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48章 半夜

前方高能
     第二百四十八章 半夜

    警衛廳的休息室男女相隔,這個時間,已經過了交接班的點了,再加上警衛廳里值班的女性原本就比男性要少的緣故,女性休息室里沒有其他人,諾大的空間內顯得有些空蕩蕩的。

    外面是齊整靠墻的柜子,每個柜子上都已經貼上名字牌了,她的名字也在其中。

    里面的左側是休息的場所,設有沙發躺椅等物,右側則是洗手間了。

    宋青小轉入洗手間內,映入眼簾的便是一排約兩米長的洗手臺,洗手臺的上方擺著一個正燃著的檀香爐,旁邊則是以玻璃將洗浴與廁所區分開來了。

    那點燃的檀香傳來幽幽的香氣,在宋青小進來之后,便逐漸變成淡淡的腐臭。

    她今日在17-4呆了許久,那臭氣仿佛附著在她身上似的,并沒有因為她離開之后就消散。

    宋青小皺了皺眉頭,她走到洗手臺前,自動感應的水龍頭‘嘩’的一下便涌出大股水流。

    任務場景與現實世界一般,也是盛夏時節,可那水卻冰涼入骨,宋青小擠了洗手液搓手,將泡沫沖掉之后,將手舉到鼻子邊聞了一下。

    手上洗手液的香味兒很濃,但她卻仍聞到一股淡淡的腐臭。

    她又擠了一些洗手液重新洗了一次手,再聞時卻仍是臭。

    這味道似是如影隨形,難以洗脫。

    且隨著她洗了兩次手后,與洗手液相融合,形成一種極為古怪的臭味,令人難以忍受。

    宋青小皺了下眉頭,洗不干凈之后她索性不洗了,放水蓄了小半池水后,從口袋里將那只重新被她凍起來的蒼蠅取了出來。

    這一會兒功夫,冰塊融化了些許,只剩約棗子大小一個,逐漸要凍不住那模樣猙獰的黑蒼蠅了,那蒼蠅的腿都伸出了一截。

    她將這冰凍的蒼蠅扔進水中,那冰在水流的作用下打著轉,慢慢的旋轉著融化了開來。

    此時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這只被冰凍過兩次以上的蒼蠅,在冰融了之后,竟然開始在水中慢慢舒展著翅膀與腳,它竟然還沒有死。

    宋青小此時倒覺得有些好奇了。

    蒼蠅的生命力雖頑強,但也不至于頑強到這樣一個地步,簡直與在上一場試煉場景的惡魔島上,因基因感染而變異后的生物有得一拼了。

    這東西一只個頭遠比普通蒼蠅大了數倍之多,她順手取了洗手臺上正燃燒著的那支檀香下來,對著水中的蒼蠅一撥。

    那先前還在緩慢掙扎的蒼蠅,在受到外物攻擊之后,頓時掙扎的幅度便大了。

    沾了水的翅膀用力一撲騰,竟硬生生在水中翻了個身,拍打著水花,似是要飛起來了。

    它的軀體也與普通蒼蠅不一樣,像是要硬了許多,那支檀香戳到它身上時,發出‘卟’的一聲輕響,像是碰到了一層盔甲似的。

    她拿了張紙巾,將這東西從水里撈了出來,并以檀香壓在它背上,將其固定住,湊近了去看。

    這蒼蠅身上也帶著明顯的腐臭,一雙眼睛呈灰綠色,讓她無端想起楚小姐身體上的尸斑,隨著她靠近,那蒼蠅掙扎得更厲害,翅膀不停扇動,力道還不小,數次之后,壓著它的檀香竟然‘咔’的一聲斷裂了開來。

    它一旦失去壓制,搖搖晃晃就要飛起來,宋青小眼疾手快,順手拿起一側插檀香的爐子,用力往它身上一砸,只聽‘哐’的一聲重響,那瓷爐應聲而碎。

    幾塊碎瓷或掉在地上,或滾進水池中,而被砸中的蒼蠅下半身被砸破,濺出幾滴墨綠色的液體,背上殘留了幾絲白瓷碎片,但這傷對它來說好像并無影響,它緩緩抖了抖翅膀,

    將碎瓷渣振掉,竟又要飛起來了。

    這倒有些稀奇了。宋青小用的力道多少,她心中有數。

    雖說這一下砸下去她并沒使用靈力,但她身體經過強化,就算是留了幾分力,但砸死一只蒼蠅是綽綽有余的,可偏偏這蒼蠅還活著。

    她已經察覺出不對頭,這蒼蠅是17-4里飛出來的,她想起二號所說,17-4里,楚小姐死后魂魄不見影蹤。

    橫死的人怨氣十足,她的鬼魂,應該是找個地方躲起來了。

    17-4里沒有楚小姐的魂,她生前喜歡的相框等物也不是她藏身之處,這蒼蠅明顯又有古怪,說不定兩者之間有什么關聯之處。

    她想到這里,也不準備將這蒼蠅弄死,反倒靈力一轉,手上頓時便覆蓋上了一層冰霜,她將這蒼蠅捉住,冰寒之氣將它包裹,不多時她又將這蒼蠅凍成一砣,拿出洗手臺下裝洗漱用品的器盒,將東西一倒,把這冰凍的蒼蠅關進去了。

