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38章 眉目

前方高能
     第二百三十八章 眉目

    “你們吐夠了沒有?”

    沈隊長問了一聲,可能因為衣服蒙著臉的緣故,聲音顯得有些甕聲甕氣的,“吐夠了就過來回答問題。”

    那幾個女人靠著窗吐,地上一大堆嘔吐物,沈隊長說話之前,她們還干嘔不止,仿佛精氣神都被先前這一吐掏空了大半似的。

    這會兒沈隊長一開口,幾個女人根本無暇回話,年輕的警衛看沈隊長表情難看,掏了一張紙巾捂嘴,上前將其中一人拉扯過來了。

    “問你話呢?”

    那女人知道出了事,站都站不穩,因為劇烈的嘔吐,胸脯還在急促的起伏,嘴角邊沾了一些吐出的穢物,直到宋青小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包面紙,抽了一張遞過去,她才虛弱的接了過去,擦了擦嘴之后將口鼻死死捂住。

    宋青小遞來的紙巾冰涼,使她原本被臭氣熏得暈頭轉向的大腦都瞬間清醒了許多,她看了宋青小一眼:

    “謝謝了。”

    她目光里流露著異色,顯然難以將眼前這個清冷秀美的女孩兒與之前那暴力開鎖的形象聯系上。

    “我問你,這里面住的人到底什么情況?”

    事到如今,物業管理處的工作人員也慌了,小區內有人死了,在此之前明明應該早就發現的,可因為保潔人員的疏忽,拖了許多天,尸體已經腐爛發臭才報案,對小區來說也是麻煩一件。

    沈隊長目光如矩,其中一個女人拿紙巾死死壓住口鼻,咽了口酸水,答道:

    “這里面住的,是一對夫妻。”可能在保潔人員上報之后,物業管理處已經隱隱覺得不對頭,對這17-4的住戶的情況也提前做了一番了解,此時面對沈隊長問話,倒是對答如流:

    “是三年前購買的二手房,由女方父母陪同,看過房后定下的。”說話的女人對這一點記得十分清楚,這棟小區設施老舊,管理松散,居住的人大多年邁,收入微薄,除此之外便是散租房,人員復雜。

    當時這對夫妻來看房時,得知是要買婚房,在辦理一些手續時,還引起了物業管理處的人矚目,因此格外印象深刻。

    “登記業主的名字上,女方姓楚。”

    說話的女人語速極慢,說話的中間還夾雜著吞口水的‘咕咚’聲,還有強壓下的干嘔。

    宋青小在聽到‘女方姓秦’時,心里便微微一動。

    此次任務的目標是‘亡秦非楚’,進入任務場景之后,她出現在此處,再加上屋主姓楚,不管這其中到底有什么關聯,但總歸也是一條線索。

    “……買房時,兩人剛新婚,先生工作挺忙,平時看到的不多,小區里有時只看到楚小姐進出。”

    小區出了命案,那女人也不敢隱瞞,將自己所知的情況一五一十的都說出來了:

    “……前幾個月,楚小姐似是懷孕了,倒是看到過幾次的。”

    她又吞了口唾沫,“不過最近倒是確實有一段時間沒看到。”但小區出入人員復雜,負責管理的門衛又松散慣了,誰都不會特地去注意其中一戶業主有沒有進出。

    女人臉上露出郁悶之色,“小區住戶又多,誰能每家每戶都注意到?”若不是這門漸漸關不住味道,恐怕也沒有人會想到屋里的住戶出事了。

    沈隊長那緊擰的眉頭便沒松開過,他問道:

    “聞到味道之后,你們有沒有打電話聯絡過他們?”

    “打了。”另一個女人虛弱的喘了口氣,答道:“呼,呼,但一個電話打不通,一個沒接。”

    沈隊長示意她再打一次,那女人搖搖晃晃的,由年輕的警衛上前將她扶住,

    她才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號碼出去。

    電話沉寂了許久,上面顯示一直在撥出中,約十來秒的功夫,傳來提示說無法接通。

    她又撥出另一個號碼,“這是楚小姐的……”

    話音剛落,電話一下便撥通了,敞開的門縫里,傳來一道悠揚的女聲,咦咦呀呀的不知道在唱著什么。

    那女聲哀怨婉轉,聽著像是有些年頭的戲腔清唱了。

    屋里原本靜悄悄的,在此之前全無響動,冷不妨這女聲一響起的剎那,在空曠的屋子傳出回音,透過門縫傳出來時,讓人無端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聲音聽起來不像音樂,倒像是有人隨意哼了兩句而已,一時間屋外的人竟聽不出這是手機鈴聲在響,還是有人在屋里興起唱了兩句。

    撥打電話的女人手一抖,UU看書 .uukanshu.com 手機都險些掉到了地上,她忙不迭的將手機按斷,屋里那原本正唱著:“……生生死死為情……”下一刻手機被掛斷,那哀怨的女聲便戛然而止。

    幾人先前說話時,只覺得屋內安靜,臭氣難聞。

    此時這唱聲一停之后,眾人本能屏住呼吸,大氣也不敢喘聲,才越發襯得屋內靜謐得有些嚇人。

    “你再打一次。”

    緩了一會兒,沈隊長為了確認,又吩咐了一句。

    那女人定了定神,照著他的話,再將先前那號碼撥了出去,這一次那‘咿咿呀呀’的女人聲又響了起來,這下確定是手機鈴聲無疑。

    有了先前那一驚嚇,屋外的人膽子大了不少,那撥電話的女人甚至喘了口氣,吐糟了一句:

    “怎么會有人用這樣的聲音當鈴聲?”

    沈隊長的神情難看,這樣的年代,很少有人離得了手機這樣的必須品,手機在屋里,楚小姐有孕在身,幾天沒出現,屋里臭氣難忍,從這些情況,幾乎可以確定這位楚小姐是出了事。

    至于她的丈夫,則不確定,但不論如何,她身懷有孕,一旦出事,就是一尸兩命。

    打電話的女人確定了手機之后,那聲音在這樣的情況下實在有些瘆人,她掛斷了電話,眾人正沉默時,‘叮’的一聲提示音突然響起,嚇得在場的幾個女人打了個激靈。

    走道的一側,老舊的電梯門‘哐鐺’一聲打開,一股新鮮的空氣沖淡了一些走道里的氣味,警衛廳里沈隊長召來的人都到了,聞到味道的剎那,接連有好幾人發出倒吸一口涼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