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25章 交鋒

前方高能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交鋒

    外頭陽光明媚,可屋里似是隔著東西,那陽光怎么也照不進來似的。

    周野只是個普通人,他感覺不到這里精神力的波動,所以在開門的一瞬間,只本能的覺得有些不大舒服。

    但宋青小不同,她進入神的試煉三次了,在死亡邊沿游走,那種死氣她再敏感不過。

    當周野將門推開時,一種惡念從門內透出,壓抑的感覺似綿密的細針,迎面襲來的時候,令她身體受到刺激,體內的靈力開始本能的自動運行。

    這房間有古怪,她的神識在第一時間就放了出去,遍及房間的每個角落與位置。

    說實話,死人、血腥的場景宋青小已經經歷過好幾次,內心對此早有一定的抵抗力。

    但這種虛無飄渺的鬼神之說,她倒是第一次遇到,那種感覺既刺激,且又新奇。

    明明屋內僅有自己、周野兩人在,但她就是感覺,這里還存在著另一道詭異陰森的神識。

    那種感覺,就仿佛第二次進入試煉空間的剎那,看到在第一次試煉里,被自己親手殺死的醫生再出現時的情景。

    身上每一根汗毛都豎立了起來,靈力運轉之后,身體的表層浮現出淡淡的霜霧,使得屋內原本就陰寒的氣溫陡然間降得又更低。

    一股惡意從四面八方涌來,無形無體,似是從房間的任意一個角落窺探著他們,又仿佛叫囂著讓他們‘滾出去’!

    周野只覺得瞬間的功夫,屋內氣溫便降了十度不止,他打了個哆嗦,心里覺得確實有些邪門。

    前一刻還覺得屋子里光線明亮,緊接著便覺得像是憑空飄來了一團云,將陽光擋住,使得屋內光線一下便暗淡了下去。

    恰在此時,一道細微的風緩緩刮起,那遮光的白色折紗窗簾被撩動打在落地玻璃上,發出有節奏的‘咔、咔、咔’的聲音。

    這屋子空曠,屋內窗戶緊鎖,風又是從哪兒來的?

    明明屋內溫度極低,周野的后背在這一刻似是發了大水,汗水急淌而出,把內里那層襯衣浸濕。

    白色折紗窗簾擺動的瞬間,那上頭斑駁的黃點仿佛都活了過來似的,一抖一動,越發醒目明朗,透過光線映在屋內四周慘白得有些晃眼的墻壁上,好似這一瞬間,有大篷鮮血瓢潑而來,要將這屋子的每個角落都灑上似的!

    墻上、屋頂、窗簾上,全是殷紅的血點,隨著這些血跡出現的剎那,一股甜膩的味道涌入兩人鼻腔里,似是花香,但配著這滿室的光點,又仿佛是令人作嘔的血腥氣!

    “啊!”

    周野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聲,“血……”

    宋青小還沒有遇過‘鬼’,那道詭異、陰冷的神識試圖將她與周野兩人包圍。

    但她與周野不同,除了她見識過生死,她精神力經過數次的淬煉,已經打下基礎,這種攻擊手段,對她來說甚至比不過昨晚上死于她手下的那個精神力能力者!

    那道神識被她阻隔在外,無法入侵進她識海里,造成幻覺。

    “雕蟲小技!”

    宋青小守住識海,那神識匯成一束,往包圍住自己的這股陰寒之氣刺了過去。

    這種攻擊方式,是她從昨日襲擊自己的精神力能力者那里學來的,此時那道精神力被她一刺,迅速潰散開來。

    周野還在慘叫連連,他看到四面八方全是血,鼻端都是令人窒息的血腥味兒,恐懼幾乎要壓垮他的神經。

    “啊啊啊……”

    正在這個時候,宋青小的聲音在他腦海中突兀的響起:“哼!”

    這一聲冷哼便如平地一聲驚雷,

    將陷入驚恐交加的情緒里的周野震回現實。

    一道冰霜之氣隨著宋青小冷哼出聲的時候,將屋內的陰寒驅散得干干凈凈。

    這股冷意與先前的陰森不同,之前的寒意,更像是一種詭異、扭曲且又令人膽顫心驚的惡意,而此時這種冰冷,則如霜雪,帶著凜冽,使人在瞬間便思緒清明!

    “有鬼……”周野激靈靈的打了個顫,一旦清醒過來,便情不自禁的喊了一聲:

    “宋小姐,有鬼!”

    他在這一刻,忘了自己還是個男人,先前一番離奇的遭遇,使他上下牙齒碰撞不停,發出‘咯咯’的撞擊聲,這會兒周野也感覺不到丟人,甚至恐懼心理的作用下,他恨不能躲到宋青小后背去。

    “哪有鬼?”

    宋青小看了他一眼,剛剛那道精神力對他影響很深,他臉色青白交錯,額頭冷汗涔涔,順著臉頰往下滑,在下巴處匯聚,‘滴滴答答’的落到他領口的襯衣上,一會兒便將衣服暈開一大團濕痕。

    周野愣了一下,他強忍恐懼低頭去看宋青小,她神情平靜,那頭過長的劉海仍半擋著她眼睛。

    “剛剛……血……”驚恐之后,周野像是三魂七魄才勉強歸體,說話都有些不大利索。

    宋青小便彎了彎嘴角,“哪有什么血?”

    周野本能一指窗簾,UU看書 www.uukanshu “那……”

    可隨著他手指過去,窗簾上依舊只見些許未清理干凈的淡黃斑點,刷得非常白的墻壁上也素素凈凈,沒有被濺上的鮮血。

    “樓下開著的薔薇花而已。”宋青小看他瞠目結舌的模樣,開口說了一句。

    那道詭異的神識已經暫時被她逼退,令宋青小感到有些頭疼的,是這東西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去。

    她的神識遍及整個房間,已經感覺不到那股惡意。

    但這東西確實是明顯存在的,此時只是暫時隱退,可能還藏在某個地方,在‘盯’著兩人。

    周野的臉色異常難看,屋內確實又是光線明朗,不像他之前看到的暗淡陰森,樓下那些開得正好的殷紅薔薇透過落地玻璃的折射映照在白色紗窗上,結合那些淡黃的斑點,可能才讓他產生出一種窗簾上殘留著血跡的錯覺。

    鼻端再聞到的也不是血腥味兒,而是甜膩的花香氣,可能是他進屋時,沒有關上大門,順著門吹進來的。

    他的理智這么告訴著自己,宋青小也是這么說的,可周野想起先前‘看’到的一幕,仍遍體生寒,不敢在這個房間再呆下去。

    “宋小姐,您也已經看過房子了,要不我們先離開這里再談?”

    他覺得這個房間給他一種十分不舒服的感覺,只想趕緊離開。

    宋青小卻進了房間,站到了窗子邊去。

    她身影被陽光拉得很長,周野既惶恐不安,又硬著頭皮在等,看她左摸右摸,又進了一趟更衣室與浴室,這短短兩三分鐘的功夫,對他來說如同受刑一般難熬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