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68章 項莊

前方高能
     第二百六十八章 項莊

    驚鴻一瞥之間,宋青小看到楚可腐爛浮腫的臉頰上,那兩顆泛著灰黑色的眼珠異常醒目。

    可能是先前她踹出去的那一腳將楚可的臉踹得有些變形了,此時借著符光一望,不由有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三號的綠藤將楚可龐大的尸身捆得嚴嚴實實的,二號拿出來的符紙貼在楚可臉上,使她頓時僵住。

    宋青小咬著匕首,結起的手印還未松開,戰斗便似是已經結束。

    鬧了這么大動靜,楚可這樣輕易就被收拾了?

    她心里生出一絲疑惑,三號臉上露出顯而易見的笑容,這樣的情況下,宋青小卻有種不妙的感覺。

    楚可被二號手段定住,但空氣中彌漫的陰氣卻并沒有散去,依舊是那么濃,她的神識仍有種受到束縛之感,甚至比起先前壓迫感更深得多。

    “不好!”她驚慌之下張口大喊,匕首落了下來,正好被她握在手中,二號聽她大喝,下意識的要抬頭看她,此時便聽到‘嗬’的一聲響,那原本被定住之后眾人本以為不能動彈的楚可竟一下將嘴張開了!

    她喉間發出一聲震動,一股綠霧從她從嘴中飄出,這綠霧一散開來,便散發出遠比之前的腐臭味兒更濃烈數倍的惡臭,熏得幾人惡心欲吐,眼淚橫流。

    陰霧之中,有一大截東西從她嘴角垂吊了出來,在霧氣的包裹中若隱若現的蠕動著。

    貼在楚可腦門上閃著淡淡金芒的符紙一接觸到這綠霧,頓時便像受到了極強的腐蝕,發出‘嗤’的一聲燒灼聲響。

    符紙上的金芒頓時湮息,黑暗降臨之前,宋青小看到了二號臉上忍耐不住的驚怒之色。

    此時三號捆住楚可的藤條發出‘咯咯’的撐拉聲,三號將異能一再輸出,把其捆得更重。

    “大膽妖物!”二號符紙被毀,令他不由大喝,“天罡正氣,給我鎮!”

    這次他一并扔出兩張符紙,那符紙飛在半空,金芒重新將黑暗驅散,二號雙手食指與中指并攏,飛快的在半空中揮舞,畫出一個個奇怪的字符。

    電梯內靈力波動,那些被二號以靈力畫出的字符隱入黃符紙里,符紙上的金芒一下大盛,散發出強大的威能。

    二號手指一動,兩張符紙一左一右,逼散綠色的陰霧,貼在楚可臉頰左右。

    符紙一碰到她那張臉,便發出一聲燒灼的‘嗤’的聲響,楚可似是吃疼,她匍匐的上半身用力往上一仰,試圖用力甩頭,但二號扔出的兩片符紙卻牢牢將左右鎖住,使她不能轉頭。

    二號一招得手,乘勝追擊,再次取出兩張符紙,畫出法訣之后依樣畫葫蘆,準備將楚可前后退路也鎖住。

    見此情景,楚可停止甩頭,她用力掙扎,硬生生將三號捆住她的綠藤撐開,騰出一只手掌本能的伸手去抓那符紙。

    但她浮腫的手掌在碰到符紙的剎那,符紙上的靈力將她手指灼傷,一股黑煙冒了起來,楚可張大了嘴,發出一聲沙啞難聽的怒吼。

    她嘴一張開,那種先前毀掉了二號一張符紙的綠霧又噴了出來。

    二號之前吃了虧,此時早有準備,見她如此作為,不慌不忙的,再次打入幾道法訣進符紙中。

    法訣一打進去,那被綠霧沖擊得搖晃不止的符紙頓時一下又穩住,前后左右將楚可的頭顱包夾其中,且隨著二號的指令,越往里越收縮。

    這個時候楚可頭被固定,剩余一只手亂抓亂舞。

    她已經是屬于半僵半鬼,力大無窮,身體又不會感受到疼痛,這一只手臂亂打,打得電梯左右晃蕩,有幾次長出的指甲甚至險些抓到二號了。

    二號見此情景,驚怒交加,一面控制符紙,一面分神喝斥:

    “將她鎖住!”

