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03章 9死

前方高能
     第二百零三章 九死

    那蛟蛇血流如注,仍不甘心,被拍開之后立即吐著信子兇悍的昂起頭顱,但那條強而有力的藍尾又高高揚起,繼而以更大的力量拍了下來!

    ‘砰’的撞擊聲壓過了雷鳴,在這個如廢墟一般的實驗室遺址上方響起,這一聲的力道比之前更大,半空里無數金色夾雜著少許藍色的鱗片在閃電光下亂飛,淡藍的蛇血將透明的雨水染上夢幻般的顏色,那巨蛟奇大無比的頭顱被‘轟隆’拍落到地,倒在一堆了斷壁殘垣的墻土之上,發出地動山搖般的震響。

    這猛烈的動作像是引起了一場小小的海嘯,狂風大作,沙石、樹葉及磚瓦碎片也高高濺起,蒙住了許多躲在廢墟之中的幸存者們的眼睛。

    這一下不止是一蛇一狼沒討到好,宋青小自己也被自己抽得不輕。

    舊傷還未完全恢復又添新傷,兩次與蛟蛇硬碰硬的力量互拼,使得宋青小受傷也不輕,一半的力道造成的傷害她都承受了,仿佛三魂七魄都要被撞走大半,頭暈目眩間整個人上半身不由自主飛了出去,長尾以在地上拖行,最后身體‘鏘鏘’一聲撞進廢石堆中,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

    蛟蛇原本就是強弩之末,現在失了一只眼睛,劇痛無比,接連受了兩次重擊,此時躺在地上,那蛇頭昂了數次,卻都抬不起來。

    那粗長的身體在石堆上亂拍亂打,不住滾動,垂死掙扎著,濺起飛沙、走石與水花。

    朦朧的雨霧里,雷聲‘轟’的一聲再次響起,卻比之前小了許多,像是要偃旗息鼓。

    廢墟之下躲藏的人看著這驚險萬分的一幕,都提心吊膽,一聲不敢出。

    海水被大量涌入的蛇血染成淡藍色,這陣仗約進行了一兩分鐘,巨蛟掙扎的速度逐漸慢下來,緩緩攤在石堆上,出的氣多,進的氣少了。

    宋青小上半身骨頭碎裂,五臟六腑似是都被人攪勻,劇痛之下眼前發黑,恨不能暈死過去才好。

    外頭‘呯呯砰砰’的響聲不絕,許久之后終于平靜了。

    她顫巍的抬起胳膊,將壓在自己身上的一塊石頭推開,吐出一口氣,發出咳嗽聲。

    “咳咳咳……”

    大量夾著血的唾沫噴了出來,胸口每咳一下都撕心裂肺的疼。

    ‘撲通’一聲,她上半身摔進海水之中,冰涼的海水濺到她臉上,使她打了個激靈,混沌的思緒頓時清明了許多。

    大量咸澀的海水灌進她嘴里,沖刷走她嘴中的灰塵與血腥味,卻刺激著嘴里的傷口,既冷且疼。

    匕首還緊緊握在她手上,她還活著!

    僥幸死里逃生,宋青小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劫后余生的慶幸之色,這個動作牽動了傷口,帶來一陣刺疼。

    她搖搖晃晃強撐著巨痛,雙手攀爬著將上半身靠在廢墟之上喘氣。

    ‘咔咔咔’,胸腔之內,像是抓著她骨頭強行在還原,那種痛楚,簡直非普通人能忍。

    宋青小熬過一陣疼痛,緩緩直起身。

    才經歷過一場大戰的實驗室遺址面目全非,一切都結束后,周圍靜得瘆人。

    遠處一條金色的巨大蛟蛇攤在廢墟之上,發出不甘的垂死掙扎聲。

    她又咳了兩聲,吐出喉嚨里帶血的細小石頭及泥沙,吃力的轉頭看了看另外一側。

    那邊廢石泥沙堆出了一個小小的山丘,里面有什么東西在攢動。

    她咬了咬牙,又‘咳咳’的喘了兩聲,斷裂的胸骨相互擦刮,發出劇痛。

    宋青小握緊匕首,眼中露出殺意,那‘山丘’被拱開,里面露出一只黑漆漆的圓潤鼻頭,那只巨狼的大嘴探了出來,

    緊接著是它那個碩大的頭。

    它竟然還沒死!

