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52章 人死

前方高能
     第二百五十二章 人死

    二號伸手來搶時,宋青小沒有躲,并非她躲不過,而是她拿出手機,原本就是要給二號看的。

    此時二號的反應,確實證明先前她打的那通電話,及哼歌的‘人’都有問題了。

    二號將這手機抓進掌中,那手機冰冷異常,在二號眼中,甚至能‘看’到那手機上纏著的重重黑霧。

    他將手機抓住的剎那,那黑霧仿佛已經成了精似的,順著他指尖便要往他掌心上纏,二號冷哼了一聲,眼中精光閃過,強大的內息之下,硬生生將纏上來的黑霧震散,入手之后,手機的溫度明顯要正常了許多。

    從宋青小撥通了楚小姐的電話,到通話自動斷開,其實并沒有過去多久,但那手機卻已經呈現出即將報廢的架勢。

    本來平整的機身,此時微微鼓起,二號一臉的不敢置信:

    “怎么陰氣這么重呢?”他把手機翻來翻去,搓了搓指尖,“還有潮氣。”

    這潮氣要么是陰氣極重異重,要么是通話的人搞了‘鬼’。

    二號眼里閃過精光,心里揣測著這件事是不是宋青小所為,故意以這樣的方式,來誤導自己,想在任務上占得便宜。

    但同時也還有另一種可能,手機確實作為某種媒介,架起了她與死去的‘楚小姐’之間的聯系。

    如自己一開始所猜測一般,楚小姐死前曾試圖拿手機求救,死后魂體寄于手機里,這使得她在某一方面能‘控制’手機,包括撥打秦恒電話,及接聽宋青小的來電等。

    這也能解釋宋青小手機上此時極為濃厚的陰氣。

    但令二號始終心存疑惑的,是宋青小所謂的聽到了手機里傳來的聲響、動靜,這明顯不可能。

    鬼魂只是一種精神能量,能亂人心、能迷魂,但沒有實體,是發不出聲音的,所以不排除她故意胡說八道,另有圖謀的可能。

    她遞手機出來時,這手機陰氣極深,若這陰氣真是她與‘楚小姐’通話所致,倒也說得過去。

    可這么深的陰氣,宋青小為什么卻像無事人似的?

    二號心里閃過一絲疑惑,但很快這絲疑惑又被他拋到了腦后去。

    他不在意宋青小有多少本事,無論她有什么能力,在他看來,不過雕蟲小技,不足一提。

    “你確定打的是死者的電話?”

    二號看了兩眼手機后,又若無其事的將手機向宋青小拋了過去。

    宋青小伸手將手機接住,手機微溫,已經不再像剛剛觸手便是寒意,那上面如他所說的‘陰氣’,顯然已經被他弄得一干二凈。

    她指尖點了兩下手機,那屏幕感應已經不大靈,反復幾下之后,屏幕才微微亮起,可能受到陰氣的腐蝕,手機四周的光透出一種淡淡的熒綠色,這使得整個手機的表面顯出一種詭異的色調。

    “我打的,是昨日下午物業管理處的那女人撥打的號碼。”

    那女人撥了號碼之后,手機鈴聲在洗手間內響起,分明就是楚小姐的手機。

    且她剛剛撥打的號碼,在有‘人’接通之后,開始唱的歌,與昨日17-4房中的鈴聲一致,都是同一個女聲,不過唱的詞不相同而已,她很篤定這是楚小姐的手機。

    若楚小姐已死,二號又堅持聲稱‘鬼魂’不能發聲,那接電話的是誰?秦恒接到妻子打回去的電話,又是誰打的?

    楚小姐的手機在警衛廳,她打電話過去時,哼歌的人是誰,接電話的人又是在什么地方接通的,怎么會靜得那樣詭異,甚至還有回音?

    “再試試撥打姓秦的電話號碼?”

