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93章 物競

前方高能
     第一百九十三章 物競

    水波有節奏的拍打著電梯底部,每動蕩一下,縫隙里便傳出一陣若隱似無的血腥味兒。

    這種血腥味兒更刺激著人的感官,外頭的爭執也到了白熱化的程序,仿佛這些憤怒的工人隨時有可能要跟到了這個地步還在幸災樂禍的周先生拼命。

    “大家冷靜……”

    嚴教授的話夾雜著某種恐懼:“得想方法先進實驗室,這里有危險。”

    他的話讓宋青小眼皮狂跳。

    這半側島嶼有種強大的物種控制,難道這種變異生物,不是實驗室的白老鼠嗎?

    如七號所說,它們群體龐大,數量眾多,可以自相殘食,同時數量也足以霸占整個地底。

    她心里是這么想的,但隱隱約約的,腦海里一個聲音又在否定她的猜測。

    不對!

    不對!

    不對!

    她對白老鼠的恐懼,讓她在想起這東西時,本能覺得這已經可怕之極。

    但轉個念頭想,她發現這些白老鼠時,這些東西被關押在隧道另一端的實驗室,如果不是因為幾個試煉者意外的闖入,現在可能還仍在那里。

    現在想來,忽略這些老鼠兇殘的天性,而觀其龐大的數量、肥碩的體型,便如被圈養的豬;

    那對宋青小、七號、三號來說可怕無比的實驗室,可能對更為強大且又可怕的變異生物來說,無異于一種現成的食物生產基地!

    她激靈靈打了個哆嗦,這個時候她想起了實驗室大廳坍塌之前,那被磨得變形的柱子,上面掛著的一大截古怪的皮。

    到底是什么東西?

    有答案要呼之欲出,但恐懼卻形成霧瘴,干擾她的思路。

    有誰說過什么話,到底是什么?

    嚴教授、周先生、周雪莉等人的聲音一一從她腦海里掠過,七號說:‘這情景……恐怖漫畫里大妖的住所……’

    周先生說:‘三年以前……衛星拍攝……活動痕跡……’

    嚴教授說:‘物競天擇,一堆殘次品中,總會有一個脫穎而出,經過……篩選,成為最終……往更高等級進化……’

    七號的話暫且不提,周先生提到三年前衛星拍攝到的活動痕跡,從他執意要前往實驗室的舉動,足以證明這拍攝到的痕跡是在島上實驗室這一側。

    可島上一路行來,白老鼠被關押在地底,并沒有亂竄,被衛星拍到的可能性并不高,這仿佛又印證了她開始對于這群白老鼠只是被‘圈養食物’的猜測。

    嚴教授的話,開始她理解得太過狹義,總把這種‘進化’,當成群體的進化。

    如蝙蝠、如鱷魚,又或如那只執意復仇的銀狼……

    可現在,如果把這種‘進化’范圍再擴大一些呢?

    不再受拘于某一個物種,而是跳脫出來,以這半個惡魔之島的所有變異生物論呢?

    物況天擇,一堆殘次品中,總會有一個脫穎而出,經過環境及各方面的篩選,成為最終的勝利者,往更高等級進化,成為這半座惡魔島的‘王者’。

    這真是撞了‘大運’!

    宋青小想笑,但仿佛已經無力控制自己的臉部肌肉,極力想要牽動嘴角的舉動,變成了嘴角不住的抽搐。

    她不是天真浪漫的少女,在讀書時也沒有七號那樣的閑情逸致看漫畫等。

    從小生活環境教會她現實,磨去她的想像力,她原本拿七號說的話當成廢話,此時卻不由自主的浮出一個念頭:

    今夜雷雨交加,可能有妖怪渡劫!

    “別吵了……”

    嚴教授還在喊:“大家冷靜,這附近有危險,有很危險的東西……”

    “你閉嘴!你這死老頭兒,

    是姓周的走狗、幫兇……”

    有人以更大的聲音把他的話壓了下去,‘索索索’,那種重物拖行的聲音又傳來了,這一次不是幻聽,因為不止七號聽到了,就連宋青小也清楚的聽到了。

    ‘咝咝’,有什么在吐著舌頭,表達著被打擾的不悅,又像是對送上門的食物感到垂涎欲滴。

    ‘索索索’,那響動已經越來越大,有危險從沉睡中喚醒。

    “什么聲音?”

