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69章 舞劍

前方高能
     第二百六十九章 舞劍

    那藤條一頭纏緊了楚可,一側則被宋青小與三號緊拽住,繃得筆直,此時嬰尸一爬過來,宋青小情急之下將這藤條如撥琴弦般用力一撥。

    藤條傳來‘嘣’的一聲彈響,那藤條上爬著的嬰尸頓時被彈了起來,那張如蒙了一層滑膩的膜的臉一垮,似是受到了驚嚇,放聲大哭。

    隨著它一張嘴,大口陰氣從它喉間吐出,那聲音尖銳異常,似是一把錐子,一下又一下用力釘進人腦海中。

    電梯內陰氣大作,楚可額前腦后兩張原本閃著金芒的符紙被這陰氣一沖,頓時閃爍了兩下,二號臉色更難看,咬緊牙關,急忙凌空畫了幾道口訣,打進符中,將楚可定住。

    ‘哇……哇哇……’那藤條還在彈,嬰兒的哭聲仍在響著,這聲音在電梯內來回響蕩。

    它每哭一聲,陰氣便越濃,宋青小體內血氣翻涌,神識似是被強大的嬰靈怨力攪動,令她瞬間額頭冷汗便沁出來了。

    身后三號在這哭聲之下,神識恍惚,控制著藤條的手一松,那頭原本被束縛住的楚可竟找到時機,手臂險些掙脫,將二號抓了。

    他站的位置在電梯角落,這里地方有限,他專心控制著靈符,有些難以閃躲。

    這鬼哭聲實在可怖,已經影響到人的精神力了。

    宋青小咬著牙,強行收攏神識,極力避免自己受到這嬰尸哭聲干擾,喊了一句:“不能再讓它哭了!”

    她的大喝聲讓三號一個激靈,清醒過來再次將兇悍異常的楚可束縛住。

    楚可被束之后,二號壓力一松,他飛快的從腰側掏出一張疊好的符紙,向嬰尸的方向扔了過來,同時單手畫印:

    “天罡正氣,借我真火,滅妖鬼,克邪魔!”

    符紙飛過來時,被團團陰氣擋住,最后輕飄飄落到了藤蔓上。

    二號咒語一念完,那符紙‘轟’的一下便燃燒了起來,那火勢‘轟轟’極猛,以著火點為中心,向藤蔓的兩側開始蔓延了。

    那原本正張著嘴‘哇哇’大哭的嬰尸在哭了幾聲之后,隨著那藤蔓上下彈動的速度一緩,竟將哭聲止住,又‘嘿嘿’的笑起來了。

    若是尋常嬰孩兒,被逗得開懷大笑時,自然是可愛至極。

    可此時那嬰尸通體墨綠泛黑,臉龐腐爛模糊,張嘴大笑時,嘴中漆黑,說不出的驚悚。

    它笑了兩聲,藤蔓上燃燒的真火已經距離它不過十來厘米遠的距離了,它似是感覺到了火光的威脅,笑聲一滯,那漆黑的嘴角下撇,緩緩抬起頭,似是發了怒。

    “哇!”它手腳并用,往藤蔓這一頭爬了過來,速度竟比先前還要快了。

    “不好。”

    宋青小一見這情景,正想開溜,哪知她身后的三號比她還要賊得多,見勢不對,竟率先撒手。

    她原本過來是助三號一臂之力,將楚可鎖住。

    此時三號一撒手,所有壓力剎時全都落到宋青小手上了。

    宋青小心中大恨,默默記下這仇,強行鎮定心神,忽視爬得越來越近的嬰尸,單手在藤蔓上繞了兩圈,咬緊牙關將藤條繃直了,防止楚可掙脫。

    那嬰尸已經越爬越近,伸出的小手離她纏在藤條上的手指不過三、四厘米的距離。

    她與那張腐爛的嬰兒面龐目光相對,寒氣一波一波往上涌,手臂上汗毛根根如針似的扎立著。

    那嬰尸咧了咧嘴,伸出手,作出一個要她抱的動作,正要碰觸到她手臂時,宋青小心臟緊縮,握著匕首的右手手起刀落。

    鋒利之極的黑色匕首一下將藤條割斷,那藤條本來繃得很緊,如一張拉到極致的弓弦,

    此時一被割斷,重力反彈之下‘嗖’的一聲彈了起來。

    即將爬到宋青小手背之上的嬰尸被彈起的藤條彈飛,‘咚’的一聲撞了一下電梯轎廂,順著落了頂的電梯天花板外沿,滾落出了電梯里面。

    嬰尸一消失,宋青小壓力一松。

    但反之束縛住楚可的壓力也跟著解除了,此時面對這樣一個變故,措手不及的就是二號了!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藤條斷時,她用力一抬手,只聽‘咔咔’的聲響中,藤條應聲而斷。

    那藤上燃燒著的火點四處飛濺,有些落在楚可身上,醮著尸油,‘滋滋’的燃了起來。

    她吃疼之下發出一聲怒喊,抬起浮腫的胳膊,用力的將臉上那張金光閃爍的符紙撕了下來!

    符紙被揭下的一瞬間,二號臉色剎白,楚可手臂一落,往前一爬,一張嘴往二號的肚腹咬了過去。

    二號哪怕再是驕傲自滿,卻也沒料到這樣的變故,若不是此時措手不及,他恐怕都要忍不住破口大罵了。

    楚可兇悍,宋青小看得出來,三人之中,除了二號有能力對付楚可之外,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她與三號面對這種活尸都是門外漢。

    若是任由二號被楚可咬死,這一趟任務三人都要完蛋!

    想到這里,她縱身一躍,一下跳到楚可身后。

    她雙手各抓住一側被三號拋棄的藤條,從后往前,藤條一下圈到了楚可脖子上,她如拴列犬般,雙手一并,拽緊藤條用力一勒,迫使楚可頭往后仰。

    楚可牙齒險險擦著二號的衣擺,還未咬實了肉,便被宋青小抓住往后仰,牙齒合攏的瞬間咬了個空,使二號躲過一劫。

    二號僥幸未受傷,但這一下卻驚得冷汗都流了出來。

    楚可一擊不中,兇悍掙扎,她力氣奇大,且不知疲憊一般,宋青小離她極近,與這樣一個不死、不活的活僵尸打交道宋青小也是頭一遭,聽她發出的‘嗬嗬’聲,不由也有些驚懼感。

    但越是驚懼,她越不敢放松,用力咬緊牙關,緊緊將藤條拽緊。

    大力之下,藤條如一條蟒蛇般,將她手掌纏得都有些變了形,勒得她手腕烏青,宋青小足下滑動,被帶得上半身前傾,離楚可越來越近。

    為了防止自己被楚可大力之下帶得失得重心摔落到她身上,宋青小抬起一只腿踩在楚可背脊上,極力穩住自己身形往后仰。

    ‘嗬’,藤條勒進了楚可脖子里面,那些腐爛的肉在力量的拉扯下,發出被磨蹭的聲響,楚可似是被激怒般,拼命的晃動腦袋,極力想要掙脫住這束縛的‘頸圈’。

    這個時候宋青小哪敢放松,體內靈力拼命流轉,手臂的骨頭在藤條的絞纏下,發出不堪重荷的‘咔咔’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