    二號咬了咬牙之后,

    說了一句。

    宋青小點了下頭,但那手機陰氣已經被他驅除干凈,但畢竟曾被陰氣腐蝕,反應不大靈敏。

    她試了好幾次,才調出了撥號頁面,那撥出去的最近通話記錄里,熒幕已經暈染開一點點小黑點,楚小姐的號碼在這樣的暈染下顯得模糊不清。

    宋青小的手指落到秦恒的來電上,按了下去。

    約一、兩秒后,手機才彈出撥號的界面,且信號頗為不穩,一閃一閃的,仿佛隨時都要斷線、斷電似的。

    三秒……

    四秒……

    五秒……

    手機一直都沒有反應,那屏幕閃得更急,走道里,二號與宋青小都皺起了眉,突然電話里,傳來拉長的‘嘟——’的通話音。

    宋青小提起的心瞬間落回原處,她屏住呼吸,深怕漏掉了每一點信息。

    ‘嘟——’

    電話又響了一聲,夜半三更,這聲音顯得份外醒目。

    宋青小的眼皮跳了一下,冥冥之中,她已經感覺到有事情發生,周圍不安的氣氛將她包圍,令她跳動的眼皮越來越急。

    ‘嘟——’

    這一聲響完之后,又是一陣無言的等待。

    緊接著在兩人屏息凝神的緊張氛圍中,秦恒并沒有接通電話,手機再響了一次‘嘟——’。

    她還在想秦恒是不是已經不接手機時,手機突然一下被人接通了,‘滴答、滴答、滴答’,先是這種異常刺耳的滴水聲在話筒中響起,讓二號第一時間想起先前自己碰觸到手機時,滿手潮濕的情景,讓他懷疑是不是手機內部零件出了什么問題。

    宋青小卻小腿繃緊,這‘滴答’的聲音在任務場景里已經出現了數次,這就值得她注意。

    她微微恍神,這滴水聲第一次出現時,是在發現楚小姐尸身前,洗手間里傳來的。

    而第二次出現,若她沒有記錯,應該是在送了楚小姐尸體進停尸間時,出來在門外給秦恒打電話,送尸的工人說空調壞了漏水時,聽到的。

    第三次‘聽到’,是在她撥打了楚小姐電話時,腦海里傳來的一種本能反應。

    她抿了抿嘴唇,將腦海里的念頭壓了下去,聽筒里除了清晰的‘滴答’聲外,還有一種嘈雜異常的干擾音,仿佛電話另一端的人處于磁場混亂的地帶里。

    這接連不斷的滴水聲里,秦恒絕望而又壓抑的嘶吼聲響起:

    “她……回來了……”

    他的聲音發顫,說話時還帶著噴吐了唾沫的響聲,像是剛遭遇了世間最為恐怖的事,隨著他一說話,話筒傳來‘滋滋’的電波干擾聲。

    第二章

    宋青小及二號神情一凜,還沒說話,那手機似是支撐到了極限,屏幕那微弱的綠光‘噗嗤’一聲熄滅,通話一下斷掉,秦恒那無助又飽含駭然的聲音戛然而止,但聽到他說話的二號與宋青小卻已經感覺到了他傳遞出來的信息。

    兩人不由自主交換了個眼神,已經察覺到事情有異。

    到了這樣的地步,任務已經異常的分明,‘亡秦非楚’,任務結果與17-4的兩夫妻是相關的!

    這對夫妻年少時相約終身,楚小姐愛得熱烈分明,如飛蛾撲火,獻出一切。

    為兩人的婚姻筑愛巢,并一心一意付出,懷上丈夫的孩子。

    她日復一日的等待,為不知何時歸來的丈夫在鍋里留下飯菜,小心翼翼的做一切她能做的事。

    在她連洗澡都帶著手機,怕因此錯過丈夫來電的時候,她的丈夫可能已經心生外心,有了其他的女人。

    她摔倒之時,孩子已經七個月,即將出生,臨死前試圖摸過手機求救,卻最終沒有碰到手機而死去。

    宋青小幾乎可以想像得到,這個時候的楚小姐,應該是怨氣攻心。

    法醫曾說她傷勢不致死,若是家里人關心一些,早點兒發現,母子兩人應該都能救得活性命。

    她在等死的那段時間,應該是極度絕望的,秦恒哪怕是對她有一絲一毫的關心,她母子都不會落得這個下場,更令人發指的,是妻子出事,都已經好多天,尸體都腐爛了,就如物業管理處的女人所說,被楚小姐癡心對待的丈夫卻并沒有發現這一點,報警的是并不那么負責的物業管理處的人員。

    這樣的情況下,楚小姐極有可能由愛生恨,再由恨而生怨毒之心,所以導致已經死亡的楚小姐,不知道以什么樣的方式‘復活’,并準備回去,且已經威脅到了秦恒的性命!

