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44章 眉目

前方高能
     第二百四十四章 眉目

    這樣私下問及電話號碼,并非走公事流程,原本不大合規矩。

    但宋青小問得坦然,兩人聊了半晌八卦,拉近了一些距離。

    再加上宋青小這一次任務的身份是警衛,之前她強行破開了那扇沈隊長兩人都開不了的門的情景還牢記在女人心中,此時宋青小一問之后,她稍作猶豫,便點了點頭:

    “那你記一記。”

    進入試煉之后,她與二號俱都換了適合場景身份的制服,但她剛剛在外套口袋里摸到除了紙巾之外,還有一個手機。

    這會兒她一摸口袋,將手機從里面掏了出來,那女人輕聲念了一串數字,看著宋青小將數字記在了手機里。

    “不過這電話我也打過兩回,一直打不通。”女人看她存好之后,補充了一句,“可能是工作的地點有信號屏蔽,你試試也成。”

    拿到了電話號碼之后,宋青小與這兩個女人又寒暄了幾句,才轉身又進屋子里。

    這一次任務到目前為止,似是頗為順利。

    從進入試煉空間之后,人數一齊,便觸發了任務目的,‘亡秦非楚’,完成之后獎勵積分,離開任務場景。

    一來之后,她便在17-4,開門之后發現死尸。

    且從物業管理處的人員口中得知,死者姓楚,丈夫姓秦,這樣一來,‘秦’、‘楚’都對上了。

    目前值得人琢磨的,就是‘亡秦非楚’究竟是什么意思。

    戰國時期,有‘亡秦必楚’的說法,大意是指,楚人怨秦,哪怕最終只剩三氏,也要滅秦的決心。

    而‘亡秦非楚’則與之恰巧相反,從字面意義來理解,是不是表明,要使秦滅亡,不能是楚呢?

    結合這17-4所住的夫妻,丈夫姓秦,而死者姓楚,兩者各一代入,莫非這一趟任務,是要試煉者保護秦恒,不能使他死于楚姓人之手?

    宋青小想到這里,又有些懷疑。

    物業管理處的人提供的消息得知,這一對夫妻并非眾人想像中的恩愛,可能楚小姐的付出遠大于其先生秦恒。

    她懷胎七月,且又死于非命,死前丈夫不知所蹤,確實有由愛生恨殺秦先生的理由。

    可問題在于她已經死了,就算她死前再不甘心,但她現在又要怎么殺人?

    這個任務場景與前幾回宋青小參與的任務大相徑庭,有鬼魂、怨氣存在,使她有種頗感棘手的感覺。

    如二號所說,人死之后有怨氣存在,能對人造成影響,但她剛死不久,魂體都需要寄物而存,若找出她寄魂之處,使其遠離秦恒,她自然便難以得手。

    倘若將其隔離之后,她殺秦恒之心不滅,這樣不能算任務完成的話,那么二號似是對鎮鬼驅邪一事頗為精通,要消滅楚小姐的魂魄,想必二號也應該有方法才是。

    這樣一想,好像任務又并非很難的樣子。

    時至今日,宋青小已經參與過三輪試煉,一次比一次更艱巨,莫非這一次是特例?

    宋青小皺了下眉,又折轉出來,問那靠在窗邊的黑裙女人:

    “這楚小姐家中還有些什么人?”

    那女人掩著嘴,一臉茫然的樣子,想了半晌:

    “不大清楚,只知道買房時她父母陪同。”她聲音透過掩鼻的紙巾,顯得有些含糊不清:“不過好像來往都不太多,”她往周圍看了一眼,揣測著:“畢竟嫁給這樣一個男人,還得靠父母倒貼,可能也有些傷父母的心。”

    她說完,還問了宋青小一句:

    “你說是不是?”

    這女人畢竟只是一個物業管理處的工作人員,與楚小姐也只是點頭之交,

    對她家庭環境不大了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宋青小雖然猜到是這樣,但聽她確認之后,仍有些郁悶。

    又見女人還在等她回答,便隨意點了一下頭,那女人又嘆息了兩聲,她才進了屋子。

    屋里沈隊長等人已經將周圍的大概情況檢查過了,工作人員正在收集一些現場留下的東西,將其一一裝進密封袋里。

    洗手間里的工作人員哪怕戴著口罩,但也不時發現憋久了氣后,長吐一口的聲音。

    二號站在洗手間的門口,沉默不語。

    宋青小過來時,他雖然沒轉頭,但從他氣息及一瞬間變換的站姿,表明他已經感應到宋青小的靠近。

    她在離二號約半米遠的地方站定,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洗手間里。

    就算之前她已經在洗手間門才打開的剎那看到過楚小姐的尸體,已經受過一次沖擊,但她再次過來,看到那張緊貼玻璃的面龐時,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卻依然有種背脊發涼的感覺。

    沈隊長等人將現場記錄完,收取了證物之后,打電話叫來了警衛廳的人,準備將尸體拉回去。

    物業管理處的兩個女人也錄了口供,做完這一切,天色已經微微擦黑。

    屋里那盞由女主人打開的臺燈散發著微弱的光,整個屋子光線昏暗無比。

    那些鋪墊在沙發上的碎花墊子、瓶中插著的已經半枯的花,都顯得死氣沉沉。

    可能是女主人已死,哪怕這屋子有警衛及工作人員進出,卻仍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跟沈隊長交待完情況的女人小聲的抱怨:

    “這事兒警衛廳能不能保密?出了這樣的事,鬧大了誰都不好的……”

    沈隊長冷笑了一聲:

    “早知道這樣,負責一些不就好了?”那女人要辯解,他并不愿聽:“如果聯系上了死者的親屬,請第一時間通知我們。”

    電梯的指示燈‘叮’的一聲亮起,門搖搖晃晃的打開了,這電梯老舊,裝載量有限,眾人只能分批次而下。

    其他人先行,宋青小留在最后一批。

    二號也沒走,這原本人滿為患的走道,在大部份人離開之后,只剩了三四個人在這一樓,顯得有些空蕩蕩的。

    尸體已經被抬走,那股臭氣卻仍揮之不去,熏得人頭暈腦漲的。

    太陽西沉,整個走道空了之后顯得陰浸浸的,有一種寒意隨著這尸臭,仿佛要順著人的毛孔,鉆進人心里。

    “你找出楚小姐的魂魄了嗎?”

    宋青小強忍頭疼,伸手壓了壓眉心,低聲問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