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58章 通知

前方高能
     第二百五十八章 通知

    ‘滴答’的落水聲又響了起來,且越來越清晰、密集,聲音從洗手間中傳出,恐懼之下他的五感提升到極致,他的耳朵捕捉得到最細微的聲音,他甚至能‘聽’得到,那些洗手間內滴落下來的水流似活了下來一般,在洗手間的瓷磚上匯聚成溪流一般,緩緩開始在地面蔓延。

    每一點細微的響動對秦恒來說都是巨大的折磨,在這一刻,秦恒忘了之前自己怒火中燒之下的辱罵,忘了自己先前情緒的宣泄,他手指戳了幾下,終于電話通了。

    不等對方說話,他便嘶啞著聲音喊:

    “她……她回來了……”

    他用盡渾身的力氣,喊完這話,緊接著電話里傳來‘嘟、嘟、嘟’的斷線聲。

    “不……”秦恒眼里才剛衍生出的光彩又迅速的暗淡下去,他背脊一下彎折起來,像個被燒紅的蝦米。

    手機熒幕的光芒慢慢暗了,秦恒靠著墻發抖,半晌之后突然發瘋一般躥起身。

    他腳步僅往前邁了一步,便摸到了門,手機又響了起來,幾秒鐘后,自動接通,里面傳來‘嚶嚶咿咿’的吊腔女嗓音。

    不知為何,那手機屏幕由白泛綠,照出來的光陰森森的瘮人無比。

    秦恒的手在碰到門的一剎那,眼中迸發出無與倫比的喜悅。

    那門的中間是裝了電子鎖,但白天下午的時候,為了進入這房子,宋青小當時以靈力強行將門破壞,鎖口處被她弄出一個巨大的洞來!

    警衛廳的人抬著楚可的尸體離開后,物業管理處的人留下來收拾了善后,因天色已晚的原因,僅僅是將門鎖又放回原位,準備白天之后再找人來修理。

    秦恒在此時回來,門鎖不過擺個樣子。

    他進屋之前,便將那鎖拉出大半,要掉不掉的,此時再伸手一碰,那鎖便直往外滑落出去。

    緊接著傳來‘哐鐺’的一聲重物砸落地面時的聲響,那回音在走道來回傳遞。

    不知為何,走道的燈像又出了問題,竟然熄滅了,洞口處看出去,一片漆黑,看不到外頭的情景。

    倒是密封的走道內平地生起一股陰風,徐徐順著鎖脫落之后門上空出來的大洞往里吹,夾雜著那股腐尸氣息、耳旁還有氣若游絲的女人歌聲及洗手間里‘滴答、滴答’的水聲,簡直要將秦恒活活逼瘋。

    “救命!救命!”

    他大聲的喊,聲音在屋里傳來蕩去,但回應他的是一室寂靜,整棟樓靜悄悄的,可能隔壁鄰居聽到了,但這個時候,沒有誰會在意別人的生死。

    “救命啊!救命!”

    他凄厲的喊,同時手從被破壞的門鎖安裝處探了出去,抓住安全門,試圖用力的往里拉。

    但說來也是詭異,這門明明沒了鎖,可四面八方卻像是被焊死,任憑他使出渾身的解數,也無力將門拉動分毫。

    極度的恐懼及強烈的救生欲下,他用力以肩膀去頂門,那門被撞得‘砰砰’作響,直到他精疲力竭,門卻紋絲不動。

    “救命!你們死了嗎?有沒有人幫忙?打個警衛廳的電話?”

    “救命……”

    “救命救命救命……”秦恒的呼喊化為無數聲甕聲甕氣的回應,在屋里蕩來響去,回應他的,是原本被他掛斷之后,再一次響起的鈴聲,及自動接通的電話:“……誤將相思托付多情總被無情誤老——老——”

    那可怕的聲音又響起來了,像來自地獄,帶著懾人的寒氣:

    “我回,來了……你等我……”

    “不……別回來……”

    ……

    警衛廳里,沈隊長眼睜睜看著宋青小往外疾走,

    而新來的范姜渠也似是神情嚴厲,兩人似是一道的樣子。

    今晚詭異的事情一波接一波的,先是他睡到一半被人吵醒,緊接著宋青小破門而出,這個新來的警衛竟然像是身手非凡的樣子,把自己都壓制住了。

    繼而她問起楚可的手機,他明明記得把楚可的手機交給了證物科的人,證物科的人卻斷然否認。

    那一刻宋青小的瞳孔緊縮,似是她的懷疑得到了驗證,神情令沈隊長現在想起,頗覺不對勁。

    然后就是剛才有人打電話來,提及尸庫出了問題。

    警衛廳上班的,就沒有膽小如鼠之輩,能令同事半夜三更語氣急促打電話來告知的,必定是件大事。

    沈隊長左眼皮不停的跳,他既想知道尸庫發生了什么事,但他本能又覺得宋青小與二號的表情也不大對勁兒。

    說來也是奇怪,這兩人都是昨天才新到警衛廳報到的,一個是新手,一個是市政中間派來的高手,原本八竿子也不應該打到一塊兒去,但這兩人似乎尤其的‘投緣’,昨日廳里就有人曾提到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在17-4時,新人一直緊緊跟隨范老師!

    “你們去哪?”

    沈隊長手里的手機還沒掛斷,他來不及理電話另一端的人,急忙喊了一聲,但才一眨眼功夫,宋青小與二號已經跑得不見了蹤影。

    他既急且火的抓起衣服也跟著追了出去,一面沖著手機里的人喊:“尸庫發生了什么事?”

    電話另一端的人聽到他這話,吞了口唾沫,似是鼓足了這輩子最大的勇氣,顫聲道:

    “五分鐘前,凍庫的門被,”打電話的人說到這里頓了片刻,‘咕咚、咕咚’的吞唾沫的聲音顯得尤為的清晰,“被‘人’從里面打開,有‘人’從里面走了出來……當值的保安已經出事了,沈隊您快來看看。”

    警衛廳里竟然潛伏了一個兇手,且鬧出了人命。

    沈隊長聽到這里,心直直一沉,他可以想像得到,明日天亮之后,事情一旦鬧開,警衛廳會變成多大的笑柄!

    也許各面八方都會給自己施加壓力,他暴跳如雷,“誰干的?誰藏在里面?”

    “沈隊……”那人強忍哭音:“那地方,能藏什么‘人’?”他牙齒上下碰撞,發出‘咚咚’的有節奏的響聲,整個人似是不聽使喚的樣子:“出來的,像是,像是,傍晚送來的那,那個女尸,抱了,一,一,一,一孩子……”

    “胡說!”沈隊長厲聲喝斥:“老子看著老劉解剖她的!”

    “真的……”

    五分鐘以前,尸庫里的一個冰凍格子被‘人’從里緩緩推開,有一個本該早已經安息的亡者,重新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