    在靈力運轉的剎那,也不知是不是宋青小的錯覺,她感覺手上的臭味兒消減了許多,她拿到鼻端一聞,那與洗手液相融合的腐尸味,只剩了些許淡淡的臭氣了。

    她從標著自己名字牌的柜子里拿了一套新的制服,進浴室里洗了個澡,灰塵、汗跡倒是被洗去大半,但腐臭味兒卻無論如何也洗不掉。

    宋青小想起先前自己運轉靈力的情景,心中一動,進了休息室將門一鎖,便運起靈力開始在身體游走。

    其實她運轉這靈力也全無章法,只憑本能行事罷了,但隨著這股冰涼之氣在經脈中走動,宋青小很明顯的感覺到身體表面覆蓋的那層臭氣一點點在消除。

    且隨著靈力運轉的過程,她原本消耗許多的神識也開始在慢慢恢復。

    她將靈力順著周身經脈走了三圈,身上的臭氣已經消除得一干二凈,且精神比睡了一會兒還要好得多。

    這樣一來宋青小打消了睡一會兒恢復精神力的念頭,而是一遍一遍不厭其煩運行著靈力在身體中游走。

    休息室的溫度一降再降,她眉梢上結出細細的冰霜,原本枯竭的神識已經恢復了大半,且體內那細如絲線的靈力,在走過奇筋八脈之后,慢慢增漲了一些。

    不知過了多久,宋青小沉迷于這種修煉的感覺中時,一道‘嗡嗡嗡’的震動聲響了起來,將她從這奇妙的狀態里驚醒了。

    她引導著這些靈力匯聚到丹田處,睜開眼睛時,精神遠比才進入任務時還要飽滿許多。

    這運行靈力的時間,竟遠比她睡了一覺效果還要好。

    一旁手機發出‘嗡嗡’的震動,上面結了一層霜霧,她將手機拿起來一看,這會兒已經凌晨兩點多了,打電話來的是一串數字,她看了一眼,便認出這號碼是屬于她曾撥打出去過一次的秦恒的!

    昨晚大概七八點的時候,她曾給秦恒打了一次電話,通知其妻兒出事的消息,當時秦恒回應她說要立即趕回家中,看樣子應該已經連夜回來了。

    可兩人不過通了一次電話的陌生人,他不急著料理妻兒后事,打電話給自己干什么?

    事關任務,宋青小當下不敢怠慢,立即將電話接通了。

    她還沒來得及開口,電話另一端秦恒已經破口大罵了:

    “我x你大爺的,狗娘養的賤人不得好死!”宋青小聽他一罵,眼中殺機閃過,手中的手機被她重重一捏,手機外殼發出‘咔嚓’的輕微裂開聲,秦恒不知此時她已經動了殺機,仍兀自罵著:

    “你爸死了,你媽死早了!”

    宋青小早前跟他通過話,這人聲音涼薄,對懷孕的太太死亡也顯得太過冷漠,但不像此時,瘋瘋癲癲的,像是碰著什么事,惱羞成怒了。

    “閉嘴!”宋青小低喝一聲,秦恒聽她回話,更加火大,聲音頓時提高了七八度:

    “你才給我閉嘴!什么樣的惡作劇不好,騙我楚可死了!你全家死了!”

    宋青小聽他這樣一說,愣了一下,那心中的殺機一滯,化為不可置信:

    “你說什么?”

    “楚可沒死!她給我打電話了!說她只是回了一趟娘家!我x……”他還在罵罵咧咧,UU看書 .uukanshu.com似是有滿腔被人捉弄的怒火無處發泄。

    但宋青小在聽到他將這話說出口的一剎那,卻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大量冷汗從擴張的毛孔中排出,令她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將腳尖都蜷縮起來了。

    她已經聽不進秦恒怒火中燒的大罵了,心臟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再重重下落,發出‘砰’的一聲重響,繼而周而復始的,聲音大得像是要將她胸腔震破。

    宋青小的腦海里此時只來回的響著秦恒的怒罵聲:“楚可沒死!她給我打電話了!……”

    “楚可沒死!她給我打電話了……”

    “楚可沒死……”

    秦恒的語氣里,夾著失望、郁悶及被人‘捉弄’之后無處發泄的怒火。

    如果楚小姐真的沒死,而自己又通知過他,楚小姐母子身亡,他急急趕回家里,卻得知妻兒沒死,這一切可能只是一個陌生人的‘惡作劇’,他的憤怒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但楚小姐怎么會沒死呢?

    宋青小身上雞皮疙瘩一層一層立起來了。

    她想起17-4那彌漫的臭氣,想起那只搖搖晃晃不自覺的蒼蠅,想起洗手間里壓在玻璃上那張變形的臉,她曾與那雙被擠壓出眼眶的眼珠對望過。

    她親眼看到沈隊長等人驗尸,看到眾人將楚小姐的尸體送進法醫室的解剖臺中。

    她接過那年輕實習法醫的筆記本,上面清楚的寫著楚小姐的死因,法醫將她解剖完后,是她陪著送尸人,將楚小姐送進停尸房的。

    這會兒秦恒竟然跟自己說,楚小姐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