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57章 死亡

前方高能
     第二百五十七章 死亡

    小區里縈繞著的那股腐爛的臭氣,還有秦恒自己在樓下時怒吼出的聲音

    “這見了鬼的小區!誰家屋里有人死了爛了沒埋嗎?怎么這么臭!”

    “……屋里有人死了爛了沒埋嗎?”

    “屋里有人死了……”

    “……楚小姐的尸體……楚小姐的尸體……尸體……尸體……”

    “我現,在,回去……等我……等我……”

    這些亂七八糟的聲音里有宋青小的、也有秦恒自己的,還有打電話來的楚可的,在這一瞬間化為千萬根細長鋒利的針,狠狠扎向秦恒的大腦里。

    楚可當時那句話聽起來令秦恒頗感不適,此時再一細想,哪里止是不適而已,分明耐人尋味。

    小區黑暗無光,房間惡臭難聞,昨晚打來的神秘電話,此時終于令秦恒清醒。

    “啊……”

    他驚恐到極致,反倒發不出聲音。他像是一只受到驚嚇的鵪鶉,那聲驚呼細弱無力,仿佛從喉間發出的一聲拖長的細細喘息。

    這一刻他流淌的血液像是凝結,身體的溫度瞬間降到了冰點,腳下踩著的地板像是沒有溫度的地獄,隔著厚重的鞋底,那寒意都能透進他腳底。

    他情不自禁的蜷縮起腳趾,喉間又發出一聲跑了調的哀鳴“啊……”

    這聲音像茍延殘喘的垂死掙扎者,因極度的驚悚、絕望而聲音走調,顯得份外古怪而又詭異。

    ‘滴——答!’

    黑暗中,秦恒的心臟都像是停止了跳動,周圍靜得他能聽到自己大腦里某一根血管搏動時發出的‘咚咚’聲響。

    這個時候,洗手間里,突然傳來了滴水的聲音。

    秦恒僵硬的身體像是得到了一個信號,從手開始抖個不停,再及至全身。

    ‘滴——答!’

    滴水聲又來了,且開始逐漸變得有規律,‘滴——答!’,像是有誰沒有將水龍頭擰緊。

    暫停的心跳隨著這聲音響起,開始拼命的顫動,‘砰砰砰’如密集的戰鼓,撞擊著胸腔,全身的血液開始瘋了般一股腦的往大腦涌去。

    身體從極冷到極熱,仿佛只是彈指之間的感受而已。

    這住了幾年的屋子陌生而又詭異,不復以往的溫馨感覺。

    手機電筒打出的一束光線并不能將所有房間照亮,反倒顯得其他地方更黑暗陰森,那些陰影處像是埋伏著一只惡鬼,隨時撲向自己。

    他手指顫了顫,指甲一下下敲擊在自動感應的開關面板上,發出‘咔咔咔’的聲音,像是人的牙關抖動時發出的聲響似的。

    “救……”他喉間發出‘霍霍’的喘氣,身體已經不受他自己控制“命……”

    那燈總是不亮,無論他按了多少下,都并沒有反應。

    恰在此時,他手上的手機突兀的一亮,緊接著優美動人的樂聲響起,楚可的名字開始在上面閃爍著,閃個不停。

    他看了一眼,便如見了鬼,恐懼刺激著他的內臟緊縮,讓他不由自主發出一聲聲的干嘔聲。

    大腦是渴望將這手機丟棄,但身體卻不聽他指揮,那手機仍被他握著,拽得極為用力。

    手機熒幕的亮光襯著手機藍色的邊弦,映照出的光源呈淡淡的熒光綠色。

    “走開……”秦恒抖個不停,那光也隨著他的手一顫一抖,時而照著墻壁,時而照向天花板,時而照向地面。

    電話鈴聲響了兩遍,在秦恒的驚恐眼神中,突然自動接通了!

