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31章 兇相

前方高能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兇相

    估計是動物的敏銳遠超人類的緣故,銀狼在察覺不對頭后,那雙眼中兇光閃爍。

    屋內的中央空調出風口‘呼呼’往外送著涼風,先前還令人覺得舒適的溫度,此時無端竟有些陰寒的感覺。

    從宋青小臉上露出玩味之色,從她基因變異,體內靈力帶著冰霜之力后,她對于冰冷便有一定抵抗力了。

    此時這種寒意并非來自身體感受,而是某種精神上的刺激,直達人靈魂深處,才使人生出不寒而栗的恐懼念頭。

    先前還在的陽光一下被云層擋住,天色瞬間便陰暗下去了。

    屋里的自動感應在光線暗下來的一刻,‘啪嗒’一聲將屋內的所有大燈一下打開了!

    剎時之間,整間屋子燈光通明,但這光暈似是被什么陰氣籠罩,有種陰測測的感覺。

    客廳影視熒屏突然傳來‘噔’的一聲通電音,原本黑暗的熒幕一下亮了起來,‘嗚嗚……’那上面人影還未顯現,哭音便先從屋子四周安裝的四維環繞音響傳出來了,一時間整間屋子都是女人幽怨的哭音來回繞著。

    “我那兒媳婦一定是嫌我年老不中用……”宋青小‘嗖’的轉身去看電視,諾大的屏幕上,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正低垂著頭,哭哭啼啼的抹眼淚:“背地里跟我兒子說我壞話呢……”

    她腦海里瞬間想起上次與周野一塊兒上車看房時,周野在車上提到過的事了。

    這買房的原屋主姓孫,是個能干的女強人,精挑細選買了這棟別墅,裝修好后與丈夫孩子及婆婆一起居住。

    孫女士的婆婆早年喪夫,獨自帶大兒子,年老行動不便,在搬家之后很快便在屋子里自盡了,鬧得當時沸沸揚揚的,嚇得孫女士一家當場就搬出去了。

    這些周野說過的話與此時電視里的出現的鏡頭一對比,宋青小只覺得后背一層雞皮疙瘩都爬起來了。

    難道這電視中出現的女人,是孫女士的婆婆?

    她心里才剛閃過這念頭,那銀狼在聽到聲音的時候,壓著前肢緩緩轉了轉頭,那悄悄收起的利爪都已經探了出來,一副欲攻擊的模樣。

    宋青小屏氣凝神,那電視里正在哀怨哭泣的女人緩緩抬起頭,一臉濃妝艷抹,那張臉可能是粉抹得太多,有種僵硬的感覺,宋青小正精神緊繃,正感覺有哪里不對頭時,那鏡頭一換,頓時場景便切到女人對面了。

    她對面同樣坐了一個老太太,正勸她道:

    “不要想太多……”

