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42章 1無

前方高能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一無

    一點霜花在宋青小腳底鋪開,周圍的空氣瞬間冷了下來。

    二號的目光落到宋青小身上,一變再變,最終那絲謹慎印入他瞳孔之中,被他隱藏了起來,最終化為冷漠。

    “有些可惜了……”洗手間里,負責現場偵查的工作人員搖頭嘆息:“胎兒至少七個月了,卻出了這樣的意外……”

    “家中有孕婦,不應該獨自生活……”沈隊長也接著往下說。

    “她老公呢?”有人聽他這話,便不由問了一句,沈隊長沉默半晌,才道:“不知道。”

    這話令所有人都跟著安靜了片刻,沈隊長又說道:“電話一直沒打通。”

    洗手間外,宋青小冷汗將里面的襯衣濕透,牢牢貼著皮膚。

    她不動聲色調整著自己的靈力,強忍神識大量消耗之后帶來的頭疼,瞇著眼睛靠著墻壁,同時還得強打精神注意二號的舉動。

    “你過來。”一道細若蚊鳴的聲音在宋青小識海之中響了起來,仿佛有千百根針同時在戳刺她識海似的,又使宋青小咬緊了牙關,強忍這股劇痛。

    她握緊拳,抬起頭,二號臉望向窗子的方向,這聲音應該是他發出來的。

    兩人剛剛神識對峙,此時二號又出言招呼,宋青小嘴唇緊抿,心底閃過一道疑惑,那頭二號似是等得有些不耐煩,又道:

    “你過來替我打個掩護。”

    他伸手將身上那件純白的防護服拉開些許,露出他本來穿的衣裳,衣擺下他從鼓囊的腰間摸出幾張疊成三角的黃紙夾在指尖,平靜的開口:

    “有孕七月,又遭橫死,死時又在洗手間這樣的大陰之地,照理來說,這樣的人死后兇魂難散,大多為惡,需要有人送上一程。”

    二號開始還不愿多說,卻在兩人神識過招之后又肯開口,不知是因為宋青小的能力不如他想像中的無用,還是有其意圖。

    “但我感受了一下,”二號轉過頭,望著宋青小:“這里沒有了她散落的魂魄,怨氣也并不重,這就有問題了。”

    他果然如宋青小所想,異能應該是與鬼神之事息息相關,宋青小忍著頭疼,聽他將話說完,點了點頭,上前一步,向二號靠攏,將其他留在客廳中的工作人員可能會看向二號的目光擋住。

    “我回答了你的問題,現在,也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

    他說話的同時,指尖上的符流轉過一道暗淡的紅光,被他按壓在窗臺的一角。

    二號做這一切時,并沒有避開宋青小的目光,他似是對自己的實力異常自信,并不畏懼自己的底牌在宋青小面前曝露。

    “進門之前,門上有黑氣在,頗為兇悍,兩個警衛都將門踹不破。”宋青小動了動嘴唇,小聲的開口,“我放出神識時,都差點兒吃了虧,似是有東西阻撓著。”

    說完,她又補了一句:“但門一破之后,那黑氣卻不見了蹤影。”

    二號聽她這樣一說,眉峰皺得更緊:“門是你開的吧。”他這話并非疑問,而是肯定。

    那股怨氣擋門,就連警衛廳那兩位身強體壯,且常年與是非打交道、身懷煞氣的警衛都將門踹不破,足以證明這怨氣之深。

    普通人恐怕更難將門打開,唯有試煉參與者身懷異能,才有法子破開這門而入。

    但這怨氣能阻警衛,可想而知絕非普通怨氣,宋青小能將門強行打開,她也不是二號一開始想像中的無能之輩。

    二號目光閃了閃,想起之前以神識壓她,她在那一瞬間身上迸發出的那股冰寒之氣,抵擋住了自己的神識逼壓,令他打了個寒顫,

    心中也忌憚不已。

    “是的。”宋青小并沒隱瞞,這事兒也根本瞞不下去,二號稍一打聽,便能探聽得出。

    “你開門時,怨氣還在,破門之后那怨氣卻散了開來。”二號嘆了口氣,“這東西,成氣候了啊。”

    隨著他這嘆息,宋青小無端打了個寒顫,她想起洗手間內,才看到楚小姐的那雙眼睛,不知是不是精神力損耗過大,不免又感到頭疼無比。

    “死者姓楚,”宋青小看著二號放下那張符紙之后邁步往之前自己站立過的電視柜旁走過去,也跟在他身后,問道:“這一次任務要求‘亡秦非楚’,兩者之間,應該有一定關聯。”

    二號裝作低頭看相框的架勢,由宋青小身體遮擋,將另一張符紙也卡到了相框背后,聽著宋青小這話,沒有出聲。

    宋青小假裝沒看到他臉上的冷漠,不由又問了一句:

    “你這些符紙,有什么用?”

    二號一臉嚴肅,起身之后回了一句:

    “我在找‘她’的魂。”

    他話中所謂的‘她’,UU看書 .uukanshu.com 不用想,指的一定是死去的楚小姐。

    宋青小聽到這里,倒是心中一動,想起了自己剛買的那棟鬧‘鬼’的房子,又追問道:

    “找‘魂’?為何需要在這樣的地方放置符紙?”

    二號正欲往前邁的動作一頓,沒想到她會追問,忍了不耐:“她剛死不久,全憑怨氣保魂體不散,此時感受不到她的氣息,必定找了個寄托之物藏身。”他怕宋青小繼續問下去,索性一次性說了個分明:

    “生前愛惜之物、常呆的地點,死時碰觸到的東西,都有可能是她寄魂之物。”

    他說到這里,終于忍不住不耐煩,將眼一瞪:

    “你還有沒有其他問題?”

    宋青小看了他手中符紙一眼,‘嘿嘿’笑了一聲:“你這符紙,有沒有多的?”

    二號聽出她話中意思,就算再是脾氣冷漠高傲,此時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肯將她的話茬接下去。

    她碰了個軟釘子,卻也并不尷尬,陪著二號走了幾個地方,看他將符紙一一貼下之后,捏了個手勢,嘴中念了兩句。

    其他人見她亦步亦趨跟著二號,還以為這個警衛廳的新人得了這總部派來的‘老師’眼緣,愿意指點她而已,倒并沒有在意。

    大家各自都有事情要忙,沒人分心隨時注意著這邊。

    宋青小卻注意到,隨著二號嘴中的法訣一念出,那相框底下壓著的那張淡黃色的符紙化為青煙裊裊升起,最終化為一灘淺淺的灰燼。

    隨著這符紙一燃,二號的臉色一下便頗為難看,顯然尋找楚小姐魂魄的過程并不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