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55章 亡者

前方高能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亡者

    電話里說話的聲音粗啞難聽,似是有人拿著砂紙,磨著木頭,發出干澀異常的雜音似的。

    但這說話的語調,秦恒是不會忘的,他心里本能生出厭惡的感覺,那原本上揚的嘴角也往下撇了,嘴巴的反應比大腦要快得多,下意識的就低喝

    “你打電話來干什么?”

    巡城的夜車往前開著,車里靜得有些詭異了,秦恒的聲音哪怕壓得再低,但其他零散于車廂四處的人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他感覺得到前后坐著的人都豎起了耳朵,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仿佛在不耐煩的盯著自己,似是要看他什么時候才能將電話掛斷了。

    那些無形的目光,使秦恒后背汗毛倒豎,頂住了他最里面的衣服。

    可能是今夜的空調實在開得太大了,秦恒手里握著的手機也冰涼沁手,使他身體不住發抖。

    他話音一落,電話另一端沉默了片刻,不知是因為自己的斥責令‘她’感到不知所措了,還是其他的緣故。

    車上已經十分安靜了,可秦恒卻覺得‘她’那一邊的環境還要靜得多,仿佛不帶一絲人間氣息,帶著些許回音的感覺,像是‘她’處于一個完全密封的空間里似的。

    ‘家里’所在的小區雜亂無章,人口復雜,有大量不明身份的人士出入,保安只是個擺設。

    老舊的房子隔音又不見得好,每家每戶開門時的聲響,走動時發出的腳步,隔著樓層都聽得一清二楚。

    有時半夜三更,甚至能聽到隔壁的咳嗽,如果她在家,對面是不會這么安靜的。

    想到這里,秦恒打了個寒顫,不由自主的問“你去哪了?”

    “出,了,一……”許久之后,‘她’的說話聲又響起來了,但每一個字都十分緩慢,但慢慢的就越說越順了“……趟門……”

    “我現,在,回去了。”她說完,又頓了一會兒,才說道“你等我。”

    那聲音依舊粗啞難聽,仿佛大著舌頭在說話,但不知為何,秦恒從這句話里,卻聽出了意味深長的感覺,令他頭皮發炸,車內溫度明明極低,但這一刻他腦海里卻‘轟’的一聲,仿佛炸開了一團煙火,燒得他渾身發熱。

    那種被她炙烤的感覺又來了,汗水從身體里的每一個毛孔排出,帶走他身體的熱量,令他激靈靈的打了個抖。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像是忘了,到底是什么事呢?

    他還在想著這個問題,突然車內機械而甜美的女聲提醒聲響起了“三生石站,到了!下車的乘客請注意,車門即將開啟……”

    這道聲音的出現打斷了秦恒的思路,他猛的一抬頭,果然就發現熟悉的小區大門了。

    車子‘吱’的一聲停在站牌前,門打開了,大量冷氣往外跑,一股熱風往里送。

    他坐著沒動,前坐的司機出聲提醒“客人,到站了,該走了。”

    “啊……”秦恒如夢初醒,忙不迭的起身,‘咚咚咚’的下車。

    風迎面吹來,瞬間將他額頭的冷汗吹干,臉上像蒙了一層細薄的蛛網,令他產生一種束縛的感覺。

    他后知后覺想起自己還在與楚可通話,但低頭一看,不知何時,那手機竟自動將電話掛斷了。

    這倒有些稀奇了!

    楚可對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自己,永遠是有話說不完的,每次自己再三暗示,她都裝傻充愣,像聽不懂,不肯掛斷電話,直到他不耐煩,將話挑明,

    她總是溫聲細語的說“后掛電話的人,總是要留著一份寂寞,舍不得老公感受,你先掛,我聽著。”

    從那以后,每次通話,他都先找個理由將電話掛斷。

    幾年以來,秦恒已經習慣夫妻間這樣的相處模式了,這還是她第一次敢掛自己電話!

    他心里涌出一股被冒犯的怒火,正想打電話過去再罵她一頓,但打開通話記錄,他一下便看到一個陌生的號碼了!

    之前被他遺忘的一件事,秦恒此時終于想起來了。

    他想起他回家的目的,是因為有個女孩兒打電話來通知他說,他太太出事,一尸兩命。他趕著回來,是為了辦理房子等一切手續的。

    可此時楚可沒死,她不過出門一趟,現在要回來了。

    她這樣的人,性格、交往的人物都頗為單純,平時工作地點及家兩點一線,這幾年她一心撲在家里,圍著家轉,又能去哪呢?

    恐怕是回娘家去了!

    雖說她當時執意嫁給自己,她父母并不看好,直言她要吃苦頭,從此使得秦恒對她父母生出不滿,為了丈夫,她跟父母也疏遠了許多,一年來往不了幾次,但背地里恐怕悄悄回去過!

    秦情一想到此處,既恨且怒,又夾雜著一絲歡喜落空后的怨惡。

    他憤怒得手指發抖,撥通了宋青小的電話,電話響了數聲之后,有人接通了,他沒等對方開口,便失去風度的破口大罵一通。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掛斷電話,秦恒怒火仍未消除。

    他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小區走,小區仍是那樣,兩側大門開著,中間是供車輛通過。

    安保亭內的值夜人員是個上了年紀的男人,正瞇著眼睛打盹,聽到有聲音傳來時,他半睜開一只眼,發現不是車子之后,便又重新搭上眼皮,不理來客。

    不知為何,今晚的小區比起往常給秦恒的印象,安靜了許多,靜得有些詭異了。

    小區內黑漆漆的,不知是燈壞了,還是物管忘開了。

    他詛咒了一聲這破舊的小區,摸黑到了樓下。

    一股淡淡的臭氣傳進他鼻腔里頭,令他不適的揉了揉。

    “這見了鬼的小區!”他越往里走,那臭味兒便越濃,夜半三更,他情不自禁放聲怒吼“誰家屋里有人死了爛了不埋嗎?怎么這么臭!”

    小區住戶素質不高,以往半夜有人這樣鬼吼鬼叫,想必不少人家都要打開窗戶罵上半晌才算的。

    秦恒以往最是厭惡這些人的作派,認為這些人太沒教養,今日他滿肚子鬼火,罵了一通。

    可今兒像是中邪了,他吼完之后,聲音在大樓間傳遞了開來“誰家……死了……爛了不埋嗎?”

    “誰家……有人死了?”

    “誰家……爛了不埋嗎?”

    他的聲音在大樓間來回穿棱,形成回音,仿佛有千百個人同時在質問似的,但樓里靜悄悄的。

    沒有人開燈,四周黑燈瞎火,整棟樓的人像是在這一刻都聾了。

    唯有那時好時壞的燈,在他這樣一吼之后,突然‘滋滋’響了兩聲,一下便亮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