    宋青小原本正準備往熒幕方向刺探的神識頓時一凝,那口提到喉間的氣頓時又松了松。

    看樣子這應該是某部電視劇的劇情了,可能當年孫女士在搬進新家之后,曾放映過這樣一部電視,看了一半便關閉,后來一家人搬出去,信號等切斷,自然便劇情便停在那里了。

    周野在給自己將房子過了戶后,各種費用一一繳納,信號接駁上后,電源一通,電視便自動播放,看來是她疑心太重。

    她走到茶幾前,茶幾上擺放著一個搖控器,她按了一下暫停,原本正在播放的畫面頓時一停,那老太太的勸說聲、女人的抽泣、哭訴聲頓時便停了。

    先前聲音太大,這會兒冷不妨哭嚎聲一停止,頓時又靜得有些不大對頭。

    熒幕上老太太的笑臉有些詭異,燈光下那張臉顯出灰樸樸的顏色,也許是暫停的位置不對,那眼珠反著光,冷不妨一看倒像是那黑瞳孔似是死人一般泛著灰白似的。

    顯示屏的左上角處在劇情停止后,跳出了時間,已經下午四點半了。

    這個時候天色偏暗,

    燈光啟動,電視自動打開,顯然都不是巧合。

    極度靜謐之中,‘咔咔’,一股輕輕的聲響在她耳側響起,那銀狼喉間發出低吼。

    聲音是從二樓傳來的,像是有什么東西在地板上滾動。

    這里的房子為了保障住戶隱私,每棟之間相隔極遠,這套房的原屋主在買下房子時,特地買的小區最東面的位置,附近沒有人會經過。

    再加上這棟房子出事之后兇名遠揚,平時哪怕就是同一小區有人散步,都絕不會往這邊來,更別提膽大包天進屋偷竊了。

    更何況憑她神識,她并沒有感覺附近有其他人的存在。

    附近的野貓在銀狼出現的一剎那,感應到危險,三三兩兩作鳥獸散了,這聲音又是從什么地方傳來的?

    宋青小腦海里掠過這念頭,那銀狼在‘咔咔’聲響起的剎那,已經后腿一蹬,那身體如離弦的箭,一下便往上彈跳了五六米高,三兩步跳上了二樓!

    她伸手摸到腰后的匕首,也跟著上樓,‘砰’的一聲劇烈撞擊聲響中,門板碎裂開來,銀狼撲進了主臥之中,傳來一聲‘嗷嗚’。

    二樓的光線比一樓更暗,且不知是什么緣故,那些燈似是蒙了一層陰影,顯得灰霧霧的,照不大清楚。

    那股陰寒的氣息從二樓被撞破的房間擴散開來,宋青小上來之時,‘咚’,整個屋子燈光一下全滅,屋內外都陰沉沉的,她轉到當日周野曾說過‘鬧鬼’的房間門口,握住了門的把手!

    屋里之前一直沒住人,中央空調也是剛開不久,她自身便是冰系屬性,對寒意的耐受度遠比普通人高得多,可此時那冰涼的門把手卻像是在零下數十度的空間被冰凍過。

    她握到的瞬間,那上面的冰寒似是要將人手心吸住,UU看書 .uukanshu 若是換個人,恐怕早就忍耐不住,宋青小體內靈力運轉,驅走掌心里的不適感,還沒將門推開,那在主臥之中沒有找到異樣的銀狼迅捷如閃電,已經往這邊疾沖過來了!

    臥室的門板都由實木所造,且以特殊的工藝加固,可在銀狼撞擊之下卻不堪一擊,‘轟’的一聲便裂開蛛網似的縫隙,轟然倒下。

    屋里陰風陣陣,地板上滿是溢出的鮮血,一個若隱似無的黑氣凝成陰影倒映在窗簾前側。

    宋青小瞳孔一縮,說是遲那時快,她還沒來得及行動,狼王已經化為一道殘影,兇悍異常往那黑霧撲去,卻在撞上霧氣的剎那,從那霧中穿過,龐大的身體‘砰’的撞上窗戶!

    ‘咔嚓’的聲響里,落地玻璃被它狼爪拍中,發出碎裂聲響,那白色的折紗窗簾被它抓得七零八落!

    而那屋中彌漫的霧氣被這一撞,卻奇跡似的開始消退,滿地的血跡一點一點往內收,眨眼功夫,便消失得一干二凈了。

    狼爪抓蹭著玻璃,‘轟’的一聲滑落到地,卻又爬起身來,甩了甩頭,猙獰的四處張望著。

    那‘東西’又躲起來了!

    與上次跟周野來時,只感覺到了那一瞬間的惡念不同,這一次屋里的‘東西’明顯來勢洶洶,更成氣候。

    宋青小之前倒是小瞧了‘它’,如今看來,這‘東西’遠比自己想像的要麻煩了許多。

    ‘噔’,屋里先前斷掉的電一下又重新續上,那暗下去的燈光重新亮了起來,銀狼仍四處打量,那股惡意卻散得一干二凈,像是從未出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