來秒后,那聲音又傳來了:‘咚……’

    這不是她的錯覺!

    這聲音極輕,如果不是宋青小精神力全開,且又因為環境實在太靜,她未必能捕捉得到。

    七號還在說話,宋青小總覺得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腥咸的臭氣,像是什么東西腐爛之后的味道,夾雜著血腥味兒與海洋的氣息,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與實驗室沉悶發霉的味道相融合,形成令人極不舒服的感覺。

    她‘嗖’的回頭往來時的方向看,那里也是星星點點的燈光搖曳,看不到回頭路的樣子,仿佛幾人身在星光的海洋,前方沒有盡頭,回頭也沒有退路。

    宋青小心里生出異樣的感覺,此時她的心也是七上八下,有些忐忑不安。

    “怎么了?”

    七號注意到她的異樣,忍不住問了一句。

    “噓!”她冷冷‘噓’了一聲,示意七號安靜。

    七號閉了嘴,以眼神詢問宋青小,卻得不到她的回應。

    聲音嘎然而止,‘呼、哧’的壓抑呼吸聲與‘砰、砰、砰’的心跳聲相結合,腦海里血管‘突突’在跳,形成特殊的旋律。

    在這些聲響里頭,一個并不合拍的‘咚……’的聲音突兀的響起,這一次安靜下來的七號也聽得異常分明!

    ‘咕咚’!

    七號吞咽唾沫的聲音傳來,因為周圍極度安靜,她發出的聲響便很醒目。

    此時七號顧不得尷尬,因為她在聽到‘咚’的聲音響起的剎那,頭皮發麻,身上雞皮疙瘩一下便立了起來。

    大股大股的汗珠順著她直立的毛發往外滲,她額頭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浸出汗水的痕跡,將她臉上的毛發沾浸成一縷一縷的。

    有什么東西在撞擊玻璃,這里是長生科技的大本營,是制造了惡魔島的中心。

    這里有一只進化到‘帝王’級的強大變異生物,它的存在使得其他變異生物逃離!

    此時這聲音,可能就是它傳出來的,意在警告闖入它領地的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