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16章 查詢

前方高能
     第二百一十六章 查詢

    “青小……”五號那張油膩的臉上擠出笑容,開口招呼了一聲。

    大清早的,他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事,顯得十分不安的樣子,西裝的外套已經被他敞開,露出里面被汗濕透之后變色的襯衣。

    宋青小看到他的一剎那,直直便向他走了過去。

    早上發生了事,警衛廳被西郊的人堵了門,為了防止暴亂發生,警衛們都守在門口,將人攔在門外。

    五號能在這個時候進入廳內,倒是不容小覷。

    他在喊出宋青小名字的剎那,原本還擔憂宋青小像昨天一樣對他不理不睬,哪知宋青小在看到他之后,背著唐云就向他走了過去。

    “你……”

    “幫我看一會兒。”宋青小將唐云放到了椅子上,扶著她坐穩:“稍后我再跟你談鞭子的事。”

    五號一聽這話,既驚且喜。

    昨日他已經來過警衛廳一趟,當時找到宋青小時,她的神情堅定,并不像要出賣長鞭的樣子。

    五號只是不死心,試煉里有多兇險,他是心知肚明,前期多一件武器,在試煉中就更多一分保命的機會。

    他貿然找來,會引起宋青小警惕,她不愿賣那條紅色長鞭,其實也是五號意料之中的事。

    不過五號在查出宋青小出身及家庭狀況之后,已經做好了死纏爛打的準備,但計劃沒有變化快,家中發來緊急消息,要他立即回去,他今日過來也只是想撞撞運氣,如果宋青小實在不想賣長鞭,他原本準備失望而歸。

    哪知昨日還神色堅定的宋青小,今日就露出松了口的樣子。

    “這位是……”

    五號試探著問了一句,宋青小就答:

    “我母親。”

    她神情平靜,不知是不是五號的錯覺,他總感覺此時的宋青小相比起昨日,更加危險了幾分。

    五號目光中閃過一絲異色,恰在此時,正準備進會議室的安隊長轉頭往兩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宋青小站直身體:

    “可以嗎?”

    此時五號自己時間也是緊急,但他看到宋青小那雙眼睛時,卻打了個激靈:“當然。”

    這樣的機會不容錯過,除了能買到長鞭之外,同時說不定還可以賣宋青小一個人情。

    宋青小點了點頭,往會議室的方向走去,會議室內,除了仍余留一小部份警衛仍在外面維持次序之外,大部份的人都已經進了會議室坐定。

    她進來的時候,安隊長正站在臺中,神情有些疲憊。

    開始被她撞了一下的女警衛看到她的時候,眼中露出戾色,最終化為陰狠,低頭與旁邊的人小聲的竊竊私語。

    宋青小坐下之后,會議室的門關上,安隊長拿起一個文件夾,示意身旁的助理接了過去。

    助理將文件夾打開,取出一撂早就準備好的文檔,依次發了下去。

    “從前天到晚天,在我們管束的范圍之內,接連發生了兩起惡性殺人案件。”安隊長的聲音在會議室內響起。

    宋青小接過助理遞來的文檔,那是幾張臨時打印而成的紙質文件,上面散發著新鮮油墨的氣味。

    幾張照片被回形針壓在最上頭,宋青小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照片上一個被砸出來的深坑,坑中躺著一具尸體。

    說是尸體,但其實更像是一個遭重力錘打后的模型,整個身體已經被均勻的壓扁,血肉與周圍的石渣泥灰混為一體。

    尸身上蒙了厚厚一層灰塵,整個尸體已經不成人形,仿佛被錘扁的肉餅,根本無法辨認臉面與身份。

    哪怕隔著照片,都能想像得到現場慘烈的樣子,拿到資料的人都受到了劇烈的沖擊,

    宋青小一看便知道是昨晚自己殺死的人,心中一跳,臉上卻學著別人的模樣,擠出吃驚之色。

    西郊這一帶哪怕暴亂頻發,時常有刑事發生,殺人放火有,但這樣的恐怖案件已經算是安隊長接手西郊多年之后的第一起。

    宋青小看了一眼資料,便抬頭去看安隊長,他臉上帶著凝重之色,雙眉緊鎖,整個人有些煩燥不安的樣子。

    前晚與昨晚的人都是沖著她來的,這兩者之間不知有沒有什么聯系,可惜的是雖說她目前實力在增長,在神的試煉中也算是有了保命的資本,但在現實中,她的出身與身份始終是她一個弱項,許多事情她還沒有摸清。

    不知道安隊長有沒有查清這兩者之間的關系,能不能提供一些有用的消息。

    她看了一眼照片便沒接著往下翻,這引起安隊長極大的不快,一連往宋青小的方向看了好幾眼,目光銳利。

    “隊長,這……這是什么人開著破壞力強大的車輛及飛行設施干的嗎?”

    有人看到第一張照片的剎那,UU看書..com 便提出了疑問。

    現場環境被徹底破壞,從照片上看來,小巷的地面磚頭被砸出一條深坑,碎裂的石磚四處滾落,坑中躺著一個被壓扁的人餅。

    地面鋪了一層泥土與灰塵,照片的一角隱約可以看到有少許新鮮破壞痕跡的墻壁。

    “你們接著看下一張照片,那里有另一個死者。”

    安隊長又說了一聲,其他人將第一張照片揭起,很快就看到了那個死于銀狼之口的男人。

    他的脖子像是被什么鋒利的東西弄斷,傷口處參差不齊,腦袋落在離他身體十來厘米遠的地方,僅剩一點兒皮肉相連。

    創口處及地上應該有血跡,卻被塵土所掩蓋,照片中并沒有看到有什么東西離去的痕跡。

    相比起被壓成肉餅的人,他雖然死狀也凄涼,但至少面目還好辨認。

    剩余的兩張照片就是昨天凌晨發現的兩個死者,安隊長及不少警衛當時已經出了現場,所以心里還算有底。

    “昨天凌晨發現的兩個死者,一個叫麥伯源,人稱麥哥……”

    投影儀里放出死者照片及身份背景,這個人只是西郊長大的混混,不成氣候,以催債、放貸為生,平時在西郊勒索搶劫,針對的都是窮人收保護費等,偶爾也膽大包天,販賣一些帝國禁止販賣的藥品。

    這種事情,西郊的不法組織,十個有九個半都是這樣干的,大家沆瀣一氣,只要沒鬧出大事,上頭不管,下頭的人為了生活,也只有忍氣吞聲,平時也算相安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