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17章 排擠

前方高能
     第二百一十七章 排擠

    宋青小看了一眼,她在西郊長大,對這樣的人最是熟悉,這些人求財,一般不會輕易害命。

    否則事情鬧大,最后就算不了了之,但動手的人也會避一段時間風頭,影響‘生意’。

    但前晚找事的兩人分明是沖著她與唐云兩人來的,言語之中透露還有下殺手的意思,這就不是普通的找事,應該是背后有人指使。

    當時她沒殺人,將人打暈,最后這兩人被滅口,顯然背地里的人對她有警惕,掐斷了這條線索。

    想到這里,宋青小倒覺得有些意思了。

    背地動手的人這樣一干之后,警衛廳這邊估計是難以找出什么有用的東西,最后案件可能跟以往西郊的懸案一般,不了了之。

    但警衛廳摸不著頭腦,可她倒是抓到一點蛛絲螞跡了。

    她出身普通,家世血統在這樣一個時代幾乎是沒有秘密的,有心人都容易查出。

    她父親留下犯罪紀錄失蹤,母親酗酒,家境貧困,欠下大筆貸款,事到如今,仍有各種各樣的高利貸在向宋家勒索。

    在校時,她并不起眼,養成謹小慎微的性格,與周圍同學打交道的也不多,更不用提得罪別人,置她于死地了。

    背地下手的人既派了人來試探,事后又警惕滅口,證明對她是心生戒備的。

    可現實的世界里,她不過是寥寥眾生中最不起眼的那一個,為什么會對她生出戒備之心?除非這人對她另一面是有一定了解的。

    而她另一面,就是在試煉中展現過。

    神的試煉參與過三次了,第一次與第三次都是除了她之外,參與者全軍覆沒。

    而第二次則留下了三個活口,一個五號,一個六號。

    這動手之人是誰,便呼之欲出。

    五號暫且不提,六號對她的殺意昨晚她已經領教過。

    她猜測可能是在第二次精神病院的試煉中時,她在六號身上施展過九字密令中的‘臨’字術,六號可能更早自己一步,了解試煉的規則。

    也許她身上某一部份能力,便是在殺死其中一個試煉者后得到了,所以她準備如法炮制,準備將九字密令從自己手中‘奪’走。

    不過這些只是宋青小的一種推測,六號與她都算參與神的試煉的‘新人’,對試煉規則還在摸索中。

    昨晚追殺自己的兩人并非六號,也有可能是六號覺得她身懷密術實在是太危險,想要提前將危險鏟除在萌芽之中。

    或者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六號提到過的那把黑色的匕首,但這又是另一個疑團了。

    可無論如何,這事兒目前是跟六號脫不了關系的,她現實的一切在六號眼中是透明的,而她對六號則所知不多,這就是她與六號之間的差距了!

    “……昨晚死去的兩人,身份上跟麥伯源兩人,又有不同。”

    安隊長臉上露出復雜之極的神色,他欲言又止,最終化為一聲嘆息:

    “這兩個人的身份,目前查不清楚。”

    除了被壓成肉餅之外的精神力異能者外,那被銀狼咬斷了脖子的男人面目清晰,安隊長不到天亮便被緊急聯絡吵醒,查詢至今,卻并沒有查出這個男人的身份。

    帝國發展到現在,每個人的信息都是登記在案的,極少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要么這個人從小到大都是黑戶,所以資料上關于他的一切都是空白,要么就是,他的身份地位遠超出安隊長所想,依他的權限,目前他無法查詢罷了。

    無論是哪一種,都令安隊長感到異常的頭疼,但最令他感到棘手的是后者。

    偏偏安隊長有一種感覺,

    死者的身份恐怕大有來頭,這下死在他管轄范圍,他恐怕是有大麻煩了。

    “早上有人打了電話通報記者,現場已經曝光,媒體趕到拍了現場。”安隊長說話時,投影墻上,出現了今早的帝國新聞直播,上面出現的畫面,正是小巷。

    雖說警方搶先一步抬走了尸體,但沒來得及收拾血跡,光從現場的狼藉,便可以看出當時打斗場景的慘烈。

    事件發生在西郊,但引起了恐慌,兇手不知是誰,“從三號受害者創口看,可能是一只,”安隊長斟酌了一下詞匯,最后開口:“可能是一只野獸。”

    “現場造成了這樣大破壞力,我看不止是野獸,可能是怪獸了。”

    隨著時代的發展,文化取代野蠻,雖說權貴之家可能豢養兇獸作為興趣愛好,但要造成這么大殺傷力,體形過小的野獸恐怕再兇猛也是難以辦到的。

    這樣異想天開的話,如果是平時,性格嚴肅的安隊長必定會加以喝斥的,但此時他卻是苦笑了一聲:

    “我接到了帝都警衛廳中心打來的電話,不管是野獸還是怪獸,我們都有活干了。”

    他話音未落,放在助理身上的手機便響了起來,安隊長接過電話之后,神情有些凝重,他出去了片刻,回來之后便道:

    “上面有要求,說民眾引起了恐慌,要求我們加派人手,日夜巡邏西郊一帶!”

    這話一說出口,不少警衛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西郊那一片本來案件發生機率就遠比其他地方更多,白天巡邏都得兩三人結伴而行,夜晚危險系數就更高了。

    而西郊警衛廳人手一向不足,現在日夜都要巡邏,無異于巡邏的人數上便要減少了,這樣一來自然是引起警衛不安了。

    眾人頓時如炸開了鍋,議論紛紛,而先前與宋青小結下梁子的女警衛眼中則閃過不懷好意之色。

    “隊長,我們這邊人手一向不夠,白天巡邏已經很勉強了,夜晚再要巡邏,怎么分派得出來?”

    有人問了一聲,安隊長便咬了咬牙:“我已經向皇城警衛廳中心提出支援了,必要時,也會向皇室求助。”

    皇室與政治體系分開之后,議會元首最不情愿的,恐怕就是向皇室求援了,這樣無異是很損政府威信的。

    但非常時期有非常手段,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時家經營多年,有很多手段,向他們求助,破案應該是最快的。

    “不過在援助下來之前,還是需要我們多注意了。”安隊長說完,手一揮:“巡邏的人由每四人一組改為兩人,中心留一部份人處理應急事件,其他人都出外工作。”

    “我巡邏長衍街!”那先前挑釁宋青小的女警衛率先開口,緊接著又有人舉手。

    “我巡邏七宿。”

    “……”

    警衛廳的人,大多抱結成團,因為工作危險系數高,關鍵時刻,誰都不敢篤定自己是不是需要隊友救命的,所以警衛之間也關系異常密切。

    大家相互選了合作者,宋青小一下就落單了。

    目前其他警衛已經選好了時間段及巡邏的街道,僅剩夜晚的巡邏及一條‘秋節路’無人選擇了。

    而秋節路恰好就是昨晚發生意外的小巷,除了宋青小之外,其他人都已經有了任務。

    那挑釁的女警衛眼中露出幸災樂禍之色,安隊長皺了皺眉頭。

    他雖然也對宋青小頗有微詞,但眾人這樣明顯是在抱團排擠欺負她了。

    這條路才剛發生了事故,危機重重,目前兇手未明確,不是沒有再次作案可能的。

    安隊長一開始對宋青小雖然并沒有好印象,也一直想將她趕離警衛廳,但也并不想用這樣下作的方法將人排擠走。

    “這條路,我去……”

    “隊長,我去秋節路吧。”安隊長話還沒說完,宋青小便已經開了口。

    她在說話的一剎那,幾個正在等著看她笑話,認為她會哭唧唧求饒的警衛,一下便驚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