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39章 怨氣

前方高能
     走道里的味道實在難聞,嘔吐物與可怕之極的尸臭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種令人窒息的氣味,令剛出電梯的幾個工作人員喉間發緊。

    沈隊長召來的人一共有七個,宋青小在看到其中一個熟悉的身影時,瞇了瞇眼睛。

    一群后來的工作人員中,二號神情肅穆,背脊挺得筆直,出電梯的剎那,就先掃了一眼走道內。

    宋青小在看到他的時候,他也最先發現了宋青小的存在,眼中閃過一道異色,卻很快又若無其事的將目光別開,去打量其他的人。

    “看來是條大魚。”后到的一個中年男人說了一句,沈隊長點了點頭,看了他身旁一眼,他將左手上的工具箱換了只手提,指著一個面目嚴肅的男人道:

    “這是總廳派來的范江渠老師,負責教導一下我們分區的孩子們,你打電話說出了事兒,范老師跟著一塊兒過來瞧瞧的。”

    宋青小聽到這里,垂下了眼皮,二號搖身一變,成為警衛廳里的老師,同樣被拉進了這樁案子里。

    看來這一次試煉,十有跟17-4的死者脫不了關系。

    “屋主是對夫妻,女方姓楚,身懷有孕。”沈隊長苦笑了一聲,將先前從物業管理處的工作人員口中聽來的消息告知給后來的人,“打了電話,男主的手機無法撥通,好似信號受到了干擾,女方的手機應該在房間里。”

    沈隊長在介紹案子情況,提到女方姓楚時,飛快的抬了一下頭,看了宋青小一眼。

    眾人收拾準備,要進屋子里去。

    物業管理處的幾人被勒令守在外,兩個女人愁眉苦臉的,看到這么多人過來,有些不大樂意:

    “小區的房價原本就漲不上去,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更影響我們的聲譽,你們動靜能不能小些……”

    沈隊長聽了她這話,神情不虞,卻并沒有理睬她這話,而是抓了一把鞋套等物,分給了那年輕的警察一套,看了站在門邊的宋青小一眼,也遞了一套過去。

    眾人套上鞋套、頭套、手套及口罩、防護衣,兩個男性工作上員上前抓住半敞開的門框合力一扯。

    那門一下被‘哐鐺’一聲拉扯開來,

    沈隊長有些納悶,上前抓著門試了試。

    這門已經用了不少年頭,邊上都有些掉漆,露出那層薄薄的鋼皮。

    明明摸著并不厚實,也不算沉,可說來也是奇怪,先前無論他與另一個年輕力壯的警察怎么踹,也紋絲不動的樣子,連印子也沒留下,也實在是邪門。

    門被拉開之后,臭氣便更濃了些,樓上樓下傳來陣陣詛咒,兩個物業管理處的人忍耐不住,卻又不敢跑,只得跑到窗邊去嘔吐,卻因為胃里的食物早就吐空,便只往外吐著酸水,發出‘哇哇’的干嘔聲。

    后來的人先進了屋子,二號特意頓了頓腳步,落后了前方的人幾步,站在了宋青小的身側,將聲音壓得很輕:

    “你先來,發現了什么東西?”

    二號說話的聲音細若蚊吶,像是以某種特殊方法發出來的,僅說給了宋青小一人聽,周圍其他人并沒有察覺,她的神識卻微微一振,將他這話聽得分明。

    他像是知道宋青小已經猜出他有修習精神力,同時也對宋青小神識過人頗為篤定,所以說話時,并沒有隱藏自己這一面的能力。

    宋青小心中一動,也試著去學他的方法,在說話時,以神識將自己想說的話向二號傳遞過去:

    “屋主姓楚,恰好與任務中的‘亡秦非楚’的‘楚’字搭得上關系。”

    二號眉梢一動,宋青小一看他神情,便知他已經收到自己傳過去的語音。

    她第一次以神識傳音,既感新鮮,又覺得有些好奇,神識的運用方法,遠不僅是用來作攻擊手段而已。

    在發送消息的時候,宋青小察覺到一個問題。

    之前她在使用神識探測時,走道里黑氣繚繞,仿佛有一股陌生的精神力將這里充盈,那股力量生猛異常,還險些傷了她的神識。

    可此時再使用神識時,她卻感覺得到,那股精神力卻已經消失。

    如果這種情況不是在現實生活中她已經遭遇過,恐怕她都以為先前‘看到’的那股黑氣,只是自己錯覺而已。

    二號眉峰緊蹙,顯然對她說的話并不滿意,這一次任務,大家目標恐怕都是一致,無論后期大家會不會動手,但前期在三號沒出現時,兩人倒是可以合作一把,先把這任務弄清楚再說。

    “這地方氣息有古怪。”

    她又補充了一句,“我來的時候,感覺到這里還有其他‘東西’。”

    二號聽她這話,并沒有露出吃驚之色,倒是面罩下,他嘴角的位置動了動,好似他露出一個不以為然的笑意:

    “不正常的死亡地方,都可能有怨氣。”他目光平靜,“你能感覺得到,也不算廢物得太徹底。”

    他十分隨意一說,也不管宋青小聽了這話之后會有什么反應,像根本不怕在任務中因為言語囂張而樹敵。

    要么二號實力過人,擁有不將宋青小放進眼中的自信,UU看書 .uukanshu.com 要么便是他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而已。

    宋青小感覺二號可能是屬于前者,不像是在故弄玄虛,這人實力恐怕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深,不好應付,她心中一沉,沒有出聲,屋里便傳來有人的驚呼聲:“啊……”

    二號不再跟她多說,大步進屋。

    宋青小在原地站了片刻,還在思索二號的話。

    ‘怨氣’這種詞,不是普通人會說出口的,倒更像是傳言之中與神鬼相關的故事里才會出現的東西。

    二號輕描淡寫提起這話,對這種東西頗有研究的樣子,極有可能二號修習的本領,跟驅邪逐鬼一類脫不了干系。

    也就是說,二號此人異能邪門,與她以往遇到的試煉參與者的大相徑庭。

    她想起先前二號說話時的語氣,那是擁有強大實力之后帶來的不將其他人放進眼中的自信,這場試煉可能最終三選其一,她心中警惕,低頭將自己的口罩拉得更高,心里生出一道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