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15章 見面

前方高能
     第二百一十五章 見面

    宋青小看了一下時間,時針指向十點,她已經要遲到了。

    昨晚因為才出試煉場,她身體經過紊亂能量改造,再加上精神力大幅消耗等影響,使她回到家里便昏死過去。

    醒來之后兌換‘者’字令及查看自己身體情況等耽擱了一些時間,就算此時出門,也未必趕得及。

    但家里有一只危險異常的變異銀狼,她不能將宿醉未醒的唐云留在家中,與狼獨處的,得在上班之前,將唐云先帶出去。

    這樣一來她必遲到無疑,她決定先打個電話請假。

    從她在警衛廳的工作穩定之后,家里欠費的電話便已經恢復了,她撥通了警衛廳安隊長辦公室的電話號碼。

    但電話響了數聲,卻一直沒有人接。

    這倒是令宋青小感到有些詫異,她進入警衛廳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大概也摸清楚一安隊長的性格。

    此人脾氣不好,但為人極其自律,性格嚴肅,最不喜歡手下警衛犯規,無故遲到早退那更是大忌,難免會挨一頓批。

    在才進入警衛系統的那段時間,因為安隊長不太喜歡她,她將這一點牢牢記在心里。

    這個人雖然對別人嚴苛,但對自己也同樣要求嚴格,這個時候,他應該已經到了辦公室。

    可此時電話沒接,他要么遲到,要么便是有緊急事,被召了出去。

    宋青小瞇了下眼睛,目光中閃過一絲凝重,她想起了昨晚追殺她的兩個男人,死在了小巷里,那里恰好是安隊長所在警衛廳負責,恐怕有早起的人發現了這樁案子,報了上去。

    警衛廳里的人,此時應該正在處理這樁事。

    想到這里,宋青小將電話掛斷,決定先去警衛廳打聽一番。

    唐云需要安頓,她朋友不多,在校期間因為出身原因,性格內向孤僻,幾乎沒什么往來密切的好友,打交道最多的,恐怕就是要債的人。

    她思索一陣,決定帶著唐云出門,在賣掉長鞭后,找個療養院,暫時先將她送進去。

    這樣一來,可能她的遲到并帶著母親出門的舉止會引起安隊長等人的不滿,繼而影響她的工作。

    但目前她身上麻煩頗多,更多的注意力其實是放在了提升實力,在試煉中保住性命。

    下了決心要賣鞭子之后,這份工作其實對宋青小來說也是可有可無,不過是一個身份的掩護而已。

    五號曾說過,會出一個令她滿意的價格購買長鞭,一旦鞭子賣掉,便可解她目前的窮困,到時就算失去工作,對她來說也是無關痛癢。

    最值得讓她在意的,還是西郊那兩具男人的尸體。

    唐云醉得人事不省,宋青小將她照顧得不錯,她身上還算干凈,不過常年酗酒,使她手指卷曲難以伸直,指甲泛黑。

    因為常年不見陽光,她透著一種病態的慘白,身體有些浮腫,整個人好似一個發脹的饅頭似的,五官都有些變形。

    昏睡中,她也愁眉不展,仿佛有許多心事。

    宋青小拿了帕子替她擦臉時,怔忡了片刻,母親這模樣,既熟悉又陌生,仿佛第一次看清她,又仿佛自己有記憶以來,她就一直是這個模樣的。

    唐云緩緩睜開眼睛,那目光有些渾濁,還沒找到焦距,看到宋青小的一剎那,本能的拉住她的手,迷迷糊糊的喚了一聲:

    “……”

    她被酒精麻痹,舌頭腫大,說話也不清不楚的,宋青小愣了一下,回過神時,她又閉著眼睛睡了過去,之前的那一聲呢喃,像是睡得糊涂了發出的囈語。

    宋青小這會兒也沒功夫去細想她的反應,替唐云換了件簡單的衣服,

    這種事情她已經駕輕就熟,以前做時,她還吃力無比,但此時對宋青小來說,唐云的重量自然不值一提。

    她將唐云背起了身,出門時還特地上了鎖。

    她這樣做倒不是為了防賊,宋家家徒四壁,對宋青小來說,最為重要的匕首她是隨身攜帶,不可能隨意藏在家里。

    關鍵是里面有只危險至極,不知道何時會醒的銀狼。

    這銀狼兇悍無比,昨晚垂死之下一個照面還咬死了一個高手,這道門就算上了鎖也未必攔得住它,宋青小這樣做不過聊勝于無。

    警衛廳前擠滿了人,出乎宋青小意料之外的,是大部份的警衛都在門口維持次序。

    門口吵吵嚷嚷的,憤怒的群眾堵住了大廳出入口。

    這些人模樣猙獰,喊得聲嘶力竭:

    “警衛廳是廢物,西郊接連兩天都出人命……”

    “死得一個比一個慘,卻遲遲抓不到真兇……”

    “西郊人不是人?皇室拿不拿我們這些窮人的命當命?”

