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28章 巡邏

前方高能
     這銀狼警惕心極重,野性未馴,又不肯吃她喂的東西。

    但今日銀狼的偷襲半途而廢,目前能在它清醒的情況下,一人一狼能暫時共處不生波折,這已經令宋青小滿意了,要想關系更融洽,可能需要以后在長時間的相處中,再一步步磨合。

    銀狼將肉撞飛,舔了舔嘴角,又看了她一眼,它雖然不吃這肉,但宋青小仍將剩余的肉稍加清理,再裝進一個大盆之中,放到地上之后,腳一踹盆子,那盆子裝著肉滑到銀狼面前,那狼只是‘嗚嗚’的低哮著望著她,卻也并不肯動盆中的肉。

    做完這一切,宋青小也不管這狼吃不吃東西,她自己做了簡單的晚餐填了肚子,看看時間,已經將近七點了。

    今晚她要巡邏秋節路,上班的時間就在七點半,此時過去,便當飯后運動。

    令她有些為難的,是這只銀狼的存在。

    它舔著傷口,也不肯吃東西,占據了一個角落,慵懶的瞇著眼睛在打盹,但在她換了衣服出來的剎那,那銀狼眼睛雖然沒睜,耳朵卻動了動。

    她走到門口時,那狼也掙扎著一副想起身的架勢,宋青小轉頭輕喝:

    “坐下!”

    她抬起手腕,將手攤平之后比了個下壓的手勢,那狼低聲‘嗚嗚’,不知聽懂了沒有。

    “坐下!”她又說了一聲,試探著往狼走去。

    銀狼見她一靠近,上半身往下壓,發出一聲低哮,眼里露出警惕之色,皮毛都立起來了,但那未受傷的后腿卻一曲,緩緩坐了下去。

    從這一點看來,這銀狼智商極高,哪怕是聽不懂人話,但對于她的意圖卻很清楚。

    宋青小隱約感應得到這狼的意圖,它想跟自己一起出門的表現也并沒有掩飾,但今晚不行。

    今晚她要巡邏的是秋節路,那里死掉的兩人跟她有關,正如五號所說,各方勢力恐怕都在盯著。

    其中一個男人正死于銀狼之口,它這會兒出現在那里,從體形、野性及殺傷力來看,絕對不是巧合。

    它受了傷,

    實力恐怕不到全盛時期15,而宋青小此時在試煉空間帶出來的力量被封印,恐怕非隱世家族的對手。

    目前她躲藏著還來不及,絕對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暴露。

    她再一次示意銀狼趴下,那狼咧了咧嘴,最終眼睜睜看著她拉開門出去了。

    西郊的傍晚與京都其他地方不同,這個時候一些偏僻的小巷已經頗為安靜,并沒有普通人再出沒。

    太陽已經落山,夜色朦朧,宋青小在家門口站了半晌,屋子里安安靜靜的,那銀狼重新趴回原處。

    興許有一天,她實力再強大一些,不再畏懼六號,她也能帶著這銀狼出門溜溜。

    她理了理身上的警衛制服,緩步邁入小巷深處,她相信那一天不會太遠的。

    因為她曾經害怕過那條自己險些隕命的小巷,此時卻能走得面不改色。

    來到秋節路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

    雖說安隊長迫于壓力,答應過來巡邏,但其實真正出事的秋節路地段,早就已經被政府以隔離帶圈出來了。

    路旁的一盞路燈在昨晚的打斗中被毀,此時還沒有完全恢復供電,使得整段路光線昏暗,尤其是高破的小巷墻壁打下的陰影,使得此地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周圍一圈警衛廳布下的隔離,中間被毀的路段仍是一片狼藉,地上一條將近八九米長的深坑異常醒目。

    那坑被重力所拍,余力甚至蔓延出坑外,使得坑的另一頭裂開四五米長的裂縫,已經被警衛廳的人以熒光粉標注過。

    可能是因為這條路逼仄狹小,氣味難以揮發,昨晚被拍死的人粉身碎骨、慘不忍睹,哪怕尸體已經被人運走,但宋青小竟然聞到現場還有淡淡的血腥味兒殘留。

    這種氣味對她來說早就已經習慣了,她面不改色,從昨晚被銀狼咬死的男人倒地處繞了過去,目光在地上開始尋找了起來。

    哪怕知道這樣的現場有什么東西,應該早就被人弄走,但宋青小依舊看得十分仔細。

    約五六分鐘后,一道輕細的腳步聲往這邊過來了,似是察覺到這邊有人,那人頓時屏息凝神,走路動作一下謹慎了許多。

    從來人的呼吸、腳步聲可以判斷,是個高手,但應該不是隱世的家族派來的。

    六號才折損了兩個高手,就算是要派人過來查,也只會派實力更高于昨晚死去的兩個男人的能力者過來,否則就是打草驚蛇。

    今晚秋節路巡邏的人除了自己之外,還有一個自動請纓的安隊長。

    她心中才轉過這樣一個念頭,果然下一刻那人繞過小巷的圍墻,安隊長那舉著槍的高大身影出現在宋青小視線中。

    “誰?”

    他低喝了一聲,目光正好與宋青小碰上,她溫和的答應了一聲:

    “隊長,是我。”

    她的身體隱身于陰影中,幾乎要與陰影融為一體了,與白天見面時不同,她此時將那長長的有些礙眼的劉海夾起來了,露出她整張秀麗的臉龐。

    她整個人的氣勢因為這一點細微的改變,便截然不同,那雙眼睛幽深、純澈,不帶一絲渾濁,仿佛平靜的大海,將所有暗涌的浪潮俱都藏匿其中,既讓人忍不住一看再看,但又莫名覺得有種危險的感覺。

    可能是她以前在安隊長心中留下的懦弱普通的形象太過根深蒂固,在她打了招呼之后,安隊長竟然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將槍收起,反倒呆愣住了。

    “隊長,是我,宋青小。”

    她又重復了一遍,轉過身來,往前走了兩步,走出了墻壁的陰影,安隊長大大的喘了口氣,這才將槍收起來了。

    “你來了?”

    他語氣里還帶著疑惑,顯然對宋青小先一步來到巡邏地點感到十分意外。

    這里剛死了兩個人,且這兩人死狀極慘,兇手尚未抓到,白天過來巡邏的其他隊員都難免會感到壓力,都認為晚上巡邏秋節路是苦差,不肯有人接的。UU看書 .uukanshu.com

    她分配到這里,是其他警衛有意排擠她的后果,安隊長以為她會懼怕,未必會來。

    事實上他都已經做好今晚單打獨斗的準備了,沒想到自己沒提前聯絡她,她已經先自己一步過來不說,看樣子還坦然自若。

    安隊長在收槍的時候,想起先前看到她的那一幕,她不止沒有緊張,在出聲呼喚自己時,甚至嘴角帶著微笑,仿佛這并不是兇手未抓捕的兇案發生現場,而是她晚飯后溜彎時,遇到熟人便打了聲招呼。

    雖說從昨天的事,安隊長隱約感覺自己之前是看走了眼,但今晚的事一發生,仍令他心中生出一種詭異之極的感覺。

    “你有沒有發現什么?”

    他壓下心里的怪異感,問了一句。

    “沒有。”她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安隊長也聽出她語氣里的遺憾味道,又有些詫異的抬頭。前方高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