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80章 1賭

前方高能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賭

    實驗室已經廢棄多年,發出的響動聲不是人為,也非機械操作,幾乎杜絕了聲響是意外的可能。

    很大概率就是變異生物,且是那只使得這半側島嶼蟲獸絕跡的可怕存在的可能性便更大了。

    此時這聲音,如果是它傳出來的,是不是意在警告闖入它領地的試煉者!

    除了隱身的三號之外,七號與宋青小頓時僵住,兩人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傾聽周圍的動靜,連多余的動作都不敢做。

    四周又靜悄悄的,先前聽到的那一聲‘咚’的聲響,像是兩人極度緊張之下所生出來的幻覺。

    可能是實驗室往地底挖得太深,空氣中總有一種潮濕異常的感覺。

    緊張之下毛孔張開,大量冷汗順著毛孔往外排,每呼吸一口氣,前胸與后背便總與衣服相貼,那衣服沾了汗水冰涼濕冷,每一貼上的瞬間,似是形成一種極重的束縛,讓人身上的肉本能的微微顫抖。

    五秒、十秒、半分鐘……

    這樣靜默的情況也不知過了多久,七號再次吞咽了一口唾沫,神情還沒來得及松緩,兩人的耳畔便又傳來‘咚……’的一聲輕響。

    這一次兩人都聽得真真切切,確實不是錯覺。

    七號吞咽的動作一頓,整個人被口水嗆住,卻強行憋著,連咳都不敢咳,彎腰將這種感覺強行忍過。

    還要不要繼續再往前走?宋青小此時心中天人交戰。

    如果前方真有變異生物的存在,前進之后可能會促進任務的完成度,使得任務早點完成,結束這一輪的試煉。

    但如果明知山有虎,仍偏要向虎山行,丟掉性命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她正猶豫不決,在她精神力鎖定之下的三號,突然動了。

    宋青小在察覺到三號動的一剎那,心里也跟著一動。

    一路走來,三號不緊不慢一直跟在她身側,跟她之間保持著一個不遠不近的距離,顯然偷襲她的心還沒有死的。

    三個試煉者,七號與三號都受過變異生物襲擊,且都受傷了。

    變異生物遭受感染后,很有可能將某種致命的感染細菌傳染給獵物,三號受傷之后應該察覺出端倪了,根據自身情況,很容易便猜得出來七號的狀況也跟她差不多。

    兩人受到感染后,某一方面肯定是有變化的,七號比她受傷更早,這種變化應該更明顯,所以三號不稀罕暗算七號,應該是篤定七號要遠比宋青小要容易對付得多,因此隱身之后一直跟在宋青小身側,想要尋求一個機會下手。

    她受傷后,肯定急切的想要在身體發生異變前完成任務。

    這種焦急的心態,很容易讓人生出挺而走險的心思。

    再加上她的異能特殊,隱身之后只要異能沒有完全枯竭,她不主動現身,肉眼是無法捕捉到她的存在,這個時候,她冒險前去窺探前方的情景,就很適合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在宋青小面前早就已經曝露,如果以三號當眼線,從她反應再揣測前方情景,便穩妥許多,這樣一來,冒險前進便更多保障了。

    宋青小心中大定,不動聲色注意著三號動靜。

    三號往前移動,已經在準備下階梯了,站在階梯的方向,她看得要遠比站在之前位置的宋青小及七號兩人更多。

    她沒往后退,仍在往前走,證明她站立的位置,并沒有看到什么稀奇古怪之處。

    宋青小精神力并不深厚,再加上進島之后頻頻使用,卻很少有休養的機會,此時三號一走遠些,將距離拉開,她對三號的感應便弱了許多。

    為了防止三號走出自己的控制范圍,

    她也跟著提步,準備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

    她才剛一動,七號臉色頓時就變了,一臉驚疑,最終伸出手來,作勢要將其攔住。

    “你瘋了?”

    七號雙眼圓睜,將聲音壓低之后喝了一句,一臉不敢置信之色。

    她倒不是有意攔著宋青小去死,若是真有變異生物,宋青小要主動尋死,七號怕是歡喜都來不及的。

    但她擔憂宋青小這樣貿然行動,恐怕是另有陰謀,七號就怕她打著什么鬼主意,到時是要坑害到自己的,畢竟三號隱身,像縮頭烏龜似的躲著不出來,明面上的人只有自己及她罷了。

    七號的聲音雖說壓得低,但在這樣安靜到近乎詭異的地方,依舊讓人聽得十分清楚。

    正在往前走的三號也頓住了,那意識停住,可能是在聽兩人的對話。

    “你怕什么?”

    宋青小瞇著眼睛打量七號,“有什么東西,看了才清楚。”她說到這里,又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任務時間恐怕已經不多了。”

    她話里的意思,七號一下就明白了。

    周先生老奸巨滑,上島之時雖然宣稱要趕到實驗室才能通過衛星連接撥打電話跟外界聯絡尋求幫助。

    可事實上幾人提前進入這里,卻發現除了一些實驗設備之外,UU看書 www.uukanshu.com并沒有發現任何可以聯絡外界的工具。

    不要說可能裝了資料的電腦等物早被搬空,就連一些電源線路都已經完全癱瘓無法使用。

    進入研究室發送求救消息只是一個騙局,他應該留了其他后手。

    其他時候他興許能隱忍,但在他受傷了,又失去重要的藥劑之后,難免他會發出求救信號的。

    這樣一來,周先生的外援一到,對試煉者必定難以容忍,要趕盡殺絕,也意味著這一次任務的時間到了。

    宋青小話一說完,七號愣了片刻,三號也開始繼續往前走。

    大家都需要趕在時間結束之前,完成這一次任務,離開這個地方!

    宋青小再跟著三號走時,七號便并沒有出聲了,等她走出五六米遠后,七號咬了咬牙,也跟上去了。

    走出二三十米后,前方三號一直沒停,空氣中那種潮濕及難聞的味道越發明顯,不止是宋青小與七號,就連走在最前面隱身的三號明顯都要謹慎了許多。

    幾分鐘以后,‘咚’的撞擊聲再次傳來,這次不像之前只是隱約聽到,而是清晰了許多,且比先前更頻繁了。

    實驗室的格局也發生了極大的改變,前方是一條遠比之前更長的階梯,階梯之下不再是一間又一間以玻璃阻隔出來的實驗室,而是一個似長長的隧道一般的通道了。

    隧道內的地下兩側鋪設燈帶,將這隧道照亮,宋青小站在階梯之上,無法看清這隧道的長度,也看不清這隧道要通往何處。

    幾人像是要即將踏上未知的領域,一旦進去,便賭的是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