    “閉嘴、閉嘴!”嚴教授招呼著,周先生陰森森的道:

    “呵呵……再吵大聲一些,再大聲一些!”

    他說到后來,聲音已經像有些歇斯底里。他發出‘桀桀’的怪笑聲,“我活不成了,你們也要死!陪我死在這里,陪我死在這里!”

    “不要……”

    嚴教授哀求道:

    “周先生,求您了……”

    “出來吧,出來吧!”

    “周先生……”周先生已經像是瘋魔了,嚴教授的聲音有些抖:

    “您還有機會……”

    “機會?”

    周先生陰測測的,“周氏實驗多年,只有雪莉活著,取出來的孩子那么多,最后提煉的藥物也只有8ML罷了。”

    他冷笑了一聲,可能因為斷腕處傷口的劇痛,他的怪笑聲聽起來有些扭曲:

    “三十年……三十年……三十年的成果,我與父親兩代實驗,全毀了!”

    他說到這里,又像是受了刺激:

    “不可能再有了,你們都該死!”

    周先生的話聽得宋青小心中發毛,她本能的摸了摸腰間藏著的那支藥劑,吞了口唾沫。

    “你們在說什么?”

    其他人聽得云里霧里,不由開口打斷這兩人的對話:“你們說清楚……”

    什么周氏的實驗,跟雪莉有什么關系,取出來的孩子又是什么?提煉的藥物,三十年成果……

    “先離開這里,實驗室坍塌了,不能進去躲避很危險的。”周先生還在大聲的喊,嚴教授的語氣有種強作的鎮定,但卻聽得出聲音里絕對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這里有一只進化到難以估摸階段的生物……”

    大家半信半疑,顯然一路順利的過來,嚴教授的話并沒有讓這些人信服。

    反倒好不容易來了研究所,這里是眾人最開始心目中的救命場所,哪怕實驗室的坍塌令許多人有種受了欺騙之后的憤怒,但此時要讓這些人離開,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輕易辦到的。

    “真的還是假的……”

    “先離開!”嚴教授厲聲道,無法說服陷入歇斯底里狀態的周先生,嚴教授準備與他分道揚鑣了:

    “在山上時,我已經想辦法發了定位出去,此時可能搜救的飛機,UU看書www.uukanshu. 已經在路上了。”

    “真的嗎?”

    原本絕望的人群一聽這話,頓時都喜出望外,嚴教授還來不及回話,一陣狂風大作。

    與此同時,宋青小身上汗毛倒豎,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從四面八方傳來,意識海內的任務發生了異變,她還來不及去關注,突然‘轟’的一聲巨響硬生生將暴雨與電閃雷鳴都壓下去了。

    像是有重物撞上了建筑,一陣磚石碎裂的聲音響起,飛沙走石,那陣仗竟與之前實驗室坍塌時如出一轍。

    這樣大的動靜,宋青小第一反應便是剩余的這半側實驗室大廳也要坍塌了,慌亂之下她下意識伸手抱住了頭。

    但她想像中的石頭并沒有砸落下來,外頭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來了:

    “啊……”那聲音里的驚恐溢于言表,“蛇……”

    只聽‘轟隆隆’的重響,有東西四處游走破壞,所到之處仿佛提著一根長鞭在亂抽,發出的聲響硬生生將異變的天象壓過。

    下一瞬間,宋青小還沒來得及將抱頭的手放下,耳旁便敏銳的聽到坍塌的半側實驗室的那些亂石發出響動,一條粗長的淡金色的東西勢如破竹,輕易的鉆進了這封住了實驗大廳的碎石之中,在靜止了約一秒左右,便用力挑起。

    如一支利刃輕易劃破長空,地底震蕩,地面裂開一條巨大的口。

    宋青小的身體挾裹在亂石塊中騰空起,驚駭到極點,腦海里一片空白,她連半點兒聲音都發不出,當下能做的反應僅是握緊匕首,按住腰側的藥劑,縮緊身體,避免受更大的傷害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