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41章 發現

前方高能
     第二百四十一章 發現

    宋青小的目光冷不妨與這雙宛如死魚般的眼睛一對上時,便激靈靈的打了個顫。

    發根在瞬間豎立起來,抓扯著頭皮,使她有種臉頰肌肉不聽使喚,生出發麻的感覺。

    直到那晃悠悠的門在撞到洗手間的瓷磚時,又慢悠悠的往后彈了些許,鉸鏈在開合間發出悠然的‘吱嘎’聲,才讓她緩緩吐了口氣,將緊繃的小腿松懈下來。

    沈隊長等人正在尋找的尸體,藏在這洗手間里面。

    洗手間里沒有窗,僅靠頭頂的一盞白熾燈照明。

    那燈罩已經用了些年頭,呈現出一種蒙塵之后的灰白,燈罩內還殘留著水珠干涸后形成的污跡,使得那照出來的燈光更加暗淡,再加上四周白色瓷磚的襯托,越發有種慘白陰森之感。

    再加上那股彌漫著的揮之不去的尸臭,及正對著門口的透明隔斷玻璃上壓著的那張幾近變形到猙獰的面龐,使人望之生畏。

    難道先前年輕的警衛一打開門,看到這一幕便嚇得冷汗涔涔,站都站不穩。

    哪怕就是有一定的心理準備,宋青小也算是見過血腥恐怖的場面,但在與這尸體眼睛對上的剎那,卻依舊受到了不小的沖擊。

    那是一具全裸的女尸,身體扭曲起一個極其古怪的模樣側坐在地上,臉緊貼著玻璃。

    她長長的頭發一半松垮的夾起,一半粘在玻璃上,可能是因為死亡之后尸體膨脹腐爛的原因,她整個身體如吹脹的汽球一般,腫大了一倍以上,臉部嚴重扭曲變形,將一雙眼睛頂出,使得那雙眼睛顯得份外詭異而醒目。

    那壓著玻璃的臉皮被拉扯開,露出牙齒,舌尖吐出一半,冷不妨看去,便如‘她’在笑著沖開門的人做鬼臉。

    宋青小在看到這一張臉時,不免想起了先前自己在客廳里看到的照片,照片里的楚小姐笑靨如花,嬌美的模樣壓根兒讓人無法將她與此時的可怕樣子聯想起來。

    她雙手垂地,仍保持著往前探的姿勢,仿佛是要抓住東西爬起來般,但卻被那大得離譜的肚子格擋住。

    她的一雙腿往前伸,微微分開,皮膚上出現大量縱橫交錯的綠色網狀條紋斑跡,仿佛束縛住她的枷鎖一般。

    一個死嬰被‘她’擠了出來,落在她雙腿之間。

    地面一大灘半干的綠色粘液,一個手機浸泡在那粘液之中,離她的手約三、四厘米遠的距離。

    透明的隔斷玻璃上有一大片黑色的擦痕,從玻璃的中段直接往下延伸至尸體的頭頂,兩側各殘留著幾道白色的指痕,應該是楚小姐臨死之前留下的。

    死者死因透過現場一目了然,宋青小想起二號所說的人死之后的‘怨氣’,正欲放出神識察看一番,后頭沈隊長等人已經過來,她止住了原本的打算,垂下眼皮,讓到一邊。

    二號頓了頓,也學著她的樣子,側開身體,讓現場調查的人員進去。

    洗手間并不大,進了兩三個人之后便顯得極為擁擠,負責記錄的人就站在門邊。

    “死者女性……”

    一個男性工作人員的聲音響了起來,宋青小靠著墻壁,抬頭去看二號的臉。

    二號站在離她約兩米遠的另一側,神情凝重異常,應該是有了什么新的發現。

    沈隊長還在壓低了聲音跟年輕的警衛說楚小姐的死因,“……洗澡的時候,地面濕滑,摔倒所致……死前應該只有死者一人在家,帶手機進浴室,恐怕是正在等著誰的電話打進來……”

    他聲音很輕,其他站在門口的人恐怕聽不大清楚,但在宋青小與二號耳中,卻字句清晰:“……摔倒之后她應該試圖打電話求救,

    卻最終沒有摸到電話……死后腹腔膨脹之后,子宮受到壓力,將胎兒擠壓出來……”

    “可惜了,是個男胎,已經這么大了……”

    洗手間里的人無不搖頭感嘆,宋青小看著二號,動了動嘴唇,以神識傳音:

    “你有什么發現?”

    她主動開口說話,令二號慢吞吞的抬起眼皮,睨了她一眼,似是不想理睬她,卻不知為何,最終又改變了主意,問了一句:

    “你之前神識,真的感受到異樣了?”

    二號的聲音嚴肅,與他人一般,帶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他這種語氣,并非狂妄自大,而是深知自己實力過人,自然而然的居高臨下問話,隨著他話語說出口,宋青小的神識敏銳的感覺受到一定的壓制,使她心頭生出顫栗之感。

    這應該是實力高低最明顯的差別,修為低的人,在面對實力遠勝于自己時,生出的本能畏懼。

    也許二號的實力遠比她想像的更厲害,也有可能是上一場試煉中,她吸食了大量蛟龍之血,基因得到改變之后,UU看書 www.uukanshu. 五感、神識原比以前更敏銳,能輕易的察覺到這一點。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二號在說話時,有意識的使用了某種方法,對她精神力造成壓迫,使她在面對二號時,生出惶恐不安之意,在這樣的壓迫下,便知無不言。

    宋青小壓下心中的揣測,極力調動神識抵御這種壓迫,強行使自己鎮定下來。

    她并沒有回復二號的話,而是在二號審視的眼神中,緩緩的道: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

    她這樣的反應出乎了二號意料之外,二號原本漫不經心的目光落到她身上,如果說先前宋青小只感覺到一定的壓迫,此時神識卻有種遭重山輾壓之感。

    她那縷細細的神識在這樣重重的重壓之下,頓時相形見絀,難以支撐,宋青小一下臉色慘白,大量冷汗透體而出,將衣衫浸濕。

    神識以可怕的速度消耗即將殆盡時,一道冰涼的靈力卻開始在她身體中自動運轉,將二號的威壓盡數抵擋了下來。

    哪怕因為大量神識的消耗使她頭疼欲裂,但靈力帶來的冰涼之意卻仍使她保持冷靜,并沒有真正被二號的氣勢所壓垮。

    “咦?”

    二號嘴里發出一聲低呼,洗手間里正在說話的人聲音一頓,問了一聲:

    “范老師,您有什么發現嗎?”

    這聲音一出,將二號營造出來的威壓打斷,宋青小原本陷入困境的神識頓時一松,二號淡淡開口:

    “沒有。”

    洗手間里沉默了片刻,問話的人沒料到他會這樣答,過了好一會兒,那敘述聲才又重新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