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06章 人心

前方高能
     第二百零六章 人心

    嚴教授沉浸在自己狂熱的情緒中,并沒有發現宋青小的神情。

    “這種物質異常稀少,且并不易取得。”更不要說在后續的實驗中,大量的累積消耗。

    且每個孕婦提供的這種激素太少,在十月懷胎的漫長過程中,僅供應一個嬰兒的發育。

    而周氏研究的目的,是為了保住周先生的性命,他所需要的這種物質提供,遠超出一個嬰兒的需求。

    “我們稱這樣的提煉物質,為‘長生’。”這也是長生科技創立之初所定名的方向,實驗從原本的‘造神’,改為‘造人’。

    為了實現快速提取、縮短時效的目的,周氏以慈善的名義大量在全世界收養女童。

    期間向其灌輸一些忠于周氏、向科學獻身的念頭,在這些實驗體未成年時,就將她們的身體改造,使她們的身體成為適合‘造人’的溫床。

    同時采取手段,促使這些女孩兒盡快發育成熟,達到快速懷孕的目的。

    在胚胎發育過程中,植入攝取母親分泌激素的儀器,隨著懷孕時間的增長,胚胎的營養被吸收,直到胚胎徹底死亡脫落形成一個周期,再周而復始,進入下一個相同的操作。

    用這樣的方法,周氏取得了一批母體分泌的珍貴激素,嚴教授打了個哆嗦:

    “周老先生稱之為,”他似是感覺到一種陰寒入骨的空氣隨著雨水縈繞在他身周,說這話時牙齒碰撞,發出‘咯咯’的聲響,但仍堅持說完了:

    “‘生命精華’。”

    這樣提煉的‘生命精華’是反人道的,那些年被周氏收養的女孩兒,大批大批甚至在早期身體改造的過程中便熬不住死掉了。

    就是僥幸活下來的人,在反復懷孕、提取的過程中,也很少有活下來的。

    大量如花的生命提早枯萎了,周家為了活命,是踩著這些鮮血前行的。

    周氏表面光鮮亮麗,周家的人在世人眼中地位尊崇,行善積德,實則心狠手辣,無惡不作。

    ‘淅淅瀝瀝’的雨水打落在廢墟、樹林,雷鳴電閃在這一瞬間停止,島上靜得落針可聞。

    那條要死不活的蛟蛇被銀白的狼王將身體啃出一小塊缺口,宋青小感覺心里原先對于這蛟蛇的恐懼化為一種無言的憐憫。

    她憐憫這變異的蛟蛇,她憐憫那些受到慈善救助的少女,以為脫離苦海,卻落入更可怕的惡魔之手。

    周氏為了一己之私,干涉大自然發展規律,制造出這樣的‘生物’,將這片小島化為煉獄,使不知多少無辜的人送命。

    為了他們能活著,其他人的命便在他們眼中如草芥似的。

    這條兇悍異常的蛟蛇也是他們制造出來的怪物,她知道廢墟底下,還有一些僥幸未死的人都以驚恐的眼光看著這蛟蛇、這銀狼和已經變異的自己。

    可島上這些兇猛殘暴的變異生物,卻惡不過人心,惡不過這群自詡‘上帝’,插手平衡的人。

    最可怕、最殘暴的不是這些變異生物,而是人類的欲望,它們都只是周家欲望的受害者!

    宋青小忍住心中的憤怒,又問:“那后來,實驗成功了嗎?”

    “沒有。”

    嚴教授搖了搖頭。

    周氏的頑疾,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成功,最初提取的‘生命精華’雖然短暫的發揮了極其玄妙的作用,甚至周老先生作為第一個周氏血脈的試用者,罕見的活到了35歲。

    周老先生打破了周氏的血脈活不過三十五歲的詛咒,證明了‘帝王計劃’的成功。

    “哪里失敗了?”

    談話的過程里,宋青小體內那股四處亂躥的力量開始變得平和,

    仿佛已經與她融為一體,為她所掌控。

    灼燒的熱血溫度并沒有再高漲了,斷裂的骨頭、筋脈一點一點在重鑄。

    無與倫比的力量在她身體四處游走,這種感覺前所未有。

    “在于周氏特殊的基因。”嚴教授斟酌著語言,盡量避免說一些專業術語,讓宋青小能夠聽懂:

    “周氏的基因有缺陷,原本早該淘汰,普通的‘生命精華’對他們雖然有用,但作用是非常有限的。”他受傷的手放在大腿上,微微顫抖:“你看到過周先生注射的藥物,僅能維持他片刻精神罷了。”

    周氏的人體質太弱,身體又帶有致命缺陷,確定了無法從他們身上入手改變之后,‘帝王計劃’的核心成員準備從‘母體’上著手。

    供給‘生命精華’的母體太過普通,所以才使得這批藥物對周家的人并沒有多大作用。

    “就在此時,周老先生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構想。”嚴教授說到這里時,表情又有了變化,他的眼神十分復雜,似是有極大的心虛與愧疚,卻又有種異常的狂熱:

    “將強悍生物的基因提煉與‘母體’相結合,再以此生產更高檔次的‘生命精華’,供應給周氏的人。”

    這樣的做法理論上可行,但仍需要后期進行驗證。

    而周氏的實驗,也由最初的‘帝王計劃’更名為‘女媧計劃’,投入大筆的資金。

    中途的過程嚴教授沒有再說,想也知道又是一筆血債累累罷了。

    “周雪莉應該也是造人的‘母體’之一了。”

    宋青小說這話時,不是疑問,而是篤定。

    嚴教授有些意外,仿佛沒想到她會猜中。

    但到了這樣的地步,他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了,因此老老實實點頭:

    “是的。”

    他頭滴落的雨水順著頭發往下淌,UU看書 .uukanshu.com 蒙住了他眼睛,延著鼻梁、臉頰灌進了他嘴中,讓他說話時聲音聽起來仿佛含了什么東西,有些甕聲甕氣的:

    “她也是‘女媧’之一,是少數的幸存者。”

    “那這次,成功了么?”

    宋青小以嘆息的語氣,又問了一次。

    嚴教授苦笑著再次搖頭:

    “沒有。”

    他的神情里有些惆悵,作為科研人員,沒有什么比實驗的失敗更讓他難受了:

    “理論上是成功的,但我們仍失敗了,因為人體太脆弱,沒有辦法承受這樣經過反復提取的‘高等生命精華’,”他頓了頓,接著說:

    “周老先生作為首個接受者,”他說到這里,不知想起了什么,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懼之色。

    事情哪怕過去很多年了,但嚴教授想起當年的一幕,依舊不寒而栗,“他在我們面前,爆裂開來。”

    準確的說,周老先生化為了一篷血霧,最終蒸發,連骨頭渣子都沒留下一絲半點。

    低等的‘生命精華’沒用,而高等級的‘生命精華’,人類作為載體又太弱,‘女媧計劃’到此再次陷入一個死結中。

    “恰好在這個時候……”嚴教授話剛說了一個頭,宋青小就接下去道:

    “你們拿到了一張衛星拍攝的照片,拍到了島上生物異常活動的軌跡了。”

    “是!”嚴教授心一狠,點頭答道:“我們在島上,發現了龍……”

    他說這話時,目光下意識的往那廢墟上躺著的那條蛟蛇看過去了,正在大快朵頤的銀白巨狼抬起了一張滿臉都糊著藍色蛟蛇血的大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