    她突然想起自己的任務提示,目前她的任務只剩最后一項了,再殺死一種變異生物,她的任務就有可能完成,任務一完成,她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回到現實。

    她的目光落到那只鉆出廢墟的狼頭上,它快死了,殺它是最容易的。

    它應該是當時溪邊那群偷襲的狼中之王,這東西兇狠記仇,之前差點兒讓她葬身狼口。

    在溪邊時它沒出現,但事后為死去的狼報了仇,再狙擊人類。

    偷襲的過程中,自己曾在它身上留下傷,這狼極其記恨,一路不知怎么的追蹤到了這里,在之前想要獵殺自己。

    殺了它后,便應該能點亮最后一個六星芒魔法陣了,也能拉進任務進度。

    相反之下,那巨蛟雖然看似已經半死不活,但難保它不會臨死兇悍反擊,殺狼是最穩妥的。

    這巨大的銀白色巨狼眼睛已經半瞇了,那雙眼睛看到宋青小,感受到她的殺意,毛又豎起來了。

    那氣息奄奄的巨狼似是感覺到宋青小的視線,那雙眼睛里閃過孤傲之色,咧著嘴呲著牙,鼻孔里發出‘嗚嗚’的威脅聲。

    這狼命大,要死了,倒是氣勢仍足。

    ‘嗤。’宋青小有氣無力笑了一聲,要殺它,倒也不急于一時。

    那狼看她不動了,轉過頭,前爪奮力的一搏,擠開那些坍塌的石頭,從里面顫巍巍的鉆出來了,石頭滾落進水中,響起‘撲通、撲通’的水聲。

    它一身銀白的皮毛沾了灰,鉆出來的剎那連站都站不穩了,‘砰’的一聲倒在水中,卻仍不甘心,試圖想要站起來。

    宋青小也不管它,歇了一會兒,捂著胸口,目光緩緩下移。

    她的衣服在之前那場慘烈的狩獵過程中被撕得破破爛爛的,露出大片肌膚,上面浮滿淡藍色如鱗片一般的光暈。

    細膩起伏的胸下,是柔軟而纖細的腰肢。

    但腰肢之下,一條藍色的巨大蛇尾蜿蜒著鋪了出去,與她身體連著一體。

    宋青小心念一動,那十米開外的尾尖輕輕的揚了揚,帶起一串水珠,隨即又緩緩落回了地面上,悠悠左右游移。

    她變異了!

    宋青小咬緊了牙齒,眼神有些懾人,她先前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但此時真正看到自己身體出現異變的一剎那,仍是讓她受到了極大的沖擊。

    她低頭去看自己腰側,握著匕首的手顫個不停,強忍內心復雜的情緒。

    腰側那里她專門縫了個暗袋,為了藏神秘的黑色匕首的,拿到周先生的進化藥劑之后,便將進化藥劑藏在了暗袋里。

    那原本裝著進化藥劑的地方只剩了一些玻璃的殘渣,里面的藥物早在瓶子被擠破的時候,便流進了她傷口中,險些要了她的命。

    那幾塊玻璃殘渣被衣物網住,她伸手揀出,在指間搓了兩下,那些玻璃渣在她指尖下被搓成塵粉。

    她被玻璃刺破的地方光滑平整,并沒有摸到傷口,似是很短的時間內,那傷便已經被完全修復了。

    看來之前劇痛之中,她感受到身體快速修復的情況并非她瀕臨死亡時所產生的幻覺,而是真實發生的事。

    她身體的異變,快速修復的傷勢,無與倫比的龐大能量,這一切都與進化藥劑、蛇血、基因實驗脫不了關系,此時宋青小迫切的需要有人來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

    她不能頂著這個樣子回到現實世界,任務暫時不可以完成,她得留在這里。

    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氣,雷聲轟鳴,閃電仍在奔走天際,她浮現在身上的鱗片閃爍著淡藍的光暈,這樣的夜晚,她的身體在發生著可怕的變異!

