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54章 復生

前方高能
     第二百五十四章 復生

    秦恒說他太太還活著,已經準備回家了。

    那個從174拿回來的手機,經由沈隊長之手,‘交回’到了它本來的主人手中。

    宋青小撥通的那個號碼,哼歌的嘶啞聲音、打開的抽屜,及似有‘人’起床時的細微響動,此時這些疑惑,統統都得到解釋了。

    警衛廳里,還有什么地方安靜且又空曠,一點兒聲音都能聽得到響動?宋青小腦海里浮現出了那間停尸的凍庫。

    意外死去被拉回警衛廳的尸體,在沒有家屬前來領取的時候,都是暫時存放于廳里的停尸間中,楚小姐也屬于其中的一員。

    當時因‘她’的身份極有可能跟自己任務相關,所以宋青小對‘她’極為關注,在‘她’被解剖完后,是由宋青小親自陪同送尸的工人,將她送入凍庫。

    她看到送尸人將凍柜拉開,把楚小姐的尸首放入其中。

    那里面‘住’的全是亡者,所以整個警衛廳里,那里應該是最為安靜的地方了。

    但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將其中一個本該已經安息的亡者喚醒了。

    宋青小打電話過去時,已經死去、且被送入尸庫的楚小姐,不知為何‘復活’,接了她的電話,且哼起了‘歌’。

    ‘她’那一刻在狹窄的冰柜里‘蘇醒’,將柜子推開,‘起床’準備回家了!

    二號神色陰沉,將郁悶、怒火、焦急、不安等情緒統統壓在心頭。

    幾分鐘以前,宋青小在提到她撥打了楚可電話,電話那端傳來有‘人’哼歌的聲音時,他還在懷疑這不過是試煉參與者可能隨口胡說,想要誤導他,以便完成任務的借口,此時看來,他之前的想法大錯特錯!

    他應該想到這個可能的,昨日下午在174沒有找到楚可的鬼魂,當時他便揣測楚可的魂寄居到某一處躲藏起來。

    二號找過楚可家中每個角落,也試探過楚可生前喜愛之物,想過她臨死前最后試圖去觸摸的手機,卻獨獨沒想過,她的陰魂,可能仍然封存于她身體之中。

    麻煩了!此時宋青小與二號腦海里同時都閃過這樣一個相似的念頭。

    不同之處在于,宋青小對于這樣的事一知半解,一個本該死去的人,卻意外的‘死而復生’,本身就是一個相當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且這個‘重回人間’的復生者,‘回來’的目的很有可能是為了報仇。

    與活人相斗,大不了置其死地;可與一個本來早就已經死去的‘人’相斗,又要用什么樣的方法將其制服?

    她早就有預感,任務不會這樣簡單,但這樣的結果,仍令宋青小感到相當的棘手。

    而二號的頭疼,相較于宋青小的煩惱,就復雜更多。

    外行看的是熱鬧,而內行才看門道。

    冤魂厲鬼雖難纏,但也不是沒有收服方法,但楚小姐的情況,遠比冤魂厲鬼要麻煩得多。

    事到如今,任務明朗,是要阻止秦恒死于楚小姐之手。

    最后一次打秦恒的電話,他恐懼萬分,且又絕望無助,證明他已經得知妻兒已死,猜出一些苗頭。

    尸庫出事,這不是巧合。

    ‘重返人間’的楚小姐應該已經在回家的路途,宋青小與二號務必要在‘她’趕回家之前,制止‘她’的舉動。

    十分鐘以前,得知自己太太已死,一尸兩命的秦恒趕回了市中。

    隨著離家越近,他便越控制不住自己上揚的嘴角。

    24小時巡城的班車到這個時間點已經很少有人乘坐了,值班的司機將車內燈光關了,僅有街道外的燈光透過透明的玻璃車窗照進車子里頭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

    車上稀稀拉拉的坐了三、四個人,但現代都市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都極為冷漠,每個人都分別占據了巡城班車里不同的位置,或靠窗打盹、或拿著手機聽歌,車內靜極了。

    這個時間點還坐巡城班車的人,都是歸晚者,要么是因為加班熬夜,要么是因為剛經歷過豐富多姿的夜生活,這些人身上都帶著難以掩飾的疲憊之色。

    其實秦恒也累了,從接到電話之后他馬不停蹄就買了車票回家,一路舟車勞頓,但他精神卻極其亢奮,原因無他,不過是因為楚可死了!

    楚可死了!

    接到這個消息時,他其實是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他對楚可,遠不如她愛自己更多。

    準確的說,他選擇楚可,不過因為她適合。

    單純、好哄,本地人,家中獨女,且父母又寵,最重要的是,她對自己一心一意,結婚時愿望毫無保留的付出。

    剛開始的時候,兩人也有過甜蜜時刻。

    可隨著時間的流逝,秦恒便感覺厭煩了。

    她的電話永遠那么多;

    她看到自己,永遠有那么多的話要說;

    她的眼神太炙烈了,像一把火,每次相碰觸,秦恒便有一種被她反復炙烤的感覺;

    她的愛像一種枷鎖,令秦恒煩不勝煩,逐漸便不想接到她的電話了,尤其是他有了更合心意的人后;

    她懷了身孕,每當她撫著日漸增大的肚子,幻想將來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時,秦恒都在心中冷笑著。

    一想到將來三年、五年、十年,他有可能都要過這樣的生活,便越發覺得不耐煩了。

    現在她死了,所有麻煩都消失了,但‘家’還留著。

    他從來沒有像這樣一刻,迫切的想要趕回‘家’中。

    當初她央求父母買下時,他還嫌棄這里小區老舊,管理松疏,UU看書.uukanshu.com可此時沒了‘她’以后,秦恒便覺得這房子哪哪兒都好了。

    原來他看不順眼的,一直不是房子,不過是房子里住的另一個人罷了。

    唯一有些遺憾的,興許就是她肚里的孩子了,聽說是個已經成形的男胎,要是能活下來,他秦家也算有后。

    唉,可惜了!

    秦恒靠窗而坐,巡城班車的空調出風口恰好對準了他后頸處,‘嗖嗖’的往外送著涼風。

    可能入夜之后氣溫降低,這涼風凍得他后腦勺隱隱作疼。

    若是楚可還在,她可能會在上車之時,便與他換個位置,將他照顧得妥妥貼貼,不會讓他為這樣的小事感到不適。

    窗外照進的燈光將他一張臉照得朦朧,他面帶微笑,心里卻嘆了口氣。

    恰在此時,他手機突然響起一陣音樂,這曼妙的樂聲在這寧靜的夜晚顯得異常刺耳,一下將秦恒心里的思緒打斷了。

    車上其他的人也被電話鈴聲喚醒,有被打擾的人,不滿的抬起了頭。

    夜半三更,誰會打電話來呢?

    秦恒皺著眉從兜里掏出了手機,手機閃爍著來電號碼,頓時令他渾身一抖。

    ‘楚可’!

    ‘楚可’!

    ‘楚可’!

    楚可來電了!

    楚可不是死了嗎?怎么會在此時打電話來呢?

    他感到有哪里不對勁,但可能是以往這個女人對他太過百依百順,讓他本能的接起了手機。

    “老……公……”電話里,傳來一道嘶啞無比的聲音,仿佛說話的‘人’剛睡了一覺,意識才剛清醒,身體卻仍有種不聽使喚的麻痹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