    此次的任務,與厲鬼復仇有關。

    若秦恒死于怨氣纏身的楚小姐‘之手’,這一次任務就失敗了。

    事關生死,宋青小沉了沉心神:

    “看來這次任務,需要合作了。”

    “不需要。”

    二號哪怕明知事情不對,但依舊不改其高傲非凡的本性:“就算有‘鬼’,我自己一人足矣。”

    宋青小冷笑了一聲,懶得再跟他多說,將報廢的手機塞進口袋里,大步折身往男性休息室里走去。

    她這樣的反應出乎了二號意料之外,二號愣了片刻,也跟了上去。

    宋青小站在休息室外,推開了休息室的門。

    門撞上門吸,發出‘鐺’的重響聲。才躺下不久的沈隊長再一次被驚醒,警惕的驚坐而起,喝問了一聲:

    “什么人?”

    里面沒有開燈,微弱的燈帶光從敞開的房門照射進屋里,隱約照到一側沙發床上的沈隊長的身影。

    他正瞇著眼睛打量站在門口的人,那黑黑的影子被燈光拉長,一直覆蓋進房間里,帶著蕭殺之意,使屋內的人頗為壓抑。

    “昨日楚可的手機在哪里?”

    事態緊急,到了這樣的地步,宋青小自然不愿再跟任務劇情里的人講客氣,她直言相問。

    說話的是個女人,但她的氣勢卻并沒有因為她的聲音而消彌幾分。

    沈隊長試圖站立起身,對抗宋青小這種氣勢。

    干這一行的人,眼觀四路、耳聽八方是基本的職業本能,宋青小開口的一剎那,他就已經聽出了宋青小的聲音。

    他一下就想起了這個剛進警衛廳不久的新人,昨日她在17-4的表現異常出色,但這并不能代表她就有夜闖休息室的權利。

    沈隊長心里生出一股惱火,厲喝一句:

    “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我再問你一次。”宋青小不止沒有如他所想一般退出去,反倒開始提步往休息室里走:

    “楚可的手機在哪里?”

    找出‘她’的手機,也許就能推斷出‘她’的一些情況,更有甚者還能找出‘她’的鬼魂,繼而阻止她干一些事。

    沈隊長先是為她這樣的態度一驚,隨即又大怒,警告道:“我不打女人,出去!”

    “我可恰巧跟你相反,先生,我是沒有這樣顧忌的。”

    沈隊長伸手來想把她格推出去,宋青小卻伸手將他手腕逮住。

    他動手的瞬間,感覺到不對頭時,試圖縮手回避,但沈隊長動作快,宋青小比他動作還要快些,他的手才剛往后滑了寸許,UU看書 .uukanshu.com便被一只柔軟而冰涼的手拽緊。

    那手仿佛一把難以撼動的鉗子,將他捉得極緊,沈隊長還沒有反應過來,宋青小已經捉著這只手,用力將他一推,便將他推得往后踉蹌了數步,‘咚’的一聲坐倒在沙發躺椅上。

    她手極冷,動起手來也全無章法,沈隊長感覺得到這不像是熟練戰斗技巧的人。

    可她力氣奇大,且反應靈敏,竟完全以純粹的力量將所有技巧壓制,讓他生不出反抗之力。

    才剛一搭上手,沈隊長便已經知道自己恐怕非她之敵。

    這倒是稀奇了,警衛廳里每年都要來大批新人,男的多女的少,干到沈隊長這樣的地步,身手、經驗都是一干警衛中的佼佼者,能壓制得住他的人是十分稀少的,這一次上頭怎么會派來這么一個可怕的新人?

    “楚可手機在哪里?”

    宋青小又問了一次,沈隊長遲遲不說,這已經讓她極為不快,語氣都沉了下去。

    楚可的手機不是什么重要的證據,楚可一案已經定了,并非兇殺,不過意外而已,此事不涉機密,卻事關自己生死。

    若沈隊長仍執意不說,宋青小不介意用點兒‘方法’,令他開口。

    好在她并沒有等太久時間,沙發床因為先前的沖擊力彈了兩下,沈隊長背脊撞到沙發靠背,又彈回坐起,一面揉著手腕,一面極為古怪的打量了宋青小一眼,感受到了這一瞬間她外露的殺氣:

    “昨晚拿回來后,我帶到解剖室去,采集了她指紋作為比對,確認這是屬于她本人手機后,應該放回了證物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