    “……”

    當值的警衛手持防暴盾牌,站成一列,將這些人攔截在外。

    這群前來堵警衛廳門的人越說越激動,很有可能一場暴動就此發生。

    情況一觸即發,遠處甚至有記者趕來,正擺弄著相機,意圖拍到一個大新聞。

    宋青小背著母親出現時,警衛廳里有人看到了她,眼中閃過一絲輕蔑,別開了頭,裝著沒發現她的困境。

    “不要吵了!”

    一道雷鳴般的男聲突然響起,幾個警衛轉過身,安隊長的身影出現在警衛廳門口,神情兇狠,目光掃過人群。

    他身形如鐵塔,身上肌肉糾結,一看便并不好惹。

    原本吵吵鬧鬧的人在他出現并喝斥出聲的剎那,便暫時歇了聲。

    “這件事情我們還在調查,會上報政府,”他目光落在宋青小身上,最終又轉開:“議會元首必要的時候,會請求皇室派人支援的。”

    安隊長在說到調查事情、上報政府時,這群西郊的人還十分不服氣,但在聽他提到政府首腦會請求皇室派人支援時,所有人臉上都露出驚喜交加之色。

    “真的?”

    時至今日,皇權與政權已經分離,皇室時家已經逐漸退出政治中心。

    但在普通民眾心中,皇室依舊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哪怕隨著時代發展,大部份的人心中對于皇室依舊有一種異樣的信任。

    人群得到安撫,一直緊繃著的警衛們也都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氣,宋青小背著母親擠過仍不肯輕易離去的人群,門口警衛舉著盾牌,還不肯輕易放行,直到安隊長看了她一眼,說了一聲:

    “所有人都進會議室。”

    一個攔路的身材健碩的女人才‘哼’了一聲,將自己面前擋著的盾牌撤開一半,眼中露出不懷好意之色:

    “這里可不是收容所,隨便什么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

    她壓低了聲音說話,外頭仍嘈雜,除了身旁的人外,其他人未必聽得清。

    安隊長神情一頓,看了宋青小一眼,轉過身準備離開。

    宋青小神色如常,當沒聽到她說的話一般,背著母親從這缺口進去,那女人卻在她經過自己身側時,突然挺身撞了她一下。

    旁邊的一個警衛仿佛知她心意,特意站了過來,擋住宋青小去路,讓她避無可避。

    這女警衛身材高大,將近一米八的身高,且十分結實,常年在西郊這邊警衛廳工作,打交道的都是窮兇極惡的不法人員,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身手、力氣練得都不輸男人。

    她原本以為自己這一撞,宋青小必定會摔落在地,狼狽不堪。

    甚至她都準備好了要讓宋青小當眾出丑,嘲笑奚落她一番,讓她滾出警衛廳。

    但這女警衛原本以為撞她十分容易,卻沒想到,她在撞上去的一剎那,宋青小壓根兒沒有躲閃的意思,她抬起頭,那雙眼睛直視著這個女人。

    ‘砰’的一聲,兩人相撞,那女警衛只感覺寒意襲人,仿佛撞上了一座冰山,宋青小紋絲不動,反震力下,這強壯的女人卻站立不穩,往后倒去,壓中了她身旁的人,一起‘噔噔噔’的往后倒退!

    “你……”

    幸虧警衛廳的人都不是身材瘦弱之輩,幾人接連退了幾步,在其他人幫助下,堪堪站穩了身形。

    那挑釁的女人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隨即化為不服氣,她還要再往前,卻看到了安隊長的背影,最終硬生生將這口氣咽了下來,化為狠色:

    “你等著!”

    “我等你。”宋青小笑了笑,回了她一聲。

    讓她當眾出丑,只是給了她一個小小的教訓而已,進過試煉場后,這樣的挑釁對宋青小來說實在是無聊至極。

    她背著唐云進了警衛廳,一股凝重的氣氛籠罩著整個大堂,靠近落地玻璃墻一側的坐椅前,矮胖的五號穿著一身西服,正雙肘撐腿坐在那里。

    與昨日相比,他少了幾分油滑的笑意,神情顯得有些凝重的樣子,他手里拿了一張帕子,正頻頻擦汗,看到宋青小的剎那,他臉上露出喜出望外之色,忙不迭的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