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92章 相依

前方高能
     第一百九十二章 相依

    那聲音一閃而過,外頭雷聲轟鳴,再加上宋青小的所有注意力都被說話的人聲吸引住了,竟然也沒聽到那輕微的響動。

    但她仍是本能的打了個哆嗦,大廳坍塌之后,出路都已經被滾落下來的磚石堵死了,可現在她卻感覺有寒風刮過自己后背,周身的雞皮疙瘩都立起來了。

    小腿肚隱隱抽搐,地面冰冷的溫度透過腳心,開始往四肢百骸涌。

    一股無形的恐懼感壓在她心頭,這種感覺實在沒來由,卻讓她身體產生了一種比先前遭變異鼠群追擊時更害怕的反應,已經在本能顫抖。

    七號也隱隱有些不安,她擔憂宋青小偷襲她,早在出電梯的當口,便已經回到先前最左側的位置背靠著墻壁站定了。

    三號臨死之前的話給她帶來了警惕,她原本握在手上的毛筆,此時不知藏到什么地方去了,顯然防著宋青小出手搶奪。

    ‘索索’聲音被壓在如瓢潑般的大雨及電閃雷鳴中,外頭人聲響起的剎那,七號皺了下眉頭。

    “你聽到,”她獸化之后,因血統及異能的特殊優勢,無論是五感還是獸類與生俱來的特性,她都要勝出宋青小一些。

    那‘索索’聲極其細微,但七號獸類對危險的敏銳卻仍是讓她的耳朵在剎那之間捕捉到了這一抹聲音。

    這聲響如一只細小的飛蟲,飛進她耳朵,擦過她耳朵的軟毛,鉆進她大腦,發出‘嗡嗡’的余音。

    “……什么奇怪的聲音了嗎?”

    七號此時的表情有些不安,語氣中有一絲不太確定。

    她這個人極善偽裝,在地下實驗室中時,那么危險的處境,她流露于外的恐懼十分里恐怕有五分都是裝的。

    但此時她在說這話的時候,那種不安與膽顫卻是由內而外的發出,甚至提不起掩飾的心,顯然有什么東西的存在,喚醒了她恐懼的本能。

    宋青小沒有聽到她所說的奇怪聲響,但也隱約感到了不妙。

    自然界里,弱小的生物面對強大的天敵時,興許會有從骨子里所生的畏懼,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敏感,七號獸化之后,這種感覺應該比她更靈敏一些。

    “沒有。”

    宋青小心里警惕頓生,臉上卻不露聲色。

    她也學著七號的樣子,走到最右側的角落里站定,七號聽了她的話,皺了皺眉:

    “也是。”

    她吞了口唾沫,似是有些遲疑:

    “可能是我聽錯了。”

    七號說這話時,不知是在說服宋青小,還是說服她自己:

    “這島上不可能存在其他的東西。”

    話雖然是這么說,但七號仍打著寒顫,頻頻伸手擦著頭上的汗水。

    這個動作只是她下意識為之而已,獸化之后她臉上長滿了毛,那些汗水將毛浸濕,一股一股的黏在一起,擦拭之后并沒有多少作用,反倒讓她的臉看起來有些滑稽。

    “那些老鼠群,怕是容不下其他生物的。”

    地下實驗室的白老鼠數量龐大,體型肥碩,殺傷力驚人。

    這種變異生物,就是存在一兩只都很難對付,更何況成群結隊,兇悍無比。

    她說到這里,外頭還有嘈雜的人聲:

    “姓周的,你說,你說到了這里就能有救的……”

    實驗室的坍塌,對許多人來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入島之后的種種危機,早就對其他人心理造成了很大的陰影,支撐著大家走到現在的,是周先生所說到了實驗室打電話的希望而已。

    現在希望落空,求生的信念被毀,被欺騙、被恐嚇及死亡的威脅等種種負面情緒全都涌了上來,

    使得這些人都發了瘋,齊聲向周先生逼問。

    雖說看不到外頭的情景,但光憑這只言片語,宋青小也大約猜得出來外頭的情形。

    周先生竟然斷了一只手后,還沒有死?

    誰救了他?

    宋青小腦海里浮現出周雪莉的臉,從周雪莉之前的種種行徑看來,怕是她救了周先生,并帶著他來到此地。

    這兩人到底什么關系,她肯為他付出這么多?

    腦海里疑惑一閃而過,周雪莉的聲音便響起:

    “周先生受了傷,你們不要吵……”

    她的聲音有些中氣不足,帶著些難以掩飾的疲憊:

    “實驗室倒塌,我們也是很意外的……”

    “騙子!”

    受騙的人并不愿意接受她這樣的解釋,反倒吵得更大聲了一些:

    “你們有預謀的,把我們騙到這里,還說你們也不知道,騙子,騙子!”

    “不要說了……”

    嚴教授的聲音也跟著響起,像是有些緊張。

    “不要吵了,這里……”

    “憑什么不能吵?”

    被他制止的工人聽了這話之后,更激憤:

    “你們就是騙子,一開始就不懷好意,害死了這么多人。”

    “騙子……騙子!”

    “……”

    這些嘈雜聲吵得宋青小抿緊了嘴唇,UU看書.uukanshu.com 七號顯然也有些煩燥,莫名的緊張氣氛籠罩了兩人。

    宋青小不住舔嘴,但越舔越覺得口中干燥無比。

    電梯門傳來‘吱嘎、吱嘎’的緩慢合攏聲,門縫內有水波蕩打在電梯井內壁的聲音傳出。

    那關門聲突然戛然而止,與此同時,密封空間內原本亮著的燈也‘嗖’的一聲熄滅,電梯門旁的電子顯示屏也暗淡了下去。

    水流的上漲切斷了這間實驗室的電源,坍塌的大廳內頓時重新陷入黑暗里。

    七號這一瞬間發出一聲粗重的喘息,電梯井內那水流在往上攀升,舔吻著電梯底部,發出陣陣空響回音。

    “騙子……”

    “不要吵了,這里不安全……”嚴教授顫著音喊,周雪莉也試圖安撫眾人:

    “稍安勿躁……”

    ‘轟’一聲驚雷將她剩下的半截話攔住,‘滋滋’的閃電緊隨雷鳴,周雪莉的聲音在這氣勢非凡的氣象中顯得有些虛弱:

    “……清理這里,找到能接通電源的方式……”

    “你們要死,你們全陪我死在這里!”

    周雪莉話音未落,便有人將其話截斷。

    那聲音顫個不停,帶著極大惡意,說出口的話像是一種詛咒,帶著怨毒與憤怒,聲調都因為激烈的情緒有些扭曲,但又有點熟悉。

    像是周先生……

    “閉嘴,就是怪你!”

    “就是你……”

    “我們活不下去,也要先殺你!!!”

    “……”

    原本就激動的人群更被他的話所激怒,先前周雪莉等人并沒有將這群人安撫妥貼,現在更如烈火澆油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