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62章 緊扣

前方高能
     第二百六十二章 緊扣

    那冰冷的五指以十分緩慢的速度收攏,并將秦恒的手掌牢牢攥在掌心。

    這樣的動作,是楚可生前的時候,最喜歡做的。

    她天漫,認為手指相貼時,相愛的人之間是貼得最近的距離。

    那時他對她這樣的舉動要求感到厭煩不已,而如今,‘她’再與他十指交扣時,那厭惡便化為巨大的恐懼,令秦恒的身體瞬間失去了一切反應的能力。

    他手臂伸出去的洞口處原本漆黑一片,看不到絲毫光影,可此時秦恒卻像是看到了一道陰影在緩緩逼近。

    ‘咚’、‘咚’,有‘人’挪著沉重的腳步,牽著他的手,往門口越挪越近。

    透過門鎖的縫隙,他的眼角余光能看到外頭那如小山般的倒影,一股陰寒氣息從破開的鎖洞、門縫鉆了進來,凍得秦恒上下牙齒激烈碰撞,發出‘咯咯咯’的響聲。

    不要進來……

    不要進來……

    不要進來……

    他腦海里一片空白,來來回回只得這樣一個念頭,恐懼像是一只無形的手,抓住了他的心臟揉捏,使他有種透不過氣的感覺。

    耳畔所有的聲響全部都消失了,激烈的心跳聲壓過了所有的一切。

    此時此刻,秦恒甚至提不起勇氣,低頭去看門鎖的縫隙,確認外面握住了自己手的人到底是誰。

    另一邊,宋青小與二號被困在了越來越濃的大霧里。

    她昨日來過這里,事關任務,且這里極有可能是第一任務場景,宋青小與二號從17-4出來時,早將路線熟記于心。

    她清晰記得,大樓的門口兩側便花埔,因缺人打理,雜草叢生,兩側各種了樹,往右下走兩、三分鐘,便能到達物業管理處的大門。

    憑二號、宋青小兩人的腳步,進了小區之后,這點兒路程,眨眼功夫便能到的,可此時轉了兩圈,卻仍摸不到大樓的影子。

    就算有神識指路,但神識在濃霧的籠罩下,也受到了極大的限制,難以破開這迷障,找出正確的路子。

    這霧實在有些邪門,兩人走了半天,像是在原地打轉的樣子。

    二號忍無可忍,不由自主問了一聲:

    “對了,楚可死了多久,你記不記得?”

    二號的記憶里,楚可已死八天!

    他昨晚與沒回家的沈隊長同時在休息室里休息,二號有試探聽,從沈隊長嘴中得知一些消息。

    楚可有每晚十點打電話給丈夫秦恒的習慣,在休息室里,沈隊長提到過,她最后一條通話記錄是在七天前。

    此時已過十二點,算算時間已經是八天有余。

    可眼前濃霧越來越大,這霧全是陰氣,怨力極強,甚至二號隱隱感覺到這東西除了極力粘附在人身上,還腐蝕著人的神識。

    周圍安靜得聽不到蟲鳴鳥叫,都市的喧囂也消失得一干二凈,靜得讓人不免膽顫心驚。

    茫茫霧海里,仿佛有一雙眼睛在冷冷的注視著闖入霧中的兩人,宋青小腦海里不由自主浮現出了昨日下午,洗手間門打開時,隔著玻璃阻隔,與之相對的那雙楚小姐的眼睛。

    “有可能是七天。”

    “七天?”

    她的答案似是令二號大了一驚,他不由自主提高了音量,重復了一句:“她最后一通電話是在一個星期前,但此時已過了十二點,不是八天嗎?”

    “她最后一通電話是在八天前。”但她洗澡時,應該是在打完電話之后,“法醫說過,她摔倒之后并沒有立即氣絕,而是熬了一段時間才咽氣。”

    換句話說,楚可死亡的原因,不在于摔倒,而是求救無門,

    最后活活等死。

    這樣一算,她也有可能死于十二點后,此時夜半三更,恰好七天。

    二號的呼吸聲瞬間有那么一絲急促,仿佛想到了可怕之極的事。

    這個時候他甚至顧不得再隱藏實力,一撩衣擺,從腰側抓了一個東西夾在指尖,嘴里疾聲念了一句:

    “天罡正氣,破!”

    剎時之間,一團迷霧之中,有紅彤彤的火光亮起。

    那亮光雖只有小小一簇,但卻從中散出一股龐大之極的靈力。

    二號將手一放,那符紙越燃越大,飄浮在半空,將四周霧氣燒得‘噼里啪啦’作響,發出一股刺鼻之極的臭氣。

    濃霧如生了靈智一般,火光燃起來的瞬間,便如遇到了天然的克星,四散逃離。

    但這燃燒的符紙僅支撐了兩、三秒鐘的時間,火光便暗淡了下來。

    不過這幾秒時間對二號與宋青小來說已經足夠,濃霧一散開些許,被霧遮住的花埔便顯現了出來,大樓入口處的老舊門庭也清晰可見。

    宋青小借此時機,疾步往門庭的方向走去。

    兩人踏上臺階,那引路的符紙已經熄滅,半空中飄揚的符灰再次被重新包圍過來的濃霧所吞噬。

    大樓一層入口內也全是滾騰的濃霧,兩人一進門廳,便感覺這里溫度比外頭低了許多。

    這這讓宋青小想起了昨日晚間警衛廳里的停尸庫,為了維持尸首不腐,當裝尸的柜子一拉開時,便有大團被關在柜中的白霧飄出,與眼前情景相似,但此時的濃霧,遠比尸庫時重得多。

    霧氣吸附在大樓內側的瓷磚上,匯聚成大小不一的水珠,往下滴落時,發出‘滴——答’的回響聲,份外刺耳。

    兩人一進大樓,便放緩了腳步,屏住呼吸,UU看書 .uukanshu.com放開了神識。

    這大樓入口到電梯的位置并不遠,宋青小走了幾步,便發現不大對勁。

    大樓的地磚已經十分老舊,這里面霧氣滾滾,地磚有些潮濕也是正常的事,但她能感覺得到,有些地方,水跡較深,腳踩下去提起來時,腳底離開地面,發出細微的‘漬漬’聲,這聲音不大,但在這樣安靜的環境中,卻異常分明。

    她再踩上去試了試,那里的水跡明顯與其他地方的水汽是不同的。

    宋青小腳步一頓,走在另一側的二號也似是察覺到什么一般停下了腳步。

    她彎腰伸手去摸地面,地底的瓷磚冰冷瘮人,上面密布的水珠被她指尖一劃,便劃出一道水痕。

    這些水跡旁邊,有一灘淺淺的水跡,那些水跡不成形,且地磚的溫度比其他地方更冰。

    指尖一觸,那種寒意便透過手指直入心靈,令人后背竄起顫栗。

    她張開手指量了量,這種大小,應該是一個女性腳的尺寸,有‘人’在她與二號來之前,提前一步,先進入了這里。

    而半夜三更回到這小區的‘女人’,除了楚可之外,恐怕沒有旁‘人’。

    宋青小將手收回放到鼻端聞了聞,指尖上沾染的水帶著一股若隱若無的臭氣,那種味道,像是腐爛了的肉才剛解凍時,散發出的古怪氣味。

    她忍不住搓了一下手指,手指有些粘膩,令人感覺異常不適。

    宋青小忍住惡心感,還沒來得及跟二號說話,放出的神識便感應到了左側前方的一角,有什么東西正藏在角落里,似是等著兩只獵物,跳入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