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71章 沛公

前方高能
     第二百七十一章 沛公

    從楚可出現到現在,她并不落下風,三個試煉者各有神通,卻一時間很難奈她何,現在她仰著頭哭嚎,不太像是‘挨打’之后的哭訴,倒像是在招呼著什么。

    “別讓她嚎了!”二號與宋青小都以神識護住識海,三號也伸了肥碩的手掌將耳朵捂住。

    幾人之中,她最為輕松,除了之前偷襲宋青小吃了點兒小虧,從楚可出現之后,她倒是最不狼狽的一個。

    她喊完這話,宋青小腦海里的念頭才剛一生起,二號顯然也想到了什么,兩人相互交換了個眼神,突然電梯井外,另一道哭聲也響起來了。

    與楚可啞嘎難聽的哭嚎相較,這聲音顯得要尖銳許多。

    ‘哇哇哇……’

    哭聲從電梯井壁傳來,并在緩緩往頭頂移動,先前那被宋青小彈出電梯的嬰尸,在接收到母親的‘召喚’之后,重新又爬回來了!

    這一大一小活尸同時一哭,聲音交匯,產生的威力顯然遠大于楚可或是嬰尸單獨哭時。

    兩聲鬼哭一附合,匯聚成一股無與倫比的巨大力量,如一個大錘,‘轟’的一下重重的擊捶向宋青小的胸口處。

    心臟受此重擊,猛力一縮,宋青小臉色慘白,體內靈力開始紊亂,似是破體而出。

    正在這時,原本心口正中漂浮著的那團被封印住的淡藍色血液卻在這鬼哭的力量攻擊下被撥得微微一動。

    昏暗的轎廂內,宋青小原本渙散的瞳孔邊沿化為淡金色,但在轉瞬之后那抹金光又隱下去了。

    那封印被撥動的瞬間,一股霸道之極的涼意從封印處散往四肢百骸,強行將那股外來入侵的怨力陰氣驅除。

    原本沸騰的血脈似是受到這涼意的安撫,又逐漸的安穩了下來。

    這一切發生在轉瞬之間,宋青小耳中‘嗡嗡’的鳴叫還未完全消散,胸口那股受到重錘的感覺已經消散了許多。

    心臟還感覺得到那股封印波動時帶來的悸去,涼意安撫之下,原本瀕臨崩潰的神識頓時又漸漸穩固,胸口悶痛感松懈了些許,她本能的抬起手,壓住了心口。

    從上一次試煉空間出來,體內力量暴走之后,為了保住性命,她以積分將這股力量封印后,這力量便一直潛伏在她身體中。

    她知道這力量的可怕之處,當時暴發之時,硬生生將那條即將化龍的蛟殺死。

    事后宋青小也曾試圖打過這團藍血的主意,但無論她施了什么樣的方法,那團藍血卻并沒有任何反應。

    后來她都感到無可奈何,暫時放棄了,卻沒想到此時楚可與嬰尸合力的鬼哭哀嚎下,那團藍血竟受到了觸動。

    但這會兒明顯不是宋青小研究的時候,她強忍下心里的悸動,抬起了頭,失去了吊頂的電梯上方,有濃霧在攢動。

    ‘哇……’

    ‘嗚……’

    楚可與嬰尸的哭聲一唱一合,這聲音仍如魔音穿腦,但不知是不是先前那絲封印曾波動過的緣故,這聲音再聽進宋青小耳中時,已經不像之前那么難受。

    二號與三號站在同一個方向,各自占據了電梯的一角,宋青小站在他們對立面,兩人都瞪大了眼看著宋青小的頭頂上空。

    這兩人神情微妙,卻不約而同的抿起了嘴角。

    宋青小頭頂上方,一只黑色的小手搭在了轎廂的上頭,接著又是一只小手,繼而是一個小小的嬰兒頭顱。

    它爬了上來,那模糊不清的五官似是蒙了一層黏膜,張著的嘴似是一小小的黑洞。

    那雙眼睛像是被一種青綠色的薄霧蒙上了,看不大清楚,它爬上來后,張著嘴,

    隨著它尖銳的哭聲一響起,大量陰氣從它腹腔內被吐出。

    它身體已經完全爬到電梯的壁上了,低頭已經看到了下方站的宋青小了,似是發現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一般,興奮的咧了咧嘴角,飛快的往下爬了。

    宋青小對此卻像是完全沒有任何的知覺,三號捂緊耳朵,看到這一幕時,心里閃過幸災樂禍之色。

    二號目光一閃,也沒出聲,卻手捏成印,似是準備在關鍵時刻出手。

    他的實力在三個試煉者中原本是最高的,但目前卻因為楚可暴走而受傷,反倒落了下風。

    三號有異能,但卻心思重于實力,對二號來說不足為懼,更讓他忌憚的,是在三號偷襲時,反傷她的宋青小了。

    自己與楚可相斗時,她有勇有謀,實力遠超出二號一開始對她的預估。

    面對楚可這樣一個存在,她能壓下恐懼,幾次三番強行將楚可制住,反應力、心思及冷靜都是不容小覷的,是個極強的對手。

    這一次任務雖說目前看來是需要三人合作,但自己受了傷,也不得不防著試煉者偷襲的,最好是大家都差不多,能夠相互制約著,UU看書.uukanshu就再好不過。

    三號心里打的算盤與二號差不多,他們兩人的想法,宋青小哪怕就是不會讀心術,也是一清二楚。

    她不是沒有見到二號、三號臉上的神情,也猜到他們兩人在那眨眼間露出這樣的神色,怕是看到自己頭頂上方出現的什么東西了。

    而這會兒電梯內除了楚可之外,還有值得讓二號與三號都露出這樣神情的,除了那個恐怖異常的嬰尸外,便別無他物了。

    她猜出了這一點,卻沒有抬頭的原因,是因為宋青小此時也看到了,在二號、三號的頭頂上方,兩只小手搭在了電梯上頭,緩緩露出了一個模糊不清的嬰兒頭顱。

    嬰尸只有一個,若是自己頭上出現了,二號、三號的頭頂上方也有,那么便必定是其中有人生出了幻覺。

    楚可母子的哭聲對試煉者的神識造成了干擾,強大的怨力與陰氣又使人的眼睛生出錯覺,誰真誰假,并不好說。

    她看著那嬰尸順著電梯壁爬下來,也抿著嘴唇沒出聲,但卻一手將黑色匕首握得更緊,另一只手還拽著楚可。

    ‘砰砰砰’,心臟如急促撞擊的戰鼓,她額頭冒出密密實實的汗珠,在宋青小精神力高度集中,隨時準備對著頭頂出手時,她對面的電梯墻壁上,那只腐綠的嬰尸已經爬到離二號、三號不遠了。

    電梯內陰霧越來越濃,她正欲動時,眼角余光卻看到電梯壁的左右兩側,又有數只小手伸出來,抓住了那轎廂的頂沿處。

    接二連三的,一張張模糊不清的小臉冒出來了,那一張張嘴咧著,在‘哇哇’大哭。