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61章 10指

前方高能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十指

    從今日進入任務場景,在物業管理處辦理了租賃合同,入住了這棟舊樓之后,三號便覺得不對勁兒了。

    小區內一個懷孕的女人死了,尸體爛在房中好多天才被人發現。

    她使了一點兒方法,打聽出了死者姓楚,其丈夫姓秦,恰好與這一次任務的‘亡秦非楚’中的‘秦、楚’相吻合。

    這絕不是個巧合!

    試煉空間不會平白無故將她、一號及二號都送到同一個地方,任務里的‘秦、楚’二姓夫婦,應該與任務提示是有關的。

    吃了身份的虧,三號對于這一次任務了解沒有宋青小及二號清楚,但出于試煉者的直覺,她仍隱約覺得是要阻止秦恒死于楚姓者之手。

    打聽出了這一點兒之后,她便對17-4尤為關注。

    她從物業管理處租下的房子是在13-4,恰好是與出事的17-4同一個方位的房子。

    進入小區之后,三號便聞到了那股揮之不去的惡臭,照理來說,17-4腐爛的女尸已經搬走,那臭氣也應該散了。

    但這股象征著死亡的味道,并沒有因為尸體被搬走便消彌,反倒越來越濃。

    哪怕門窗緊鎖,那臭味兒也能順著縫隙鉆進屋中。

    傍晚開始,三號便注意到小區內開始起了一層朦朧的水霧,緩緩攀附在窗戶上,凝結出一顆顆細細的水珠。

    這霧氣來得也實在是太奇怪了,且隨著時間的流逝,并沒有消散的跡象,反倒越來越濃。

    三號早早躺上床,豎直了耳朵聽外頭的響動。

    四周靜極了,半點兒嘈雜聲也沒有,仿佛大家都在這樣的環境下極有默契的在這一刻收斂了響動。

    有時候這樣的安靜給人帶來的并非寧靜詳和,反倒是一種難言的壓力與恐怖。

    就連三號也有一種異常煩悶的感覺,夜里一、兩點鐘的時候,三號耳旁聽到‘滴答’的落水聲。

    聲音像是從洗手間的方向傳來的,她已經分不清是什么時候響起的了,似是響了許久。

    這里小區老舊,可能是樓上發生沁漏,透過天花板往下滲透。

    她翻了個身,恰好便聽到樓下傳來的吼聲了。

    一個男人怒火沖天的大吼:

    “誰家屋里有人死了爛了不埋嗎?怎么這么臭。”

    這聲音像是打破了一切寂靜的規則,在整棟大樓來回的響蕩著,三號心里一動,本能驅使之下,她翻身從床上坐了起來,將門打開了。

    今夜走道靜得瘮人,電梯在飛速的下降著,收放鋼繩的軸發出‘嗖嗖’的響聲,顯然是準備迎接樓下半夜歸來的人。

    三號以一種莫名其妙的心理,開始從安全梯的方向往十七樓爬。

    她動作敏捷異常,與她胖碩的身體并不相符,她透過安全門的縫隙,看到電梯在十七樓停住,走出一個神情萎靡的男人。

    三號親眼看到秦恒走到17-4的門口,那虛掩的門‘吱嘎’幽幽打開,秦恒走了進去之后,那門晃晃悠悠的合攏,將他身影吞入其中。

    此時令三號感到毛骨悚然的一幕發生了,秦恒進去之后,門的縫隙處,股股黑霧從門縫的四周緩緩沁出,將房門包裹。

    三號壯著膽子,試著靠攏,伸手去拉那門,那門仿佛四面八方都被焊死了,任憑她如此用力,卻紋絲不動。

    17-4的房間里,‘滴——答’的水聲越來越密集,且已經緩緩溢出洗手間了。

    秦恒喊得聲音嘶啞,卻仍得不到回應。

    洗手間里的水開始往外蔓延了,像一條條蜿蜒的毒蛇,從洗手間的門口往四周游走。

    水波涌動間,那‘滴答’的聲音像是一道催命的符。

    手機已經很久沒響了,楚可那詭異的歌聲沒有再唱,但這樣的安靜并不能安撫到秦恒,反倒使他更加感到恐懼。

    “救命……”

    秦恒嚇得肝膽俱裂,手從門的破洞口往外探,不停抓扯著,試圖抓到一根救命的浮萍,將自己從這絕望之地救走。

    他手往外越探越多,恨不能將身體也擠進這洞口中,鉆出這個牢籠。

    事實上他知道,這樣做并沒有作用。

    他回來時,周圍靜極了,任憑他大聲怒罵也好,還是弄出嘈雜的噪音響動,亦或是后來回家發現不對勁兒了,哭叫哀求,都是沒有人理睬的。

    如果有人聽到他的聲音,愿意搭理他、救他的,早就來了,不會等到此時的。

    可是生死關頭,求生的渴望仍占據上風,他努力將手伸出去亂抓亂摸著。

    這樣的動作他已經做了許久,外頭的走廊空蕩蕩的,回應他的只有‘嗖嗖’的涼風。

    今夜興許不會有人發現他被困住,他這一次伸手出去,也只是求生本能之下的動作。UU看書 .uukanshu.com

    但他手一直往外探時,突然碰到一個冰涼無比的東西了。

    那東西略硬,一碰觸到,便凍得秦恒打了個哆嗦。

    他指尖剛剛一動,那冰涼之物便也跟著動了。

    那好像也是一只手,略有些肥碩,既冷且硬,他叫了半天,終于有人來了,欣喜異常的將這手緊緊握住。

    “救命!”秦恒在摸到這一只手的剎那,眼里迸出希望之火,他本能的喊了一聲,隨即又隱約覺得有些不大對頭。

    那肥碩異常的手被他拽住之后,并沒有甩脫,也沒有出聲將他安撫,而是仿佛極為貪戀他身體的溫度,緩緩將指頭張開,把他的每一根指頭擠開了,將自己的手指插入他指縫之中,與他十指相扣。

    這樣的動作太詭異了,且那手堅硬異常,像是一砣凍僵了的肉,還帶著潮濕的冰渣般的感覺。

    一旦與他相貼,那可怕的寒意從兩人掌心相接處傳開,透過秦恒的手掌心,傳進他胳膊,順著血管,流淌進他身體每一處。

    夜半三更,四下無人,他叫了半天救命一直無人理睬,怎么偏偏這會兒有人出現在自己門口?

    就算有人發現了自己,有意相救,為什么會用這樣的方式與自己十指緊扣。

    血液這一刻像是被手掌上的寒意凍僵了,停止了流動,秦恒驚嚇到極致,竟忘了將手回抽。

    他如一個久未上油的機器人,艱難異常的轉動著自己的頭顱,看到了自己另一只手上的手機,那手機許久未響起來了,在此之前,楚可曾打過許多通電話,告訴他:

    “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