    意識海內的任務還沒有發生變化,恐怕要那蛟蛇或是銀色的巨狼死了才行。

    她忍住心中的焦慮,抬頭去看,夜色下,那只銀狼蹣跚前行,往蛟蛇所在的方向走去。

    開始還直不起腿,但逐漸便能搖搖晃晃的依靠前后各一支腿撐起了它龐大的身軀,雖說走得不穩,但它這樣子十分凄涼,能站得起來,就已經令宋青小頗為詫異。

    石堆之上,那只蛟蛇的尾巴還在動彈,雨水沖刷著它傷口,將蛟蛇的血液沖得它周圍到處都是。

    那銀色巨狼半爬半走到蛇跟前,這個動作,仿佛要將它最后的生命力都消耗殆盡。

    它警惕的看了瞇著眼睛喘氣的宋青小一眼,緊接著倒在蛟蛇的身旁,蹭著找了個蛇身上被宋青小捅出的傷口,伸出舌頭開始舔起蛇血。

    蛟蛇已經無力反抗,尾巴不甘的動了動,吐了吐信子,卻再沒有掙扎的力氣。

    宋青小看了它一眼,也不管它的動作。

    它察覺到宋青小的放縱,頓時放心了許多,大口撕咬起蛇肉。

    宋青小扯了扯嘴角,這狼記仇,那蛟蛇重傷了它,要死了,還不忘吃蛟蛇肉報仇。

    她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看著這只狼時,目光里帶著些縱容。

    今晚如果不是這只狼意外躥出來,她恐怕是有危險的。

    她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會在關鍵時刻跟它共同作戰,搞定了一只蛟蛇。

    宋青小將目光移開,她還有自己的煩心事,她握著匕首,看了看四周,當閃電消失,厚厚的云層擋住光線,夜幕下只剩大大小小石堆的陰影。

    頭頂上空悶雷的聲響,及‘嘩啦啦’的雨聲,還有巨狼大口撕咬蛟蛇肉,吞咽時發出的動靜,都清晰無比的傳進她耳朵里。

    不知是不是變異的緣故,黑暗對她來說不再是個嚴重的問題,她目光所及之之內,茂密的樹林,一片片被雨水沾濕的樹葉,被風吹得擺動不止。

    還有那些建筑廢墟之下,被掩埋著屏氣凝視的膽小鬼們,壓抑著呼吸,膽怯的注視著自己。

    破損的地表層下,海水正透過地面往上沁,那些魚群搖首擺尾,享用著那些變異老鼠的尸體。

    空氣中有不同的人的氣味、血腥味兒、雨水澆濕泥土發出的味道,還有森林的氣息,視力、聽覺、五感,仿佛隨著她的變異,都產生了一個質的飛躍,與之前不可同日而語。

    仿佛周圍所有的情況,全在她不經意間的一個注視里。

    她目光落到自己身邊左側的一角,那里的廢墟之下,一個人像老鼠般,既興奮,又恐懼,帶著些不安,還有些希望等復雜的情緒,小心翼翼的打量著自己。

    那道視線有些熟悉。

    “出來吧。“

    宋青小張了張嘴,剛一說話,便松了口氣。

    她的聲音嘶啞異常,說話時有血腥氣直往上涌,但幸運的是變異并沒有讓她徹底退化,繼而失支說話的能力:

    “我看到你了。”

    她說的話,與先前的那條蛟蛇一模一樣,藏在廢墟之下的那人瑟縮著抖了抖身體,閉上了眼睛。

    那道視線消失了,但氣息還在,他還活著。

    傾盆大雨慢慢化為‘沙沙’的小雨,雷雨過后,烏云散去一些,不像之前黑得瘆人。

    她說的話聲音雖然不大,但如果有人活著,應該也是聽到了。

    “出來。”她咳了兩聲,淡淡說了一句:“不出來,就永遠不要再出來了。“

    她說這話,并不是在開玩笑的,話語里帶著一股殺意。

    風‘呼呼’刮過樹林,周圍一些樹被巨蟒之前掃斷的樹倒在廢墟之中,她瞇了瞇眼睛,感受著身體內骨頭與筋脈的修復,體內灼人且一直在攀升的溫度停了下來,她瞇著一雙眼睛,落在左側有人藏身的那一處,約一兩秒鐘之后,她等得不耐煩了,眼里殺機一閃,正準備抬起尾巴,突然那左側廢墟之下便傳來‘索索’的響動。

    興許是知道躲不過了,一只手從石渣里穿出,撥弄著周圍的磚塊、石頭,露出第一個今晚爬出來的幸存者。

    “咳咳咳……”這人剛露出半個頭,便是一陣撕心裂肺的咳。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原本癱在蛇身旁的巨狼警惕的抬起頭,蹬著腿試圖起身。

    “宋,宋小姐……”嚴教授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他有些怯生生的,語氣中有絲絕望又夾雜著希望,還帶著一些不確定及疑問:”是,是你嗎?宋小姐……“

    宋青小捂著胸口,此時胸口的骨頭也在‘咔咔’的重新組列,身體內血液‘汩汩’的在流。

    習慣了那種高溫及疼痛,雖然仍是使她身體顫抖,但也不是沒有辦法忍受了。

    嚴教授還活著,這是好事一件,他是周先生的心腹,像是知道的事情很多。

    目前自己身體的變化,她喝了蛇血之后會產生什么樣的感染,她有許多疑問都想要向嚴教授問清楚。

    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氣,俯身去將嚴教授那只伸出來的手捉住,緊接著用好不容易蓄積起來的力氣使勁一拖。

    “唔……”

    嚴教授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整個人硬生生被她從廢墟里拖了出來,匍匐著摔落在宋青小面前。

    原本壓住他的石塊‘哐哐’的往下掉,那原本像小山丘一樣的地方很快平息下去了。

    “……多謝了。”嚴教授強忍痛楚,已經脫離了困境,但他的身體依舊抖得如秋風中的落葉,他不敢低頭去看她可怕的身體,怕自己多看一眼,就會嚇得昏厥過去:“宋小姐……”

    他身旁不遠處,一條十幾米長的藍色巨尾,緩緩在海水之中微微擺動,蕩起漣漪,輕而易舉就能要了他的命。

    遠處那只正在享用著美味的銀色狼王,抬起頭向他發出威脅的低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