    三號何償不想鎖她,但她之前見宋青小與楚可交手時,雖然沒占便宜,但也沒吃大虧,此時輪到自己與楚可對上,才知這東西有多兇惡。

    三號身懷異能,力量遠勝普通人許多,可此時控制楚可,卻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再加上楚可亂拍打電梯,造成電梯激烈晃動,三號勉強站穩腳跟,還要分心控制異能及將蔓藤拽住,逐漸便在與楚可力量對峙中落了下風。

    楚可被束縛的另一只手也要掙脫了出來,她一旦雙手脫困,二號與她離得最近,便可能要遭殃了。

    千鈞一發之際,宋青小上前一把將繃直的藤蔓握住,幫著三號用力一拽,將楚可制住。

    有她援手,三號頓時壓力一松,當下便將所有注意力用在控制異能上。

    那束縛住楚可的藤蔓一再變大,強行將楚可撐開的胳膊又再次拴回她身體一側。

    少了她拍打的手,電梯晃動便不如之前激烈,二號還沒來得及松口氣,楚可那張腐爛變形的臉上竟露出人性化的冷笑之色。

    她嘴仍大張著,綠霧里,一條腫大的舌頭脫落而出,她臉頰的腐肉蠕動,像是被什么東西撐得變形了。

    綠霧里,兩只小手憑空從她嘴里伸出,拽住了她臉頰兩側的符紙。

    那兩只小手握住符紙的剎那,符紙的靈力與陰氣相互灼燒,黑氣不停上涌,那小手似是被燒痛,楚可嘴中竟發出嬰兒一般的啼哭。

    這啼哭聲令人不寒而栗,符紙被捏住的剎那,二號臉色剎白,三號不由自主的驚呼:

    “那是什么?”

    “孩子!”

    宋青小后背發麻,本能的開口。

    楚可死時,身懷有孕,死后產子,送尸的工人將其送進尸庫時,是把那死嬰的尸體與她放在一處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她復生之時,不止是自己離開了,可能還將孩子也一并帶走。

    此時那啼哭聲不止,拽著符紙的一雙小手很快被符紙的靈力燒得漆黑,卻不肯放手,并用力一拖。

    那之前還貼得極牢的符紙被這雙小手一拽之下,很快便搖晃了起來。

    楚可嘴越張越大,綠霧之中,她嘴巴里有拳頭大的一團陰影緩緩爬出。

    隨著那嬰尸爬了出來,困在楚可左右兩側的符紙一下被揭了下來,符紙落下的一瞬間,上面的靈光‘嗤’的一下暗淡,被鬼嬰一握,化為黑灰落地。

    二號似是受到重擊,發出一聲悶哼。

    兩張符紙一掉,剩余的兩張靈符頓時便有些支撐不住。

    那通體泛綠的鬼嬰爬出一個頭顱,那張小臉泛綠,五官似是被腐液包裹,有些模糊。

    ‘它’頭一出來,緊接著便是身體、雙腿,整個爬出之后,‘它’左右轉動了一下腦袋,似是在辨認著什么,片刻之后似是找準了方向似的,抬頭往宋青小的方向望過來了。

    ‘嘿嘿嘿……’它咧開嘴,破涕為笑,像是找到了寶藏似的,竟四肢并用,順著三號的藤條開始爬了過來。

    那綠藤它一爬,像是被吸干了生命力似的,頓時開始枯萎,綠色的藤條收縮細瘦,化為毫無生氣的灰褐色。

    孩子笑起來本該天真無邪,可此時宋青小看到這嬰尸一笑,卻汗毛直豎,后背大量冷汗透體而出,身體都繃緊了。

    那嬰尸個頭不大,卻爬得極快,順著藤條,約兩個呼吸間,便已經近在咫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