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40章 死者

前方高能
     宋青小跟著二號的腳步進屋,見眾人都圍在廚房門口,還以為發現了尸體,卻最終只是在廚房發現了一鍋腐爛之后長滿了蛆蟲的食物而已。

    17-4是一套兩室一廳格局的房子,裝潢、家具都有些老舊,但看得出來,屋主依然在盡心裝扮這棟房子。

    陳舊的沙發上被女主別具匠心的套上了碎花的墊子,擺放了幾個可愛的毛絨飾品。

    屋內窗戶緊閉,窗簾半拉開,宋青小甚至注意到客廳的一角,還亮著一盞可愛的小狗造型的臺燈。

    因不通風的緣故,那股濃烈之極的尸臭被鎖在屋內,難以揮散出去,味道重到刺得鼻腔內的皮膚隱隱刺疼。

    值得讓宋青小注意的,是客廳的幾個顯眼地方,都擺著幾個相框,里面是一對年輕的男女。

    女孩兒相貌甜美,從后摟著男人的脖子,眉梢眼角都透著如蜜的笑意。

    這應該就是物業管理處說的屋主夫妻兩人,宋青小走到電視柜旁,隨手拿起一個相框,仔細打量了片刻。

    相框外嵌了一層玻璃,拿在手中有些沉。

    照片是以三維立體模擬的方式打印出來的,人物的五官臉龐都凹凸出來,比平板的原始相片更顯真實。燈光下,男人的嘴角微微揚起,相比起毫不掩飾愛意的女孩兒,他略顯克制。

    但宋青小的目光卻落在女孩的臉龐上,她笑得明媚張揚,那雙為了逼真,微微凸出的眼珠在燈光下閃爍著光澤,隨著她拿照片的手一動,那光點晃了晃,仿佛是那照片中的女人眼珠也在一剎那間,跟著轉了一轉似的。

    可能是屋里剛死了人,二號提到的‘怨氣’之說及先前那股詭異存在的黑氣給宋青小帶來了一些影響,使她看著照片的時候,楚小姐這張與愛人的合影本該甜蜜異常的笑容,卻在這一刻給宋青小一種透著死氣的猙獰的感覺,令她后背汗毛豎立,頂住了她貼身穿的襯衣。

    她頓了頓,再定睛去看照片,又覺得可能是自己的錯覺而已,應該是屋中光線反射,不同角度看照片里的人,便感受不同造成的心理暗示。

    宋青小對著燈光,試著將照片換了好幾個角度,這一次她有了心理準備之后,無論再從哪個角度看,再瞧女孩時,便覺得她看照片中的男人,都帶著滿滿愛意。

    照片打掃得很干凈,

    一些死角細縫也不見灰塵,周邊的木料被摩挲得異常光潤,可想而知主人平時必定是平時常將照片握在手中觀察打量的人。

    從物業管理處的人員話中透露出的消息,男主人因為工作原因,時常奔波在外,家里常住的是楚小姐,便可以推斷出,這時常撫摸照片的,應該就是楚小姐。

    她愛惜照片,時時抱著相框睹物思人,這些種種,足以證明她愛丈夫很深。

    家里的裝修家具都頗為老舊,房子也是舊的,這兩夫妻經濟應該并不是很寬裕。

    宋青小轉頭去看客廳的窗戶,那窗邊框是白色的塑鋼,因為年代久遠,微微有些泛黃,客廳狹長,陽光僅能透過這老舊的窗戶照進一側客廳,使得整個房間并不是十分明亮。

    老舊的房子采光雖然不是十分好,但在條件不寬松的情況下,在家中的人應該不會在大白天時開燈,所以屋主出事時,應該是在夜里。

    宋青小咬了一下后槽牙,房間里幾個工作人員在尋找線索蹤跡,二號站在廚房門口,轉身望著客廳布局。

    年輕的警衛從廚房出來,宋青小轉身將相框放到電視柜上,還沒直起身,耳朵便敏銳的捕捉到了‘滴答’的響聲。

    那聲音像是水滴濺落到地上時發出的聲響,聽著聲音應該是洗手間方向傳來的。

    她直起身,側頭往洗手間的方向看,這前從廚房出來的年輕警衛已經往洗手間的方向走了過去,并拉住了門把手,將洗手間的門推了開去。

    一股遠比之前聞到的臭味兒更濃烈千百倍的尸臭剎時從衛生間里傳揚開來,開門的年輕警衛壓根兒沒料到這一茬,率先受到這臭氣的侵襲,哪怕隔著厚厚的面罩,也情不自禁的扶著門框,伸手捂著口罩,發出‘嘔’的一聲干嘔聲。

    能進屋的警衛,大多都是身經百戰,可此時這警衛竟發出如此大動靜,頓時吸引住了正在其他地方檢查的警衛注意。

    宋青小聞著這味道,也情不自禁的吞了口酸水,感覺胸腔翻涌得厲害。

    這股味道遠比上一次她在試煉場景內發現的那條腐爛的鱷魚更甚,那股氣味在狹小的空間內發酵數日,冷不妨一被打開,便散發開來,那味道無孔不入,哪怕就是宋青小屏住了呼吸,那股氣味兒也仿佛順著她毛孔,鉆進她身體中,讓她感到惡心反胃。

    “隊……隊長……”

    年輕的警衛艱難的喊了一句,他開口的時候,宋青小已經大步往洗手間的方向走了過去。

    她動作快,二號的動作還要快一些,她離洗手間的門口還有一步之遙,二號已經站到了門口,并將那倚靠在門邊的年輕警衛往后一拽,自己站到了門邊,并將那半開的門全部推了開來。

    洗手間的玻璃門撞到墻壁,發出清脆的響聲,UU看書 www.uukanshu 門往后回彈了一截,晃蕩不止。

    那警衛跌跌撞撞,被隨后而來的宋青小拽住了衣裳,才勉強站住了身體。

    他眼底還殘留著驚懼,來不及跟宋青小道謝,便說了一聲:

    “這里……尸體……”

    宋青小往前邁了一步,二號察覺到她過來,卻并沒有讓她的意思。

    透過二號身側的縫隙,那玻璃門彈回來,又悠悠的折回去,露出里面洗手間的全景。

    洗手間并不大,約三四平方的樣子,頭頂亮著燈,中間以一道透明玻璃分出干濕分離區。

    那原本透明干凈的玻璃從上到下被人蹭出一條長長的黑色痕跡,大小縷長而卷曲的黑色頭發粘黏其上,如一條條蜿蜒爬行的蟲子似的。

    在這些頭發的正中,一張膨脹發綠的臉牢牢貼在玻璃上,瞪著一雙死灰色的眼睛,冷冷望著闖入洗手間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