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70章 意在

前方高能
     第二百七十章 意在

    踩著一個已經死亡的人那種心情實在是很玄妙,尤其是當楚可還在拼命掙扎時,她的背脊骨硌著鞋底擦刮,發出細微的聲響,那種死亡的寒意就會從宋青小腳底鉆入,透入她周身各處。

    她與楚可形成力量拉據之勢,楚可下顎被捆住,抬起的胳膊用力往地下一拍,掉落下來的天花板‘轟’的一聲被她拍碎,電梯轎廂瘋狂晃動,撞擊著電梯井,發出‘哐哐’的響動。

    楚可換掉了兩下之后,突然停止了左右擺動頭顱。

    緊接著一陣‘咔咔’的骨頭轉動聲從楚可頸部傳來,給宋青小一種仿佛她的頸骨都被自己勒斷的感覺。

    但她很快就意識到不對頭,因為那骨頭聲在響了兩三下后并沒有停止,楚可原本與二號面面相對的臉,竟隨著那聲音,緩緩轉過來了!

    昏暗而密閉的電梯之中,僅有幾點之前二號弄出來的真火醮著尸油燒得‘噼里啪啦’的,點亮了些許光線。

    但那點兒星星之火,在陰氣的吹拂下,也一晃一蕩,似是隨時都要湮滅了。

    忽明忽暗的光線下,楚可的臉已經側了過來,宋青小看到她浮腫得變形的臉龐,及那極其突兀的灰色眼珠。

    一股寒栗不由自主的從她尾椎處升起,繼而泛及她全身上下各處。

    周身的毛孔在瞬間擴張,刺激得汗毛直豎,大股大股的汗水一下排出,帶走身體的溫度。

    宋青小瞳孔緊縮,身體緊繃,手臂都因寒意而感覺有些麻木。

    ‘咔——’,楚可還在轉頭,宋青小已經看到她大張的嘴,及隱約從嘴中掉落出的舌頭。

    她馬上就要完全將臉轉過來了,宋青小心一下跳到喉嚨,這一刻她本能的屏住呼吸,抓緊了匕首,心中暗道,若是楚可下一秒轉過頭來時,自己定要將這匕首插進楚可臉上!

    這念頭剛一生起,那在陰氣的侵襲下,早就微弱的火光突然閃了兩下之后,‘噗嗤’一聲竟熄滅了!

    電梯內頓時重新又陷入一片漆黑之中,‘咔——’,楚可應該已經完全將頭轉過來了。

    宋青小的腦海內一片空白,所有的打算在隨著火光熄滅的一剎那,都化為虛無。

    身體的溫度在這一刻降到冰點,求生的欲望使她本能的將手一松,身體跳了起來,雙腿一曲,運起靈力用力踹到楚可背上。

    生死關頭,宋青小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這一踹之下,將楚可臃腫而沉重的身體連帶著地上的電梯天花板塊都往前滑動,‘咚’的一聲撞到電梯壁了。

    ‘嘶’,二號發出一聲倒吸涼氣的聲響,忙不迭的躲閃,哐’,電梯受到這一撞擊,瘋狂的擺動。

    將這活僵踹離之后,宋青小那先前停了半拍的心臟才開始瘋狂的跳動。

    “天罡正氣!”二號的咒語聲中,一道細細的金光劃破了黑暗,從他手中亮了起來。

    他滿頭大汗,斜側著站在電梯一角,楚可在他身側,他雙手拇指與尾指分開,其余三指彎折,捏出一個奇怪的手印,大量靈力在他掌心里聚合,形成一個光錐,往楚可面門釘下去了!

    那光錐碰觸到楚可臉頰的一剎,她突然發出一聲尖銳痛苦的嘶吼,仿佛那光錐給她造成了極大的痛楚。

    她臉被光錐定住,痛苦之下她一下暴發了,仰起上半身,雙手緊拽住光錐,用力一握。

    尸氣、陰氣與怨氣強行將二號靈力破除,二號受此一擊,胸口一蕩,‘哇’的一聲吐出大口血沫。

    楚可一擊得手,又抬起胳膊,用力往二號肚腹掏去,二號見此情景,厲聲大喝:

    “孽畜!”

    他手勢一變,

    身上浮起一層銀芒,楚可尖聲厲叫,那可怖之極的鬼爪‘砰’的一下抓到他肚腹上頭!

    那尸爪拍中二號肚腹的一瞬間,二號‘哇’的一下又噴出一口血霧,他身上那層銀光閃了閃,頓時熄滅了。

    緩了一口氣過來的宋青小暗叫不妙,再次上前準備助二號一臂之力時——

    “天罡正氣,給我鎮!”二號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幾張符紙被他扔了出來,再次將楚可貼住。

    他此時已經怒極了,念起咒語時聲音都有些發抖。

    二號受了傷,靈力不穩,哪怕一次甩出了四張符紙,也有種中氣不足的感覺,并不能像先前一般將楚可完全控住。

    符紙貼在楚可頭顱之上,她再次想依樣畫葫蘆,伸手往二號肚腹掏去,這會兒二號勉強控制符紙,已經難以再騰手阻擋了。

    他受了傷,身體不大靈活,就算躲過致命一擊,恐怕再次受傷也是難免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樣的情況下,二號被打出真火,眼中閃過一道恨色,此時宋青小及時過來,再次將一直拴在楚可脖子上的藤條拽住,用力往后一拖:

    “給我退!”

    楚可沉重異常的上半身被她拽了起來,藤條發出不堪重荷的聲響,楚可青綠的手指擦著二號肚腹而過,陰氣將他外頭的衣裳都腐蝕成綠色!

    二號險險避過死神,身上冷汗大股大股透出,回過神后看了宋青小一眼,又看了一眼站在角落保留實力的三號一眼,眼中殺機一閃而過。

    楚可一再被宋青小壞了好事,此時已經暴怒異常了,她張大嘴巴,那長長的舌頭垂了出來,‘嗞溜’一聲落到下巴處舔了一圈。

    原本繃緊的藤蔓受到她這一舔,仿佛被鋒利異常的利刃切刮,‘咔嚓’一聲竟然斷裂開來了!

    楚可被吊起來的上半身‘砰’的一聲重新落地,藤蔓一斷,宋青小在力量反噬之下后退了一步。

    這個時候楚可沒有再往前去抓二號,反倒開始‘嚶嚶’的哭了。

    她這哭聲自然是不大美妙的,甚至粗啞難聽,仿佛有鋸子在拉鋸著床腳,宋青小的腦海在此時針扎似的一疼,神識突然恍惚了一下。

    在這樣關鍵的生死時刻,一個恍神可能會帶來十分嚴重的后果,宋青小意識到這哭聲不對,忙不迭的以神識牢牢將識海守住。

    楚可哭起來時,危力不比之前那嬰尸哭起來差,但這會兒打斗之時,她這一哭,莫非是生出畏懼之心了?

    宋青小腦海里才剛生出這樣一個念頭,很快被她否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