    夜深人靜的時刻,手機聽筒里清晰的傳來一個女人以戲腔吊嗓的方式,尖聲尖氣的清唱聲“如花美眷,終不敵似水流年曾約相思百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年,三生石續再世前緣”

    手機并未開免提音,甕聲甕氣的透過聽筒傳出,字句清楚,聽得秦恒毛骨悚然。

    楚可天漫,曾受其父影響,對戲劇情有獨鐘,喜歡傳統文學中情情愛愛的文章、詩篇,這是她自己曾清唱的一首歌,當時唱完頗感滿意,錄了下來,作為她手機鈴聲,并時時哼唱一番。

    以往秦恒聽到,只覺得俗不可耐,但這樣的特定環境下聽到,卻頭皮都要炸開。

    “別……別唱……”他抖個不停,喃喃哀求,不知是在求什么,那手機里的歌聲在他絕望無助的開口一剎那,戛然而止,停了下來。

    但這會兒歌聲一停,滿室的靜謐便更加明顯,那種來自靈魂最深處的恐懼不止沒有緩解幾分,反倒因為這詭異的沉默,而更加深了。

    “……老公……”那粗嘎的聲音又響起來了,像是有人在說話時,拼命的在吞吐著什么東西一般“我回來了……”

    這話像是一個詛咒,嚇得秦恒慘叫連連。

    “別……別回來……”他靠著墻,聲音像是破了個口子的風琴,發出‘吭哧、吭哧’的吹氣聲來,“不要……”

    極大的恐懼刺激下,他似是在這一瞬間找回了對手指的控制權,抖動著將電話掐斷。

    通話結束后,他抖動臉頰,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來。

    冷汗透濕了衣衫,衣褲被汗水牢牢貼在他軀體上,像是層層疊疊的束縛般,身體與靈魂如置身于冷火兩重天,一面極熱,一面又極寒。

    手機的燈光暗淡了下去,秦恒一口氣還沒松下來,手機又是陡然一亮,楚可的來電鈴聲又響了起來。

    接著兩秒之后又自動接起,之前那首戲腔清唱的女聲又開始循環。

    “啊啊啊啊……”秦恒一聽這聲音,慘嚎不止又將手機掛斷。

    但數秒之后手機鈴聲又來,且越來越快。

    他數次三番掛斷手機,并試圖將這可怕的手機扔遠,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那手機像是被他粘在了掌心里,卻怎么也甩不出去。

    “放過我吧……放過我……不要纏著我了……”他的哀嚎聲在房間里響起,174的整層樓的住戶仿佛都死了一般,沒有人聽到他的慘呼嚎叫,也沒有人過來拍門抗議。

    以往他最煩這個小區的嘈雜不已,但這個時候他卻恨不能誰能來拍響他的房門,將他從這地獄惡夢一般的情景里解救出來。

    手機又接通了,他發了瘋一樣的伸手去點那掛斷的提示,但指甲將屏幕戳得‘啪啪’作響,那手機卻像是一塊磚,沒有反應一般。

    “我要回來了……”

    “要到家了……”

    “等我哦……”

    每一句話都像是一重重枷鎖,套在秦恒的精神上面。

    ‘啪啪啪’,他手指拼命亂點,終于‘嘟、嘟’的聲響后,手機被掛斷,那可怕的聲音終于停止了。

    他汗如雨下,整個人像是從水里撈起來的一般,他嘴里發出‘嘿嘿’的無意識的聲音,嘴角還沒揚起,剛掛斷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秦恒眼中閃過絕望之色,手機的燈光映著他似哭非哭的慘白到泛青的臉,他甩了甩手,但手機仍甩不出去,鈴聲響了數下,并沒有自動接聽,他眼睛落到熒幕上,上面顯示出一個陌生的號碼來。

    并非楚可的名字!

    這個號碼……

    這個號碼是……

    這個號碼是傍晚打電話通知他的女孩,他想了起來!

    秦恒像是絕境之中一縷漂泊無依的浮萍,瞬間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他深怕自己一不小心手抖之后將手機掛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